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反饋

蔣白棉思考的時候,開車的白晨說出了自己覺得真“神父”有可能出沒的地方:

“他抽過旗幟香菸後,會不會對此上癮,經常需要到港口購買?”

“以真‘神父’長期缺覺的狀態看,類似物品只要效果足夠好,他肯定會繼續使用。”龍悅紅附和道。

商見曜聞言,嗤笑了一聲:

“可我們只有五個人。”

蔣白棉跟着點頭:

“真‘神父’繼續購買旗幟香菸的可能確實非常大,但問題在於,僅是港口,賣這種廉價香菸的店鋪就有好多家,每天都有不少人前去購買,而真‘神父’絕對不會親自出面,肯定會採用‘催眠’路人,讓他們充當工具的方式。

“我們沒法同時監控那麼多家店鋪,也難以辨別出購買者裡誰是‘工具人’。”

“是啊。”格納瓦不知什麼時候就學會了龍悅紅的口頭禪,“如果港口區域,包括整個青橄欖區,能像塔爾南那樣處處都是攝像頭,就好了。”

那樣就能入侵市政系統,編寫程序,篩選監控錄像,用時間和耐心找到真“神父”的蛛絲馬跡。

“這裡確實需要改造。”商見曜表示贊同。

短暫的沉默後,龍悅紅提出了第二個可能:

“監控福卡斯將軍府邸?

“既然你們是在那裡被暗示,遭受真‘神父’傀儡跟蹤的,那真‘神父’會不會就潛藏在那裡,或者經常需要去那裡和潛藏的‘反智教’強者交流?

“一發現符合人物特徵的目標,我們就讓老格過去確認。”

蔣白棉輕輕頷首道:

“這是一個思路,但我覺得可能性也不大。

“既然有傀儡,真‘神父’根本沒必要親自出面去交流,像使用假‘神父’桑德爾那樣就行了。”

她斟酌着繼續說道:

“從真‘神父’做事的風格來看,只有需要他親自出手的時候,他纔會走出黑暗,來到陽光底下。”

“所以,我們需要找到一個真‘神父’很可能親自出手對付的目標?”龍悅紅配合着反問道。

蔣白棉點了點頭道:

“‘反智教’目前的重心應該是挑起‘最初城’的內訌,讓這裡的局勢變得混亂。

“現在他們已經邁出了第一步,我們需要知道阻礙他們邁出第二步的關鍵人物是誰。

“這可以通過公司的情報網絡去搜集消息,看在瓦羅元老涉及勾結‘救世軍’、‘反智教’這件事情上,誰在努力地維持穩定,壓制過激的行爲,誰是保守派和變革派完全撕破臉皮的阻礙,或者誰的死亡會徹底激化矛盾。”

說到這裡,蔣白棉笑了一聲:

“鎖定相應的目標後,我們說不定得充當一陣免費的、暗中的保鏢。

“到時候,我們不摻和‘心靈走廊’層次的對抗,只是找機會給真‘神父’一記悶棍。”

啪啪啪,商見曜鼓起了掌。

他略顯期待地詢問道:

“我們是不是又得見那位‘加里波第’了?

“這次他會換到好一點的咖啡館嗎?”

“也許變成餐館了呢?”蔣白棉笑着回了一句。

商見曜的眼睛驟然發亮。

…………

過了兩天,假“神父”桑德爾發來電報,說自己向真“神父”彙報遭遇襲擊,勉強逃脫後,看似沒受到懷疑和調查,但再未收到通過信件寄來的命令。

他覺得真“神父”應該是有所察覺的,留着自己可能只是做一枚“毒餌”。

在和真“神父”暗中較量的過程中,“舊調小組”變得愈發謹慎,他們不僅悄然搬回了烏戈旅館,而且還額外租了幾個房間作爲安全屋。

他們不再於自己住的地方拍發電報,怕被人監聽無線電信號,鎖定位置,每次都到特定的那個安全屋處理這方面的事情。

而這個專門用來拍電報的安全屋附近,還有另一個安全屋,作用是監控前者有沒有暴露,周圍有沒有值得懷疑的人出沒。

在類似的領域,“舊調小組”飛快積累起了足夠的經驗。

這是蔣白棉等人以前有所接觸但說不上深入,更多屬於紙上談兵的“科目”。

讓假“神父”桑德爾繼續潛伏後,蔣白棉和商見曜出門,照例去了紅巨狼區布利斯街的銀燭咖啡館。

對,“加里波第”這名情報員還是選擇了老地方。

出門前,蔣白棉和商見曜都有做一定的僞裝,而那輛軍綠色的吉普在白晨信任的一家改裝廠完成了新一輪的噴漆,變成了深綠色。

這和真“神父”知道的模樣有了不小區別。

其實,在最初城周圍是有好幾個“無根者”營地的,只不過費林他們那個“桑梓”商團這段時間不在此地,而其他“無根者”團隊,蔣白棉又信不過。

銀燭咖啡館,刻意表現出僱傭軍氣質的蔣白棉、商見曜各要了一杯咖啡,坐到了靠窗又偏角落的老位置上。

白晨、龍悅紅和格納瓦怕遇到意外,沒有分成三隊,全部進了同一個監控位。

喝着劣質“布夏”咖啡的時候,商見曜提出了一個想法:

“我們的身高,我們的人種,在最初城還是太顯眼了,哪怕做了僞裝,也容易給別人留下印象。

“要不,我們找‘無根者’們染個發?哎,可惜現在的灰土很少有改變瞳色的隱形眼鏡。”

甚至連普通隱形眼鏡都產量極低。

——普通人近視就近視了,根本沒那個能力去配眼鏡,而生活稍微好一點的中層,正常眼鏡足夠了,沒必要追求隱形的。

只有站在灰土金字塔塔頂的那一羣人,纔有閒心有物資有動力去追逐隱形眼鏡。

“你可以剃個光頭啊。”蔣白棉忍住笑,提出了自己的建議。

商見曜竟然認真考慮了起來。

“那樣更顯眼。”蔣白棉趕緊打消起他的想法。

說實話,她無法想象光頭版的商見曜。

雖然那可能會更強。

兩人說話間,一個穿着黑色薄大衣,戴着鴨舌帽,身高不到一米七五的男子進了銀燭咖啡館。

他快速掃了一圈,選擇坐到蔣白棉他們身後。

路過商見曜、蔣白棉時,這男子藉着抽出右手,擦拭臉龐的機會,帶出了一個摺疊得整整齊齊方方正正的紙塊。

這紙塊落到了商見曜面前,被他輕巧擡手,完全覆蓋住。

那名男子彷彿沒有察覺,坐到了自己挑選的那個位置上。

他正是“盤古生物”在最初城的情報員之一,“加里波第”。

這一次,他沒有自我介紹,也沒有詢問,而是耐心等待起蔣白棉給出新的需求。

至於他要反饋的內容,都在那幾張折起來的紙上。

這包括最初城元老索爾斯被真“神父”刺殺之事的詳細情況、那個菸頭的化驗結果、最初城目前的政局和幾名關鍵元老各自擔當的角色。

後兩者是用來分析“反智教”下一個目標的。

蔣白棉旋即端起杯子,喝了口咖啡道:

“這次沒其他事。”

她聲音有刻意壓住,就像不想吵到咖啡館內別的客人一樣。

商見曜隨即幫她重複了一遍。

“加里波第”沒有立刻離開,如普通顧客那樣,等來了自己的咖啡,慢慢將它喝完。

蔣白棉同樣未着急,過了好一陣才展開商見曜遞來的紙塊,快速瀏覽了一遍。

放在第一頁的是那個菸頭的化驗結果:

“有提取出人類唾液……唾液裡有一種薄荷糖成分,經對比屬於‘拉爾菲’糖,它含有拉爾菲這種植物的根莖成分,能有效提神,並於一定程度上造成腹瀉,在最初城較受歡迎(注:最初城的飲食結構易造成便秘和消化不良狀態)……DNA與實驗室數據庫內所有樣本都不吻合,無法確定身份……”

看到這裡,蔣白棉察覺到“加里波第”放下杯子,慢步走出了咖啡館。

她低下腦袋,繼續看起情報。

突然,外面傳來了砰的一聲槍響。

蔣白棉和商見曜猛地擡頭,望向了窗外,只見一個人正倒向街道地面。

他穿着黑色薄大衣,頭上是一頂鴨舌帽。

“加里波第”!

PS:推薦一本書,《我在鎮妖司裡吃妖怪》,秦少游穿越到了一個妖魔橫行的世界。偏偏他又是投胎率最高的鎮妖司裡的一員。看着一個個詭異的畫皮、狡猾的狐妖、可怕的蛇精,以及冒充神佛的邪祟妖鬼……秦少游流出了想吃的口水。關門,燒水,咱們今天吃席了!

