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艾莎

商見曜仔細想了想,給出了“最好”的建議:

“等會直接問。”

“……”蔣白棉斟酌了幾秒,“還是算了吧,萬一是那種不能被別人知道的隱秘教派呢?要尊重別人的隱私。”

商見曜的思路早已不知跑到了什麼方向,自顧自說道:

“那個教派的儀式是拿鞭子抽自己,用蠟燭滴自己,拿針扎自己,用刀割自己?”

蔣白棉越聽越不對勁:

“怎麼感覺怪怪的……”

這難道是傳說中的自虐教派?

她“嗯”了半天,想出了另一個解釋:

“可能是烏戈老闆用類似的痛苦來壓制只剩生物本能的狀態?”

也不知道他是從哪學來的這些方式……

兩人討論間,烏戈的房門吱呀一聲打開了。

他換上了亞麻襯衣,偏金色的頭髮很是溼漉,臉色略顯蒼白。

房間水泥地面上的嘔吐物和各種雜物也已經被收拾的一乾二淨。

商見曜正要開口,就被蔣白棉瞪了一眼,於是強行改變了話題:

“老闆,你見過一種長得像鬼的貓嗎?”

烏戈眼皮微擡,冷淡回答道:

“我沒見過鬼。”

蔣白棉無聲吐了口氣:

“是一種畸變生物,潛進了城裡。我們接了個任務,正在找它和它的同伴……”

她把安眠貓和夢魘馬的外形特徵大致描述了一遍。

烏戈搖了搖頭:

“如果遇上這麼明顯的畸變生物,我會嘗試獵殺的。”

“那有沒有見過一個小孩?他喜歡玩遊戲,穿着番茄炒蛋,哦,你不知道什麼是番茄炒蛋,就是紅色配黃色的一套東西。”商見曜追問道。

烏戈看着他,反問道:

“這也是畸變生物?”

“不,這是我朋友,應該也來了最初城。”商見曜誠懇解釋。

烏戈想了一下道:

“沒見過。”

他又回答了商見曜、蔣白棉幾個問題,一個單詞都未再提房間內發生的事情。

蔣白棉見好就收,領着商見曜出了旅館。

她回頭望了門口的監控攝像頭一眼:

“之後讓老格來翻一翻這段時間的監控錄像,要是有拍到安眠貓、夢魘馬或者小衝就好了,嗯,他效率最高。”

“那我們做什麼呢?”商見曜詢問道。

蔣白棉指着一個方向道:

“去這次‘無心病’疫情的第一個患者家。

“第一個患者總是最特殊的,往往會昭示出點什麼。”

這次“無心病”疫情的第一個患者叫艾莎,居住在條形街19號公寓的4樓。

她的丈夫是碼頭裝卸工,她沒有固定工作,以承接衣物配飾和某些部件補貼家用,順便照看兩個孩子。

——在青橄欖區,類似的非全職女工有很多,主要集中在成衣行業,因爲大量工廠的生產線比較老化,未經過改造,不少衣物的小型配飾,比如說不同部位的花朵、特殊形狀的鈕釦等,需要工人用雙手來完成。

這不復雜,只是數量衆多,對工廠來說,專門爲此僱傭一大幫人非常不划算,這一方面是每個月都會有固定的薪水開支,另一方面是下一批衣物又未必需要這種加工,也許四五個人配上機器就能完成。

所以,中小型成衣工廠的擁有者選擇找承包商,而承包商會以按件計費的方式,將需要加工的花朵、鈕釦等配飾分發下去,讓類似於艾莎這種沒有固定工作的女性在家裡完成。

承包商只需要做兩件事情,一是分發之前,找熟練工給艾莎她們做一次培訓,教會她們怎麼做,二是給相應的黑幫上繳一部分費用,既防止被人搞破壞,又能借助他們威懾那些非全職女工,免得她們把發下去的材料一賣,要錢沒有,要命一條。

條形街距離烏戈旅館不遠,蔣白棉和商見曜只用了五分鐘就來到目的地,進了19號那棟公寓。

這裡很潮溼,冬天是刺入骨髓的陰冷,夏天如同一個大型蒸箱,還好,現在沒到最熱的那幾個月,只是讓蔣白棉覺得有點悶。

沿着扶手斑駁的樓梯,兩人來到了4樓,敲響了艾莎家的房門。

“誰?”多有劃痕和掉漆之處的暗紅色木門後,一道稚嫩的小男孩嗓音傳了出來。

他語氣裡透着毫不掩飾的警惕。

商見曜一本正經地回答道:

“我說我是來和你交朋友的,你信嗎?”

