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道左相逢

野草城,一輛加裝着深色防彈玻璃的轎車緩緩駛入了街道。

趙義德坐在後排偏左位置,回頭看了眼側後的糧店,滿意地點了下頭。

自從年前流浪者暴亂後,他就覺得自己時來運轉了。

作爲北街趙府的第一繼承人,在別人看來,他必然是風光無限的,但他本人卻非常清楚,自己每天都戰戰兢兢,如履薄冰。

他上面有掌握家族實權,身爲野草城貴族議事會一員的父親趙正奇壓着,下面有野心勃勃的弟弟趙義學盯着,不僅絕大部分事情都做不了主,只拿得到很少一部分資源,而且還不能有一點行差踏錯。

經過那次暴亂,他那個狼子野心的弟弟趙義學被趕去了最初城,完全脫離了家族權力的中心,他的父親趙正奇則因爲受到驚嚇,身體變差,逐漸將一部分權力和產業交給了他。

活了三十來年,直到現在,趙義德才算真正明白貴族之貴。

比如,他剛纔視察的那家收益豐厚的糧店,從今天開始,就完全劃到他的名下了,比如,那個以往只聽他父親趙正奇吩咐,對他不冷不熱的管事,如今恨不得長出一條狗尾巴,在那裡搖來搖去。

念頭轉動間,趙義德摁下了車窗按鈕,想呼吸一口外面香甜醉人的空氣。

就在這時,他看見對面駛來了一輛明顯改裝過的軍綠色吉普。

在野草城中,這不是什麼太少見的情況,趙義德對此不甚在意。

突然,那輛吉普放慢了速度,開車的司機摁下車窗,取掉墨鏡,向趙義德揮起了左手。

他看起來很興奮,很高興。

趙義德眼眸內頓時映照出了一張膚色健康,五官英挺的臉孔。

這張臉,他是如此的熟悉,如此的印象深刻,竟讓他腦海刷地空白,有了心肺驟停的感覺。

是那個人!

是那個拿着高爆炸藥,威脅整個貴族議事會的瘋子!

是那個掌握着詭異能力,讓大家不知不覺和他成爲朋友,與他一起跳舞的恐怖獵人!

趙義德屏住了呼吸,本能反應就是按起車窗,假裝什麼都沒有看到。

深色的玻璃窗緩緩合攏,趙義德用眼角餘光看見那個自稱張去病的男子有些失望地收回了手。

他木然地將視線轉向了前排,沒有催促司機加快速度,免得暴露自己已經看到對方的事實。

兩輛車擦肩而過,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

趙義德依舊正襟危坐,身體極度僵硬。

直到車輛繞過市政大樓,通往北街的橋樑在望,他才悄然鬆了口氣。

吉普車上,商見曜打了下方向盤,一臉惋惜地說道:

“看來‘推理小丑’的效果已經消失了,哎,我都還沒來得及參加他家的舞會。”

當初趙義德可是有向商見曜發出邀請的。

“都這麼久了,你又不是執歲,效果肯定早沒了。”坐在後排偏左位置的蔣白棉對此一點也不意外。

副駕位置的龍悅紅則有點擔憂地說道:

“他應該認出我們了,會不會找人來報復?”

上次在野草城,“舊調小組”可是讓貴族議事會那些議員們狠狠出了不少血,用來安撫流民。

而且,商見曜還對他們使用了“推理小丑”,組建了兄弟會,大家一起跳舞。

貴族們清醒之後,這必然是又尷尬又羞恥又讓人咬牙切齒的回憶。

以他們擁有的資源,龍悅紅覺得他們不報復“舊調小組”簡直不科學。

蔣白棉笑了笑道:

“野草城和公司現在是友好合作關係,只要許立言許城主不想着對付我們,幾個貴族翻不起什麼大浪。

“純粹靠請外人,他們也找不到多少覺醒者和資深的獵人,而我們現在的實力,比離開野草城時翻了可不止一倍,自己不疏忽大意的情況下,還怕了他們不成?”

沒有許立言允許,貴族的私人武裝沒法在城裡太過放肆,沒法毫無顧忌的行動。

龍悅紅想了想,竟覺得組長說得很有道理。

我們小組真的已經成長到了相當可怕的程度……他一邊暗自感慨,一邊“嗯”了一聲:

“反正我們在野草城也待不了幾天,格納瓦一到,我們就會離開。”

因爲“地下方舟”的處境比較微妙,和紅石集其他勢力存在競爭關係,所以格納瓦花了比預計多的時間來穩固秩序,還有兩天才能抵達野草城。

蔣白棉將肘關節支在門上,單手托住了臉頰,笑着說道:

“再說,他們應該也能猜到我們背後有不小的勢力支持,只要我們不去北街刺激他們,他們頂多就是對我們做些監控。”

說到這裡,蔣白棉目光一掃,發現白晨的視線越過自己,看向了窗外。

“你在看什麼?”她好奇側頭,跟着眺望起街邊。

原本的“老字號麪館”變成了“王記麪館”。

蔣白棉沉默了下來。

商見曜同樣沒有說話,開着吉普,繞了一大圈,直到確定沒人跟蹤,才駛入了“阿福槍店”所在的那條巷子。

車輛於一棟棟樓房圍起來的院子內停好後,龍悅紅推門而出,打量起這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

熟悉是因爲他在這裡生活和戰鬥過,陌生則來自於此地有了一定程度的改造,晾曬出來的衣物也變得輕薄。

“誒,你們又來了啊?”

