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新“工作”

不等商見曜迴應,蔣白棉自己又補了一句:

“看來是‘反智教’主攻福卡斯將軍,‘慾望至聖’教派針對監察官亞歷山大。他們雙管齊下,只要有一方得逞,‘最初城’的局勢就會不可逆轉地滑落深淵。”

商見曜點了點頭:

“爲什麼不反過來呢?”

也不知這傢伙怎麼思考起了這奇怪的問題,蔣白棉隨口說道:

“也許福卡斯將軍已經沒有世俗的慾望,不會吃‘慾望至聖’教派的毒餌……”

說着說着,她笑了起來,似乎覺得這麼背後說福卡斯將軍的壞話不是太好。

再說,以“慾望至聖”教派覺醒者的某些能力,哪怕面對閹人,也可以讓他們慾火焚身,頂多沒有發泄的渠道。

頓了一下,蔣白棉正色說道:

“亞歷山大作爲‘最初城’的兩大巨頭之一,身邊的安保力量絕對遠勝於福卡斯將軍,只有已經打入貴族階層,能和目標,呵呵,‘打’成一片的‘慾望至聖’教派有機會,同樣的,‘反智教’對福卡斯將軍府邸的滲透明顯已不止一段時間,地利、人和都不缺。”

她打成一片的“打”用的是妖精打架的“打”。

商見曜再次舉起了望遠鏡,目標是那片區域的幾個公共廁所。

蔣白棉沒有阻止他,自顧自感嘆道:

“還好我們沒有丟了西瓜撿芝麻,一發現別的線索就放棄這邊。”

說話間,她始終在觀察那輛改裝過的墨綠色車輛。

她一方面記住了那張屬於元老院的車牌號“A125”,另一方面則密切注意着目標的動向。

疑似坐着另一名假“神父”的墨綠色越野車駛過了福卡斯將軍的府邸,於前方的十字路口拐彎向左。

它繞行了大半圈,進入了福卡斯將軍府邸的後門區域。

那裡是蔣白棉和商見曜視線的死角。

隔了差不多十分鐘,這輛改裝過的墨綠色越野車才重新出現在兩人眼中,從另一條路不快不慢地駛離了金蘋果區。

“真‘神父’派傀儡和將軍府邸內的‘反智教’潛伏者聯絡?”蔣白棉若有所思地點了下頭。

商見曜隨之嘆了口氣:

“金蘋果區的公共廁所使用率不高啊。”

和青橄欖區的完全不能比,但這裡的公共廁所覆蓋率又遠勝青橄欖區,幾乎每條街道都有。

“真‘神父’現在應該不在這邊,難道還要千里迢迢過來上廁所?”蔣白棉嗤笑了一聲。

她旋即陷入了沉思,自言自語般道:

“如果你是真‘神父’,確定要參與刺殺福卡斯將軍的計劃後,你會怎麼做?

“從真‘神父’的行事風格、做事習慣上考慮,而不是你的……”

商見曜頓時微微前傾身體,擡手捂住嘴巴,強行打起了哈欠。

“……”蔣白棉差點無語,“不是讓你模仿他的外在!”

商見曜重新挺直了身體,擺出思考的架勢:

“真‘神父’是個謹慎又狡猾的人。”

“對,他要做這麼一件大事,哪怕只擔任副手,也必然會把方方面面的情況掌握清楚。”蔣白棉附和着說道,“站在他的角度,我會怎麼做呢?嗯……即使有傀儡負責聯絡,觀察周圍環境,瞭解各方面的動向,我也不會太放心,因爲傀儡的眼睛代替不了我的眼睛,傀儡的耳朵代替不了我的耳朵,他們蒐集的情報很有可能遺漏一些關鍵細節……這是一個極端自負極端謹慎的人必然會產生的念頭。”

極端自負這個情報來自野草城那名假“神父”郭正——他的記憶只是稍有篡改,一旦“催眠”效果被解除,立刻就會知道自己是假“神父”,而不是堅持認爲自己是真“神父”,按照他的說法,這是因爲真“神父”不允許假“神父”成爲真“神父”,哪怕只是在記憶裡成爲,也不行。

