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途中

於“最初城”而言,如果說勾結“反智教”是內部爭權奪利,還有妥協的餘地,那和“救世軍”聯繫在一起,就屬於敵我矛盾了,性質更爲嚴重。

蔣白棉挑眉毛的同時,將目光投向了裝甲指揮車上的福卡斯,只見這位略顯老態的“獅子”將軍,表情嚴肅,神色凝重,彷彿在面對一個很棘手很麻煩也很重要的問題。

這時,格納瓦不解地問了一句:

“他們爲什麼不選擇用對講機彙報,非得當面講?”

他要完善自己的人類行爲分析和模擬機制。

蔣白棉笑了一聲:

“重點不是當面講,而是當着所有人的面講。

“要不然,‘最初城’元老院那些大人物互相妥協後,他們很可能成爲犧牲品。現在知道這件事情的人越多,他們將來越安全。”

“這樣啊……”格納瓦記錄下了這類情況。

商見曜則啪啪鼓起了掌,笑着說道:

“真是一出好戲啊。”

一陣沉默後,福卡斯藉助裝甲指揮車上的擴音系統,向杜卡斯和卡西爾下達了命令:

“把‘反智教’的成員、瓦羅的親信、‘救世軍’的人全部帶回去,分開審問。”

“是,將軍!”杜卡斯、卡西爾回以軍禮,明顯鬆了口氣。

看到這一幕,蔣白棉若有所思地自語道:

“‘反智教’真正的目的是激化‘最初城’的內部矛盾,撕裂他們的上層,讓混亂自然到來?”

也就是說,這整個計劃並沒有要特別對付誰,沒有危險的陷阱,只是藉此把一些“蓋子”掀開。

而掀“蓋子”的最佳人選毫無疑問是屬於中間派、有着崇高威望、掌握部分城防軍、本身具備強大實力的福卡斯將軍。

商見曜聞言,嘆了口氣道:

“我們成了工具人。”

“舊調小組”在這件事情裡,幾乎沒怎麼發揮,不管他們是否識破了“反智教”另有目的,都難以改變最終的結果,只能成爲負責“跑腿”的工具。

嘆氣的同時,商見曜臉上不見沮喪和失望,反而頗爲興奮,有種找到對手的感覺。

蔣白棉輕輕頷首道:

“真‘神父’,或者說反智教在‘最初城’那位長老,‘牧者’布永,確實挺厲害的,不能小瞧。”

說到這裡,她自嘲一笑道:

“不管怎麼樣,我們至少從他們手上賺到了50奧雷。”

格納瓦、商見曜還未來得及迴應,杜卡斯已走了過來,沉聲說道:

“去認人。”

“好!”商見曜突然激動。

跟隨兩名少校走入莊園的時候,蔣白棉壓着嗓音問道:

“你這麼激動做什麼?”

商見曜一點也沒掩飾地回答道:

“等下能見到‘救世軍’的人。”

蔣白棉恍然大悟,表示理解。

商見曜“拯救全人類”的口號就是從“救世軍”的宗旨“爲了全人類”改來的。

很可惜,商見曜沒能如願以償,“救世軍”的人和瓦羅元老的親信已經被另行帶走,沒和“反智教”的人關在一起。

“舊調小組”只見到了趙家二公子趙義學和疑似假“神父”的蒙剛。

他們的眼睛都被黑布罩着,嘴巴里塞滿破布,雙手反綁於背後。

前兩者是對“催眠”能力的粗暴預防,後者是對兩人行動的限制。

商見曜掃了一遍,興致缺缺地說道:

“是目標。”

趙義學比他哥哥略瘦一點,臉上膠原蛋白稱得上充沛,鼻子略微勾起。

蒙剛則一臉憔悴。

“帶回去。”杜卡斯一揮手道。

幾名士兵立刻架着趙義學、蒙剛出了莊園。

蔣白棉見狀,“呃”了一聲:

“接下來應該就沒我們什麼事了吧?”

“這得看你們和僱主的約定。”杜卡斯冷淡迴應,“我們這邊是沒有了。”

他轉而又道:

“你們得把時間節省出來,鍛鍊肌肉,練習槍法,這纔是我們能在灰土上生存下去的根本保障。”

蔣白棉、商見曜和格納瓦都不置可否。

杜卡斯隨之望向蔣白棉:

“不是說要和我比一下扳手腕嗎?”