“你們還改了車?剛纔真不敢認!

“要來房間裡坐一下嗎?”

來往的住戶們認出了並肩作戰過的“舊調小組”,或矜持或熱情地打起了招呼。

這裡也多了不少陌生人,應該是年後纔到來的遺蹟獵人們。

他們都用又好奇又審視的目光打量着“舊調小組”。

簡單迴應後,蔣白棉、商見曜和龍悅紅跟在白晨後面,進了“阿福槍店”的後門。

繫着輕薄圍巾,穿着陳舊長裙,挽着高高發髻的南姨已經等待在樓梯口,邊扔出手裡的兩把鑰匙,邊笑着說道:

“還是之前那兩間。”

白晨本來想伸手接住那兩把鑰匙,但商見曜已搶在她前面,愉快地完成了這個工作。

她只好點了點頭,簡單喊了一聲。

蔣白棉則笑着說道:

“最近過得還不錯啊。”

“老樣子。”南姨微笑迴應。

蔣白棉環顧了一圈道:

“安老師還有來上課嗎?”

“有,還是老時間。”南姨邊說邊側過身體,讓開了道路。

“舊調小組”四人揹着戰術揹包,沿沒什麼改變,只是多了許多彈孔的樓梯,進了陰冷的過道。

…………

北街,趙府。

趙義德急急忙忙衝進了書房。

肥肥胖胖鬍鬚花白的趙正奇端着茶杯,看了大兒子一眼,不是太滿意地說道:

“慌什麼慌?都三十幾歲的人了!

“每臨大事有靜氣!”

趙義德喘着氣,慌忙說道:

“爸,那幾個人又回來了!拿炸彈威脅我們的那幾個!”

喀嚓一聲,趙正奇手裡的茶杯落到了地上,摔成了碎片。

“他們在哪裡?”趙正奇彈了起來,展現出了和身材不符合的靈活。

“南,南街!”趙義德如實回答。

趙正奇稍微平復了一點:

“他們在做什麼?”

“就路上遇見,那個瘋子還很高興地和我打招呼,我裝作沒有看見。”趙義德沒有掩蓋任何一個細節。

趙正奇追問道:

“然後你就這樣回來了?”

“嗯!”趙義德重重點頭,“爸,現在該怎麼做?”

趙正奇恢復了沉穩,來回踱了幾步:

“先把這件事情通報給城主和其他人,讓大家都提高戒備。

“然後,然後,什麼都不做,密切注意那幾個人的動向就行了。”

“什麼都不做?”趙義德頗爲詫異。

趙正奇冷笑了一聲:

“你還想報復?

“但凡那個瘋子沒有當場死掉,你我這輩子都別想睡好覺了。

“正常人誰不怕一個有行動力又有能力的瘋子啊?”

說到這裡,趙正奇頓了一下:

“他們也不像是沒有來頭的,我們上次的損失也不大。”

趙義德吐了口氣道:

“只能這樣了……”

話音剛落,他突然記起一事,脫口而出道:

“爸,那件事情不是一直找不到合適的人去做嗎?要不要請他們?”

“你瘋了?”趙正奇條件反射般罵了一句。

接着,他沉默了下去,隔了好幾秒才道:

“也不是,不可以……”