同樣的,之前那名假“神父”桑德爾也有類似的遭遇。

他被篡改的記憶只是掩蓋了真“神父”的存在,給了他一個假的成爲“神父”的場景,一經商見曜破壞掉“催眠”效果,他立刻就明悟了自己是假“神父”。

商見曜想了想道:

“這麼一個自負又謹慎的人,很可能會親自做一次現場勘查。”

蔣白棉輕輕頷首:

“他應該會做一些觀察,以確認各個細節,但大概率不會直接出面。

“而要想不直接出面,又能親自觀察到情況,那隻能,只能……”

說到這裡,蔣白棉眉頭一跳。

商見曜笑了起來:

“只能像我們現在這樣!”

在較遠的地方利用地形和工具做觀察,做監控!

這樣還能發現傀儡是否有被人跟蹤。

“對!”蔣白棉突然有點興奮。

她指着地板道:

“真‘神父’會不會也在這棟樓內?”

“或者……”她拿出了一張手繪的地圖,指着上面幾個標記點道,“我們備選的幾棟高樓中?”

啪啪啪,商見曜鼓起了掌。

蔣白棉沒有理他,來回踱了幾步道:

“還得加上我們之前排除的幾棟樓,它們或許不是太高,但距離更近,而真‘神父’又不像我們,需要擔心被‘反智教’察覺。”

她剛說到這裡,休息好的龍悅紅、格納瓦和白晨進入了這個租來的房間,準備接替他們。

“組長,有收穫?”龍悅紅明顯能感覺到蔣白棉和商見曜情緒高漲。

蔣白棉笑着把之前的觀察結果和分析推斷講了一遍,末了道:

“真‘神父’很可能離我們前所未有的近。”

“那該怎麼確定真‘神父’在哪棟樓裡,一棟一棟地找?”龍悅紅跟着激動起來,提出了最關鍵的問題。

“這是一個辦法,但符合條件的樓有不少,房間更是衆多,一個一個排查會花費大量的時間。”蔣白棉斟酌着說道,“只是花費時間還好說,挨個排查的動靜不小,我怕引起真‘神父’的警覺,打草驚蛇。”

白晨思索着說道:

“每棟樓外面蹲守兩天,觀察進出的人,尋找符合‘神父’外形特徵的目標?”

“目標需要購買食材,購買提神物品,每兩三天肯定會外出一次。”格納瓦表示贊同。

“爲什麼啊?”商見曜表示反對,“反正他有傀儡,讓他們幫忙買,用接力的方式送過來就行了。”

就如同之前假“神父”桑德爾拿“狼窩”監控錄像一樣,層層轉手,層層遮掩。

“以真‘神父’的謹慎,進了觀察區域後,大概率選擇不再外出,由‘別人’送生活必需物品,呵呵,反正這邊公寓的房間都附帶衛生間,呃,他們更喜歡叫盥洗室。”邊思考邊分析的過程中,蔣白棉臉上逐漸露出了笑容。

她環顧了一圈道:

“我知道該怎麼找出真‘神父’了!”

“怎麼找?”龍悅紅非常配合地問道。

蔣白棉收起笑容,正色說道:

“去那些大樓的垃圾房,翻找裡面的物品。

“真‘神父’有睡眠障礙,精神會跟着處於衰弱狀態,這種狀態下,對生活環境的忍受力是會明顯降低的,尤其當他試着休息時,肯定對房間的安靜程度、相應氣味有較高要求,而現在天氣逐漸變熱,垃圾堆放在家裡久了,必然會有異味,真‘神父’應該不會讓它們留在房間內。

“當然,他選擇的辦法很可能還是‘催眠’鄰居,讓他們幫自己倒垃圾。”

頓了一下,蔣白棉總結道:

“只要我們在某個垃圾房內同時找出了旗幟香菸的菸頭、‘拉爾菲’糖的包裝紙等東西,那就可以初步確定真‘神父’在哪一棟樓裡!”

