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獨行者

王富貴腰上綁了條武裝帶,插了兩把手槍,除此之外,沒別的武器。

他一走進酒吧,就熟稔地和不同遺蹟獵人打起招呼:

“威廉森,怎麼樣,有找到那個廢棄的軍事基地嗎?”

“洛克,你還活着啊,不是去找那頭白色巨狼了嗎?”

“今天有弄到什麼獵物?”

“山裡的‘無心者’和畸變生物最近還安分吧?”

……

王富貴一名灰土人在這裡表現得就像地頭蛇,和誰都認識,和誰都能聊上幾句。

就這樣,他慢慢走到了吧檯前,敲了下桌面:

“來杯肉釀。”

說話的時候,他側過腦袋,望向了韋特

這讓他掃到了蔣白棉、商見曜等人。

王富貴的臉上頓時浮現出驚訝的表情,隔了幾秒才哈哈笑道:

“你們最終還是來了啊。”

他沒有特意使用灰土語。

“你認出我們了?”商見曜一臉的“不可思議”。

雖然比起兩位女士,他做的僞裝較少,只是戴了假髮,稍微修飾了下面容,但不管怎麼樣,只有一面之緣的王富貴能認出他來也算是不簡單。

王富貴看了蔣白棉一眼,笑了笑道:

“你們給我留下的印象很深。你們這樣的隊伍不太像遺蹟獵人,喲,還有機器人啊?”

他後面的讚歎真情實意。

無論在哪裡,一支遺蹟獵人隊伍能配備機器人,都是值得羨慕的事情。

“在最初城周圍區域,這不是太少見的情況吧?”蔣白棉以反問的方式做出了迴應。

不等王富貴開口,她沒掩飾好奇地問道:

“你碰到過那頭白色巨狼嗎?”

“還沒有。”王富貴自嘲搖頭,“要不然,你們可能就見不到我了。雖然公會提供了一些有用的情報,但還是有不少遺蹟獵人因此死亡,或者說失蹤。”

說到這裡,他拍了下韋特的肩膀:

“就像這位,失去了所有的同伴,不過你們也別小看他,能活着回來說明他沒有外表看起來那麼普通。”

韋特的表情頓時有了些許變化,旋即反駁道:

“我外表哪裡普通了?”

沒否認本身不普通啊……他剛纔的悲傷、恐懼、驚慌又有多少是裝出來的?還是說,一位實力不弱的遺蹟獵人也因爲白色巨狼之事嚇破了膽子?蔣白棉內心嘀咕的同時,表面沒有任何變化。

“這得看和誰比。”王富貴沒有槓到底的想法,輕鬆就擋回了韋特的問題。

他笑着對“舊調小組”幾位成員道:

“這裡沒有公會,沒有公證,只有最基本的、比較薄弱的秩序,你們萬事都得留個心眼。

“韋特剛剛是不是想向你們賣白色巨狼行蹤的情報?

“呵呵,他確實很悲傷,但這不妨礙他想辦法賺錢,這是大部分遺蹟獵人的本能。

“我不是說他的情報肯定有問題,他會和我翻臉的,我只能提醒你們,在這裡獲得的任何一份情報,聽到的任何一句話,都得多方驗證,才能相信。”

王富貴表現得很是友善,一副照顧“老鄉”的模樣。

“是我們主動提這方面事情的。”蔣白棉幫韋特說了一句話。

商見曜則好奇問道:

“那你剛纔說的這些,是不是也得多方驗證,才能相信?”

王富貴頓時啞口無言,好半天才自嘲道:

“你說得對。”

“哈哈。”韋特見狀,笑了起來。

他抹了抹眼角道:

“王,你終於能體會我平時的感受了。”

他旋即吐了口氣道:

“我還堅持留在這裡,堅持賣情報,而不是逃回去,躲在被子裡哭,是因爲他們還有家人,還需要金錢和物資。”

王富貴正色迴應:

“你當時看起來已經完全崩潰,我都懷疑你隨時會瘋掉,沒想到你竟然走出來了。”

