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七章 龍江出事了!(6700字中章)

“你也是?”

“……現在不是了。”

刀尊嘴角微微抽動一下說道,心中苦澀,既然蘇平要來參賽,他感覺自己想爭奪到那第一名,基本是沒戲。

即便沒有蘇平,這一次的競爭格外激烈,他也沒有太大把握,更別說把蘇平這傢伙也引來了。

“刀尊,這位是?”旁邊有人開口。

在刀尊身邊站着兩道身影,一個是頭髮花白的老者,背脊佝僂,一個身材挺拔魁梧,像頭棕熊般健壯。

“這位是蘇老闆,封號嘛……話說,蘇老闆你有封號麼?”

刀尊想給自己兩位好友介紹,封號見面,都是先報封號爲敬,但他忽然發生,自己居然不知道蘇平的封號。

“我還沒到封號,真到了的話,就叫老闆吧。”蘇平說道。

像其他的什麼劍王、怒神、暴尊、殺神等封號,都有人用了,蘇平也沒興趣起這麼中二的封號,將來真到九階封號了,他就準備給自己的封號叫做老闆。

多麼的低調而樸實無華。

“唔……”刀尊有些無言,還沒到封號?你又在裝逼了。

而且,“老闆”這算什麼封號,一點殺氣都沒。

他說道:“蘇老闆,封號都是別人公認的,你自己起的可不算,像你旁邊的這位秦兄弟,他的劍王封號,也是憑自己的一柄劍斬殺出來的,才被大家稱作劍王,你平時都在龍江隱居,沒什麼人知道你,剛好這次聯賽,蘇老闆估計得一鳴驚人了,到時肯定能得到大家公認給你的封號!”

旁邊的秦書海早已站起,聽到刀尊這話,連連點頭。

“我自己的封號,我自己還沒法做主?”蘇平有些無言,不過,他倒也沒太在意什麼封號,反正也就一個稱呼。

“封號都是這樣。”刀尊一笑,隨即給蘇平介紹身邊二位:“這位是花老,封號地葬王!這位是牛兄,封號血神,別看牛兄現在斯斯文文的,他戰鬥起來的樣子可兇了,嗜血殘暴,打起來連我都怕三分。”

旁邊叫血神封號的中年人見他這麼誇,有些憨厚地撓頭,臉紅道:“你又胡說八道,人家哪有這樣。”

嘶!

蘇平聽得頭皮微微發麻。

看一個兩米高像棕熊一樣的大個,自稱是“人家”,這殺傷力實在有點強悍。

“見過血神,地葬王兩位前輩。”旁邊的秦書海連忙恭敬道。

這二位也都是封號極限,並且成名多年了,蘇平不知曉他們的可怕之處,但秦書海卻聽過諸多他們的秘聞,都曾有過極其顯赫的戰績。

“蘇老闆也是來爭奪王獸寵和傳奇秘籍的?”花老頗感好奇地打量着蘇平,他能感覺到刀尊對此人的敬重,能夠讓心高氣傲的刀尊如此客氣,絕非常人,只是,這少年給他的感覺,卻又沒那麼強勢,這讓他越發好奇。

“王獸寵和傳奇秘籍?”蘇平詫異。

看到蘇平驚訝的樣子,刀尊三人也都愣住。

刀尊驚訝道:“蘇老闆,你不知道?這次王下聯賽的冠軍獎品,非常豐厚,不光是有天賦石等以往常見的獎勵,還有成年的王獸寵,以及傳奇級的秘籍!

據說這秘籍修煉之後,即便是封號級,都能展現出部分傳奇的力量,而對傳奇強者的話,也有極大用處!”

蘇平不由得看向旁邊的秦書海。

秦書海有些不太好意思,訕訕道:“我剛還沒來得及跟你說這事,的確是這樣,這次的獎品更豐厚了,所以這次參賽的人也比以往要多,更加激烈。”

蘇平恍然。

不過,他對這兩樣加碼的獎品沒什麼興趣,只是來搶天賦石的。

“你們都是來爭這王獸寵和傳奇秘籍的麼?”蘇平問道。

刀尊苦笑道:“是啊,否則其他那些獎品,對我們意義不大,那天賦石雖說有些奇效,但比較看運氣,有時候用了毫無作用,不過,現在蘇老闆要參賽的話,看來我只能先退出了,祝蘇老闆好運吧。”

