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分歧

見特倫斯變得嚴肅,商見曜也不再“哈哈”,認真問道:

“你是什麼教派的?”

“‘超越靈性’教團。”特倫斯一臉虔誠地說道。

蔣白棉忍不住加入了討論:

“你們和‘慾望至聖’教派的理念分歧,呃,他們對執歲教誨做了什麼樣的錯誤解讀?”

後面半句話聽得特倫斯滿心舒坦,露出些許笑容道:

“我們都相信每個人都具備超越一切的靈性,這是與生俱來的,潛藏於我們心靈深處的光芒。”

“這是執歲‘曼陀羅’的恩賜?”蔣白棉在公司給的資料裡看到過“慾望至聖”教派教義的一些描述,但不是那麼詳細,而且,那些資料上也沒有“超越靈性”教團的介紹。

“不。”特倫斯搖起了腦袋。

他既嚴肅又虔誠地說道:

“神就是超越一切的靈性,神叫‘曼陀羅’,神在我們每個人心中。”

“那我們豈不是天生就是‘曼陀羅’的信徒?”商見曜一臉的“大驚小怪”。

特倫斯欣慰點頭,用剛纔的教義做出了回答:

“神在我們每個人心中。”

“神在我們每個人心中。”商見曜一點也不見外地做出迴應。

接着,他很是期待地問道:

“你們教團就沒有祈禱或者行禮的方式嗎?”

他用手勢加強着自己的語氣。

沒有祈禱手勢的祝語是不完整!

特倫斯笑了起來,擡起右手,用食指和中指輕柔撫摸起自己的嘴脣。

撫摸完,他開口祝福道:

“願你們的靈性超越一切。”

“願你的靈性也超越一切。”商見曜跟着做出了相同的動作。

看起來有“慾望之主”“曼陀羅”信徒的味道了……蔣白棉無聲嘀咕了一句。

特倫斯接着笑道:

“這其實是祈禱時的手勢,也用在不太熟悉的人面前,呵呵,我們雖然很熟悉,但你們還不是我們教團的成員。

“我們彼此間是用互吻臉頰來行禮的,這在舊世界也是一種禮節。”

還真不習慣……蔣白棉將話題拉回了正軌:

“你繼續。”

身材臃腫的特倫斯從衣兜裡掏出了一小塊用錫紙包好的物品,慢慢將它展開。

裡面是一塊黑褐色的巧克力。

將巧克力放入自己口中,咀嚼着吞下後,特倫斯半閉着眼睛,很是放鬆地說道:

“每個人都有超越一切的靈性,但很難感受到祂,見到祂,因爲我們總是被各種慾望纏繞,渴望食物的慾望,和‘獵物’上牀的慾望,攀比的慾望,享受的慾望,交流的慾望,偷懶的慾望,追求精神刺激的慾望,等等,等等。

“這些慾望矇蔽了我們的眼睛,包裹了我們的心靈,讓我們無法看到、感受到體內那超越一切的靈性……”

他講述教義的時候,因爲半閉着眼睛,彷彿在感受那超越一切的靈性,所以沒能注意到商見曜失落的表情。

商見曜看着承載巧克力的錫紙,遺憾地收回了目光。

蔣白棉則試探着開口問道:

“所以,需要剋制這些慾望,讓超越一切的靈性從心底浮現出來?”

老實說,她覺得這應該不是“超越靈性”教團的理念,畢竟特倫斯的身材和剛纔的表現都說明他不是一個剋制慾望的人。

“不。”特倫斯笑着睜開了眼睛,“那是一個異端教派的錯誤認知,他們叫‘迴歸教派’,活躍在別的地方。女士,不要剋制自己,慾望無法摒除,只能發泄。”

他認真解釋起了“超越靈性”教團的理念:

“慾望是無法消除的,只要你還活着,也沒變成植物人,那就必然會產生慾望。

“我們不能恐懼它,要學會正確地認知它,對待它。你們想想,每次你們酣暢淋漓地做愛後,是不是會進入一種奇妙的狀態,身心平和,頭腦清醒,不再被各種慾望困擾,有脫離現實的感覺?”

