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大海撈針(月初求月票)

波森打開一個皺巴巴的紙袋,發現裡面有一小塊燕麥麪包和粘上了灰塵的拇指大燻肉。

他心中一喜,擡頭看了眼蔣白棉和商見曜,見他們沒有注意自己,忙擦了擦燻肉,將它塞入了口中。

緊接着,他無視周圍複雜難聞的氣味,啃咬起那小塊燕麥麪包。

或許是怕食物被搶走,他吃得狼吞虎嚥,很快就噎住了自己。

不過,他是有經驗的拾荒者,熟練地取下了之前撿來的錫白色水壺,咕嚕喝了幾口。

此時此刻,蔣白棉和商見曜正在從成堆的垃圾裡翻找着可能存在的線索。

那些裝入袋子、分門別類的垃圾相對比較順眼,可以讓他們高效率地檢查,而直接倒入桶中、種類紛繁複雜的垃圾混雜在了一塊,堆疊出了發酵的溼黏環境,有部分都已經腐爛,味道非常感人。

聽到波森喝水的聲音,戴着防毒面具的蔣白棉回過頭來,望向了這位拾荒者。

他四十來歲,眼眸呈藍色,臉上滿是風霜的痕跡,嘴邊的淡黃鬍鬚又雜又亂,沾了不少碎屑和水珠。

將噎住自己的食物徹底吞下去後,這名拾荒者擡起左手,擦了擦鬍鬚。

蔣白棉注意到,他那隻手有輕微地、不自覺地顫動。

想了想,蔣白棉摘掉一隻手的橡膠手套,從衣兜裡拿出了一張照片:

“你認識這種香菸嗎?”

那是格納瓦拍下來的旗幟香菸照片。

波森擰好水壺的蓋子,用左手指了指自己:

“你,在問我?”

“對。”蔣白棉做出肯定的答覆。

她正想說可以支付一點報酬,波森已認真看了看照片道:

“這是旗幟香菸,它的過濾嘴又短又沒什麼用,抽起來幾乎沒有味道。”

和最初城市面上別的捲菸相比,旗幟香菸除了味道很衝,接近土煙,還以一個很短的起不到什麼作用的過濾嘴出名。

“你抽過?”商見曜好奇問道。

或許是這兩個人都沒搶自己發現的食物,屬於可以和平相處的類型,波森不再像之前那麼戒備,笑着說道:

“我偶爾能從垃圾房裡發現一些菸頭,各個牌子的都有,只要它們還沒有被弄溼,我就會撿回去,找火點燃,狠狠吸那麼兩口,感受感受味道。

“如果那天還能找到一些食物,填飽肚子,那就更美好了。”

波森已經發現面前這兩個人目的和自己好像不太一樣,雙方看起來沒有競爭關係。

聽到撿菸頭抽,蔣白棉眼睛一亮,耐着性子問道:

“你知道各種香菸牌子?”

“我以前抽過一些,垃圾房裡又經常有丟棄的舊報紙,上面登着各種香菸的廣告。”波森略帶自豪地說道,“我認識單詞的!”

蔣白棉當即追問道:

“那你是在哪裡撿到旗幟香菸菸頭的?”

波森回想了一下:

“那次是去青橄欖區賣撿來的各種東西,從港口經過時,在路上撿來的,我還挺期待的,結果……”

結果旗幟香菸的顧客們自己都會狠抽幾口菸頭,纔將它丟棄,加上沒什麼過濾作用無法攔下某些成分的短過濾嘴設計,殘餘味道幾乎爲零。

蔣白棉頓時有點失望,確認般問了一句:

“你沒在這幾個街區撿到這種菸頭?”

“沒有。”波森肯定地搖了搖頭。

蔣白棉轉念一想:

“那你最近一週去過哪些大樓?”

