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將欲取之,必先予之

那黑市商人微笑說道:

“別急,跟我去抽點血,做個檢查,隔幾天再過來看有沒有配型成功。這要是沒有,現在就見了志願捐獻的人,豈不是挺尷尬的?而且還容易泄露我的渠道源頭。”

“好。”韓望獲不覺得這有什麼問題。

他不是太擔心會暴露次人身份,因爲某種意義上,安坦那街的黑市商人、黑診所醫生、軍火販子都做到了衆生平等,一視同仁,總之,管你是正常人類,還是畸變次人,有錢有物資有實力就歡迎你,沒錢沒物資沒實力一律滾蛋,至於有錢有物資沒實力那種,大家一起嘿嘿嘿。

器官商人領着韓望獲走向了身後一個房間,隨口說道:

“自我介紹一下,嚴淼,從小話多,不要見怪,怎麼稱呼?”

韓望獲謹慎地望了這位黑市商人一眼,未做回答。

嚴淼哈哈笑了起來:

“我這不是想和你交個朋友嗎?

“雖然你這樣的好人在灰土上都快絕種了,我也沒打算往這個方向發展,但做朋友,那真是太棒了,聽的懂灰土語嗎?嗯,你應該會爲朋友兩肋插刀。”

他後面一句話改用了灰土語。

韓望獲目視着前方,不快不慢地走着:

“你太高看我了。”

“反正交個朋友我又不會損失什麼,頂多就是給你打個折。”嚴淼輕聲笑道,“而關鍵時刻,朋友是能用來擋槍,不,救命的。”

他表現得只是嘴巴上說想交個朋友。

韓望獲不知爲什麼,想到了某個人。

雖然那個人和嚴淼特點完全不同,但同樣的話多。

…………

“這麼大的魚!”商見曜看着前方串上了烤架的魚,一陣驚歎。

這魚差不多有龍悅紅一條胳膊長。

此時此刻,“舊調小組”五位成員跟着杜衡來到了紅巨狼區一家專做烤魚的餐廳。

杜衡笑着介紹道:

“這來自臺韋河中游的阿爾納湖,在‘最初城’勢力擴張過去前,那裡有幾十年沒人踏足,魚都長得又肥又大,富集的污染物也很少。

“原本只是青橄欖區的人愛吃魚,現在紅巨狼區、金麥穗區也有這個習俗了。”

說到這裡,他意味深長地補了一句:

“畢竟相對便宜,又容易獲得。”

他好爲人師的習慣還沒變啊……蔣白棉頗感欣慰。

這意味着等下說不定能問出很多重要情報。

商見曜、龍悅紅的注意力都在烤架上,看着廚師時不時翻轉那條大魚,塗抹調料。

“你們看來也經歷了不少事情啊。”杜衡的目光掃過“舊調小組”五位成員,由衷感慨道,“成長得挺快的。”

蔣白棉看了負責烤魚的廚師一眼:

“是啊。”

她言外之意是可惜這裡有外人,要不然能分享下自己等人這段時間的經歷。

“你用灰土語不就行了?”杜衡笑道,“再說,我想讓他聽到的,他才聽得到。”

他這段話用的依舊是紅河語,但那名廚師卻充耳不聞,就像整個世界只剩下自己在那裡烤魚一樣。

啪啪啪,商見曜爲杜衡這位神秘的強者鼓起了掌。

“你的表現讓我想起了某位老朋友。”杜衡一點也不見怪地笑道,“但我卻記不起他究竟是誰。”

付出的是記憶相關的代價?蔣白棉在心裡咕噥了一句。

她旋即把自己等人在野草城、紅石集、塔爾南的經歷大致講了一遍。

雖然她把重點放在了分享不同地方的民俗特色上,但還是提了提閻虎的狀態、“新的世界”、江筱月的問題、503房間和迪馬爾科的所作所爲。

這裡麪包括了“舊調小組”未向“盤古生物”彙報的那一部分內容。

蔣白棉深諳“將欲取之,必先予之”的道理,知道既想從杜衡那裡打聽到關鍵知識,又不得罪對方,最好還是坦坦蕩蕩,“等價”交換。

她主要隱瞞的部分在商見曜實力的變化,舊調小組獲取的那些裝備,包括兩臺外骨骼裝置和“宿命珠”、“盲目之環”。

蔣白棉講述的過程中,商見曜非常配合,經常插嘴,滔滔不絕地說一些不那麼重要的細節,白晨、龍悅紅、格納瓦也時不時附和兩句,務求營造出開放和諧的交流環境。

杜衡保持着偶爾問幾句的狀態,一直等到“舊調小組”分享完經歷,才輕輕頷首笑道:

“要不是我還沒老糊塗,我都懷疑我們上次見面是幾年前了,你們這段時間過得真是精彩啊。

“你們這些經歷,有幾個細節對我來說還是挺有用的,讓我進一步相信我現在走的那條路可能是最正確的那條。

“說吧,你們有什麼想問的?”

他一副看穿了蔣白棉那點小心思的樣子。

蔣白棉險些乾笑的同時,商見曜直截了當地問道:

“老師,‘起源之海’的最後,該怎麼戰勝自我?”

老師?嚯,這攀關係也攀得太快了吧?蔣白棉一陣好笑。

龍悅紅也產生了類似的念頭。

倒是白晨和格納瓦,完全沒在意這點,更多是期待杜衡的回答。

杜衡看了眼逐漸變色的烤魚,笑着擺了擺手:

“我不收徒的,喊老師我承受不起。

“不過,你可以加上名字,喊杜衡老師,這在舊世界是一種尊稱。”

你明明很享受的樣子……蔣白棉緊閉住嘴巴,害怕自己的腹誹一不小心就說了出來。

不等商見曜再喊,杜衡清了清喉嚨道:

“‘起源之海’最後的自我,往往是某一個極端的你,這可能來自某些事情,某些經歷,某些痛苦,也可能源於你始終壓抑的另一面。

“戰勝自我是很難的,更多人選擇的是和解,接受並在一定程度上控制他。

“我不是你,沒法代替你做出選擇,但兩個方向都可以試一試。

商見曜陷入了沉思,不知在規劃什麼奇怪的方案。

蔣白棉趁機問道:

“杜衡老師,心靈走廊內那些房間號都有什麼意義,代表着什麼?”

呃,組長也喊上杜衡老師了啊……不會覺得不好意思嗎?龍悅紅旁聽的略感無語。

杜衡摸了摸嘴巴四周的鬍鬚,隱有點自得地說道:

“你這算是問對人了。

“許多‘心靈走廊’層次的覺醒者探索了幾十年,可能都沒弄清楚那些門牌號的規律。”

他真知道啊……安靜“聽講”的白晨在內心低語了一句,注意力完全不敢移開。

杜衡望着“回過神來”的商見曜,笑着說道:

“據我研究,每個門牌號的第一個數字代表的是不同的執歲,體現爲祂們執掌的月份。”

“這樣啊……”蔣白棉其實也有過類似的猜測,但她在這方面發散的思維太多,想象的答案更多,且缺乏有效的線索,沒法進一步分析。

“‘503’代表的是五月執歲‘監察者’領域的第三個房間?”白晨斟酌着問道。

這是“江筱月”那個房間,很可能導致“蜃龍教”“迷夢保護者”感染“無心病”的那個房間。

“對,但房間順序其實是沒有規律的,不能想當然地認爲‘501’就直接代表‘監察者’的夢境。”杜衡解釋道。

“那莊生的呢?13或者0?”商見曜追問道。

杜衡搖了搖頭,笑呵呵說道:

“莊生的可能是1,可能是2,也可能是1到12之中的任何一個數字,嗯,簡單來說就是,‘503’不一定代表的是五月執歲‘監察者’領域的第三個房間,還可能是‘莊生’領域的房間。”

“這就是全年執歲的特殊性?”蔣白棉恍然大悟,“這麼看來,閻虎進的最後一個房間不一定是‘菩提’領域的,還可能是‘莊生’領域的。”

閻虎探索的最後一個房間是“102”。

這時,分析完畢的格納瓦提出了自己的問題:

“那代表普通人的房間,門牌號又是什麼樣的?