商見曜和蔣白棉聽得一愣一愣。

他們沒做回答,也沒法回答,表情相當一致。

特倫斯也沒想着讓他們來告訴自己這個問題的答案,自顧自說道:

“那表明你們已經接近超越一切的靈性,在舊世界的某些文獻裡,這叫‘賢者時間’。我覺醒能力的名字也叫這個,這說明它得到了神靈的認可。

“賢者,聽名字就知道很厲害,是能感受到真正靈性的人,從這個角度出發,我們有了怎麼看見,怎麼挖掘內心靈性的辦法,那就是放縱自己的慾望,將它們一一發泄掉,然後,於極致的平靜裡極致的抽離裡,去感受,去尋找。

“我們的祈禱方式就是放縱當時那一刻的慾望,想做愛的,就找人上牀,想抽菸的,就來上一包,想喝酒的,讓自己好好喝一頓,想吃甜食的,不要覺得這會損害身體,想吃肉的,盡力去滿足自己的需求,想揍某個人的,就毫不猶豫地出手……”

這可能會猝死吧……或者被打死……蔣白棉一肚子的話不敢說出來。

她轉而問道:

“那‘慾望至聖’教派是怎麼認爲的?”

特倫斯的表情再次變得嚴肅:

“他們竟然認爲各種慾望和超越一切的靈性是密不可分的,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是神靈的另一面。

“這怎麼可能?

“所以,他們相信只要讓各種慾望燃燒起來,沸騰起來,就能從中感受到並把握住超越一切的靈性。”

蔣白棉恍然大悟:

“換句話說就是,你們認爲慾望是自己看見本身靈性的阻礙,發泄只是一種最合理最有效的方法,而他們覺得慾望也是神聖的?”

“對。”特倫斯沉聲說道,“他們是在褻瀆神靈。”

如果這是在褻瀆神靈,在執歲確實存在的情況下,他們沒被毀滅就說明“曼陀羅”一定程度上還是認可他們想法的,或者根本不關心這些莫名其妙的事情……蔣白棉在心裡迴應道。

見特倫斯已經講完,商見曜迫不及待地問道:

“你們的聖餐是什麼?”

特倫斯笑了起來:

“是能滿足某種慾望某種癮頭的東西,比如咖啡,比如紅酒,比如舊世界遺留的一種特殊飲料,現在只有很少工廠還能生產。”

說話間,特倫斯站了起來,走到起居室內一臺很有舊世界風格但相對比較新的冰箱前,打開上面的門,拿出了兩瓶黑乎乎的液體。

接着,他又使用器物,從下方的冷凍格里弄了些冰塊出來。

他很快坐回了茶几對面,讓奧格從廚房拿來了三個玻璃水杯。

噗的聲音裡,特倫斯撬開了那兩瓶黑色飲料的蓋子,將裡面的液體倒入了水杯。

咕嚕咕嚕的動靜不斷產生,杯中的黑色飲料沒有盡頭地往上冒出咖啡色的氣泡。

最後一個步驟是把冰塊放入,任由它們浸入液體。

擡起右手,用食指中指輕柔地撫摸了嘴脣一陣,完成祈禱後,特倫斯拿起一個杯子,虛敬了商見曜和蔣白棉一下:

“可以喝了。”

他隨即微揚腦袋,咕嚕喝起了杯裡的黑色飲料,一臉的滿足。

商見曜毫不猶豫地做出回敬的動作,接着大口品嚐起加了冰塊的液體。

幾秒後,他放低只剩小半的杯子,看着桌上的飲料瓶,誠懇點頭道:

“你們教派很不錯。”

這不就是可樂嗎……蔣白棉雖然沒吃過豬肉,但見過豬走路,控制住表情,小口喝起了飲料。

那種清爽的感覺,那種獨特的味道,讓她相當滿意。

分享完聖餐,特倫斯提出了一個疑問:

“你們剛纔怎麼會直接猜我是‘慾望至聖’教派的?你們之前接觸過他們?”