她準備用排除法。

波森仔細想了想:

“蓋德大廈、赫斯特公寓……”

他一邊說,一邊還用右手指了指。

蔣白棉發現他的右手也有點問題,不是那麼靈便。

記下波森報的大樓名稱後,蔣白棉站起身來,走出垃圾房,於附近僻靜處拿出了對講機。

“蓋德大廈、赫斯特公寓……放到第二順位,優先排查名單中的其他大樓。”她向白晨、龍悅紅、格納瓦下達了命令。

得到肯定的回覆後,她收起對講機,回到了剛纔那個垃圾房。

而這個時候,商見曜已經和波森相談甚歡。

“你們是在找什麼東西嗎?不用着急,還有好幾個小時垃圾車纔來。”波森寬慰起新認識的朋友。

“嗯。”蔣白棉點了下頭,重新蹲下,將那隻橡皮手套戴好。

波森一邊翻找着各種垃圾,尋找食物和有價值的物品,一邊呵呵笑道:

“這裡經常能發現點有趣的東西。

“之前冬天的時候,我就找到了一袋裝在不透明袋子裡的衣服,你們猜,都有哪些?”

商見曜配合地回答道:

“大衣,棉襖?”

“不不不。”波森搖晃起腦袋。

他笑着說道:

“有一雙深藍色的襪子,一雙黑色的皮靴,一條絲綢內褲,一條黑色長褲,一件白色襯衣,一件黑色馬甲,一件黑色正裝,就是貴族老爺們最喜歡穿的那種,而且都還很新,沒有縫補的痕跡。”

“這聽起來有點古怪啊。”蔣白棉思緒一轉,大概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了。

某位貴族學習紅石集法醫花花公子韋勒的作風,安慰別人的妻子,結果別人提前回家,將他堵在了屋裡。

他顧不得穿上衣物,爬出了窗戶,以“皇帝新衣”的狀態倉皇逃離。

而後續,他要麼遇上了守在附近的隨從,要麼以被搶劫的名義找了治安官,或者順了別人晾曬的衣物。

而那名妻子怕他留下的衣物、鞋子被丈夫發現,匆忙將它們裝入袋子,以倒垃圾的名義提了下去,扔進了垃圾房。

波森剛要回應,卻發現了一個爛掉大半的蘋果。

他眼睛一亮,把它放入了自己帶來的亞麻口袋裡。

做完這件事情,波森才笑道:

“是啊,我都能想象出一個愛情故事。

“可惜的是,那套衣服我不敢在金蘋果區和紅巨狼區賣,只能送到青橄欖區,但也換了整整5奧雷。

“那個月過得真是美好啊……”

商見曜津津有味地聽完,發表了自己的意見:

“那套衣服至少值50奧雷。”

“50?至少200!”波森反駁道。

蔣白棉看了他一眼,微微點頭道:

“你好像受過一定的教育?”

“我是公民。”波森強調道,“曾經還加入過軍隊。”

“那你怎麼成了,拾荒者?”蔣白棉好奇問道。

波森沉默了一下道:

“我曾經是我們營槍法最準的那個,立了很多功勞,後來在一次戰爭裡,右小臂受了傷,動作不那麼靈活了,就離開了軍隊。

“我那時分到了不少農田,就在南郊,過了好幾年不錯的生活,直到那年天氣變化劇烈,糧食產量急劇下滑,元老院又不肯幫助我們……

“再後來,我沒法承擔債務,只能把田地賣給一位貴族老爺,自己進了城……”

蔣白棉故意追問道:

“那你爲什麼不去當遺蹟獵人,到北岸廢土討生活?

“你這個年紀,油箱裡應該還有點油。”

波森露出了苦澀的笑容:

“發現債務利息高到無法承受的那天,我的左手就開始時不時顫抖幾下。

“我兩隻手都沒法再用槍了……”

垃圾房內短暫的沉默後,商見曜認真問道:

“那你恨元老院不幫助你們嗎?

“恨那些貴族趁機提供高利貸,兼併你們的土地嗎?”

波森表情變幻了幾下,微低腦袋,望着地面道:

“恨,怎麼會不恨?

“胡姆、賈斯帕、帕里斯……一個又一個死去,才換回了那些土地,可最後還是到了戰爭裡什麼風險都沒冒的貴族手裡。”

突然,他擡起腦袋,略顯痛苦地低吼道:

“我們這些公民,一批又一批死去,纔有了現在的‘最初城’,可他們只想剝奪我們的土地,把我們送去那些工廠!

“那些工廠裡的奴隸,大部分連三年都活不到!”

