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奇怪的聲音

“這屬於直接修改記憶了吧?”蔣白棉用左手托住了右肘,而右手五指放在嘴鼻之間。

商見曜認真回答道:

“我沒有比較過被催眠和被篡改過記憶的人有什麼不同,無法肯定。”

嚯,現在是嚴謹的商見曜……蔣白棉坐在那裡,邊思索邊說道:

“如果趙家內部某些人確實和‘反智教’刺殺許立言有關,那莊園的事情很可能是真‘神父’親自做的,不過,以他的謹慎,本人應該沒在莊園內,而是藏在附近某個地方靜靜注視着一切。”

商見曜擺出和蔣白棉一模一樣的動作:

“那怎麼解釋趙守仁他們被篡改了記憶?”

“可能在最初控制莊園時,他出現過,後來只留下了一個假‘神父’式的傀儡。”蔣白棉有種受到挑釁的感覺,詳細說起自己的猜測,“那些進莊園調查的人,遭遇的應該都不是修改記憶,而是‘催眠’。躲在外面觀察的,因爲沒被發現,自然不會被影響。”

不等商見曜質疑,她自己又發現了一個問題:

“可‘反智教’究竟想做什麼?如果打算以趙家莊園爲據點,從中汲取利益,他們完全不該做得這麼絕。在這件事情上,最重要的一點就是不能引起趙家家主的懷疑,那樣的話,後續的調查接二連三,非常不利於他們蟄伏。換做是我,肯定只會剋扣一部分上繳,做成合理的損耗,細水長流嘛。這一鍋端了,誰不懷疑啊?

“要是他們只想侵佔,壯大教派,這種方式也不聰明啊。如果是我,直接就修改相應人員的記憶,最短時間內把幾個莊園賣出去,然後自己一走了之,換個人出面,拿賣莊園得來的錢再光明正大地買別的莊園……”

說到這裡,蔣白棉發現商見曜看自己的眼神變得怪怪的,頓時“呃”了一聲,下意識維護起組長的光輝形象:

“我只是換位思考,把自己放在反派的角度分析問題,並不是真的想這麼做,呸,我的意思是,我平時連這種想法都沒有,只是帶入了這種場景,纔會嚴格地按照邏輯去推理會有什麼樣的發展。”

商見曜點了點頭:

“看我的口型。”

說完,他沒發出聲音地張了幾次嘴巴。

“我又不懂脣語!”蔣白棉沒好氣地說道。

她話是這麼說,實際卻動起了嘴巴,似乎在還原商見曜剛纔的表現。

“反智教?你想說‘反智教’?”蔣白棉試探着說出答案。

商見曜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啪啪鼓掌道:

“答對了!”

“你的意思是,‘反智教’做出再沒有智商的行爲,都不值得奇怪?”蔣白棉不是太贊同地搖了下腦袋,“可根據‘反智教’的教義,高層必須保持頭腦,代替教衆們思考,應該還是比較聰明的,嗯,真‘神父’就是一個例子。”

商見曜鄭重說道:

“愚蠢是會傳染的。”

“你證明給我看!”蔣白棉下意識反駁了一句。

商見曜當即開口道:

“你看……”

“停!”蔣白棉直接制止了他,擡手揉了揉額頭,說出了自己的猜測,“我認爲‘反智教’是想以趙家莊園爲據點,謀劃一些事情,這應該是一種短期的行爲,所以不需要考慮是否暴露的問題,可以急功近利。”

“他們在那裡印刷傳單?”商見曜眼睛一亮。

他似乎對“反智教”充滿錯別字的傳單很有興趣。

蔣白棉從房間牀鋪的邊沿起身,邊走向門口,邊做出了回答:

“也許。”

商見曜跟着她站起,一步步往外走去。

“你不問我去哪裡?”蔣白棉探掌按住門把手後,笑吟吟問道。

商見曜正色回答:

“我又不是龍悅紅。”

“那你說說我要去哪裡,想做什麼?”蔣白棉含笑問道。

商見曜想了一下道:

“得加錢!”