說到這,他頗爲遺憾和不捨。

王獸寵,這是他都頗爲渴望想要的,還有那傳奇秘籍,如果他能得到的話,戰力將會更上一層樓,甚至能借由這秘籍,頓悟到突破傳奇的辦法。

只是,他見識過蘇平的寵獸,那頭小骷髏實在太兇殘了,連封號極限都能一刀斬殺,這根本就不是他能匹敵的,絕對是王獸級的戰力。

有這樣的戰寵作戰,只要不遇到那些隱世多年不出的老傢伙,奪得冠軍大有可能。

聽到刀尊的話,花老和血神都是詫異,有些不明所以地看着刀尊,之前還信心滿滿,現在聽到這位蘇老闆要參賽,就退出了?

對刀尊的戰力,他們還是頗爲了解的,沒想到眼前這少年,居然能讓刀尊不敢與之同臺競爭。

二人對視一眼,看向蘇平的眼神有些凝重和好奇。

“也好。”

蘇平點頭。

沒有勸說刀尊,他退出的話,也能避免他們在賽場上相爭了。

畢竟都是衝第一的目標來的,哪怕中途遇見別人,只要獲勝,最終遲早會遇到。

看到蘇平如此坦然,花老和血神都是啞然,臉色有些怪異。

“蘇老闆是第一次來極道基地市吧,今晚我來做東,咱們去吃喝一頓。”刀尊笑道,雖然心中十分遺憾,但沒有再表現出來。

“好。”

蘇平點頭。

“劍王兄,也一起來吧。”刀尊招呼了一聲旁邊的秦書海。

秦書海有些欣喜,連忙答應。

……

與此同時,在場館內的一處豪華包廂裡。

這包廂裡的視野能俯瞰到整個場館,在透明的玻璃前,站着三道身影,中間的人端着一杯美酒,站在窗戶前,另外二人卻都是垂手站在其身後,頭也不敢擡,只是望着自己的腳尖。

要是有其他人看到這二人的面孔,都會震驚,這二人都是名氣極大的封號極限,然而此刻居然對人如此恭敬,唯唯諾諾。

“都準備好了麼?”站窗前的中年身影,掃視着全場,目光主要掠過下方的封號級區域,也看到了一些名氣頗大的臉孔,有刀尊,血神等人,此刻他們正在跟人閒聊,而他的目光沒在他們身上停留太久。

對刀尊、血神這些人,他知曉。

都是極爲優秀的“年輕”封號極限,未來是有望成爲傳奇的!

但要說現在是傳奇,那不太可能,但要說真是的話,那天賦就有些驚人了,加入峰塔都能得到較高待遇。

目光掠過刀尊等人,中年身影在掃視着其他一些臉孔。

“回稟大人了,都已經準備好了。”後面一個老者恭敬道。

“魚餌已經撒下了,就看看這次能吊起幾條肥魚……”中年身影微微眯眼,嘴角彎起一抹冷笑。

……

當晚,刀尊做東,在附近一座極其名貴的酒店訂了席位。

蘇平注意到,在這酒店裡吃喝的,大多都是封號級,而這裡的一些菜價,也是讓蘇平咋舌,這簡直比他的店還能賺!

“紅燒龍肝,滷煮鳳胸肉……”

刀尊隨意點了幾個菜,將菜單交給了蘇平,蘇平照着圖片和上面的介紹,也挑選了幾樣,每樣菜都是十幾萬起步,感覺今晚一桌飯菜,就吃掉幾百萬不止,這還是考慮到明天要參賽,沒有點什麼酒水。

衆所周知,酒水永遠比菜錢貴。

這裡的酒也一樣,都是高等妖獸釀造的。

蘇平也算是開了眼界,順帶大飽口福,平時都是吃老媽做的菜,哪吃過這些高等食材?

飽餐結束,刀尊得知蘇平還沒找到落腳的酒店,就直接在這酒店裡給蘇平訂了一間,等到吃飽喝足各自回房時,蘇平招呼秦書海一同上樓,才得知秦書海沒有訂到該酒店的房,只是在旁邊其他旅館裡訂了間小房。

身份、權勢,財富!