蔣白棉靜靜聽完,和商見曜對視了一眼。

她第一次如此真切地感受到“最初城”的內部矛盾。

…………

阿爾法大樓,附屬垃圾房內。

白晨、龍悅紅同樣戴着防毒面具,和格納瓦一起翻找着各種垃圾。

這裡駐紮着大量的公司、商會,也有提供給職員們的公寓,原本不在他們今天的排查名單上,但之前蔣白棉通報的情況讓他們放棄了蓋德大廈和赫斯特公寓。

“真是一件考驗耐心的事情。”龍悅紅差點用大海撈針來比喻。

白晨側頭看了他一眼道:

“就是這種幾乎不可能找出線索的地方,真‘神父’纔有可能大意。

“抓緊時間,得趕在垃圾車來之前找完這裡。”

她說話的同時,手裡的動作一點都沒停。

——作爲非官方人員,他們翻找垃圾必須避開人多的時候,以免打草驚蛇,同時,又得搶在垃圾車運走這些垃圾前,要不然,垃圾們混在一起後,誰知道來自哪裡。

“好。”龍悅紅忍着一點噁心,繼續起自己的工作。

在這方面,格納瓦完全沒有任何不適。

時間飛快流逝中,龍悅紅拿起一個輕薄塑料袋,將裡面裝的垃圾倒在了地上。

他目光一掃間,眼神突然凝固。

那堆垃圾裡有好幾個短過濾嘴的菸頭。

這是旗幟香菸的菸頭!