蔣白棉眉毛微動,略顯詫異地笑道:

“既然涉及‘反智教’,確實需要和趙議員談一談了,讓他對之後可能出現的溢價有個心理準備,同時也看一看他能在最初城找到什麼幫手,最好是某位對‘反智教’深惡痛絕的實權人物。”

要是最後的評估結果是危險程度很高,她會考慮直接放棄,畢竟“反智教”也是一大勢力,在與主要任務無關的情況下,惹這麼一幫沒有智商的瘋子不是一件明智的事情。

這時,商見曜莫名其妙冒出了一句話:

“不知道‘熔爐教派’和‘反智教’有沒有關係。”

蔣白棉“嗯”了一聲:

“我不會直接去找蘭斯特,我們回去發電報給趙議員。”

說完,她擰動把手,打開了房門。

兩人一路下行,告別蘭斯特,回到了吉普車上。

側頭看了眼豐收浴室,蔣白棉由衷感慨道:

“這麼蒸一下,泡泡澡,真的很舒服啊,感覺身體都輕鬆了不少,嗯,之後一定要帶小白他們來嘗試嘗試。”

商見曜的表情突然變得爲難,一副正在冥思苦想的模樣。

不等蔣白棉詢問,他主動開口道:

“格納瓦能接受蒸汽浴嗎?”

“這我就不清楚了……”蔣白棉對機器人不是那麼在行。

吉普緩緩啓動了,開入了城市主幹道,但它並沒有往最初城西北方向的青橄欖區返回,反而直奔金麥穗區最南邊的出城口。

“時間還早,可以觀察下趙家莊園周圍的環境,我們不做任何調查,只熟悉地形。”蔣白棉隨口解釋道。

他們的吉普在野草城動亂後做了新的改裝,不用擔心“反智教”的人能認出來。

商見曜聞言,嘆了口氣:

“可惜小紅沒跟着。”

你意思是,如果小紅在,簡單的熟悉地形會發展成直接的衝突?你太看得起小紅了,之前那麼多天不也沒事?蔣白棉念頭轉動間,放棄了反駁。

…………

下午三點出頭,吉普回到了烏戈旅館,停在了昨天那個地方。

瞄了眼附近多出來的灰色越野,蔣白棉笑道:

“小白他們應該已經回來了。”

商見曜仔細檢查起越野車的狀況,不知是遺憾還是鬆了口氣地說道:

“沒有彈孔。”

蔣白棉不想理他,轉身走入了旅館。

大廳內,前臺位置沒有人在,它後面對應的那個房間木門緊閉着。

蔣白棉眉頭微皺間,商見曜已躥了過去,彷彿想進入前臺,假扮旅館老闆。

喂……蔣白棉沒敢大聲喊,加快腳步,試圖追上商見曜,不給他自由發揮的機會。

兩人一前一後繞到了接待臺裡面,蔣白棉伸手製止了商見曜後續的行爲。

就在這時,她聽見緊閉的木門後有荷荷聲傳出。

這就像野獸在悲鳴,在低吼。

蔣白棉臉上的所有表情瞬間消失,她側過耳朵,努力去傾聽那個房間內的動靜。

在她的感應中,裡面只有一個大型生物的電信號存在。

荷荷的聲音又響了兩次,然後徹底消失了。

那木門後一片安靜。

蔣白棉心中一動,對商見曜使了個眼色,自己隨之輕手輕腳地退出前臺區域,回到了大廳。

商見曜模仿着她的樣子,速度更快地倒退着遠離了那個房間。

兩人剛重聚在一塊,擺出往樓梯口走去的姿態,那扇木門就吱呀一聲打開了。

走出來的是旅館老闆烏戈,他偏金色的頭髮和亞麻做的襯衣略顯溼潤,彷彿出了不少汗,那有些許皺紋、曬得較黑的臉龐則透着些許蒼白。

他看了蔣白棉、商見曜一眼,語速緩慢地問道:

“有什麼事嗎?”

商見曜當即回答道:

“前臺不能不留人啊,很容易被小偷光顧的。”

烏戈點了下頭:

“不用擔心,這片區域的竊賊我都認識。”

“看來是我們多慮了。”蔣白棉笑着拉走了商見曜。

等回到二樓,蔣白棉側頭望向商見曜,壓着嗓音問道:

“你是察覺到裡面有異常纔過去的?”