——金蘋果區的邊緣地帶,吃“拉爾菲”糖的人肯定還是有一些的,但抽旗幟香菸的,幾乎不存在。

那屬於港口,屬於青橄欖區的重體力勞動者。

翻垃圾……龍悅紅一邊想象那個畫面,一邊做出了迴應:

“是,組長!”

…………

身穿破舊夾克的波森看着面前兩個衣着正常戴上了奇怪面具的男女,有些畏縮地往後退了幾步。

自從郊外最後那點田地被兼併,他就成爲了金蘋果區的拾荒者。

這裡和其他區不同,居住者們經常有食物剩餘,當做垃圾丟掉,讓他能填飽肚子,同時,那些垃圾裡也不缺乏在青橄欖區具備價值的物品,波森時不時能因此換一點卡斯或者德拉塞。

“不要緊張,我們是來幫你的。”因氣味問題帶上了防毒面具的商見曜一本正經地說道,“你一個人翻太浪費時間了。”

波森沒有說話,一臉戒備。

商見曜蹲了下去,翻出幾張揉成團的紙,隨手展開看了一下,然後丟給了波森:

“沒怎麼用過,你可以拿回去做記錄。”

波森沒敢接,但猶豫着不想離開,因爲這棟樓的垃圾房是很有可能收穫食物的。

這時,戴着手套的蔣白棉側頭瞥了商見曜一眼:

“做你自己的事情。”

