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自省”

龍悅紅和白晨在前往趙家幾個莊園的一條必經之路上,將灰色越野藏入了道旁樹林內。

見軍綠色的吉普開來,他們同時鬆了口氣。

商見曜按下了車窗,對兩位同伴揮了揮手:

“搞定!”

“抓住‘反智教’的人了?”白晨不是太詫異地問道。

她和龍悅紅都有聽見臺韋河畔某個莊園內傳出爆炸聲,只是那裡和趙家莊園不在同一個方向。

商見曜裝模作樣地嘆了口氣:

“我們沒贏,他們也沒輸。”

原來是平手……龍悅紅下意識閃過了這麼一個想法。

可仔細一琢磨,他才發現商見曜真正的意思是另外一個。

“‘反智教’得逞了?”龍悅紅邊問邊走向了停下來的吉普。

蔣白棉推門下車,微微點頭: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是這樣。”

眼見白晨和龍悅紅越來越近,她突然伸出了右手,做了個“停”的動作。

蔣白棉旋即笑道:

“我們後來有遇到真‘神父’,如果那個能力非常少見的話,應該就是他。

“所以,我和商見曜在途中有從老格那裡提取資料,對比記憶,確認沒被悄然篡改點什麼。

“穩妥起見,你們也對比一下。”

——白晨、龍悅紅也有存儲自己的關鍵記憶到格納瓦體內,以備不時之需。

白晨沒有異議,從戰術揹包內拿出一臺便攜式電腦,用數據線和格納瓦連接了起來。

蔣白棉把自己那臺丟給了龍悅紅,讓他和白晨能同步進行,反正格納瓦的接口還有不少。

將備份記憶下載回來後,龍悅紅用密碼完成了解壓縮,慢慢瀏覽起內容。

“商見曜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同學和朋友,雖然總是喜歡嘲笑我、刺激我,讓人恨不得揍他,但他心還是挺好的,那些玩笑大部分時候都是抱着善意的……”龍悅紅掃過這段記憶後,表情突然變得奇怪。

他臉龐逐漸扭曲起來,呈現出一種陰鬱的氣質。

“不,不對……”龍悅紅彷彿在和誰對抗般艱難說道,“明明他就是個討厭鬼,從不考慮別人心情和麪子的混蛋,我恨不得,恨不得殺了他……”

說到後面,他終於想清楚了該以哪個爲準,彎下腰去,雙手撐着膝蓋,大口喘起氣:

“我,我被‘催眠’過,呼,或者篡改過一些記憶的細節!”

白晨那邊,神情也逐漸陰冷,望着蔣白棉,緩慢說道:

“我,我爲什麼會嫉妒你,嫉妒你高,嫉妒你漂亮,嫉妒你能力強,嫉妒你擅於照顧不同人的情緒,和所有人都能處得很好……

“我明明,明明應該是……”

“是什麼?”商見曜好奇問道。

他話音剛落,就被蔣白棉拉了一把,示意不要亂問。

白晨沒有回答商見曜,神情慢慢恢復了正常,但語速還是不夠快:

“我記憶裡的某些情緒被人篡改了。”

“而你和小紅都沒有察覺?”蔣白棉正色問道。

白晨回憶着說道:

“我們在這裡等着接應你們,不時能看到車輛經過……

“後來,有個獵人追逐兔子從樹林另外一邊到了我們附近……

“他沒和我們說話,也沒靠得太近,距離大概在十米左右,或者更遠一點……

“我和龍悅紅都有防備他,我不記得有沒有對視過……”

蔣白棉直截了當地問道:

“你們還記得他的樣子嗎?”

龍悅紅和白晨仔細回憶了十幾秒,皆有些惶恐但程度不一地說道:

“不記得了!”