商見曜搖了搖頭:

“我想幫他守一會兒前臺。”

蔣白棉無言以對。

兩人很快回了202房間,稍做休整就等來了白晨、龍悅紅和格納瓦敲門。

交流完今天的經歷,蔣白棉笑着舒了口氣:

“至少最近不用擔心沒錢生活了。

“嗯,明天拿100奧雷當押金,把單兵火箭筒贖回來,身在最初城,還是得儘量保證火力充足。”

100奧雷肯定買不到全新的車輛,但作爲一臺年齡超過七十,明顯經歷過大修的越野車的押金,足夠了。

敲定好這件事情,龍悅紅略顯猶豫地問道:

“真要管‘反智教’的事?”

“如果不管,也許又會像野草城那樣出現劇變,把我們捲進去。”做出回答的是白晨。

蔣白棉對此略感詫異,但沒有開口調侃。

她也是這麼認爲的,畢竟“反智教”總是喜歡做一些波及大量人的壞事。

當然,要不要管最終還是得視危險程度而定,如果實在太危險,可以考慮向最初城有關部門舉報。

商見曜隨之笑道:

“打擊邪教,人人有責!”

噹噹噹,格納瓦鼓起了掌。

商見曜連連對他致意,感謝他的捧場。

隔了幾秒,蔣白棉望向白晨,正色問道:

“你對這家旅館的老闆還有什麼瞭解?”