蔣白棉笑了:

“首先講好,不能作弊。”

“好。”杜卡斯答應得非常爽快。

卡西爾抱着一種好玩的心態,和商見曜一塊當起了裁判。

……

不到一分鐘,杜卡斯神色恍惚地往莊園外面走去,嘴裡喃喃自語道:

“不可能,這不可能……

“我怎麼會十秒鐘內連輸三次……

“一定是我鍛鍊的還不夠,肌肉還不算太強……”

跟在他後面的卡西爾好奇地望向了蔣白棉:

“你的力量超越我的想象。”

而且也看不出有太誇張的肌肉。

我這到底算不算作弊呢……蔣白棉陷入了沉思,然後纔回答道:

“可能有一點畸變,哈哈,開玩笑的。”

卡西爾甩了下右手,跟着笑道:

“你的長相讓我確定你不是次人。”

廣泛意義上講,通過改造基因獲得非人類能力的我還真算次人,只是沒表現在外形上……蔣白棉無聲嘀咕了兩句。

商見曜則幫她解釋道:

“其實是天賦異稟。”

“對,不是辛苦鍛煉出來的。”蔣白棉睜大眼睛,說着實話。

她隨即笑道:

“我看杜卡斯少校有點受到打擊,之後說不定會影響到精神狀態,麻煩你回頭幫我給他說兩句,就說人和人是不同的,是有極限的,很多情況靠鍛鍊沒法彌補。

“如果真想贏我,那他只能說一句‘我不做人了’。”

卡西爾望了眼前方行屍走肉般的杜卡斯,低聲笑道:

“這兩句話可能更刺激他。”

他們出了莊園,正好看見城防軍分批撤離,蔣白棉隨即徵得了福卡斯將軍的同意,告辭離開。

接下來的那些事情,就不是“舊調小組”能夠摻合的,他們只希望混亂能帶來機會。

…………

軍綠色的吉普沿着郊外的夯土公路,往城南入口駛去。

蔣白棉邊開着車,邊習慣性地打量着兩側的情況。

突然,她眼中閃過了一抹火光。

那是她熟悉的榴彈、火箭彈、炮彈發射時的情景。

敵襲!

蔣白棉想都沒想就打了方向盤,踩了油門。

模擬出的增壓聲浪裡,吉普甩了出去,拐向了道路另外一邊。

轟隆!

車輛側後方,爆炸如約而至,掀起了大量的塵埃。

塵埃中,火光明亮,宛若燃燒的球體。

吉普瘋狂前行,試圖脫離這片區域,可它碾壓到的地面突然膨脹開來。

轟隆!轟隆!

一枚枚地雷爆炸了,直接把吉普掀飛,讓它哐當落地,滾了幾圈。

這一刻,蔣白棉腦海裡只有幾個類似的念頭:

“這合理嗎?

“這不合理!”

這條公路也算得上車來車往,敵人怎麼能那麼精準地爲自己等人的車輛埋地雷?

吉普的翻滾停止了,倒立狀態的蔣白棉當機立斷,按開保險帶,打開車門,猛地躥了出去。

商見曜也做出了類似的舉動,一下就滾到了路邊。

就在這時,他看到了一雙擦得嶄亮的馬靴。

馬靴往上是一個瘦瘦高高的男人,他的眼睛如同幽黑的漩渦,彷彿能吸走商見曜的靈魂。

商見曜先是茫然,變得呆愣,旋即思維跳躍,換了個人格。

他立刻喊道:

“老格!”

格納瓦一個大跳撲了過來,呈現出泰山壓頂的狀態。

那瘦瘦高高的男人見短暫“催眠”不了商見曜,飛快轉身,準備逃跑。

這個剎那,他心裡突然涌現出了憋屈憤怒的情緒,不願意就此放棄,就此認輸。

於是,他留在了原地,轉回了身體,繼續“催眠”商見曜。

格納瓦撲到他身上,舉起了砂鉢大的鐵拳。

砰!