“他的樣子很模糊。”

蔣白棉輕輕頷首道:

“看來確實是真‘神父’親自出手了,如果他比‘野草城’又強大了一點,那個距離應該可以使用‘催眠’,或者我們不清楚影響範圍的‘記憶篡改’。”

於野草城對付許立言一事上,真“神父”暴露了“催眠”必須近距離的問題,機械僧侶淨念分析得出了四到六米這個大致的結論。

不等白晨和龍悅紅迴應,蔣白棉露出沉思的表情:

“我認爲更大可能是‘催眠’,‘記憶篡改’明顯更強,限制應該更大,不會這麼簡單就產生效果。

“你們對當時距離的記憶可能有一定的誤差。”

龍悅紅聞言,慶幸說道:

“還好我們有做相應的準備,要不然就麻煩了。”

商見曜環顧了一圈,做了個噓的手勢:

“別說,真‘神父’也許還在附近。”

龍悅紅悚然一驚的同時,蔣白棉罵了商見曜一句:

“別嚇小紅了,小心哪天他真的在背後開你黑槍!

“你看看,你過去幹的那些事不就被利用了?”

商見曜不以爲忤,笑着說道:

“真‘神父’看來很恨我們啊。”

“可能只是順便。”龍悅紅下意識反駁。

然後,他看到格納瓦搖了搖頭。

“不。”蔣白棉旋即說道,“他確實在針對我們,我懷疑他在鐵勳章街附近出沒過,暗中觀察過,知道我們有分頭行動,一隊去莊園,一隊接應,要不然,他不可能這麼前後有序地展開行動。

“他先是找機會‘催眠’了你們,篡改了一部分記憶,然後,藉助我們得過來會合這一點,提前埋伏在路邊,嘗試用最擅長的手法對付我們。

“這如果得逞,我們當時可能就死了,或者成爲他的‘僕從’,幫他做事,還好我們有老格,根本不吃他這一套。

“在他的計劃裡,襲擊我們是沒有必然把握的,所以提前‘催眠’你們,讓你們成爲他的後手。

“你們想想,要是我們因爲撐過了襲擊,覺得沒什麼事了,變得麻痹大意,那回去的途中、之後的相處裡,我和商見曜不經意地那麼一兩句話一兩個動作,就能讓你們產生殺意。

“最難防備的除了自己,還有同伴。”

白晨微微點頭道:

“和真‘神父’這種敵人交手,不怕他大張旗鼓地來,就擔心不知道什麼時候和他擦肩而過,不知不覺着了他的道。”

“他要是敢大張旗鼓地來,我能把他揍趴下五回!”商見曜大聲說道,彷彿在刺激也許還隱藏在周圍區域的真“神父”——反正他的感應範圍裡沒有。

接着,他聲音恢復了正常:

“老格能把他揍趴下五十回。”

機器人可不吃“催眠”、“記憶篡改”這一套。

蔣白棉笑着嘆了口氣:

“真‘神父’大概是知道我們在野草城壞了他的好事,發現我們有參與趙家莊園之事後,順勢給我們埋了個坑。”

“是啊。”龍悅紅對此心有餘悸。

經歷了野草城、紅石集和塔爾南的種種事情,獲得了多臺外骨骼裝置和格納瓦這個智能人同伴後,他原本覺得“舊調小組”在灰土大部分地方能橫着走了,只要不招惹正規軍,招惹各大教派的核心力量,問題都不大,像什麼強盜團伙、黑幫組織,根本沒太大威脅。

而現在,似乎只是真“神父”一個人,就差點讓“舊調小組”遭遇滅頂之災。

“不能就這麼算了。”商見曜不見沮喪,表達了自己的決心。

“嗯。”蔣白棉想了一下,看向龍悅紅和白晨道,“你們現在的情緒還有問題嗎?不要害怕,坦白說出來,我們還有‘宿命珠’這個後手,到時候讓商見曜去你們的心靈世界內做個‘大掃除’就行了。”

“好啊好啊。”商見曜眼睛發亮地望向了龍悅紅。

龍悅紅有點慌,忙又對比資料,仔細審視起自己。

隔了幾分鐘,他舒了口氣道:

“沒問題了。”

“知道什麼是真什麼是假後,‘催眠’效果被徹底解除了。”白晨也說出了自己的審視結果。

蔣白棉點了點頭,笑了一聲:

“離開最初城之前,我們看來得經常對比記憶,免得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成爲了真‘神父’手裡的刀。

“呵呵,咱們這是真正的一日三省吾身!”

