第三十七章 輕畫(一更)

宴輕自從做了紈絝後,喜歡吃喝玩樂,一應所用,自然都要最好的。

端敬候府的廚子是他花了大價錢請的,比宮裡的御廚還要好,人家是世世代代做廚子的,哪怕是藥膳,做出來的也是好吃極了。

程初等紈絝偶爾來端敬候府蹭飯,也是大誇特誇,宴輕聽着沒什麼感覺,今日凌畫雖然只誇了一句,但她吃的盡是滿足的神色,比一衆紈絝合在一起誇都讓人心情愉悅。

宴輕不知不覺吃多了。

凌畫則是又把自己吃撐了,她戀戀不捨地放下筷子,手放在小肚子上,直嘆氣。

宴輕奇怪,“嘆氣什麼?”

“今晚又吃撐了,回去怕是又要到半夜睡不着覺。”凌畫揉着肚子。

宴輕目光落在她手上,沒看到她鼓起的小肚子,只看到腰肢纖細,不盈一握,他移開眼睛,對外面問,“他們都走了沒?”

端陽回話,“您說程公子他們嗎?還沒走。”

“他們看起個沒完了。你去告訴他們,再看下去,我找他們要觀賞費,一眼百兩。”話落,補充,“金子。”

端陽:“……”

得!小侯爺這是趕人呢!

程初等人的確是沒走,汗血寶馬稀罕,去年外邦進貢來,陛下將之在御馬場放了一圈,身份夠得上的紈絝子弟們去瞧了,身份夠不上的去都去不了,後來,陛下就將這匹汗血寶馬養去了御馬司,專門由人看管,他們也就再也沒瞧見。

誰能想到,今天竟然被凌畫從陛下那裡要出來給了宴輕?

在端敬候府的馬圈,他們可不是捨不得走?要看個夠本了算。

端陽來到後,一衆紈絝們正在圍着馬圈看着汗血寶馬稀罕興奮地點評,怎麼看都沒有想要走的意思,似乎看一晚上也看不夠。

端陽咳嗽一聲,對衆人拱拱手,“各位公子,我家小侯爺說了,都入夜了,各位還不讓汗血寶馬歇着的話,他就要收取觀賞費了,一眼百兩。”

他故意頓了頓,使了一下壞,補充,“小侯爺說金子。”

衆紈絝:“……”

程初鬱悶,“宴兄也太小氣了吧!”

端陽誠實地說,“汗血寶馬需要休息,小侯爺只說現在看收觀賞費,沒說白天看也收取觀賞費。公子們白天再來看就好了。”

程初覺得有道理,立馬轉身,一眼也不看了,招呼衆人,“走走走,咱們回去,明兒再來,反正這汗血寶馬已經是宴兄的了,咱們以後想看就看,來日方長。”

衆紈絝齊齊點頭,都不再看了,勾肩搭揹走出端敬候府。

走到門口,程初看到凌畫的馬車,回過悶來,“嫂子還沒走?”

管家笑呵呵地說,“淩小姐在陪小侯爺用飯,說等小侯爺喝了藥再走。”

程初嘖嘖一聲。

宴兄果然不是昔日的宴兄了!

衆紈絝出了端敬候府的大門,有的往東,有的往西,有的往南,有的往北,有三個人與程初是一條路,結伴同行。

一人感慨,“淩小姐長的可真漂亮啊!”

“是啊,跟天仙似的。”

“我看她性格也挺好的,對咱們說話都面帶笑容,一點兒也不面冷。”一人疑惑,“秦兄怎麼就死活不娶呢?要是我,就算是厲害,這般美人,我也娶回家,供着也行啊。”

“就是啊,淩小姐可真受寵啊,就連汗血寶馬他都能給宴兄要來,那可是汗血寶馬啊。”

“還有,宴兄今日吃的是回魂丹,據說吃了一顆,以後尋常毒藥,他就不怕了。”

“所以說,是不是受點兒傷也值了?”

“是啊!”

“哎,宴兄可真是幸福。”

“快都閉嘴吧!”程初聽不下去了,“淩小姐也就宴兄敢娶,換了你們,就算你們想供着,就能供着?跪着行不行?怕是都沒份。”

幾人聞言覺得有理,很有自知之明地閉了嘴。

端陽回去稟報衆紈絝走了,宴輕點頭,站起身,“走!去看看汗血寶。”

廚房正好端來藥,端陽立即接過,遞給凌畫。

凌畫端着藥碗,溫柔淺笑,對宴輕說,“吃了藥再去。”

宴輕腳步一頓,面無表情地看着她。

“如今沒有神丹妙藥了,你只能喝這個藥。”凌畫眨眨眼睛,絞盡腦汁,“其實,我還會釀一種酒,比海棠醉有過之而無不及,工藝更復雜些,若是你趕快養好傷,我抽出幾日的時間,帶你去釀酒,如何?”

宴輕沉默片刻,“這就是你哄人吃藥的法子?”