這些都在偉大航線……在刀尊身上見識到了。

封號強者也是分級別的,在一般基地市,都被捧上天,但在這裡,也只有刀尊這些名氣極大的封號極限,才能吃得開,走在哪都能有特權,也有人認識,像秦書海,還是稍微遜色了一些。

單身狗的一夜平平無奇的過去。

轉眼到了第二天。

蘇平準時起牀,洗漱,然後離開酒店房間,來到休息大廳。

他先自己點了幾分早餐,反正是花不能轉換爲能量的星幣,蘇平也毫不心疼,早餐吃得頗爲豐盛,等到付款時,要結算一百多萬星幣,才略微心疼。

不過,這頓飯也不算白吃,昨晚蘇平就發現,這酒店的伙食雖貴,但食材是真的好,裡面還蘊含淡淡的星力,多吃幾頓的話,感覺星力都能夠有些許提升,當然,這種微弱的星力,對封號強者來說就微乎不計了。

“原來有錢人的日子,也不是我想象的那麼快樂,而是我根本想象不到的那麼快樂!”

蘇平心中感慨。

沒多久,刀尊也出來了,招呼蘇平一聲,準備請蘇平吃早餐。

蘇平說自己已經吃過了,等刀尊吃好後,邀他一同下去。

“今天就是真正挑戰的日子了,不過今天還只是前奏,都是一些剛踏入封號的上臺吸水,熱熱場子。”刀尊說道,他以前也參加過王下聯賽,在這裡闖過赫赫名聲,對比賽的情況很熟悉。

蘇平挑眉,道:“那什麼時候是爭奪第一?”

“估計得打幾天吧。”刀尊說道。

他看了蘇平一眼,道:“不過,蘇老闆今天也可以上去露兩手,畢竟你之前在封號圈子裡沒什麼名氣,今天上臺露個臉,也好讓大家認識認識,以後走在哪,刷臉就行,而且也容易結交到一些好的人脈。”

蘇平唔了一聲,不置可否。

到了場館時,又遇到了血神和花老,二人下意識看了眼蘇平,知道今天是封號上臺了,也許能看看蘇平的表現。

刀尊看了一眼他們二人,有心想要勸他們也放棄,他知道他們也是來爭奪第一的,到時遲早會遇到蘇平這個怪物,輸的可能性極高。

不過話到嘴邊,想想勸人放棄這話,說出來未免口氣有點大,反而容易適得其反,畢竟封號極限,誰還沒點傲氣?當下便沒說什麼。

等進入場館後,蘇平又看到了秦書海,他也主動湊了過來。

在遠處,蘇平還看到了唐家衆人,此外,還有他之前見過的解干戈也在,但解干戈似乎沒注意到他,坐在幾個封號當中,跟身邊幾人聊着。

“那是星空組織的主星,都是封號極限。”刀尊注意到蘇平目光,跟他介紹道。

蘇平點點頭。

花老目光一閃,好奇道:“蘇老闆認識星空的人?”

“認識。”蘇平點頭,“打過交道。”

刀尊在旁邊聽得嘴角一抽,的確是“打”過交道,都快把人家打死了。

花老和血神都是微微凝目。

“要開始了。”刀尊看到前面臺上的情況,對幾人說道。

幾人找了一處座位坐下,場館裡其他地方,已經坐滿了人,都是戰寵師,普通人極少,這種級別的戰鬥,普通人也看不懂,封號級的行動,都是超越音速的,普通人的視覺根本看不清,來觀看比賽的體驗會非常無聊和糟糕,遠不如看精英聯賽精彩。

越是高端的,受衆反而越少,這就是常態。

很快,臺上跳出來一個裁判模樣的人,凌空而立,將王下聯賽的規則宣讀了一遍。

規則有兩種。

第一種是抽籤的方式,所有的入圍參賽者,包括今天要上臺的封號,都可以通過抽籤來挑選對手。

每個人都有兩次機會,一次失敗,可以再次抽籤,挑戰別人。

如果兩次都失敗,那隻能“可惜不是你”了。

第二種是站擂。

一些成名的封號極限,可以直接上臺,如果連續兩場無人挑戰,就可以直接晉級,這是給高手便利的方式,省事省力,也彰顯其地位身份。

“那不是青家老族長麼,傳聞他已經去世了,居然還在?”刀尊目光掃動,忽然瞟到一道身影,頓時目光一凝,低聲說道。

花老和血神都是看了過去,臉色微變,花老低聲道:“這老傢伙,這都銷聲匿跡一百多年了,居然還沒死?”