說完,她對格納瓦道:

“老格,你留在這邊,和小白他們一起看着車,我和喂進樹林裡轉轉。”

“去樹林裡做什麼啊?”龍悅紅疑惑問道。

蔣白棉露出一抹笑容道:

“找線索。

“真‘神父’這種人,肯定充滿優越感,他仗着能讓別人記不清自己的長相,多半會不那麼注意普通人的領域。

“凡走過,必留下痕跡,他既然穿過了樹林,那就很可能遺留腳印等線索。”

說到這裡,蔣白棉表情嚴肅地總結道:

“覺醒者越是覺得自己超越了普通人,越大可能栽在普通人領域,他們強大的只是一方面,而非全部。”

龍悅紅聽得一愣一愣,既覺得這發人深省,又慚愧自己剛纔只想着早點離開這裡。

“組長,你好帥啊!”商見曜開口讚道。

見蔣白棉望了過來,他露出陽光般的笑容:

“我幫小紅說的。”

我沒有……龍悅紅下意識想要否認,可又覺得自己當時確實有類似的想法,於是選擇了默認。

蔣白棉笑了笑,略有點得意地招呼起商見曜:

“還不快走!等會我們輪流監控四周,預防真‘神父’殺回馬槍。”

“他不懂這個詞。”商見曜認真解釋道。

說話間,他已跟在蔣白棉側後,進了那片鬱鬱蔥蔥的樹林。

第五十九章 不如跳舞第六章 諮詢(第四更求訂閱和月票)第六十四章 入夜(求推薦票)第十六章 圖書館第三十五章 “提議”第四章 流言(求推薦票)第二十九章 回憶過去(求推薦票)第一百九十七章 巧合的背後第一百三十章 有趣的人心第十七章 四月(雙倍最後一天求月票)第一百五十一章 後續(月初求月票)第一百五十八章 彙報第一百三十三章 格納瓦第一百五十八章 彙報第二十五章 交友第三十三章 開價第九十七章 壓抑和放縱第二十五章 經濟頭腦第六十六章 下一步第一百二十二章 有仇報仇第一百二十三章 儀式第四章 清晨第三十三章 開價第六十四章 入夜(求推薦票)第一百零六章 關鍵是信心第三十九章 紅茶第一百零一章 私下的默契第一百九十一章 同樣的夜第七十三章 偷得浮生半日閒第三十三章 開價第七十九章 朋友(求推薦票)第一百八十六章 能攻心則反側自消第一百九十六章 爲什麼第六十二章 審問(祝大家春節快樂)第二十二章 晨鐘第一百四十四章 眼睛第一百二十五章 離開第三十九章 揮手作別(求推薦票)第四十七章 合作(求月票)第七十八章 故知第一百六十章 奇怪的幻境第五十六章 抽絲剝繭第七十三章 畫風破壞者(週一求推薦票)第一百零七章 實驗第八十四章 13號遺蹟第二十六章 “補課”(求推薦票)第九十九章 組合拳第一百章 戰鬥的意義第十一章 公開消息裡的線索(第二更求訂閱求月票)第二十五章 經濟頭腦第一百一十七章 殘暴之人第一百一十八章 尋人第三十二章 活動經費第一百八十章 實誠的機器人第九十三章 出城第一百八十三章 方案第七十五章 撞破第四十九章 途中第一百二十六章 商見曜的新思路第一百七十章 “源腦”第一百二十六章 “包圍”第十一章 彌撒第九十六章 獨行者第四十四章 永恆的平局第六十四章 新方向(祝大家牛年大吉)第六十六章 凌晨(求推薦票)第八十七章 幽暗者(最後一天求月票)第一百四十三章盤問第七十章 彙報第四十四章 永恆的平局第七十五章 撞破第一百二十二章 有仇報仇第三十四章 路“遇”第一百一十九章 死者第十五章 那座城市(雙倍期間求月票)第一百二十四章 無商不奸第七十九章 將欲取之,必先予之第三章 市場(求推薦票)第二十一章 確定方向第一百二十八章 熔爐教派第二十九章 回憶過去(求推薦票)第五十四章 人有三急第二十章 曲意奉承第七十九章 朋友(求推薦票)第七十八章 幻覺的來源(求推薦票)第四十三章 邀請(求推薦票)第五十五章 懷疑(求推薦票)第三十四章 “片瓦”不剩(求推薦票)第一百五十章 警惕之心永存第十二章 充實的一天第一百一十三章 魯莽?(新一月求月票)第五十一章 分隊(求推薦票)第二十八章 入鎮(求推薦票)第六十三章 新“工作”第一百九十五章 過往的真相第一百一十二章 遲緩第一百四十三章 爭分奪秒第三十三章 行動力第六十三章 城市(求推薦票)