“不信。”門後的小男孩毫不猶豫地回答。

蔣白棉早已想好藉口,嗓音柔和地笑着說道:

“我們是遺蹟獵人,就是故事裡的冒險家,正在調查一隻奇怪的貓,想問你有沒有看見。”

“什麼樣的貓……”一個更加稚嫩的小女孩聲音傳了出來。

那個小男孩趕緊打斷了她:

“不要和陌生人說話,爸爸說外面都是壞人,會把我們賣掉的!只有他回來,才能開門。”

小女孩不再發出聲音。

蔣白棉順勢就問道:

“那你們媽媽呢?她不在家?”

這一刻,她突然有點自責,覺得這是在揭小朋友的傷口。

門後兩個小孩沉默了好一會兒才由那個小男孩回答:

“爸爸說,媽媽生病了,去了很遠的地方,要等病好了才能回來。”

呼……蔣白棉吐了口氣,準備追問。

這時,商見曜代替她問道:

“你們有看見媽媽怎麼生病的嗎?”

小男孩的語氣變得很是低落:

“看到了……”

“她在家裡生病的嗎?”商見曜問道。

小男孩帶上了幾分哭腔:

“不是。那天,她去安娜阿姨家拿花朵來做,到了中午還沒回來,我和西雅一直等着她,等的肚子都餓了……

“後來我們聽見街上有聲音,就到窗口那裡往外面看,然後看到了媽媽,她眼睛紅紅的,一直在喊,病得好厲害……”

後面的發展,蔣白棉和商見曜都已經知道——艾莎傷害了幾個人,一路躲避着治安員的追趕,在靠近拉貝街的地方被開槍打死。

商見曜又問了一句:

“她周圍有那些花嗎?”

“沒有。”小男孩先是做出回答,接着強調道,“我不能再和你們說話了!”

商見曜掏出了幾顆“拉爾菲”糖,將它們放至房門底部的縫隙處:

“謝謝你們的回答,這是給你們的報酬。

“這種糖會讓你們有點拉肚子,不能多吃,要生病的。”

他說話的時候,蔣白棉也蹲了下來,撿起了其中三顆“拉爾菲”糖。

她對商見曜搖了搖頭,很用力地壓着嗓音道:

“這裡的小孩對糖果沒有抗拒力的,肯定會吃多。”

她旋即對緊閉的房門笑道:

“一人只有一顆哦,不能搶。”

她依次把兩顆“拉爾菲”糖塞了進去,確認是被小男孩和小女孩分別拿到。

“我就舔幾下,不會拉肚子吧?”小女孩天真地問道。

“我也不太清楚誒,要不等你們爸爸回來了問他?”蔣白棉保持着那種和小朋友說話的腔調。

小男孩“嗯嗯”的聲音有點大。

蔣白棉和商見曜相繼起身,離開了艾莎家。

“從艾莎兒子的回答看,她發病前應該已經拿到需要做的那批手工花了……”蔣白棉邊沿着樓梯下行,邊分析道。

這是因爲艾莎家到分包人安娜的家不遠,走路不超過十五分鐘,即使算上培訓的時間,她發病前也肯定往回走了——治安官調查的結果也是這樣。

而從那批手工花沒有散落在她周圍看,她大概率是返程途中突然罹患“無心病”的。

這一點,負責此事的治安官沒有調查清楚,似乎是因爲那批手工花被路人全部撿走了,無法以此確定艾莎“無心病”發作的具體位置。

說到這裡,蔣白棉忽然回頭,望了艾莎家的房門一眼。

她嘆息着說道:

“‘無心病’發作,變成野獸後,她還一路往這邊靠……”

商見曜沒有迴應。

蔣白棉迅速調整好狀態:

“我們等會模擬下艾莎的路線,看途中會路過哪些地方。現在先拜訪下面幾層樓的住客,這都是艾莎出門時可能遇到的人。”

“也可能是上面的人,剛好和艾莎在樓道里遇上。”商見曜和平時小組討論一樣,幫忙完善起細節。

這一次,他的思維不是那麼跳躍。

“嗯。”蔣白棉再次吐了口氣,“那就都拜訪一下。”

之後的大半個小時,他們挨家挨戶地敲門,見識了形形色色的住客。

這有去北岸廢土冒險受了傷的遺蹟獵人;有丈夫在工廠忙碌妻子兼職站街女郎的一家;有此時空無一人的房間;有攢了筆物資,千辛萬苦進入最初城,還沒獲得公民身份,過得非常辛苦的一對夫妻;有因爲長期飲用未處理水,吃紅河魚,滿身病痛,親人盡逝的中年人……

最終,定格在蔣白棉腦海中的兩件事情是:

狹窄陰暗的樓梯;沒有五十歲以上的人。

“走吧。”蔣白棉率先離開了這棟公寓。

她和商見曜沿着艾莎可能的路線,往分包人安娜的家行去,沿途之上,他們就像正牌治安官一樣,詢問着兩側的住客,想完全確定艾莎發病的地點。

經過耐心地調查,兩人大概鎖定了一個區域。

這裡七八層高的公寓一棟接一棟,將街道“擠”得頗爲狹窄。

蔣白棉擡頭往兩側看了看,隨口問起商見曜:

“你有什麼想法?”

商見曜認真回答道:

“等停電。”

PS:得到一件小棉襖,成功晉升輩分,嘿嘿。熬了一夜,實在不行了,定時然後睡覺,之後一週還得忙東忙西,適應人生角色的變化,可能每天只有中午這一更,然後會恢復兩更,但週末單更也會正式開始了,謝謝大家~