“不是覺醒後,根據代價,才能確定在哪個領域嗎?”

“普通人的沒有門牌號,也不會藏着通往新世界的大門。”杜衡簡單回了一句。

“那江筱月一箇舊世界的植物人,最終成爲了覺醒者?”蔣白棉敏銳地抓住了重點。

雖然這個覺醒者未必真的醒過來了。

杜衡沒有回答,只是緩慢點了下頭。

“舊調小組”五位成員一時都有點沉默,因爲剛纔對話的信息量實在太大了。

隔了幾秒,商見曜好奇問道:

“杜衡老師,你已經進入‘新的世界’了?”

好直接……龍悅紅被商見曜的開門見山驚到了。

杜衡失笑了一聲:

“這個怎麼說呢?我一直都認爲,如果不能同步在現實中找到新世界的大門,那純靠心靈走廊內的‘新世界之門’,是沒法獲得真正成功的,說不定會落到閻虎那個下場。”

也就是說,你找到了那扇門,但不敢推開,不敢進入,還在現實中努力?蔣白棉若有所思地做着揣測。

這時,烤魚的香味逐漸發散開來,讓杜衡抽了抽鼻子。

“說這麼多都餓了。”他自嘲一笑道。

“看起來還得再烤一陣。”蔣白棉望了那烤架一眼。

魚太大,不僅需要劃出一條條口子,時間也會拖得很長。

商見曜則關切問道:

“杜衡老師,你來最初城是找小衝嗎?”