“難怪青家這些年,能牢牢佔據虎口基地市,原來是這老傢伙在背後撐腰。”

“看來這次的王獸寵跟傳奇秘籍,吸引力還是很大啊,把這老傢伙都給吊出來了。”

看到蘇平疑惑好奇的神色,刀尊跟蘇平說道:“那位青家老族長,在百年前就是封號極限了,後來在一場驚天大戰中銷聲匿跡,我以爲他已經死了,沒想到還在,這可是老封號極限,成名的時候,估計我爺爺都還在打醬油。”

蘇平朝那邊看了一眼,那是一個頭發泛青的老者,一身青衫,看上去氣質較爲儒雅,身邊簇擁着一羣同樣身穿青衫的封號。

似乎感覺到目光,這青衫老者朝蘇平這邊看了一眼,等看到刀尊和花老時,眉頭微挑,淡淡點頭,隨即便收回了目光。

至於蘇平,不認識的臉孔,直接被他忽略了。

也正是蘇平沒有隱藏的目光,驚動到他的感知,對這種連視線都不會隱藏的人,他更沒心情多關注。

“那邊林家的老族長也來了,嘖,看來這次的王獸寵,不要拿啊。”花老看向另一處,眼眸微眯一下,嘴上感嘆道,但神色間卻沒有太多的懼意。

血神也是看了一眼,表情略微凝重。

刀尊也注意到,聽到花老的話,微微苦笑,搖頭輕嘆了口氣,何止是不好拿,光是坐在身邊的蘇平,就是一個怪物級的,還好他已經熄了爭奪的心,就當看熱鬧了,否則真要壓力山大。

在幾人說話時,臺上的抽籤已經結束,第一場戰鬥已經開始。

蘇平跟花老,血神等人都沒參加抽籤,而是準備站擂。

抽籤的規則,是默認的給那些“新人”表現的機會,而他們這些有能力爭奪前十的,甚至爭奪第一的,自然不會去湊合。

第一場上臺是便是兩位封號。

戰鬥一觸即發,雙方都是召喚出各自的所有戰寵,但似乎是相差了一個境界,很快其中一方的封號被直接碾壓。

開場的戰鬥還算是頗爲火爆的,很快引燃了全場的氣氛。

接下來是第二組,第三組……

隨着比賽,現場的氣氛越發火熱。

忽然,蘇平看到新的一組裡面,其中一方,竟是他昨天看到的那位唐家少主。

她也要戰?

蘇平詫異時,這位唐家少主的對手是一位封號,已經上臺。

戰鬥很快爆發。

這位唐家少主的戰寵都是頗爲稀有的九階寵,都已經成年,其中的主力寵,接近巔峰期修爲,目前是九階上位,在這少女的冷靜指揮下,單憑主力寵一騎當先,便輕鬆破開那位封號的寵獸陣,將其擊敗。

贏得乾脆利落,沒有被打敗,更沒有苦戰!

以大師戰勝封號!

越階挑戰,而且成功了!

全場都是沸騰,在場的幾乎都是戰寵師,非常明白這種越階是何等驚人,封號跟大師的差距,是很難被逾越的,大師能夠共享寵獸的部分軀體,比如共享寵獸的視野,感知力等等,但是封號更可怕!

封號能夠將自身的能量,跟寵獸之間同調!

既可以將寵獸的力量,全都引導到自身,也能將自身的星力,全都注入給寵獸!

沒錯……這絕不是一加一等於二那麼簡單,當然,也不是等於三。

一個九階下位的寵獸,在下位封號的能量同調之下,能夠爆發到九階中期的戰力!可以越階挑戰!

如果是九階極限寵,配封號極限的話,是可以發揮出接近於王獸一擊的力量!

這就像蘇平先前一拳擊穿結界,被人誤認爲是封號極限一樣。

但也只是接近剛剛成爲王獸的最弱一擊,畢竟九階極限跟王獸的差距極大,那戰力數上的0.1,後面猥瑣的隱藏了不知多少個小數。

在能量同調的情況下,那位封號依然被打敗,少女的名字瞬間響徹全場!

蘇平也知曉了她的名字,唐如雨。

一個如煙,一個如雨。

只是煙是輕柔的,而雨是冷的。

蘇平望着那享受全場歡呼,立身在榮耀中的身影,微微皺眉,心中浮現出唐如煙的臉孔,暗歎了一聲。

唐如雨!