“順便而已。”商見曜強調自己並沒有浪費時間。

波森見那對男女自顧自忙碌起來,不再打量自己,遲疑了一陣,鼓起勇氣,加入了他們的行列。

這不僅是工作,而且還是生活。

PS:凌晨會提前更新~

第七十二章 “地下方舟”第一百零八章 注意事項第二十七章 獨特風景第一百四十五章幻(月底求月票)第五十二章 淨念第一百九十一章 同樣的夜第一百一十七章 那個人(月初求月票)第五十三章 防不勝防第四十七章 寄於自然(求推薦票)第六十九章 儀式感(求月票)第二十三章 排隊第三十九章 同伴第一百二十六章 商見曜的新思路第八十五章 請(月底求月票)第六章 諮詢(第四更求訂閱和月票)第一百二十七章 行爲藝術第十三章 儀式感第十章 傳教者第八十三章 亮起的城市(求推薦票)第一百三十九章李哲第七章 佈道第七章 味道第一百二十七章 行爲藝術第一百七十五章 夜路第一百二十二章 有仇報仇第二十六章 要做的事第十五章 那座城市(雙倍期間求月票)第一百零四章 情況第四十九章 途中第三十章 交換情報第八章 商見曜的對策(第二更求訂閱求月票)第二十一章 突然而來的消息第一百五十五章 挑選第十九章 錯進錯出(第一更求月票)第十九章 可以“信任”第六十九章 任務第四十章 分歧第二十五章 打掃戰場(求推薦票)第六十六章 下一步第一百六十章 奇怪的幻境第七十六章 “幻境”交流(求推薦票)第六十九章 交火(求推薦票)第二十二章 晨鐘第一百七十四章 “原則”第十五章 南姨第八十四章 舊世界的剪影(求推薦票)第十三章 野草城第二十四章 又一次出發第一百二十二章 有仇報仇第四十八章 次人(求推薦票)第一百四十八章 取車第十八章 可惜第一百五十一章 問道於貓第二十章 “賽跑”(求推薦票)第一百四十一章 交換情報第八十一章 陌生感第七十八章 握手第三十二章 尤金第五十一章 亂起第十八章 可惜第五十九章 反饋第一百一十八章 尋人第五章 研究者(求保底月票)第一百四十三章 爭分奪秒第三十九章 紅茶第五十章 “自省”第七十三章 躲藏的精髓第一百五十二章 細節中的情報(月初求月票)第九十七章 壓抑和放縱第三十三章 開價第四十三章 邀請(求推薦票)第十一章 公開消息裡的線索(第二更求訂閱求月票)第十九章 錯進錯出(第一更求月票)第二十六章 要做的事第十六章 插曲(求推薦票)第七十章 彙報第一百九十四章 “人多勢衆”第十七章 在路上(週一求推薦票)第五十九章 不如跳舞第五十八章 砰第九十三章 深夜(求月票)第五章 島嶼(第三更求訂閱和月票)第六十五章 誠懇的建議第九十七章 壓抑和放縱第一百六十二章 另一個可能第五章 “羣星”(求推薦票)第一百二十七章 行爲藝術第三十六章 僧侶(求推薦票)第七十七章 診所第一百四十四章 眼睛第一百五十一章 後續(月初求月票)第一百七十五章 夜路第五十六章 抽絲剝繭第九十六章 窒息第一百四十五章幻(月底求月票)第四十一章 方案(求推薦票)第四十一章 巨響第二十二章 晨鐘第十二章 充實的一天第八十一章 送上門
第七十二章 “地下方舟”第一百零八章 注意事項第二十七章 獨特風景第一百四十五章幻(月底求月票)第五十二章 淨念第一百九十一章 同樣的夜第一百一十七章 那個人(月初求月票)第五十三章 防不勝防第四十七章 寄於自然(求推薦票)第六十九章 儀式感(求月票)第二十三章 排隊第三十九章 同伴第一百二十六章 商見曜的新思路第八十五章 請(月底求月票)第六章 諮詢(第四更求訂閱和月票)第一百二十七章 行爲藝術第十三章 儀式感第十章 傳教者第八十三章 亮起的城市(求推薦票)第一百三十九章李哲第七章 佈道第七章 味道第一百二十七章 行爲藝術第一百七十五章 夜路第一百二十二章 有仇報仇第二十六章 要做的事第十五章 那座城市(雙倍期間求月票)第一百零四章 情況第四十九章 途中第三十章 交換情報第八章 商見曜的對策(第二更求訂閱求月票)第二十一章 突然而來的消息第一百五十五章 挑選第十九章 錯進錯出(第一更求月票)第十九章 可以“信任”第六十九章 任務第四十章 分歧第二十五章 打掃戰場(求推薦票)第六十六章 下一步第一百六十章 奇怪的幻境第七十六章 “幻境”交流(求推薦票)第六十九章 交火(求推薦票)第二十二章 晨鐘第一百七十四章 “原則”第十五章 南姨第八十四章 舊世界的剪影(求推薦票)第十三章 野草城第二十四章 又一次出發第一百二十二章 有仇報仇第四十八章 次人(求推薦票)第一百四十八章 取車第十八章 可惜第一百五十一章 問道於貓第二十章 “賽跑”(求推薦票)第一百四十一章 交換情報第八十一章 陌生感第七十八章 握手第三十二章 尤金第五十一章 亂起第十八章 可惜第五十九章 反饋第一百一十八章 尋人第五章 研究者(求保底月票)第一百四十三章 爭分奪秒第三十九章 紅茶第五十章 “自省”第七十三章 躲藏的精髓第一百五十二章 細節中的情報(月初求月票)第九十七章 壓抑和放縱第三十三章 開價第四十三章 邀請(求推薦票)第十一章 公開消息裡的線索(第二更求訂閱求月票)第十九章 錯進錯出(第一更求月票)第二十六章 要做的事第十六章 插曲(求推薦票)第七十章 彙報第一百九十四章 “人多勢衆”第十七章 在路上(週一求推薦票)第五十九章 不如跳舞第五十八章 砰第九十三章 深夜(求月票)第五章 島嶼(第三更求訂閱和月票)第六十五章 誠懇的建議第九十七章 壓抑和放縱第一百六十二章 另一個可能第五章 “羣星”(求推薦票)第一百二十七章 行爲藝術第三十六章 僧侶(求推薦票)第七十七章 診所第一百四十四章 眼睛第一百五十一章 後續(月初求月票)第一百七十五章 夜路第五十六章 抽絲剝繭第九十六章 窒息第一百四十五章幻(月底求月票)第四十一章 方案(求推薦票)第四十一章 巨響第二十二章 晨鐘第十二章 充實的一天第八十一章 送上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