第三十六章 僧侶(求推薦票)第七十二章 沮喪(求推薦票)第一百一十三章 不戰而屈人之兵第一百五十六章 “禿鷲”們第八十八章 曲終第十一章 彌撒第五十一章 還原第一百二十九章 飯友第一百一十四章 王富貴的情報(新一月求月票)第七十九章 朋友(求推薦票)第八十五章 戰鬥力(求推薦票)第一百二十二章 有仇報仇第一百零七章 狂奔第一百一十章 準則第一百零五章 出口第五十七章 追蹤第一百二十一章 送禮第二十一章 斷尾(第三更求月票)第五十五章 重回北街第六十章 南轅北轍(求推薦票)第三十章 情報的價值第一百五十七章 試探第五十三章 花樣第一百七十章 “源腦”第三十一章 奇怪的聲音第一百一十九章 死者第一百四十九章 還錢第一百一十三章 魯莽?(新一月求月票)第三十八章 雙重效果第八十章 阻擊(求推薦票)第十八章 交易未成(求推薦票)第一百一十二章 遲緩第三十四章 路“遇”第二十四章 最初城第一章 回家(感謝飛灰黑度一打賞白銀盟)第一百零五章 出口第三十一章 奇怪的聲音第四十九章 現場(求推薦票)第四十五章 第三晚(週一求推薦票)第九章 天然教派(雙倍期間求月票)第十六章 圖書館第一百二十三章 “心靈走廊”的本質第八十五章 戰鬥力(求推薦票)第一百零七章 狂奔第四十八章 線第一百六十章 奇怪的幻境第三十六章 演戲演全套第三十六章 僧侶(求推薦票)第一百五十三章 暴雨第七十二章 沮喪(求推薦票)第一百七十二章 審查第二十一章 確定方向第八十三章 亮起的城市(求推薦票)第八十三章 亮起的城市(求推薦票)第五章 研究者(求保底月票)第六十六章 下一步第七十二章 “地下方舟”第二十二章 十米之內(求推薦票)第四十八章 線第一百零四章 前倨後恭第一百二十七章 “天神下凡”第一百二十五章 離開第六十四章 入夜(求推薦票)第一百一十七章 殘暴之人第一百三十章 有趣的人心第一百六十九章 “約定”第二十四章 又一次出發第十八章 道左相逢第六十五章 出現(月初求月票)第二十九章 正式獵人第八十七章 新形象第三十六章 自作孽第七十一章 提醒(求推薦票)第一百一十三章 不戰而屈人之兵第三章 談判的技巧第一百一十一章 不同的方式第九十四章 曜式交流第一百四十章“異端”第一百一十三章 魯莽?(新一月求月票)第五十二章 守株待兔(求推薦票)第二十三章 情緒上腦(求推薦票)第三十九章 揮手作別(求推薦票)第一百六十六章 處處幻夢,何必認真第九十章 玩戰術(求保底月票)第二章 複查(求推薦票)第十二章 升職加薪(雙倍期間求月票)第一章 回家(感謝飛灰黑度一打賞白銀盟)第四十九章 途中第四十八章 線第六十九章 儀式感(求月票)第一百零二章 深夜第一百零七章 實驗第五十六章 後手第六十六章 下一步第二十三章 排隊第一百六十七章 名人第一百九十一章 同樣的夜第四十七章 寄於自然(求推薦票)第三十八章 雙重效果第十三章 儀式感
第三十六章 僧侶(求推薦票)第七十二章 沮喪(求推薦票)第一百一十三章 不戰而屈人之兵第一百五十六章 “禿鷲”們第八十八章 曲終第十一章 彌撒第五十一章 還原第一百二十九章 飯友第一百一十四章 王富貴的情報(新一月求月票)第七十九章 朋友(求推薦票)第八十五章 戰鬥力(求推薦票)第一百二十二章 有仇報仇第一百零七章 狂奔第一百一十章 準則第一百零五章 出口第五十七章 追蹤第一百二十一章 送禮第二十一章 斷尾(第三更求月票)第五十五章 重回北街第六十章 南轅北轍(求推薦票)第三十章 情報的價值第一百五十七章 試探第五十三章 花樣第一百七十章 “源腦”第三十一章 奇怪的聲音第一百一十九章 死者第一百四十九章 還錢第一百一十三章 魯莽?(新一月求月票)第三十八章 雙重效果第八十章 阻擊(求推薦票)第十八章 交易未成(求推薦票)第一百一十二章 遲緩第三十四章 路“遇”第二十四章 最初城第一章 回家(感謝飛灰黑度一打賞白銀盟)第一百零五章 出口第三十一章 奇怪的聲音第四十九章 現場(求推薦票)第四十五章 第三晚(週一求推薦票)第九章 天然教派(雙倍期間求月票)第十六章 圖書館第一百二十三章 “心靈走廊”的本質第八十五章 戰鬥力(求推薦票)第一百零七章 狂奔第四十八章 線第一百六十章 奇怪的幻境第三十六章 演戲演全套第三十六章 僧侶(求推薦票)第一百五十三章 暴雨第七十二章 沮喪(求推薦票)第一百七十二章 審查第二十一章 確定方向第八十三章 亮起的城市(求推薦票)第八十三章 亮起的城市(求推薦票)第五章 研究者(求保底月票)第六十六章 下一步第七十二章 “地下方舟”第二十二章 十米之內(求推薦票)第四十八章 線第一百零四章 前倨後恭第一百二十七章 “天神下凡”第一百二十五章 離開第六十四章 入夜(求推薦票)第一百一十七章 殘暴之人第一百三十章 有趣的人心第一百六十九章 “約定”第二十四章 又一次出發第十八章 道左相逢第六十五章 出現(月初求月票)第二十九章 正式獵人第八十七章 新形象第三十六章 自作孽第七十一章 提醒(求推薦票)第一百一十三章 不戰而屈人之兵第三章 談判的技巧第一百一十一章 不同的方式第九十四章 曜式交流第一百四十章“異端”第一百一十三章 魯莽?(新一月求月票)第五十二章 守株待兔(求推薦票)第二十三章 情緒上腦(求推薦票)第三十九章 揮手作別(求推薦票)第一百六十六章 處處幻夢,何必認真第九十章 玩戰術(求保底月票)第二章 複查(求推薦票)第十二章 升職加薪(雙倍期間求月票)第一章 回家(感謝飛灰黑度一打賞白銀盟)第四十九章 途中第四十八章 線第六十九章 儀式感(求月票)第一百零二章 深夜第一百零七章 實驗第五十六章 後手第六十六章 下一步第二十三章 排隊第一百六十七章 名人第一百九十一章 同樣的夜第四十七章 寄於自然(求推薦票)第三十八章 雙重效果第十三章 儀式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