這位唐家少主,在場許多人似乎都已經認識了。

在歡呼聲中,少女安靜下場,臉色波瀾不驚,似乎不足以稱道。

只是在走下臺階時,她目光掃了一眼,看到了蘇平這邊,跟蘇平的視線有一個0.1秒不到的碰撞。

在那視線中,蘇平看到了一抹隱藏極深的冷意。

雖然只是一瞬間,但蘇平對殺氣的捕捉極其敏銳,他能感覺到,這少女對他懷抱着殺意,雖然隱藏得很好,但還是側漏了…

蘇平微微眯眼。

唐家,還是不服氣麼?

不過,他也沒想因此找唐家麻煩,還是那句話,先前的恩怨已經了卻,除非唐家再招惹,否則,即便有殺意,也得憋着。

憋一輩子的殺念,就不是殺唸了。

而是想念……個屁。

是執念!

在少女下場不久,後面的一組又登臺。

在場上正在比鬥時,旁邊響起嘟嘟聲,蘇平看了一眼,是秦書海的通訊。

秦書海也有些詫異,擡起一看,發現號碼是自家老爺子的,他有些詫異,是來詢問自己有沒有接到蘇平的麼。

他立刻接通,道:“老頭。”

“書海,你那邊聯賽開始了麼?”秦渡煌的聲音傳來,口氣顯得無比凝重,還有一絲隱隱的急迫。

秦書海詫異,很少看到老爺子會慌,他說道:“剛開始,怎麼,你是想問蘇老闆麼,我已經接到了,他就在我身邊。”

“那就好,既然蘇老闆去了,你就不要參賽了,趕緊回來,龍江出事了!”秦渡煌鬆了口氣,立刻沉聲道。

秦書海一怔,臉色微變:“出事?”

“在龍江外面有妖獸聚集,看樣子,是要發生獸襲了,而且檢測到王獸的身影,你回來時,要避開東邊,小心點。”秦渡煌認真囑咐道。

“獸襲?”秦書海臉色頓變,“那現在的情況怎麼樣,已經侵入到基地裡面了麼?”

“還沒,妖獸還在聚集,我不跟你多說了,我還要去通知幾個老夥伴,讓他們過來幫幫忙。”秦渡煌飛速說道,說完便直接掛了通訊。

秦書海臉色變幻不定。

“怎麼?”蘇平看到秦書海臉色不對,對方接通訊器是用了隔音結界的,他也沒有心打探隱私,沒去感知。

“蘇老闆,龍江要出事了,剛我家老爺子說,龍江外面有妖獸聚集,還有王獸的蹤影,可能會攻擊基地。”秦書海臉色複雜,眉宇間有一絲急切。

蘇平一怔。

妖獸襲城?

旁邊的刀尊等人也聽到秦書海的話,都是一愣,刀尊不由得看向蘇平,蘇平是住在龍江的,這是蘇平的老家。

“現在的情況怎麼樣,已經攻入城內了麼?”蘇平連忙問道,立刻想到老媽他們,不過想到有店鋪的安全領域,老媽住的地方是在領域之內,妖獸就算襲擊進去,只要老媽不離開,就不會出事。

“還沒,老爺子說妖獸還在聚集。”秦書海眉頭有些憂慮,他起身道:“蘇老闆,我就不陪你了,我去找幾個我的好友,要回去增援了。”

蘇平鬆了口氣,還沒攻打就好。

這樣他還來得及趕回去。

看了一眼賽場,上面的戰鬥剛好結束,蘇平眼中閃過一抹猶豫之色,最終還是一咬牙,也站起身來,道:“好,你先回去,路上小心,我隨後就到。”

說完,他身體驀然騰空,從觀賽區一躍,直接飛到了賽場上面。

看到忽然降落在賽場上的蘇平,場邊的裁判明顯一愣,而準備上臺的兩位封號,也都詫異。

“你是?”看到蘇平是騰空而來,這位裁判的態度也稍顯溫和,只是有些疑惑。

“抱歉。”

蘇平對他說了一句,隨後環顧全場,看向臺下的封號區,道:“在下龍江蘇平,我來這裡,就是來拿第一的,我現在趕時間,想要拿第一的,就上來一戰,要是沒人的話,這第一就歸我了!”