第一百零九章 上島第四十二章 編寫第五十七章 交換情報(求推薦票)第七十七章 脫離(求推薦票)第四十二章 編寫第一百五十八章 致命體驗第一百二十五章 信息僞裝第一百五十二章 細節中的情報(月初求月票)第八十三章 亮起的城市(求推薦票)第四十五章 城外(求保底月票)第九十章 玩戰術(求保底月票)第五章 研究者(求保底月票)第七十九章 將欲取之,必先予之第八十一章 陌生感第二十章 曲意奉承第一百一十七章 那個人(月初求月票)第一百六十八章 “房間”第五十七章 追蹤第一百五十五章 重大進展第七十四章 “終極反派”第十七章 “新人類”(求月票)第六十二章 隧道(求推薦票)第一百七十六章 瞭解第一百六十一章 常在河邊走第六十九章 儀式感(求月票)第五章 臨近第七十五章 待產者(求推薦票)第一百八十四章 令人疑惑的態度第一百一十九章 事後第八十章 電報第一百七十三章 “誘拐”第二十五章 交友第三十三章 開價第九十九章 組合拳第一百七十一章 未來的路第三十四章 滅跡第三十六章 僧侶(求推薦票)第四十五章 第三晚(週一求推薦票)第三十四章 路“遇”第一百二十八章 試驗第七章 佈道第一百零一章 私下的默契第一章 統一分配第七十六章 艾莎第七十九章 將欲取之,必先予之第四十一章 三重效果(求月票)第一百七十五章 夜路第一百七十八章 重臨第一百七十四章 “原則”第十八章 道左相逢第三十一章 末人第一百三十九章李哲第八十九章 鬧劇?第十九章 “兄弟情深”第三十八章 雙重效果第五十二章 煤渣第十四章 歷史第八十六章 完成第六章 諮詢(第四更求訂閱和月票)第五章 島嶼(第三更求訂閱和月票)第十九章 錯進錯出(第一更求月票)第一百七十八章 重臨第二十八章 上報第一百一十七章 那個人(月初求月票)第六章 營地第一百一十一章 不同的方式第一百零四章 前倨後恭第二十三章 排隊第七章 各自的反應(第一更求訂閱求月票)第五章 研究者(求保底月票)第五十五章 重回北街第一百八十一章 兇名在外第三十一章 奇怪的聲音第一百四十一章 交換情報第二十三章 公會高層第一百零八章 建議第八十六章 提醒(週一求推薦票)第七十四章 地下走廊(求推薦票)第二十二章 槍擊第一百三十一章 明悟第一百二十八章 熔爐教派第六十一章 話術第九十五章 前進營地第二十章 “賽跑”(求推薦票)第五十一章 還原第八章 商見曜的對策(第二更求訂閱求月票)第九十二章 懺悔(求月票)第一百零七章 狂奔第一百零九章 上島第八章 “挑釁”第一百三十三章 格納瓦第四十八章 接近第一百六十二章 另一個可能第十七章 新手出爐第一百二十一章 送禮第十一章 公開消息裡的線索(第二更求訂閱求月票)第一百九十五章 過往的真相第七十二章 沮喪(求推薦票)第一百二十一章 會客室第二章 小“測試”
第一百零九章 上島第四十二章 編寫第五十七章 交換情報(求推薦票)第七十七章 脫離(求推薦票)第四十二章 編寫第一百五十八章 致命體驗第一百二十五章 信息僞裝第一百五十二章 細節中的情報(月初求月票)第八十三章 亮起的城市(求推薦票)第四十五章 城外(求保底月票)第九十章 玩戰術(求保底月票)第五章 研究者(求保底月票)第七十九章 將欲取之,必先予之第八十一章 陌生感第二十章 曲意奉承第一百一十七章 那個人(月初求月票)第一百六十八章 “房間”第五十七章 追蹤第一百五十五章 重大進展第七十四章 “終極反派”第十七章 “新人類”(求月票)第六十二章 隧道(求推薦票)第一百七十六章 瞭解第一百六十一章 常在河邊走第六十九章 儀式感(求月票)第五章 臨近第七十五章 待產者(求推薦票)第一百八十四章 令人疑惑的態度第一百一十九章 事後第八十章 電報第一百七十三章 “誘拐”第二十五章 交友第三十三章 開價第九十九章 組合拳第一百七十一章 未來的路第三十四章 滅跡第三十六章 僧侶(求推薦票)第四十五章 第三晚(週一求推薦票)第三十四章 路“遇”第一百二十八章 試驗第七章 佈道第一百零一章 私下的默契第一章 統一分配第七十六章 艾莎第七十九章 將欲取之,必先予之第四十一章 三重效果(求月票)第一百七十五章 夜路第一百七十八章 重臨第一百七十四章 “原則”第十八章 道左相逢第三十一章 末人第一百三十九章李哲第八十九章 鬧劇?第十九章 “兄弟情深”第三十八章 雙重效果第五十二章 煤渣第十四章 歷史第八十六章 完成第六章 諮詢(第四更求訂閱和月票)第五章 島嶼(第三更求訂閱和月票)第十九章 錯進錯出(第一更求月票)第一百七十八章 重臨第二十八章 上報第一百一十七章 那個人(月初求月票)第六章 營地第一百一十一章 不同的方式第一百零四章 前倨後恭第二十三章 排隊第七章 各自的反應(第一更求訂閱求月票)第五章 研究者(求保底月票)第五十五章 重回北街第一百八十一章 兇名在外第三十一章 奇怪的聲音第一百四十一章 交換情報第二十三章 公會高層第一百零八章 建議第八十六章 提醒(週一求推薦票)第七十四章 地下走廊(求推薦票)第二十二章 槍擊第一百三十一章 明悟第一百二十八章 熔爐教派第六十一章 話術第九十五章 前進營地第二十章 “賽跑”(求推薦票)第五十一章 還原第八章 商見曜的對策(第二更求訂閱求月票)第九十二章 懺悔(求月票)第一百零七章 狂奔第一百零九章 上島第八章 “挑釁”第一百三十三章 格納瓦第四十八章 接近第一百六十二章 另一個可能第十七章 新手出爐第一百二十一章 送禮第十一章 公開消息裡的線索(第二更求訂閱求月票)第一百九十五章 過往的真相第七十二章 沮喪(求推薦票)第一百二十一章 會客室第二章 小“測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