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診所

安坦那街,龍悅紅和白晨一步步往前走着。

兩人返回安全屋,等到蔣白棉、商見曜歸來後,商量了一陣,繼續分頭行事。

這一次,格納瓦開着一輛灰色的吉普,於安坦那街外面等待,負責接應。

——殺死“神父”後,“舊調小組”將那輛紅色的越野還給了租車公司,又另外找了一家,新弄了一輛。

安坦那街到處都是違規搭建的房屋,原本還算寬敞的街道被擠壓得只能勉強供兩輛小車並行,且頗爲陰暗。

龍悅紅只是隨便掃了幾眼,就通過沒有鏡片的眼鏡看到了支出來的陽臺、晾着衣服的一根又一根竹竿、隔斷了人行橫道的附房、提着武器大搖大擺過去的男子。

——那副眼鏡是他在拉貝街買的,是一名遺蹟獵人從北岸廢土某個城市廢墟內撿回來的,只剩下了框架,非常便宜。

反正對視力還不錯的龍悅紅來說,這只是一個僞裝的道具,不需要太好。

“單純只是路過,還真看不出來這裡是什麼都能買到的黑街。”龍悅紅收回目光,感慨了一句。

雖然這裡也有槍店、酒吧、賭場等事物,但它們本身在最初城是不違法的,只要不銷售重武器、精神類藥品和非指定公司生產的酒精飲料,不非法扣押欠債人員,它們就不會被“秩序之手”查封,頂多就是額外給治安官交一筆辛苦費。

——新曆前面那些年,爲了保障糧食供應,“最初城”頒佈有禁酒令,並嚴格執行。當初不知多少黑幫,爲了爭奪私釀烈酒的渠道,大打出手,隔三差五火併,而到了最近十幾年,禁酒法案鬆弛了不少,允許指定的公司收購糧食釀造酒精飲料。

白晨拉了拉脖子處的薄圍巾:

“這是對負責周圍街區的治安官的尊重。”

龍悅紅點了點頭,指着兩側店鋪道:

“我們是依次問下去?”

他和白晨身上都帶的有打印出來的韓望獲肖像畫。

這是格納瓦掃描蔣白棉那副韓望獲畫像,修訂細節後弄出來的,和真人近乎完全一致。

白晨搖了下頭,簡單解釋道:

“在這裡,如果沒找對人,你什麼都問不出來,甚至會成爲某些人訛詐欺騙的目標。”

“這樣啊……”龍悅紅又學到了的同時,覺得商見曜如果在這裡,肯定會說“這豈不是好事”。

又能賺一筆了!

他跟着白晨,一路來到了家連招牌都沒有的槍店內。

槍店的主人是個鬍子花白的老者,正在認真地保養一把“聯合202”手槍。

“老雷吉,你還沒死?”白晨切換至曾經那個遺蹟獵人的狀態。

老雷吉眼皮微擡,瞄了她一眼道:

“也許你死了,我都還活着。”

白晨拿出韓望獲的肖像畫,啪地拍在了桌上:

“有沒有見過這個人?”

老雷吉“呵”了一聲:

“下次再問這種事情,我要收費了。”

那就是說,這次還是免費?龍悅紅突然有點高興。

老雷吉掃了畫像一眼,搖了搖頭:

“沒見過。

“特徵不是那麼明顯,誰會記得住?”

白晨沒有多問,收起畫像,走出了槍店。

“這還叫特徵不明顯啊?”龍悅紅回頭看了一眼,忍不住抱怨道。

韓望獲除了眼白髮黃,臉上還有一橫一豎兩道疤痕。

“他的意思是,沒在路上碰到過,類似模樣的人也沒嘗試購買過重武器。”白晨平靜說道,“老雷吉是安坦那街武器商人們推出來的地下行會會長,他說沒有就表明韓望獲到這裡的目的不是武器。”

“可能韓望獲只是在附近工作,正巧路過。”龍悅紅提出另一個可能。

白晨搖了搖頭:

“以韓望獲的眼光和見識,只要路過一次就會知道這條街不簡單,有很大問題,之後如果不是有事情需要在安坦那街完成,他肯定選擇繞路。”

而韓望獲抵達最初城應該已經很久,不太可能這段時間才第一次經過安坦那街。

接着,白晨和龍悅紅一起,去了酒吧、賭場、黑市等地方,找不同的人詢問了相同的問題。

他們得到的答案都是“沒見過”。

這說明韓望獲到安坦那街不是爲了蒐集情報、購買違禁品、喝酒或是賭博。

當然,這些選項只是初步被排除,很可能存在遺漏。

“現在去那幾個黑診所問問。”白晨按部就班地說道。

“嗯。”龍悅紅仔細一想,覺得韓望獲到這裡找醫生的可能還真不小。

畢竟韓望獲就算沒做遺蹟獵人,也很可能從事別的有風險的職業,一旦受了傷,基於次人的身份,選擇黑診所理所當然。

很快,白晨和龍悅紅進了家同樣沒掛招牌的診所。

診所的醫生戴着金色邊框的眼鏡,靠在椅背上,翻看着不知過期了多久的報紙。

“有什麼不舒服的?”他瞄了兩人一眼。

白晨毫不囉嗦,直接掏出了韓望獲的肖像畫:

“有沒有見過這個人?”