那名男子被打暈了過去,可蔣白棉、商見曜眼前的畫面卻瞬間破碎,如同摔在地上的玻璃。

蔣白棉打了個寒顫,回過神來,發現自己還在吉普車內,還在開車,商見曜正坐於旁邊,和最初沒什麼兩樣。

他們後排的格納瓦突然急聲喊道:

“快剎車!”

蔣白棉這才發現自己把吉普開出了道路,正衝向盪漾着波光的臺韋河。

吱的聲音拖得很長,吉普終於停了下來。

“剛纔發生了什麼?”格納瓦不解問道。

蔣白棉看了商見曜一眼,自言自語般道:

“真‘神父’的襲擊?”

他們剛纔的經歷和許立言在野草城獵人公會的遭遇非常像。

都是陷入了一個多人“參與”的幻境。

而幻境中的格納瓦來自商見曜和蔣白棉的認知,並不真實存在。

商見曜難得正經地回答道:

“真‘神父’用這個方法試出了淨念禪師有什麼能力。他現在應該知道我有‘矯情之人’,代價能在一定程度上降低‘催眠’效果了。”

“他還知道了我們有老格,有對付大多數覺醒者的利器。”蔣白棉吐了口氣,感應了幾秒道,“周圍有多個電信號,無法確認哪個是真‘神父’,也可能一個都不是,畢竟這個能力的範圍未知。”

她隨即側過身體,將剛纔的遭遇告訴了格納瓦,末了叮囑道:

“發現我們處於呆滯、愣神等狀態後,你就弄醒或者弄暈我們,可以用任何辦法。”

格納瓦鄭重點頭:

“好。”

蔣白棉又環顧了一圈,慢慢將吉普倒回了主路。

她邊開邊發出了嘆息:

“哎,也不知道真‘神父’會就此放棄,還是策劃一個針對我們特點的襲擊方案……

“我們現在先去和小白、小紅會合。”