第九十三章 深夜(求月票)第五十七章 貴族議事會第四十七章 軍事行動第一百五十九章 真真假假第五十五章 陰魂不散第二十一章 遭遇戰(求推薦票)第十章 “天選之子”(求推薦票)第七十九章 朋友(求推薦票)第十四章 病歷(求月票)第五十二章 守株待兔(求推薦票)第一百五十章 警惕之心永存第一百一十六章 韓望獲的決定第一百二十二章 有仇報仇第五十四章 巴掌(求推薦票)第一百四十九章 還錢第二十一章 遭遇戰(求推薦票)第一百一十三章 魯莽?(新一月求月票)第七十五章 民俗第一百七十六章 瞭解第一章 統一分配第九十五章 “僱傭兵”第九十六章 窒息第一百三十三章 無聲處的驚險第五十七章 交換情報(求推薦票)第八十七章 新形象第六十八章 選擇(求月票)第四十八章 線第一百八十章 實誠的機器人第四章 流言(求推薦票)第九章 天然教派(雙倍期間求月票)第一百三十六章 單人行動第七十六章 艾莎第三十三章 開價第四十六章 偶遇第一百五十三章 改變思路(月初求月票)第一百五十九章 交匯的“線索”第八章 商見曜的對策(第二更求訂閱求月票)第六十二章 審問(祝大家春節快樂)第六十四章 新方向(祝大家牛年大吉)第一百五十六章 “禿鷲”們第一百零三章 病第五十七章 追蹤第一百一十章 準則第八十章 山怪第五十二章 守株待兔(求推薦票)第二章 小“測試”第一百五十四章 上報第九十一章 施施然(求保底月票)第二十七章 水圍鎮(求推薦票)第三十五章 怪異的死亡(求推薦票)第一百八十七章 紙張第一百一十六章 韓望獲的決定第二十章 曲意奉承第一百三十一章 新的“島嶼”第一百七十八章 重臨第一百八十七章 紙張第一百八十六章 能攻心則反側自消第七十五章 待產者(求推薦票)第一百五十八章 致命體驗第三十一章 末人第一百六十六章 處處幻夢,何必認真第九十三章 出城第一百零五章 紅石集一霸第六章 諮詢(第四更求訂閱和月票)第五十三章 防不勝防第一百零六章 道在電中第六十九章 任務第四十八章 接近第十二章 敲定第三十一章 奇怪的聲音第一百七十六章 瞭解第一百二十四章 新方向第二十五章 交友第一百五十七章 “又”來第七十七章 磨洋工第一章 灰土生態第一百二十九章 意外的收穫第一百五十二章 細節中的情報(月初求月票)第一百一十八章 傾向第五十二章 守株待兔(求推薦票)第七十六章 “幻境”交流(求推薦票)第十八章 道左相逢第一百零二章 那些物品第十三章 再探(雙倍期間求月票)第九章 天然教派(雙倍期間求月票)第一百三十一章 新的“島嶼”第一百零一章 私下的默契第四章 突破(求保底月票)第五十四章 人有三急第十五章 夜宿第五十一章 還原第一百五十章 真“神棍”(求保底月票)第七十二章 沮喪(求推薦票)第五十八章 原因(求推薦票)第一百一十八章 尋人第八十四章 舊世界的剪影(求推薦票)第二十三章 公會高層第四十二章 編寫第一百一十一章 不同的方式第一百四十八章 異變(最後一天求月票)
第九十三章 深夜(求月票)第五十七章 貴族議事會第四十七章 軍事行動第一百五十九章 真真假假第五十五章 陰魂不散第二十一章 遭遇戰(求推薦票)第十章 “天選之子”(求推薦票)第七十九章 朋友(求推薦票)第十四章 病歷(求月票)第五十二章 守株待兔(求推薦票)第一百五十章 警惕之心永存第一百一十六章 韓望獲的決定第一百二十二章 有仇報仇第五十四章 巴掌(求推薦票)第一百四十九章 還錢第二十一章 遭遇戰(求推薦票)第一百一十三章 魯莽?(新一月求月票)第七十五章 民俗第一百七十六章 瞭解第一章 統一分配第九十五章 “僱傭兵”第九十六章 窒息第一百三十三章 無聲處的驚險第五十七章 交換情報(求推薦票)第八十七章 新形象第六十八章 選擇(求月票)第四十八章 線第一百八十章 實誠的機器人第四章 流言(求推薦票)第九章 天然教派(雙倍期間求月票)第一百三十六章 單人行動第七十六章 艾莎第三十三章 開價第四十六章 偶遇第一百五十三章 改變思路(月初求月票)第一百五十九章 交匯的“線索”第八章 商見曜的對策(第二更求訂閱求月票)第六十二章 審問(祝大家春節快樂)第六十四章 新方向(祝大家牛年大吉)第一百五十六章 “禿鷲”們第一百零三章 病第五十七章 追蹤第一百一十章 準則第八十章 山怪第五十二章 守株待兔(求推薦票)第二章 小“測試”第一百五十四章 上報第九十一章 施施然(求保底月票)第二十七章 水圍鎮(求推薦票)第三十五章 怪異的死亡(求推薦票)第一百八十七章 紙張第一百一十六章 韓望獲的決定第二十章 曲意奉承第一百三十一章 新的“島嶼”第一百七十八章 重臨第一百八十七章 紙張第一百八十六章 能攻心則反側自消第七十五章 待產者(求推薦票)第一百五十八章 致命體驗第三十一章 末人第一百六十六章 處處幻夢,何必認真第九十三章 出城第一百零五章 紅石集一霸第六章 諮詢(第四更求訂閱和月票)第五十三章 防不勝防第一百零六章 道在電中第六十九章 任務第四十八章 接近第十二章 敲定第三十一章 奇怪的聲音第一百七十六章 瞭解第一百二十四章 新方向第二十五章 交友第一百五十七章 “又”來第七十七章 磨洋工第一章 灰土生態第一百二十九章 意外的收穫第一百五十二章 細節中的情報(月初求月票)第一百一十八章 傾向第五十二章 守株待兔(求推薦票)第七十六章 “幻境”交流(求推薦票)第十八章 道左相逢第一百零二章 那些物品第十三章 再探(雙倍期間求月票)第九章 天然教派(雙倍期間求月票)第一百三十一章 新的“島嶼”第一百零一章 私下的默契第四章 突破(求保底月票)第五十四章 人有三急第十五章 夜宿第五十一章 還原第一百五十章 真“神棍”(求保底月票)第七十二章 沮喪(求推薦票)第五十八章 原因(求推薦票)第一百一十八章 尋人第八十四章 舊世界的剪影(求推薦票)第二十三章 公會高層第四十二章 編寫第一百一十一章 不同的方式第一百四十八章 異變(最後一天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