醫生仔細看了幾秒,放下報紙,笑着說道:

“我這個人是有職業道德的。”

白晨掏出5奧雷紙幣,放到了他的面前。

“咳。”醫生清了清喉嚨道,“他前幾天來找過我,你們知道的,在安坦那街,我的醫術說第二,沒人敢當第一。”

職業道德?

開黑診所的還講什麼職業道德?

“他受了傷?”龍悅紅關切問道。

醫生推了推眼鏡,搖頭說道:

“不,心臟問題。

“你們應該清楚,次人身體畸變的同時,往往會出現一定的缺陷,所以,他們即使不被殺死,也很少活過壯年。

“這個人心臟天生就有缺陷,隨着年齡增長,問題越來越重,現在已經到了非常明顯的程度,除非能找到合適的心臟,做手術更換,否則純靠藥物維持活不過兩年。”

這……龍悅紅突然很同情韓望獲。

辛辛苦苦堅持了那麼多年,爲了一個人類的身份而努力,結果在夢碎後,又發現身體出了大問題,來自次人本身的大問題。

不幸常常降臨在那些本就不幸的人身上。

見白晨、龍悅紅沒有說話,醫生把鈔票拿了過來,補了一句:

“次人要找合適的、不排異的心臟很難啊,如果他們族羣只剩他一個,那幾乎就沒什麼希望了。”

“你知道他住哪裡嗎?”沉默了幾秒,白晨問道。

醫生搖了搖頭:

“安坦那街的醫生誰會問這個?準備去接收遺產嗎?

“嗯,我給他開的藥能吃一個月,現在過去好幾天了。”

白晨安靜聽完,簡單迴應道:

“謝謝。”

…………

烏戈旅館,蔣白棉和商見曜的房間內。

“真是慘啊,甚至有點宿命的意味。”聽完韓望獲的現狀,蔣白棉由衷感嘆了一句。

商見曜當即問道:

“公司能治嗎?”

蔣白棉回憶着說道:

“如果是普通人類,問題不大,就算沒有合適的心臟,公司也能人工製造,可次人相關,我離開科研領域太久了,不太清楚現在的成果,嗯,理論上應該是可以的,只是得花費時間分析基因,且風險不會小。”

“還有一種辦法,讓老韓上傳意識,成爲機械僧侶,擺脫肉身的桎梏!”商見曜突然興奮。

他開始用“老韓”來稱呼韓望獲了。

白晨也說道:

“‘最初城’好像有機械心臟技術,但不是那麼成熟,而且非常昂貴。”

“嗯,具體怎麼做,等找到韓望獲再說。”蔣白棉結束了這個話題。

“舊調小組”五位成員又討論起了小衝的事情。

“那片區域一棟樓一棟樓地找,以我們的人數,可能得大半個月才完成。”蔣白棉說出了自己和商見曜討論的結果,“現在就看停電之後,玩不了遊戲的小衝會有什麼反應了。”

“也不知道下次停電是什麼時候……”龍悅紅小聲嘀咕道。

“看來今晚就會停電。”商見曜頗爲欣慰。

龍悅紅對此已經麻木,連反駁的心思都未出現。

當然,他也知道今晚停電的可能性還是蠻大的,因爲青橄欖區經常停水停電。

經常停水停電……念頭轉動間,龍悅紅靈光一閃,脫口而出道:

“如果我是小衝,爲什麼要挑一個經常停電的地方住?”