龍悅紅下意識擡頭,望向了垃圾房外,望向了那棟足足有二十七層高的阿爾法大樓。

PS:月初求保底月票~最近幾個月應該都沒精力寫月度總結了,大家體諒體諒,笑

第三十三章 第一個點(求推薦票)第一百五十五章 重大進展第七十章 彙報第九十二章 蹤跡第十八章 道左相逢第五十二章 守株待兔(求推薦票)第三十三章 行動力第一百六十九章 “約定”第二十二章 十米之內(求推薦票)第三章 談判的技巧第一百五十一章 後續(月初求月票)第十一章 彌撒第一百五十一章 問道於貓第一百三十三章 格納瓦第一百零三章 奇怪的發現第一百八十八章 膽小鬼第五十一章 還原第一百八十一章 兇名在外第九十六章 獨行者第六十三章 新“工作”第一百四十七章 夜(月底求雙倍月票)第二十九章 回憶過去(求推薦票)第一百七十一章 未來的路第四十五章 高檔場所第七十八章 幻覺的來源(求推薦票)第九十六章 窒息第十一章 待遇第一百零六章 道在電中第二十章 曲意奉承第十八章 彙報的技巧(求月票)第十三章 再探(雙倍期間求月票)第一章 回家(感謝飛灰黑度一打賞白銀盟)第三章 圖畫(第一更求訂閱求月票)第一百零六章 關鍵是信心第一百六十四章 留守第八十五章 請(月底求月票)第三章 成長(求月票)第三十一章 末人第一百三十八章 萬物平衡第一百五十一章 後續(月初求月票)第一百七十六章 瞭解第一百二十八章 試驗第一百八十六章 能攻心則反側自消第八章 十三大領域(雙倍期間求月票)第一章 回家(感謝飛灰黑度一打賞白銀盟)第一百六十四章 留守第五十七章 交換情報(求推薦票)第一百五十章 警惕之心永存第四章 熟悉的生活(第二更求訂閱求月票)第一百七十一章 未來的路第六十三章 新“工作”第十章 如夢似幻(雙倍期間求月票)第三十七章 大夢一場(求推薦票)第一百三十三章 格納瓦第八十二章 道與電器維修第一百五十三章 改變思路(月初求月票)第十五章 特別訓練(求月票)第一百三十八章 萬物平衡第一百章 食物的來源第七十八章 握手第一百三十一章 新的“島嶼”第七十三章 畫風破壞者(週一求推薦票)第六章 諮詢(第四更求訂閱和月票)第一百零七章 實驗第二十九章 坦誠相見第五十章 一環扣一環第一百二十章 峰迴路轉第四十四章 交匯的線索(求保底月票)第七十章 治安所第二十章 曲意奉承第七十六章 艾莎第五十章 蛛絲馬跡(求推薦票)第八十七章 幽暗者(最後一天求月票)第一百五十二章 “相信”第一百一十七章 殘暴之人第三十五章 怪異的死亡(求推薦票)第五十九章 不如跳舞第一章 新規矩第十九章 槍響(求推薦票)第八章 “挑釁”第七十四章 “終極反派”第五十四章 亂象第六十八章 選擇(求月票)第一百七十一章 未來的路第四十九章 不按常理出牌第五章 研究者(求保底月票)第六十七章 “過招”(求月票)第十章 瞭解情況(第一更求訂閱求月票)第二十三章 情緒上腦(求推薦票)第三十五章 “提議”第一百零七章 狂奔第一百九十六章 爲什麼第四章 清晨第七十五章 待產者(求推薦票)第七十四章 黑街第三十三章 開價第七十二章 小小的代價第一百七十八章 重臨第八十八章 曲終第一百五十八章 致命體驗
第三十三章 第一個點(求推薦票)第一百五十五章 重大進展第七十章 彙報第九十二章 蹤跡第十八章 道左相逢第五十二章 守株待兔(求推薦票)第三十三章 行動力第一百六十九章 “約定”第二十二章 十米之內(求推薦票)第三章 談判的技巧第一百五十一章 後續(月初求月票)第十一章 彌撒第一百五十一章 問道於貓第一百三十三章 格納瓦第一百零三章 奇怪的發現第一百八十八章 膽小鬼第五十一章 還原第一百八十一章 兇名在外第九十六章 獨行者第六十三章 新“工作”第一百四十七章 夜(月底求雙倍月票)第二十九章 回憶過去(求推薦票)第一百七十一章 未來的路第四十五章 高檔場所第七十八章 幻覺的來源(求推薦票)第九十六章 窒息第十一章 待遇第一百零六章 道在電中第二十章 曲意奉承第十八章 彙報的技巧(求月票)第十三章 再探(雙倍期間求月票)第一章 回家(感謝飛灰黑度一打賞白銀盟)第三章 圖畫(第一更求訂閱求月票)第一百零六章 關鍵是信心第一百六十四章 留守第八十五章 請(月底求月票)第三章 成長(求月票)第三十一章 末人第一百三十八章 萬物平衡第一百五十一章 後續(月初求月票)第一百七十六章 瞭解第一百二十八章 試驗第一百八十六章 能攻心則反側自消第八章 十三大領域(雙倍期間求月票)第一章 回家(感謝飛灰黑度一打賞白銀盟)第一百六十四章 留守第五十七章 交換情報(求推薦票)第一百五十章 警惕之心永存第四章 熟悉的生活(第二更求訂閱求月票)第一百七十一章 未來的路第六十三章 新“工作”第十章 如夢似幻(雙倍期間求月票)第三十七章 大夢一場(求推薦票)第一百三十三章 格納瓦第八十二章 道與電器維修第一百五十三章 改變思路(月初求月票)第十五章 特別訓練(求月票)第一百三十八章 萬物平衡第一百章 食物的來源第七十八章 握手第一百三十一章 新的“島嶼”第七十三章 畫風破壞者(週一求推薦票)第六章 諮詢(第四更求訂閱和月票)第一百零七章 實驗第二十九章 坦誠相見第五十章 一環扣一環第一百二十章 峰迴路轉第四十四章 交匯的線索(求保底月票)第七十章 治安所第二十章 曲意奉承第七十六章 艾莎第五十章 蛛絲馬跡(求推薦票)第八十七章 幽暗者(最後一天求月票)第一百五十二章 “相信”第一百一十七章 殘暴之人第三十五章 怪異的死亡(求推薦票)第五十九章 不如跳舞第一章 新規矩第十九章 槍響(求推薦票)第八章 “挑釁”第七十四章 “終極反派”第五十四章 亂象第六十八章 選擇(求月票)第一百七十一章 未來的路第四十九章 不按常理出牌第五章 研究者(求保底月票)第六十七章 “過招”(求月票)第十章 瞭解情況(第一更求訂閱求月票)第二十三章 情緒上腦(求推薦票)第三十五章 “提議”第一百零七章 狂奔第一百九十六章 爲什麼第四章 清晨第七十五章 待產者(求推薦票)第七十四章 黑街第三十三章 開價第七十二章 小小的代價第一百七十八章 重臨第八十八章 曲終第一百五十八章 致命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