“對。”蔣白棉坦然回答道,“我們在野草城的朋友被一個叫克里斯汀娜的女人坑過,她疑似‘慾望至聖’教派的人,疑似。”

“獵人公會那個?”特倫斯恍然大悟,“她算是比較活躍的疑似者了。你們不要急着報復她,‘慾望至聖’教派在高層有很深的關係。”

“這樣啊……”蔣白棉沒想到會獲得這麼一個意料之外的情報。

處理好特倫斯周圍的人,確認“推理小丑”能循環論證一段時間後,商見曜和蔣白棉帶着奧格,出了斯特恩街25號,上了自己的吉普。

“最初城真的是覺醒者衆多,各種宗教組織隨處可見,或明或暗。”蔣白棉邊開車邊感嘆了一句,“這也間接說明‘最初城’實力有多強,竟然能壓得住局面,這麼多年都沒讓城裡出什麼大亂子。”

商見曜望着前方道路,嘆了口氣道:

“現在小紅來了……”

“你別老黑小紅啊!”蔣白棉笑了。

…………

最初城,獵人公會大廳內。

沒收到韓望獲消息的白晨、龍悅紅和格納瓦從二樓回到了這裡。

突然,龍悅紅指着一個地方道:

“那個,那個是不是之前野草城獵人公會的副會長,叫,叫克里斯汀娜那個?”