凌畫靦腆,“我沒哄過人吃藥,你先將就一下,等今日回去,我找人取取經,學學怎麼哄。”

宴輕跟她確認,“我傷好了,立即就去棲雲山。”

“行。”

宴輕接過藥碗,一飲而盡,也不掩飾,臉周成一團,眉頭打了結,萬分難受的恨不得將手裡的空碗扔了摔了砸了。

凌畫立即捏了一顆蜜餞,遞到他嘴邊。

宴輕頓了頓,張口吃了。

凌畫撤回手,與宴輕同仇敵愾,“太醫院的哪個太醫來的?怎麼開了這麼苦的藥方子?真是太不會行醫開藥了。”

端陽在一旁萬分無奈,幫太醫正名,“是太醫院的院首馮太醫,這是斟酌了許久,開的最不苦的藥方子了。”

凌畫:“……”

她咳嗽一聲,依舊拿腔作勢,“大概是在太醫院的藥房裡待久了,馮太醫覺得最不苦的藥方子,也是極苦的。”

端陽:“……”

Wωω ◆ттκan ◆¢O 是是是,苦極了!您說的都對!

宴輕贊同地看了凌畫一眼,將蜜餞嚼着吃了,壓下去了滿嘴的苦味,轉身出了門。

凌畫摸摸鼻子,跟着宴輕走了出去。

二人頂着夜色去了馬圈,端陽提了琉璃燈與琉璃不遠不近地跟着。

來到馬圈,汗血寶馬安靜地趴在地上閉着眼睛似乎準備睡着了,聽到動靜,睜開馬眼,見着了兩個長的十分好看的人,瞅了一陣,似乎認出了凌畫,從地上起來,向凌畫走過來,直走到她面前,用馬頭蹭了蹭她的胳膊。

宴輕瞧着稀奇,“這匹真是陛下那匹進貢的汗血寶馬?”

“是啊。”

“據說,他性子十分的烈?”

凌畫笑,“御馬司的人也這麼說,從皇宮門口來時,琉璃想騎,上了馬背,被它掀下來三回,不過它好像十分喜歡我,在我面前挺溫順的,我騎着它來的端敬候府。”

她頓了頓,看着宴輕,“我覺得吧!它可能是喜歡長的好看的人,你長的好看,它也更會喜歡你的。”

宴輕揚眉,“它還挺有審美?”

凌畫笑,“要不你試試摸摸它?”

宴輕伸手,去摸汗血寶馬的馬頭。

汗血寶馬依舊腦袋貼在凌畫的胳膊上一動不動,彷彿不知,不給一個眼神。

凌畫擡了擡手,笑的溫柔,“他叫宴輕,是你以後的主子,來,給他點兒表示。”

這匹馬通人性,順着凌畫的手臂擡起腦袋,扭過馬頭,瞅了宴輕一眼。

凌畫順勢將它的腦袋往宴輕手臂推了推。汗血寶馬很給面子,便也順勢蹭了蹭宴輕的胳膊。

宴輕低笑,“它叫什麼名字?”

御馬司的小太監過來,小心翼翼地拱手,“回小侯爺,它還沒有名字,陛下本來說是等它被馴服了之後再賜名,一直沒被馴服,便一直沒有賜名。”

宴輕揚眉,“那你叫什麼名字?”

“奴才叫小瓶子。”

“你明兒就回御馬司,這裡用不着你。”

小瓶子苦下臉,宴小侯爺果然是不待見宮裡的人,“奴才奉陛下之名來教府中人養馬,這今日剛來,還沒教上什麼。”

“不用你教,我會養。”宴輕擺手,一臉的不待見,“再多話,讓你現在就回去。”

小瓶子頓時閉了嘴,外面黑燈瞎火的,他還不想今晚就被攆回去。

宴輕轉頭,“它很喜歡你,既然是你幫我找陛下要的,你給他取個名?”

凌畫想了又想,靈光一動,“要不然就叫輕畫?”

宴輕:“……”

他臉一黑,“這什麼破名!”

凌畫耐心地給他解釋,“汗血寶馬日行千里,腳步矯健,飛奔時如流雲似疾風,縱馬跳躍,輕如雲煙,故而選了一個輕字,而它長的也好看,就跟從畫裡面走出來的一樣,所以,故而再選擇一個畫字。”

宴輕:“……”

站在外面的端陽和琉璃:“……”