第一百六十一章 舊世界的大數據第四十章 分歧第四十五章 高檔場所第一百九十四章 “人多勢衆”第八十七章 新形象第一百七十四章 “原則”第一百二十七章 “天神下凡”第一章 灰土生態第九十章 安全機制第一百一十三章 不戰而屈人之兵第六十九章 交火(求推薦票)第八十四章 13號遺蹟第七十六章 “幻境”交流(求推薦票)第六十章 南轅北轍(求推薦票)第二十五章 交友第一百九十七章 巧合的背後第一百一十六章 相遇(月初求月票)第三十二章 覆盤(求推薦票)第五十七章 貴族議事會第一百零七章 實驗第五十二章 煤渣第九十章 安全機制第四十六章 不簡單(求推薦票)第二十七章 獨特風景第四十三章 邀請(求推薦票)第二章 小“測試”第二十五章 打掃戰場(求推薦票)第八十九章 鬧劇?第十一章 彌撒第二十章 曲意奉承第一百一十一章 沉睡的“神靈”第七十二章 沮喪(求推薦票)第五十四章 人有三急第八十三章 電臺第四十章 分歧第九十六章 獨行者第二十三章 準備第七十九章 行百里者半九十第一百六十二章 另一個可能第一百四十八章 異變(最後一天求月票)第十五章 特別訓練(求月票)第一百七十二章 審查第一百零一章 私下的默契第二十五章 交友第二十五章 經濟頭腦第八章 “挑釁”第七十五章 待產者(求推薦票)第一百一十四章 機會第三十七章 對策第四十六章 不簡單(求推薦票)第一章 統一分配第九十章 安全機制第八十四章 13號遺蹟第一百五十一章 問道於貓第四十八章 線第四十九章 現場(求推薦票)第三章 圖畫(第一更求訂閱求月票)第五十五章 重回北街第七十六章 威脅第六十七章 “過招”(求月票)第一百零五章 出口第一百零三章 病第一百二十三章 “心靈走廊”的本質第六十四章 大海撈針(月初求月票)第二章 大餐第七十六章 威脅第三十一章 奇怪的聲音第七十四章 地下走廊(求推薦票)第五十五章 懷疑(求推薦票)第一百五十一章 問道於貓第一章 回家(感謝飛灰黑度一打賞白銀盟)第二十九章 回憶過去(求推薦票)第一百三十八章 萬物平衡第六十七章 “指北針”第一百零四章 前倨後恭第五章 臨近第二十六章 小心求證第一百五十六章 “禿鷲”們第五十七章 貴族議事會第六十六章 凌晨(求推薦票)第四十章 分歧第四十二章 “騙子”(推薦票)第一百零八章 建議第十四章 黑沼荒野第一百四十章“異端”第五十二章 淨念第一百八十四章 令人疑惑的態度第一百五十二章 “相信”第八十五章 請(月底求月票)第六十二章 發現第四十一章 方案(求推薦票)第一百二十五章 離開第三十九章 紅茶第七章 味道第六十三章 “牧者”布永(祝大家春節快樂)第一百五十章 真“神棍”(求保底月票)第三十章 小小的“交易”(週一求推薦票)第八十二章 門後(祝大家元宵節快樂)第六十八章 警惕是神的指示第一百三十八章 萬物平衡
第一百六十一章 舊世界的大數據第四十章 分歧第四十五章 高檔場所第一百九十四章 “人多勢衆”第八十七章 新形象第一百七十四章 “原則”第一百二十七章 “天神下凡”第一章 灰土生態第九十章 安全機制第一百一十三章 不戰而屈人之兵第六十九章 交火(求推薦票)第八十四章 13號遺蹟第七十六章 “幻境”交流(求推薦票)第六十章 南轅北轍(求推薦票)第二十五章 交友第一百九十七章 巧合的背後第一百一十六章 相遇(月初求月票)第三十二章 覆盤(求推薦票)第五十七章 貴族議事會第一百零七章 實驗第五十二章 煤渣第九十章 安全機制第四十六章 不簡單(求推薦票)第二十七章 獨特風景第四十三章 邀請(求推薦票)第二章 小“測試”第二十五章 打掃戰場(求推薦票)第八十九章 鬧劇?第十一章 彌撒第二十章 曲意奉承第一百一十一章 沉睡的“神靈”第七十二章 沮喪(求推薦票)第五十四章 人有三急第八十三章 電臺第四十章 分歧第九十六章 獨行者第二十三章 準備第七十九章 行百里者半九十第一百六十二章 另一個可能第一百四十八章 異變(最後一天求月票)第十五章 特別訓練(求月票)第一百七十二章 審查第一百零一章 私下的默契第二十五章 交友第二十五章 經濟頭腦第八章 “挑釁”第七十五章 待產者(求推薦票)第一百一十四章 機會第三十七章 對策第四十六章 不簡單(求推薦票)第一章 統一分配第九十章 安全機制第八十四章 13號遺蹟第一百五十一章 問道於貓第四十八章 線第四十九章 現場(求推薦票)第三章 圖畫(第一更求訂閱求月票)第五十五章 重回北街第七十六章 威脅第六十七章 “過招”(求月票)第一百零五章 出口第一百零三章 病第一百二十三章 “心靈走廊”的本質第六十四章 大海撈針(月初求月票)第二章 大餐第七十六章 威脅第三十一章 奇怪的聲音第七十四章 地下走廊(求推薦票)第五十五章 懷疑(求推薦票)第一百五十一章 問道於貓第一章 回家(感謝飛灰黑度一打賞白銀盟)第二十九章 回憶過去(求推薦票)第一百三十八章 萬物平衡第六十七章 “指北針”第一百零四章 前倨後恭第五章 臨近第二十六章 小心求證第一百五十六章 “禿鷲”們第五十七章 貴族議事會第六十六章 凌晨(求推薦票)第四十章 分歧第四十二章 “騙子”(推薦票)第一百零八章 建議第十四章 黑沼荒野第一百四十章“異端”第五十二章 淨念第一百八十四章 令人疑惑的態度第一百五十二章 “相信”第八十五章 請(月底求月票)第六十二章 發現第四十一章 方案(求推薦票)第一百二十五章 離開第三十九章 紅茶第七章 味道第六十三章 “牧者”布永(祝大家春節快樂)第一百五十章 真“神棍”(求保底月票)第三十章 小小的“交易”(週一求推薦票)第八十二章 門後(祝大家元宵節快樂)第六十八章 警惕是神的指示第一百三十八章 萬物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