白晨和格納瓦循着他的視線望了過去,看見了一位金髮藍眼的三十來歲女性。

除了皮膚粗糙,毛孔略大,那繫着白襯衣,穿着藍色斜條紋布長褲的女子真的稱得上很有味道,讓人直接聯想到牀的那種。

她正是曾經的野草城獵人公會副會長,克里斯汀娜。

第一百三十五章 娛樂資料第十九章 錯進錯出(第一更求月票)第八章 商見曜的對策(第二更求訂閱求月票)第一百三十八章 萬物平衡第七十章 情報(求推薦票)第一百八十三章 方案第十二章 長夜教團(第三更求訂閱求月票)第一百二十二章 隻言片語第五十四章 人有三急第一章 統一分配第一百一十二章 留言第一章 灰土生態第一百零二章 深夜第一百三十二章 機器之城第二十七章 撲空第一百五十五章 重大進展第七十二章 “地下方舟”第一百三十章 有趣的人心第八十四章 舊世界的剪影(求推薦票)第七章 佈道第一百八十五章 “拯救者”第四十七章 寄於自然(求推薦票)第七十四章 “終極反派”第八十九章 鬧劇?第四十六章 不簡單(求推薦票)第九十一章 施施然(求保底月票)第八十七章 幽暗者(最後一天求月票)第一百九十三章 屍體第一百四十八章 異變(最後一天求月票)第六十九章 任務第五十五章 重回北街第六章 假設(雙倍期間求月票)第二十一章 確定方向第七十四章 “終極反派”第八十四章 警示者(月底求月票)第三十二章 尤金第八十四章 13號遺蹟第五十四章 巴掌(求推薦票)第八十三章 電臺第六十四章 新方向(祝大家牛年大吉)第九章 薑是老的辣(第三更求訂閱求月票)第五十六章 後手第六十章 南轅北轍(求推薦票)第一百零九章 上島第七十二章 小小的代價第一百八十八章 膽小鬼第六十章 亂平第四十一章 三重效果(求月票)第二十七章 獨特風景第七十五章 民俗第三章 談判的技巧第一百四十六章 惡化第一百五十二章 “相信”第一章 回家(感謝飛灰黑度一打賞白銀盟)第一百一十五章 人第一百三十八章 萬物平衡第四十八章 線第一百七十三章 “誘拐”第九章 天然教派(雙倍期間求月票)第四章 突破(求保底月票)第八十七章 曾經擁有(週一求推薦票)第一百二十七章 行爲藝術第三十三章 第一個點(求推薦票)第一百三十章 撤離“方案”第三十六章 僧侶(求推薦票)第一百六十八章 “房間”第一百三十四章 示之以誠第一百四十四章 眼睛第七十二章 小小的代價第一百八十七章 紙張第一百三十二章 表演第一百四十七章 提議第一百二十三章 儀式第二十八章 上報第一百五十九章 真真假假第五十四章 人有三急第一百零五章 出口第一百三十七章 進步第一百一十七章 殘暴之人第五十八章 閒棋第四十五章 第三晚(週一求推薦票)第六十五章 誠懇的建議第十七章 “新人類”(求月票)第十三章 獎勵(求月票)第八十四章 警示者(月底求月票)第一百一十六章 韓望獲的決定第七十八章 幻覺的來源(求推薦票)第一百九十八章 返程第二十九章 回憶過去(求推薦票)第七十三章 畫風破壞者(週一求推薦票)第十四章 黑沼荒野第十九章 錯進錯出(第一更求月票)第六十一章 話術第二十九章 回憶過去(求推薦票)第九十七章 心跳第五十五章 重回北街第六十三章 新“工作”第三十八章 黑衫黨第四十五章 第三晚(週一求推薦票)第四十五章 第三晚(週一求推薦票)
第一百三十五章 娛樂資料第十九章 錯進錯出(第一更求月票)第八章 商見曜的對策(第二更求訂閱求月票)第一百三十八章 萬物平衡第七十章 情報(求推薦票)第一百八十三章 方案第十二章 長夜教團(第三更求訂閱求月票)第一百二十二章 隻言片語第五十四章 人有三急第一章 統一分配第一百一十二章 留言第一章 灰土生態第一百零二章 深夜第一百三十二章 機器之城第二十七章 撲空第一百五十五章 重大進展第七十二章 “地下方舟”第一百三十章 有趣的人心第八十四章 舊世界的剪影(求推薦票)第七章 佈道第一百八十五章 “拯救者”第四十七章 寄於自然(求推薦票)第七十四章 “終極反派”第八十九章 鬧劇?第四十六章 不簡單(求推薦票)第九十一章 施施然(求保底月票)第八十七章 幽暗者(最後一天求月票)第一百九十三章 屍體第一百四十八章 異變(最後一天求月票)第六十九章 任務第五十五章 重回北街第六章 假設(雙倍期間求月票)第二十一章 確定方向第七十四章 “終極反派”第八十四章 警示者(月底求月票)第三十二章 尤金第八十四章 13號遺蹟第五十四章 巴掌(求推薦票)第八十三章 電臺第六十四章 新方向(祝大家牛年大吉)第九章 薑是老的辣(第三更求訂閱求月票)第五十六章 後手第六十章 南轅北轍(求推薦票)第一百零九章 上島第七十二章 小小的代價第一百八十八章 膽小鬼第六十章 亂平第四十一章 三重效果(求月票)第二十七章 獨特風景第七十五章 民俗第三章 談判的技巧第一百四十六章 惡化第一百五十二章 “相信”第一章 回家(感謝飛灰黑度一打賞白銀盟)第一百一十五章 人第一百三十八章 萬物平衡第四十八章 線第一百七十三章 “誘拐”第九章 天然教派(雙倍期間求月票)第四章 突破(求保底月票)第八十七章 曾經擁有(週一求推薦票)第一百二十七章 行爲藝術第三十三章 第一個點(求推薦票)第一百三十章 撤離“方案”第三十六章 僧侶(求推薦票)第一百六十八章 “房間”第一百三十四章 示之以誠第一百四十四章 眼睛第七十二章 小小的代價第一百八十七章 紙張第一百三十二章 表演第一百四十七章 提議第一百二十三章 儀式第二十八章 上報第一百五十九章 真真假假第五十四章 人有三急第一百零五章 出口第一百三十七章 進步第一百一十七章 殘暴之人第五十八章 閒棋第四十五章 第三晚(週一求推薦票)第六十五章 誠懇的建議第十七章 “新人類”(求月票)第十三章 獎勵(求月票)第八十四章 警示者(月底求月票)第一百一十六章 韓望獲的決定第七十八章 幻覺的來源(求推薦票)第一百九十八章 返程第二十九章 回憶過去(求推薦票)第七十三章 畫風破壞者(週一求推薦票)第十四章 黑沼荒野第十九章 錯進錯出(第一更求月票)第六十一章 話術第二十九章 回憶過去(求推薦票)第九十七章 心跳第五十五章 重回北街第六十三章 新“工作”第三十八章 黑衫黨第四十五章 第三晚(週一求推薦票)第四十五章 第三晚(週一求推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