第一百零九章 斬斷(一更)第六十五章 妻子第九十七章 不能得罪第十六章 風寒第九十五章 閨房(一更)第二十五章 送畫第一百一十章 軟肋(二更)第三十章 守着(二更)第七十一章 殺意(十五更)第四十五章 大牢(一更)第四十六章 爭議(二更)第六十一章 摸摸第十八章 找第四十三章 不去(一更)第六十六章 心儀(一更)第一百零九章 斬斷(一更)第十三章 感慨第四十二章 兩策(二更)第十二章 打賞(二更)第九十章 心機(二更)第四十六章 敬茶(二更)第二十章 如期第五十章 沈怡安第四十四章 五日(二更)第七十章 解禁(二更)第十一章 談判(二更)第五十章 去江南(一更)第八十一章 攔路(一更)第五十二章 奢侈第四十五章 一切(二更)第九十五章 不待見(二更)第九十四章 驚嚇(一更)第十六章 對弈第四十三章 脾氣(一更)第一百一十二章 瞭解(二更)第一章 寵慣(一更)第五十五章 太子妃(一更)第九十章 陪聊(一更)第九十九章 鳥蛋(二更)第十八章 天衣無縫(二更)第五十章 去江南(一更)第六十二章 伺候(六更)第十六章 受教第六十七章 坦誠(二更)第一百零一章 求籤第八十三章 轉告(二更)第五十五章 拘束第四十三章 誘惑小夫君(一更)第六十二章 農家(二更)第二十五章 主子(一更)第十一章 沉香木(一更)第六十章 綠林(二更)第四十二章 挺好(二更)第九十五章 不見(一更)第七十六章 狐朋狗友第一百一十六章 明白(二更)第一章 宴輕第五十五章 太子妃(一更)第六十三章 告知(七更)第二章 吐血第四十八章 便宜勞力第十九章 披星戴月第四十九章 小畫(一更)第四十四章 準了(一更)第五十三章 發狠第五十一章 海棠苑(一更)第七十三章 血緣(二更)第九十一章 最好(二更)第八十一章 做客(三更)第三十九章 警告(一更)第七十二章 來者不善(二更)第三十九章 警告(一更)第四十八章 重賞(二更)第九十三章 定心丸(二更)第一百章 鬧脾氣(二更)第十五章 功利(二更)第六章 心疼(二更)第七章 大夫(一更)第八十五章 鴻門宴(二更)第一百零二章 不正常(二更)第一百零二章 姻緣線第三十一章 沏茶第十六章 樂園(二更)第二十章 燈賽第一百零六章 賊船第六十五章 醉酒第六十八章 封城第四章 凌畫第四十八章 尋常第三十章 打探(一更)第六十章 絕殺第四十一章 良配第三十九章 攔截(一更)第十八章 大笑(二更)第五章 開口(一更)第四章 惹毛(二更)第四十八章 重賞(二更)第三十二章 利弊(二更)第四十六章 可說(二更)第三十六章 界限(一更)
第一百零九章 斬斷(一更)第六十五章 妻子第九十七章 不能得罪第十六章 風寒第九十五章 閨房(一更)第二十五章 送畫第一百一十章 軟肋(二更)第三十章 守着(二更)第七十一章 殺意(十五更)第四十五章 大牢(一更)第四十六章 爭議(二更)第六十一章 摸摸第十八章 找第四十三章 不去(一更)第六十六章 心儀(一更)第一百零九章 斬斷(一更)第十三章 感慨第四十二章 兩策(二更)第十二章 打賞(二更)第九十章 心機(二更)第四十六章 敬茶(二更)第二十章 如期第五十章 沈怡安第四十四章 五日(二更)第七十章 解禁(二更)第十一章 談判(二更)第五十章 去江南(一更)第八十一章 攔路(一更)第五十二章 奢侈第四十五章 一切(二更)第九十五章 不待見(二更)第九十四章 驚嚇(一更)第十六章 對弈第四十三章 脾氣(一更)第一百一十二章 瞭解(二更)第一章 寵慣(一更)第五十五章 太子妃(一更)第九十章 陪聊(一更)第九十九章 鳥蛋(二更)第十八章 天衣無縫(二更)第五十章 去江南(一更)第六十二章 伺候(六更)第十六章 受教第六十七章 坦誠(二更)第一百零一章 求籤第八十三章 轉告(二更)第五十五章 拘束第四十三章 誘惑小夫君(一更)第六十二章 農家(二更)第二十五章 主子(一更)第十一章 沉香木(一更)第六十章 綠林(二更)第四十二章 挺好(二更)第九十五章 不見(一更)第七十六章 狐朋狗友第一百一十六章 明白(二更)第一章 宴輕第五十五章 太子妃(一更)第六十三章 告知(七更)第二章 吐血第四十八章 便宜勞力第十九章 披星戴月第四十九章 小畫(一更)第四十四章 準了(一更)第五十三章 發狠第五十一章 海棠苑(一更)第七十三章 血緣(二更)第九十一章 最好(二更)第八十一章 做客(三更)第三十九章 警告(一更)第七十二章 來者不善(二更)第三十九章 警告(一更)第四十八章 重賞(二更)第九十三章 定心丸(二更)第一百章 鬧脾氣(二更)第十五章 功利(二更)第六章 心疼(二更)第七章 大夫(一更)第八十五章 鴻門宴(二更)第一百零二章 不正常(二更)第一百零二章 姻緣線第三十一章 沏茶第十六章 樂園(二更)第二十章 燈賽第一百零六章 賊船第六十五章 醉酒第六十八章 封城第四章 凌畫第四十八章 尋常第三十章 打探(一更)第六十章 絕殺第四十一章 良配第三十九章 攔截(一更)第十八章 大笑(二更)第五章 開口(一更)第四章 惹毛(二更)第四十八章 重賞(二更)第三十二章 利弊(二更)第四十六章 可說(二更)第三十六章 界限(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