第五十九章 不如跳舞第六章 諮詢(第四更求訂閱和月票)第六十四章 入夜(求推薦票)第十六章 圖書館第三十五章 “提議”第四章 流言(求推薦票)第二十九章 回憶過去(求推薦票)第一百九十七章 巧合的背後第一百三十章 有趣的人心第十七章 四月(雙倍最後一天求月票)第一百五十一章 後續(月初求月票)第一百五十八章 彙報第一百三十三章 格納瓦第一百五十八章 彙報第二十五章 交友第三十三章 開價第九十七章 壓抑和放縱第二十五章 經濟頭腦第六十六章 下一步第一百二十二章 有仇報仇第一百二十三章 儀式第四章 清晨第三十三章 開價第六十四章 入夜(求推薦票)第一百零六章 關鍵是信心第三十九章 紅茶第一百零一章 私下的默契第一百九十一章 同樣的夜第七十三章 偷得浮生半日閒第三十三章 開價第七十九章 朋友(求推薦票)第一百八十六章 能攻心則反側自消第一百九十六章 爲什麼第六十二章 審問(祝大家春節快樂)第二十二章 晨鐘第一百四十四章 眼睛第一百二十五章 離開第三十九章 揮手作別(求推薦票)第四十七章 合作(求月票)第七十八章 故知第一百六十章 奇怪的幻境第五十六章 抽絲剝繭第七十三章 畫風破壞者(週一求推薦票)第一百零七章 實驗第八十四章 13號遺蹟第二十六章 “補課”(求推薦票)第九十九章 組合拳第一百章 戰鬥的意義第十一章 公開消息裡的線索(第二更求訂閱求月票)第二十五章 經濟頭腦第一百一十七章 殘暴之人第一百一十八章 尋人第三十二章 活動經費第一百八十章 實誠的機器人第九十三章 出城第一百八十三章 方案第七十五章 撞破第四十九章 途中第一百二十六章 商見曜的新思路第一百七十章 “源腦”第一百二十六章 “包圍”第十一章 彌撒第九十六章 獨行者第四十四章 永恆的平局第六十四章 新方向(祝大家牛年大吉)第六十六章 凌晨(求推薦票)第八十七章 幽暗者(最後一天求月票)第一百四十三章盤問第七十章 彙報第四十四章 永恆的平局第七十五章 撞破第一百二十二章 有仇報仇第三十四章 路“遇”第一百一十九章 死者第十五章 那座城市(雙倍期間求月票)第一百二十四章 無商不奸第七十九章 將欲取之,必先予之第三章 市場(求推薦票)第二十一章 確定方向第一百二十八章 熔爐教派第二十九章 回憶過去(求推薦票)第五十四章 人有三急第二十章 曲意奉承第七十九章 朋友(求推薦票)第七十八章 幻覺的來源(求推薦票)第四十三章 邀請(求推薦票)第五十五章 懷疑(求推薦票)第三十四章 “片瓦”不剩(求推薦票)第一百五十章 警惕之心永存第十二章 充實的一天第一百一十三章 魯莽?(新一月求月票)第五十一章 分隊(求推薦票)第二十八章 入鎮(求推薦票)第六十三章 新“工作”第一百九十五章 過往的真相第一百一十二章 遲緩第一百四十三章 爭分奪秒第三十三章 行動力第六十三章 城市(求推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