第七十三章 偷得浮生半日閒第一百九十章 搜尋第四十七章 軍事行動第五十九章 不如跳舞第一百八十一章 兇名在外第五十一章 分隊(求推薦票)第一百三十五章 懸賞第十一章 公開消息裡的線索(第二更求訂閱求月票)第一百零二章 那些物品第一百八十二章 “社會工程學”第二十二章 晨鐘第一百零四章 前倨後恭第一百一十章 神廟第六十三章 新“工作”第一百二十一章 送禮第二十六章 “補課”(求推薦票)第七十五章 撞破第一百七十章 “源腦”第七十九章 朋友(求推薦票)第一百零六章 關鍵是信心第八十七章 曾經擁有(週一求推薦票)第二十五章 經濟頭腦第七十三章 躲藏的精髓第一百二十九章 意外的收穫第一百五十四章 上報第九十七章 心跳第十九章 “兄弟情深”第一百三十四章 示之以誠第八十七章 新形象第七十四章 黑街第三十四章 滅跡第十九章 槍響(求推薦票)第四十九章 不按常理出牌第三章 市場(求推薦票)第九十二章 蹤跡第一百一十七章 殘暴之人第三十五章 “提議”第七十五章 民俗第九十六章 獨行者第二十二章 槍擊第五十二章 淨念第二十九章 正式獵人第十六章 插曲(求推薦票)第二十三章 準備第二十二章 槍擊第九十五章 前進營地第五十七章 交換情報(求推薦票)第一百二十四章 無商不奸第一百六十章 分組第一章 回家(感謝飛灰黑度一打賞白銀盟)第十六章 穩步推進(求月票)第二十九章 正式獵人第一百一十章 準則第一百七十二章 審查第四章 流言(求推薦票)第一百二十四章 無商不奸第八十五章 請(月底求月票)第八章 “挑釁”第二十九章 坦誠相見第五十七章 追蹤第六十七章 “過招”(求月票)第五十一章 亂起第一百五十八章 致命體驗第一百一十六章 韓望獲的決定第一百一十章 神廟第一百二十八章 試驗第三十八章 代價(求推薦票)第六十四章 大海撈針(月初求月票)第五章 臨近第十八章 可惜第八十一章 陌生感第六十四章 大海撈針(月初求月票)第一百九十七章 巧合的背後第五章 島嶼(第三更求訂閱和月票)第二十三章 排隊第五十五章 陰魂不散第十八章 彙報的技巧(求月票)第一百二十五章 信息僞裝第一百零九章 上島第五十六章 會合(求推薦票)第七十九章 行百里者半九十第二十三章 情緒上腦(求推薦票)第一百一十六章 韓望獲的決定第一百三十三章 無聲處的驚險第九十三章 出城第一百一十二章 遲緩第七十一章 提醒(求推薦票)第四十二章 “騙子”(推薦票)第一百零七章 狂奔第一百六十章 奇怪的幻境第一百九十八章 返程第一百五十六章 “禿鷲”們第五十六章 後手第九十五章 “僱傭兵”第三十六章 演戲演全套第一百三十五章 懸賞第三十六章 演戲演全套第三十七章 談笑間第二十八章 入鎮(求推薦票)第一百九十八章 返程
第七十三章 偷得浮生半日閒第一百九十章 搜尋第四十七章 軍事行動第五十九章 不如跳舞第一百八十一章 兇名在外第五十一章 分隊(求推薦票)第一百三十五章 懸賞第十一章 公開消息裡的線索(第二更求訂閱求月票)第一百零二章 那些物品第一百八十二章 “社會工程學”第二十二章 晨鐘第一百零四章 前倨後恭第一百一十章 神廟第六十三章 新“工作”第一百二十一章 送禮第二十六章 “補課”(求推薦票)第七十五章 撞破第一百七十章 “源腦”第七十九章 朋友(求推薦票)第一百零六章 關鍵是信心第八十七章 曾經擁有(週一求推薦票)第二十五章 經濟頭腦第七十三章 躲藏的精髓第一百二十九章 意外的收穫第一百五十四章 上報第九十七章 心跳第十九章 “兄弟情深”第一百三十四章 示之以誠第八十七章 新形象第七十四章 黑街第三十四章 滅跡第十九章 槍響(求推薦票)第四十九章 不按常理出牌第三章 市場(求推薦票)第九十二章 蹤跡第一百一十七章 殘暴之人第三十五章 “提議”第七十五章 民俗第九十六章 獨行者第二十二章 槍擊第五十二章 淨念第二十九章 正式獵人第十六章 插曲(求推薦票)第二十三章 準備第二十二章 槍擊第九十五章 前進營地第五十七章 交換情報(求推薦票)第一百二十四章 無商不奸第一百六十章 分組第一章 回家(感謝飛灰黑度一打賞白銀盟)第十六章 穩步推進(求月票)第二十九章 正式獵人第一百一十章 準則第一百七十二章 審查第四章 流言(求推薦票)第一百二十四章 無商不奸第八十五章 請(月底求月票)第八章 “挑釁”第二十九章 坦誠相見第五十七章 追蹤第六十七章 “過招”(求月票)第五十一章 亂起第一百五十八章 致命體驗第一百一十六章 韓望獲的決定第一百一十章 神廟第一百二十八章 試驗第三十八章 代價(求推薦票)第六十四章 大海撈針(月初求月票)第五章 臨近第十八章 可惜第八十一章 陌生感第六十四章 大海撈針(月初求月票)第一百九十七章 巧合的背後第五章 島嶼(第三更求訂閱和月票)第二十三章 排隊第五十五章 陰魂不散第十八章 彙報的技巧(求月票)第一百二十五章 信息僞裝第一百零九章 上島第五十六章 會合(求推薦票)第七十九章 行百里者半九十第二十三章 情緒上腦(求推薦票)第一百一十六章 韓望獲的決定第一百三十三章 無聲處的驚險第九十三章 出城第一百一十二章 遲緩第七十一章 提醒(求推薦票)第四十二章 “騙子”(推薦票)第一百零七章 狂奔第一百六十章 奇怪的幻境第一百九十八章 返程第一百五十六章 “禿鷲”們第五十六章 後手第九十五章 “僱傭兵”第三十六章 演戲演全套第一百三十五章 懸賞第三十六章 演戲演全套第三十七章 談笑間第二十八章 入鎮(求推薦票)第一百九十八章 返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