這……韋特的形象在龍悅紅心中再次有了一定的翻轉。

他最初認爲這是一個失去了同伴但本身還算幸運的可憐人,等王富貴揭穿韋特這段時間一直在賣白色巨狼情報後,又覺得這是一個老油條,悲傷或許有,但更多是爲了生意,這沒什麼可以譴責的,灰土上大部分人都是這樣,一切爲了生存,生存就是一切。

而現在,龍悅紅調高了對韋特的評價,並且很難用具體的語言去形容這個人,感覺他很複雜,既有不錯的一面,又存在狡詐的地方,某些時候還得警惕他。

王富貴再次望向“舊調小組”,繼續起之前的話題:

“這裡並不太平,隨時可能有人拔槍幹你們,呵呵,你們車呢?有留人看着嗎?我怕你們出去就找不到了。”

“我們有安裝報警器和監控攝像頭。”商見曜誠懇回答。

這是當初對付真“神父”時購買的電子器材,“舊調小組”賣了一部分,留了一部分,以備不時之需。

“……”王富貴突然覺得自己的提醒好像有點杞人憂天。

對面那支隊伍看起來已經脫離了需要留人看守這個層次,相比絕大部分遺蹟獵人,他們在科技上強了至少一個檔次。

那些電子物品,有的獵人是會用但買不起搞不到,有的乾脆就不會擺弄。

蔣白棉笑着化解了對方的尷尬:

“有了機器人,這些事情都不需要我們操心。”

“也是。”王富貴接過了老闆推過來的杯子,咀嚼着吃起肉釀。

“舊調小組”也一人要了一杯,品嚐起這處前進營地的特色。

至於格納瓦,已經找到了充電的地方。

那裡豎着牌子,寫着價格。

肉釀很腥,這是龍悅紅的第一感受,接着,略酸的口味瀰漫開來,卻又被濃郁的植物香味壓住,不是那麼難以忍受。

種種滋味混雜在一起,竟然還算不錯。

吃完肉釀,啃了條麪包,王富貴站起身來,擺了擺手:

“我去休息了,有什麼困難都可以來找我。”

說着,他露出了笑容:

“收費的。”

目送王富貴離開後,韋特望向蔣白棉、商見曜等人:

“你們認識很久了?”

“不,就之前在別的地方見過一面。”蔣白棉如實回答。

她刻意表現出了好奇的神色:

“你知道他是個什麼樣的人嗎?”

韋特沉默了兩秒道:

“我剛纔說過,在這裡,獵人們往往需要組成隊伍才能保證自身安全,只有極少數是獨行者。

“他就是其中一個,只偶爾和人一起行動。”

龍悅紅聽得眼皮微擡,下意識又望了酒吧門口一眼。

他記得韋特當時對獨行者的評價是:

強大到可怕。

花20奧雷買下韋特的情報後,蔣白棉等人站了起來,準備返回停車的地方。

他們沒有去問這裡治安情況究竟差到了什麼程度,因爲白晨事先就告知過其他人。

在這裡,根本沒有治安,除非你願意付錢。

負責維持這個前進營地秩序的是一隊“最初城”士兵,他們主要的責任是監控山裡的變化,及時對外界做出預警。

於他們而言,那些遺蹟獵人只要沒鬧到大規模槍戰的程度,都不需要去管,反正死得又不是自己的熟人。

所以,在前進營地,被人偷了,搶了,甚至暗殺了,都不是太少見的事情。

韋特之前關於獨行者話語的潛臺詞就是:必須抱團,才能生存。

灰土上許多地方,都是如此。

可能是格納瓦的形象震懾了暗中窺探的那些人,“舊調小組”放在車上的報警器沒有被弄響,監控攝像頭也未拍到誰試圖靠近。

因爲他們之前開山路花費了太多的時間,現在天色已經很暗,不遠處有哇哇哇的烏鴉叫聲迴盪。

“老規矩,睡在車上,輪流值夜。”蔣白棉手按吉普前蓋,下達了命令。

這處前進營地是有旅館的,並且提供安全停車場,但沒多少遺蹟獵人去住。

這一方面是他們更相信手裡的槍和認識多年的同伴,另一方面是捨不得。

“舊調小組”不住的唯一理由則是,蔣白棉想讓組員們適應下類似環境。

就像白晨之前說的那樣,灰土上的荒野流浪者和遺蹟獵人們,過着有今天沒明天的生活,灰暗,壓抑,痛苦。

類似的處境下,他們自然會於某些方面尋找發泄的渠道,不時變得張揚而肆意。

一眼望去,龍悅紅看到了大量的改裝車輛和摩托,而這和“無根者”們的改裝有着截然不同的氣質,更強調獨特,強調個性,五花八門,無奇不有。

除了這個,男男女女碰上之後,只要身邊沒有伴侶,對方又還算順眼,且自身能保證安全——各方面的安全,都不吝嗇發生一段超友誼的關係,用這種方式忘記終究會到來的明天,留在快活的當下。

他們當然捨不得去營地旅館,也不敢到外面野地樹林裡,要麼車上湊合一下,要麼角落裡隨便找點遮掩。

於是乎,某些聲音時不時就鑽入龍悅紅的耳朵,某些車輛搖晃得他面紅耳赤。

這時,格納瓦提議道:

“要不今晚我全權負責,反正電池夠?”

“不行。”蔣白棉正色說道,“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責任,你沒辦法每次都代替他們。”

格納瓦分析這句話的時候,山裡某處突然響起了一聲巨大的嘶吼:

“嗷嗚!”