第四十五章 城外(求保底月票)第二十三章 準備第一百三十七章 艱難的“抉擇”第一百四十二章 突破口第二十二章 晨鐘第八十八章 曲終第三十五章 怪異的死亡(求推薦票)第七十八章 幻覺的來源(求推薦票)第一百零三章 奇怪的發現第三十八章 代價(求推薦票)第一百七十章 “源腦”第八十七章 新形象第三十四章 滅跡第一百一十章 神廟第一章 灰土生態第六十四章 入夜(求推薦票)第三十七章 談笑間第四十七章 軍事行動第一百零八章 建議第三十三章 開價第五章 “羣星”(求推薦票)第十二章 敲定第五十八章 閒棋第六十八章 選擇(求月票)第四十章 危險人物第三十五章 由此始由此終第一百五十二章 細節中的情報(月初求月票)第九十二章 懺悔(求月票)第二章 生物製劑第六十四章 入夜(求推薦票)第一百二十七章 行爲藝術第二章 複查(求推薦票)第二十四章 又一次出發第五十八章 閒棋第十八章 道左相逢第六十二章 隧道(求推薦票)第一百九十章 搜尋第七十一章 提醒(求推薦票)第五十四章 亂象第四十章 追趕(求推薦票)第七十八章 故知第一百一十一章 不同的方式第一百八十七章 紙張第一百五十五章 挑選第三十章 交換情報第一百五十九章 交匯的“線索”第一百五十九章 交匯的“線索”第四十一章 巨響第二十四章 又一次出發第四十章 追趕(求推薦票)第四十章 追趕(求推薦票)第一百四十三章盤問第一百二十三章 儀式第七十八章 故知第十七章 新手出爐第二十三章 情緒上腦(求推薦票)第五十九章 不如跳舞第一百四十四章 眼睛第九章 天然教派(雙倍期間求月票)第七十四章 地下走廊(求推薦票)第一百九十八章 返程第一百七十章 “源腦”第三十四章 路“遇”第三十四章 滅跡第二十二章 友好合作條款第四十六章 “儀式感”(求月票)第十三章 再探(雙倍期間求月票)第六十三章 “牧者”布永(祝大家春節快樂)第一百三十二章 機器之城第八十六章 提醒(週一求推薦票)第十六章 穩步推進(求月票)第四十三章 邀請(求推薦票)第二十四章 最初城第七十九章 朋友(求推薦票)第一百零八章 建議第一百零八章 建議第八十八章 曲終第十九章 可以“信任”第一百一十三章 不戰而屈人之兵第一百三十三章 無聲處的驚險第三十四章 滅跡第二十六章 要做的事第七十八章 故知第一百四十六章 酒吧(月底求雙倍月票)第六章 夜遇(求推薦票)第一百三十七章 進步第一百七十二章 審查第八十九章 “面癱”(求保底月票)第五十三章 “鬣狗”(求推薦票)第七十七章 磨洋工第一百三十五章 娛樂資料第四十二章 編寫第十七章 四月(雙倍最後一天求月票)第八十章 山怪第一百五十四章 上報第一百四十八章 異變(最後一天求月票)第三十五章 怪異的死亡(求推薦票)第五十四章 亂象第三十七章 大夢一場(求推薦票)第一百二十九章 飯友
第四十五章 城外(求保底月票)第二十三章 準備第一百三十七章 艱難的“抉擇”第一百四十二章 突破口第二十二章 晨鐘第八十八章 曲終第三十五章 怪異的死亡(求推薦票)第七十八章 幻覺的來源(求推薦票)第一百零三章 奇怪的發現第三十八章 代價(求推薦票)第一百七十章 “源腦”第八十七章 新形象第三十四章 滅跡第一百一十章 神廟第一章 灰土生態第六十四章 入夜(求推薦票)第三十七章 談笑間第四十七章 軍事行動第一百零八章 建議第三十三章 開價第五章 “羣星”(求推薦票)第十二章 敲定第五十八章 閒棋第六十八章 選擇(求月票)第四十章 危險人物第三十五章 由此始由此終第一百五十二章 細節中的情報(月初求月票)第九十二章 懺悔(求月票)第二章 生物製劑第六十四章 入夜(求推薦票)第一百二十七章 行爲藝術第二章 複查(求推薦票)第二十四章 又一次出發第五十八章 閒棋第十八章 道左相逢第六十二章 隧道(求推薦票)第一百九十章 搜尋第七十一章 提醒(求推薦票)第五十四章 亂象第四十章 追趕(求推薦票)第七十八章 故知第一百一十一章 不同的方式第一百八十七章 紙張第一百五十五章 挑選第三十章 交換情報第一百五十九章 交匯的“線索”第一百五十九章 交匯的“線索”第四十一章 巨響第二十四章 又一次出發第四十章 追趕(求推薦票)第四十章 追趕(求推薦票)第一百四十三章盤問第一百二十三章 儀式第七十八章 故知第十七章 新手出爐第二十三章 情緒上腦(求推薦票)第五十九章 不如跳舞第一百四十四章 眼睛第九章 天然教派(雙倍期間求月票)第七十四章 地下走廊(求推薦票)第一百九十八章 返程第一百七十章 “源腦”第三十四章 路“遇”第三十四章 滅跡第二十二章 友好合作條款第四十六章 “儀式感”(求月票)第十三章 再探(雙倍期間求月票)第六十三章 “牧者”布永(祝大家春節快樂)第一百三十二章 機器之城第八十六章 提醒(週一求推薦票)第十六章 穩步推進(求月票)第四十三章 邀請(求推薦票)第二十四章 最初城第七十九章 朋友(求推薦票)第一百零八章 建議第一百零八章 建議第八十八章 曲終第十九章 可以“信任”第一百一十三章 不戰而屈人之兵第一百三十三章 無聲處的驚險第三十四章 滅跡第二十六章 要做的事第七十八章 故知第一百四十六章 酒吧(月底求雙倍月票)第六章 夜遇(求推薦票)第一百三十七章 進步第一百七十二章 審查第八十九章 “面癱”(求保底月票)第五十三章 “鬣狗”(求推薦票)第七十七章 磨洋工第一百三十五章 娛樂資料第四十二章 編寫第十七章 四月(雙倍最後一天求月票)第八十章 山怪第一百五十四章 上報第一百四十八章 異變(最後一天求月票)第三十五章 怪異的死亡(求推薦票)第五十四章 亂象第三十七章 大夢一場(求推薦票)第一百二十九章 飯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