第三百五十四章 蹭天劫第六百三十二章 規則之力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 諸皇護行(求訂閱月票)第一百六十八章 龍骨天驕榜(加更14)第二百七十五章 周家(第二更)第九百九十七章 爭搶(求訂閱求月票)第一百十九章 翼王獸第一千三十三章 釋迦時空道第一千四百十一章 原始道界第二百五十二章 鎮壓第二百零七章 第九龍骨,秘境沸騰!第四百三十九章 遇襲第一百四十六章 勝!(加更6)第四百五十六章 你配麼第六百六十五章 君臨!第一百八十五章 返回第一百二十四章 戰神學院第三百零二章 三門秘技(第三更……補31/44)第三百六十四章 蘇平的咆哮第一千四十九章 媧神(求訂閱求月票)第四百五十九章 轟殺,跪下!第一千七十五章 積攢(求訂閱求月票)第一千三百十四章 至暗覺醒(求訂閱月票)第三百五十八章 秒殺!失控!第六百十八章 傳奇的火焰第七百七十章 搶寵(求訂閱求月票)第六百三十五章 天尊的身影第一百六十二章 最後的準備第九十七章 升級靈池第七百五十四章 鬥獸賽(求訂閱求月票)第三百十二章 小骷髏,斬!第一千二百零五章 宰殺(求訂閱求月票)第六百九十一章 契約的羈絆第一百八十八章 靈控第三百六十章 兩個裁判第四百九十九章 還有誰(8000字大中章)第一百九十二章 龍蛋第九百五十三章 天命境(求訂閱求月票)第四百二十六章 聯邦星際學院第一千二十一章 混沌神草第一百六十四章 聶成空(保底2)第一百七十章 證實第一千三百九十二章 消亡的力量第九百八十五章 結束(求訂閱求月票)第七百六十三章 爭搶(求訂閱求月票)第五百四十章 三大能力,登龍山!(6000字中章)第六百八十八章 唐家之主第四百四十五章 一拳一筆勾銷第一千三百零二章 永恆(求訂閱月票)第七百十七章 千年宿敵之戰(2021,願大家遠離疫情疾病)第六百零四章 迴廊(第一更)第六十四章 全軍出擊第二十八章 混沌死靈界第一千一百四十三章 逃亡(第二更求訂閱求月票)第一千一百九十八章 氣運(第二更求訂閱求月票)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 殺!(求訂閱月票)第九百三十五章 爆發(求訂閱求月票)第四百五十九章 轟殺,跪下!第四百章 一拳鎮碎!第五百九十二章 逼問第九百三十四章 星辰境(求訂閱求月票)第三百六十章 兩個裁判第五百零五章 各方增援,拯救龍江!(第二更5000字)第一千三百零五章 新的方向(求訂閱月票)第一百六十七章 傳承地(保底2)第一百十二章 授課結束第一百三十一章 提上日程第七百十一章 總攻來臨!(求訂閱求票)第一千一百四十三章 逃亡(第二更求訂閱求月票)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 鎮壓(二合一章求訂閱月票)第一千三百七十六章 吃掉聖王第七百五十八章 特等誕生(求訂閱求月票)第九百零五章 修米婭學院(求訂閱求月票)第三百九十二章 秘境異動(感謝荷馬非馬的盟主十萬賞!)第四百五十七章 滾出去第一千四百二十八章 大戰爆發第一千二百四十六章 帝體(求訂閱月票)第一千四百二十九章 誅天第三百零九章 蘇平的震怒第四百七十章 選徒第五百十六章 彼岸出手第九百五十章 古之聖獸神樹(求訂閱求月票)第六十三章 亡靈奴役第一千二百七十七章 斷臂(求訂閱月票)第一千三百十四章 至暗覺醒(求訂閱月票)第六百零二章 消息第四百七十五章 聖靈(第三更)第九百四十五章擊潰(求訂閱求月票)第一百四十一章 價值3.5的道歉(保底2)第二百零一章 死魂妖靈第九百六十三章 挑戰(求訂閱求月票)第一百二十章 鎮壓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歸來!(求訂閱求月票)第三百九十四章 星空會議第四百二十五章 太古修煉法第七百章 清掃,開戰!第一千三十七章 至暗時刻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 人氣第一千一百十二章 樹下老人第二百七十四章 突破(第一更)