這讓龍悅紅、白晨瞬間有了夢迴沼澤1號遺蹟的錯覺。

不過,這嘶吼聲沒那麼恐怖,沒那麼誇張,也沒誰應和。

“那頭白色巨狼?”商見曜一下興奮。

第六十九章 交火(求推薦票)第四十二章 熟人(求保底月票)第十五章 南姨第三十九章 紅茶第十七章 在路上(週一求推薦票)第一百九十八章 返程第一百二十六章 商見曜的新思路第一百五十五章 重大進展第四十五章 第三晚(週一求推薦票)第一百四十七章 提議第三章 市場(求推薦票)第六十章 南轅北轍(求推薦票)第一百五十八章 彙報第一百一十二章 遲緩第二十五章 打掃戰場(求推薦票)第一百四十六章 酒吧(月底求雙倍月票)第一百七十一章 未來的路第一百一十章 準則第四十八章 接近第六十六章 下一步第一百七十六章 瞭解第九十五章 “僱傭兵”第三十九章 紅茶第六十章 南轅北轍(求推薦票)第三部總結兼請假第一百二十九章 意外的收穫第二十九章 正式獵人第一百六十六章 處處幻夢,何必認真第五十八章 砰第一百三十八章 線索第三十四章 滅跡第一百五十五章 挑選第一百八十二章 “社會工程學”第四十二章 熟人(求保底月票)第一百二十章 猜測第一百六十章 奇怪的幻境第六十七章 夜晚的城市(求推薦票)第八十七章 新形象第四十章 分歧第九十六章 獨行者第一百一十一章 沉睡的“神靈”第一百三十三章 格納瓦第九十七章 壓抑和放縱第三章 成長(求月票)第八十七章 幽暗者(最後一天求月票)第一百二十章 峰迴路轉第三十五章 由此始由此終第二十一章 確定方向第九十二章 蹤跡第四十五章 第三晚(週一求推薦票)第一百四十七章 夜(月底求雙倍月票)第九十章 玩戰術(求保底月票)第三十一章 末人第十四章 黑沼荒野第一百零一章 私下的默契第一百零三章 奇怪的發現第十三章 儀式感第六十七章 “過招”(求月票)第二十九章 回憶過去(求推薦票)第五十四章 巴掌(求推薦票)第十章 傳教者第三十四章 “片瓦”不剩(求推薦票)第五十九章 氣氛“調節者”(週一求推薦票)第一百四十二章 突破口第五十四章 人有三急第六十七章 “指北針”第一百八十九章 最後一個問題第五十六章 後手第一百三十四章 示之以誠第一百九十章 搜尋第三十二章 活動經費第五十九章 不如跳舞第二十四章 意外的線索第四十四章 交匯的線索(求保底月票)第一百七十八章 重臨第一百二十八章 試驗第八十二章 好爲人師(求推薦票)第三十七章 對策第六章 假設(雙倍期間求月票)第五十章 蛛絲馬跡(求推薦票)第四十九章 現場(求推薦票)第十五章 特別訓練(求月票)第三十一章 曾經(週一求推薦票)第一百零六章 道在電中第七十四章 地下走廊(求推薦票)第一百九十四章 “人多勢衆”第一百六十五章 意識感染第四十六章 不簡單(求推薦票)第一百八十章 實誠的機器人第一百三十七章 艱難的“抉擇”第三章 成長(求月票)第二十八章 浴室第二章 小“測試”第八十一章 陌生感第七十一章 提醒(求推薦票)第二十九章 正式獵人第二十一章 確定方向第六章 諮詢(第四更求訂閱和月票)第一百八十七章 紙張
第六十九章 交火(求推薦票)第四十二章 熟人(求保底月票)第十五章 南姨第三十九章 紅茶第十七章 在路上(週一求推薦票)第一百九十八章 返程第一百二十六章 商見曜的新思路第一百五十五章 重大進展第四十五章 第三晚(週一求推薦票)第一百四十七章 提議第三章 市場(求推薦票)第六十章 南轅北轍(求推薦票)第一百五十八章 彙報第一百一十二章 遲緩第二十五章 打掃戰場(求推薦票)第一百四十六章 酒吧(月底求雙倍月票)第一百七十一章 未來的路第一百一十章 準則第四十八章 接近第六十六章 下一步第一百七十六章 瞭解第九十五章 “僱傭兵”第三十九章 紅茶第六十章 南轅北轍(求推薦票)第三部總結兼請假第一百二十九章 意外的收穫第二十九章 正式獵人第一百六十六章 處處幻夢,何必認真第五十八章 砰第一百三十八章 線索第三十四章 滅跡第一百五十五章 挑選第一百八十二章 “社會工程學”第四十二章 熟人(求保底月票)第一百二十章 猜測第一百六十章 奇怪的幻境第六十七章 夜晚的城市(求推薦票)第八十七章 新形象第四十章 分歧第九十六章 獨行者第一百一十一章 沉睡的“神靈”第一百三十三章 格納瓦第九十七章 壓抑和放縱第三章 成長(求月票)第八十七章 幽暗者(最後一天求月票)第一百二十章 峰迴路轉第三十五章 由此始由此終第二十一章 確定方向第九十二章 蹤跡第四十五章 第三晚(週一求推薦票)第一百四十七章 夜(月底求雙倍月票)第九十章 玩戰術(求保底月票)第三十一章 末人第十四章 黑沼荒野第一百零一章 私下的默契第一百零三章 奇怪的發現第十三章 儀式感第六十七章 “過招”(求月票)第二十九章 回憶過去(求推薦票)第五十四章 巴掌(求推薦票)第十章 傳教者第三十四章 “片瓦”不剩(求推薦票)第五十九章 氣氛“調節者”(週一求推薦票)第一百四十二章 突破口第五十四章 人有三急第六十七章 “指北針”第一百八十九章 最後一個問題第五十六章 後手第一百三十四章 示之以誠第一百九十章 搜尋第三十二章 活動經費第五十九章 不如跳舞第二十四章 意外的線索第四十四章 交匯的線索(求保底月票)第一百七十八章 重臨第一百二十八章 試驗第八十二章 好爲人師(求推薦票)第三十七章 對策第六章 假設(雙倍期間求月票)第五十章 蛛絲馬跡(求推薦票)第四十九章 現場(求推薦票)第十五章 特別訓練(求月票)第三十一章 曾經(週一求推薦票)第一百零六章 道在電中第七十四章 地下走廊(求推薦票)第一百九十四章 “人多勢衆”第一百六十五章 意識感染第四十六章 不簡單(求推薦票)第一百八十章 實誠的機器人第一百三十七章 艱難的“抉擇”第三章 成長(求月票)第二十八章 浴室第二章 小“測試”第八十一章 陌生感第七十一章 提醒(求推薦票)第二十九章 正式獵人第二十一章 確定方向第六章 諮詢(第四更求訂閱和月票)第一百八十七章 紙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