第九十章 玩戰術(求保底月票)第四十六章 不簡單(求推薦票)第五十九章 反饋第五章 臨近第八章 “挑釁”第一百四十一章不像科學家的科學家第三十五章 由此始由此終第一百二十八章 熔爐教派第一百二十五章 離開第一百二十三章 “心靈走廊”的本質第一百一十章 準則第一百九十八章 返程第二十一章 遭遇戰(求推薦票)第一百五十八章 致命體驗第五十九章 不如跳舞第六十一章 畫畫(求推薦票)第三十五章 “提議”第四十八章 線第一百零七章 實驗第一百四十六章 惡化第一百七十五章 夜路第八十八章 目標第四章 流言(求推薦票)第二十章 曲意奉承第一百一十六章 相遇(月初求月票)第七十四章 “終極反派”第十八章 可惜第五十八章 砰第一百八十一章 兇名在外第十九章 槍響(求推薦票)第一百三十二章 機器之城第七十九章 朋友(求推薦票)第一百二十二章 隻言片語第五十四章 巴掌(求推薦票)第三十五章 由此始由此終第八十九章 鬧劇?第一百二十五章 信息僞裝第三章 市場(求推薦票)第一章 灰土生態第三十九章 紅茶第一百一十八章 尋人第一百八十五章 “拯救者”第一百九十五章 過往的真相第一百零三章 奇怪的發現第三章 談判的技巧第一百三十四章 示之以誠第一百二十七章 “天神下凡”第一部小結兼請假第一百零六章 道在電中第八十四章 舊世界的剪影(求推薦票)第四章 熟悉的生活(第二更求訂閱求月票)第一百五十二章 細節中的情報(月初求月票)第二章 複查(求推薦票)第七十三章 畫風破壞者(週一求推薦票)第五十七章 貴族議事會第一百五十五章 重大進展第七章 味道第十八章 彙報的技巧(求月票)第一百二十二章 有仇報仇第二章 複查(求推薦票)第十八章 可惜第十章 “天選之子”(求推薦票)第一百三十一章 新的“島嶼”第六十五章 搜查房間(求推薦票)第三十四章 路“遇”第十八章 彙報的技巧(求月票)第一百一十六章 相遇(月初求月票)第一百零八章 注意事項第一百八十八章 膽小鬼第八十九章 鬧劇?第四十二章 熟人(求保底月票)第五十章 蛛絲馬跡(求推薦票)第一百三十三章 格納瓦第十五章 夜宿第六十二章 隧道(求推薦票)第五十四章 巴掌(求推薦票)第一百三十五章 娛樂資料第一百一十六章 相遇(月初求月票)第四十三章 曾廣旺(求保底月票)第一百一十八章 尋人第一百一十三章 不戰而屈人之兵第一百二十四章 新方向第三十五章 “提議”第一百二十章 峰迴路轉第五十五章 陰魂不散第五十八章 砰第六十四章 大海撈針(月初求月票)第八十七章 新形象第一百二十六章 商見曜的新思路第六十五章 誠懇的建議第四章 熟悉的生活(第二更求訂閱求月票)第十二章 充實的一天第六十七章 “過招”(求月票)第六章 諮詢(第四更求訂閱和月票)第八章 “挑釁”第一百一十章 神廟第七十一章 不好意思的商見曜第六十八章 選擇(求月票)第一百六十八章 “房間”
第九十章 玩戰術(求保底月票)第四十六章 不簡單(求推薦票)第五十九章 反饋第五章 臨近第八章 “挑釁”第一百四十一章不像科學家的科學家第三十五章 由此始由此終第一百二十八章 熔爐教派第一百二十五章 離開第一百二十三章 “心靈走廊”的本質第一百一十章 準則第一百九十八章 返程第二十一章 遭遇戰(求推薦票)第一百五十八章 致命體驗第五十九章 不如跳舞第六十一章 畫畫(求推薦票)第三十五章 “提議”第四十八章 線第一百零七章 實驗第一百四十六章 惡化第一百七十五章 夜路第八十八章 目標第四章 流言(求推薦票)第二十章 曲意奉承第一百一十六章 相遇(月初求月票)第七十四章 “終極反派”第十八章 可惜第五十八章 砰第一百八十一章 兇名在外第十九章 槍響(求推薦票)第一百三十二章 機器之城第七十九章 朋友(求推薦票)第一百二十二章 隻言片語第五十四章 巴掌(求推薦票)第三十五章 由此始由此終第八十九章 鬧劇?第一百二十五章 信息僞裝第三章 市場(求推薦票)第一章 灰土生態第三十九章 紅茶第一百一十八章 尋人第一百八十五章 “拯救者”第一百九十五章 過往的真相第一百零三章 奇怪的發現第三章 談判的技巧第一百三十四章 示之以誠第一百二十七章 “天神下凡”第一部小結兼請假第一百零六章 道在電中第八十四章 舊世界的剪影(求推薦票)第四章 熟悉的生活(第二更求訂閱求月票)第一百五十二章 細節中的情報(月初求月票)第二章 複查(求推薦票)第七十三章 畫風破壞者(週一求推薦票)第五十七章 貴族議事會第一百五十五章 重大進展第七章 味道第十八章 彙報的技巧(求月票)第一百二十二章 有仇報仇第二章 複查(求推薦票)第十八章 可惜第十章 “天選之子”(求推薦票)第一百三十一章 新的“島嶼”第六十五章 搜查房間(求推薦票)第三十四章 路“遇”第十八章 彙報的技巧(求月票)第一百一十六章 相遇(月初求月票)第一百零八章 注意事項第一百八十八章 膽小鬼第八十九章 鬧劇?第四十二章 熟人(求保底月票)第五十章 蛛絲馬跡(求推薦票)第一百三十三章 格納瓦第十五章 夜宿第六十二章 隧道(求推薦票)第五十四章 巴掌(求推薦票)第一百三十五章 娛樂資料第一百一十六章 相遇(月初求月票)第四十三章 曾廣旺(求保底月票)第一百一十八章 尋人第一百一十三章 不戰而屈人之兵第一百二十四章 新方向第三十五章 “提議”第一百二十章 峰迴路轉第五十五章 陰魂不散第五十八章 砰第六十四章 大海撈針(月初求月票)第八十七章 新形象第一百二十六章 商見曜的新思路第六十五章 誠懇的建議第四章 熟悉的生活(第二更求訂閱求月票)第十二章 充實的一天第六十七章 “過招”(求月票)第六章 諮詢(第四更求訂閱和月票)第八章 “挑釁”第一百一十章 神廟第七十一章 不好意思的商見曜第六十八章 選擇(求月票)第一百六十八章 “房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