第三百五十四章 蹭天劫第六百三十二章 規則之力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 諸皇護行(求訂閱月票)第一百六十八章 龍骨天驕榜(加更14)第二百七十五章 周家(第二更)第九百九十七章 爭搶(求訂閱求月票)第一百十九章 翼王獸第一千三十三章 釋迦時空道第一千四百十一章 原始道界第二百五十二章 鎮壓第二百零七章 第九龍骨,秘境沸騰!第四百三十九章 遇襲第一百四十六章 勝!(加更6)第四百五十六章 你配麼第六百六十五章 君臨!第一百八十五章 返回第一百二十四章 戰神學院第三百零二章 三門秘技(第三更……補31/44)第三百六十四章 蘇平的咆哮第一千四十九章 媧神(求訂閱求月票)第四百五十九章 轟殺,跪下!第一千七十五章 積攢(求訂閱求月票)第一千三百十四章 至暗覺醒(求訂閱月票)第三百五十八章 秒殺!失控!第六百十八章 傳奇的火焰第七百七十章 搶寵(求訂閱求月票)第六百三十五章 天尊的身影第一百六十二章 最後的準備第九十七章 升級靈池第七百五十四章 鬥獸賽(求訂閱求月票)第三百十二章 小骷髏,斬!第一千二百零五章 宰殺(求訂閱求月票)第六百九十一章 契約的羈絆第一百八十八章 靈控第三百六十章 兩個裁判第四百九十九章 還有誰(8000字大中章)第一百九十二章 龍蛋第九百五十三章 天命境(求訂閱求月票)第四百二十六章 聯邦星際學院第一千二十一章 混沌神草第一百六十四章 聶成空(保底2)第一百七十章 證實第一千三百九十二章 消亡的力量第九百八十五章 結束(求訂閱求月票)第七百六十三章 爭搶(求訂閱求月票)第五百四十章 三大能力,登龍山!(6000字中章)第六百八十八章 唐家之主第四百四十五章 一拳一筆勾銷第一千三百零二章 永恆(求訂閱月票)第七百十七章 千年宿敵之戰(2021,願大家遠離疫情疾病)第六百零四章 迴廊(第一更)第六十四章 全軍出擊第二十八章 混沌死靈界第一千一百四十三章 逃亡(第二更求訂閱求月票)第一千一百九十八章 氣運(第二更求訂閱求月票)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 殺!(求訂閱月票)第九百三十五章 爆發(求訂閱求月票)第四百五十九章 轟殺,跪下!第四百章 一拳鎮碎!第五百九十二章 逼問第九百三十四章 星辰境(求訂閱求月票)第三百六十章 兩個裁判第五百零五章 各方增援,拯救龍江!(第二更5000字)第一千三百零五章 新的方向(求訂閱月票)第一百六十七章 傳承地(保底2)第一百十二章 授課結束第一百三十一章 提上日程第七百十一章 總攻來臨!(求訂閱求票)第一千一百四十三章 逃亡(第二更求訂閱求月票)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 鎮壓(二合一章求訂閱月票)第一千三百七十六章 吃掉聖王第七百五十八章 特等誕生(求訂閱求月票)第九百零五章 修米婭學院(求訂閱求月票)第三百九十二章 秘境異動(感謝荷馬非馬的盟主十萬賞!)第四百五十七章 滾出去第一千四百二十八章 大戰爆發第一千二百四十六章 帝體(求訂閱月票)第一千四百二十九章 誅天第三百零九章 蘇平的震怒第四百七十章 選徒第五百十六章 彼岸出手第九百五十章 古之聖獸神樹(求訂閱求月票)第六十三章 亡靈奴役第一千二百七十七章 斷臂(求訂閱月票)第一千三百十四章 至暗覺醒(求訂閱月票)第六百零二章 消息第四百七十五章 聖靈(第三更)第九百四十五章擊潰(求訂閱求月票)第一百四十一章 價值3.5的道歉(保底2)第二百零一章 死魂妖靈第九百六十三章 挑戰(求訂閱求月票)第一百二十章 鎮壓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歸來!(求訂閱求月票)第三百九十四章 星空會議第四百二十五章 太古修煉法第七百章 清掃,開戰!第一千三十七章 至暗時刻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 人氣第一千一百十二章 樹下老人第二百七十四章 突破(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