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六章 爲什麼

從商見曜身上分離出來的人影如同傳說中的鬼魂,模模糊糊,虛幻不實,讓周圍的溫度都似乎下降了一些。

迪馬爾科!蔣白棉徹底確認這個世界上有意識生命這種東西。

其實,“永生人”計劃的成功,機械僧侶的存在已經能於某種程度上說明這個問題。

蔣白棉還沒來得及轉過別的念頭,就感覺身體一冷,意識彷彿遭遇了冰凍。

她跟着發出了驚恐的喊聲:

“不!”

伴隨這喊叫的是那道身影的脫離,迪馬爾科瞬間和龍悅紅重疊在了一起。

“不!”

“不!”

迪馬爾科虛幻的身影接連閃現於龍悅紅、白晨身上,讓他們不由自主發出了驚恐的喊叫。

這位“地下方舟”的主人表現的像是一隻無頭蒼蠅,惶恐地在房間內竄來竄去,不斷附體,又不斷脫離,似乎哪裡都不是能讓他感覺安全的地方。

短短一兩秒間,他以誇張到極點的速度完成了兩輪附體,甚至有打算以格納瓦這個銀黑色的智能機器人爲容器,可惜,格納瓦毫無反應,都沒有發出“不”的喊叫。

連續閃現中,迪馬爾科的身影驟然消失了。

他“躍”入了一個奇異的房間。

這房間牆壁漆黑,凸顯出了一張又一張虛幻的臉孔。

這些臉孔或猙獰或扭曲,用無比怨毒的眼神望着迪馬爾科,似乎恨不得全部衝上去,一人一口撕碎這位“心靈走廊”層次的覺醒者。

迪馬爾科根本沒有管他們,直接撲到了黑沉沉的房門上,試圖將它打開。

可是,那房門紋絲不動,彷彿只是畫出來的一樣。

這扇黑沉沉的房門向外一面呈硃紅色,上面有金燦燦的數字,但門把手和鎖芯位置分別貼上了黑色的紙張。

它們覆蓋在那裡,如同舊世界的封條。

“不!”

迪馬爾科再次發出不甘又恐懼的喊叫。

這麼多年以來,他都被關在屬於自己的“房間”內,偶爾才能藉助別人的心靈世界,進入走廊探索。

他之所以那麼關心閻虎的狀態和留下的隻言片語,就是因爲想找到解決的辦法或者新世界的大門,徹底擺脫這種困境。

於迪馬爾科這種層次的強者而言,瞬間爆發出所有力量的夜明珠雖然能造成不小的影響,但能持續的時間還是太短,沒用多久,迪馬爾科就從“膽小鬼”狀態裡恢復了過來,冷漠地環顧了一圈“房間”內那些臉孔,離開了這裡。

…………

現實世界中,商見曜、蔣白棉等人因爲迪馬爾科身影的短暫消失,徹底恢復了過來。

蔣白棉當即喊道:

“他怕電和磁!”

這有實踐提供證明!

蔣白棉已經發現,所謂的“意識生命”與電磁場有密切關係,自己之前爆發的“電流風暴”極大地破壞了迪馬爾科的生存基礎,摧毀了他暗藏的諸多“化身”。

但這還不夠,想要徹底覆滅這個用不同身體存活了很多年的怪物,她生物義肢的電能強度明顯不足,而且,之前那次爆發也讓她積蓄許久的電量消耗殆盡,頂多再能完成一到兩次讓人身體麻痹的電擊。

她話音剛落,半空飛快勾勒出了迪馬爾科的身影。

這位穿着舊世界黑色教士服,戴着同色老氣軟帽的“怪物”比剛纔虛幻了不少,搖搖晃晃地如氣泡一樣脆弱。

眼見蔣白棉擡起了左手,格納瓦似乎想掏出一塊高性能電池,迪馬爾科當即“哼”了一聲。

轟然之間,天花板垮塌了,大塊大塊的石頭砸落了下來。

它們彷彿有受到無形力量的牽引,集中在了蔣白棉、格納瓦、龍悅紅和白晨的頭頂。

而商見曜所在的位置,如風暴之眼一樣平靜。

轟隆嘩啦的動靜裡,龍悅紅看到一塊塊或大或小的混凝土砸向了自己。

剛聽完組長話語,還沒來得及思考對策的他下意識就驅動了軍用外骨骼裝置,雙腿關節一彈,撲向了門邊。

那裡的垮塌情況要好很多。

做完這些動作,龍悅紅纔想起一件事情:

白晨就在自己旁邊不遠,她沒有外骨骼裝置,面對天花板的垮塌,非常危險。

身在半空,龍悅紅強行扭頭,回望了一眼,只見落下的那一塊塊混凝土即將把白晨掩蓋。

他的眸光瞬間變得凝固,可他的身體卻沒法迴轉。

砰!

穿戴着軍用外骨骼裝置的龍悅紅撲到了門邊,但未接續翻滾。

這個時候,白晨憑藉着豐富的經驗,將身體蜷縮了起來,用右手、右臂護住了頭部,把各個要害位置藏得嚴嚴實實。

她沒有慌亂,還觀察了環境,主動躲到了規模不大的那部分混凝土下方。

兩害相權取其輕。

砰!砰!她的肩膀、她的背部、她的手臂都有被砸中,被擦過。

白晨咬着牙,只發出了一聲聲悶哼。

另外一邊,蔣白棉躲過了最大塊的混凝土,左手發揮巨力,硬碰硬地撥開了多次“襲擊”。

這讓她只受了一點輕微的擦傷。

至於格納瓦,不僅反應快,力量強,而且能硬抗大部分混凝土的下砸,機體各個地方除了出現一定的凹陷,就是擦刮嚴重,需要補漆。

他們躲避這輪攻擊時,迪馬爾科的身影又消失在了半空,商見曜的眼眸再次變得幽深,雙腳無法移動半步。

…………

“起源之海”內,有山有水陽光明媚的島嶼上。

穿着舊世界教士服,戴着老氣軟帽的迪馬爾科身影浮現於高空。

和之前比起來,他明顯虛弱了不少,似乎無法再支撐太久。

他望着下方的商見曜們,厲聲說道:

“雖然你這具身體也不是那麼合適的容器,最多用個兩年,但我的孩子就快出生了,我還有機會製造更多的新生命!

“是你逼我直接同化你的,你就不能好好被我剝奪意識嗎?”

說話間,迪馬爾科下壓了右掌。

商見曜的“起源之海”驟然沸騰,掀起了幾十上百米高的巨浪。

這些巨浪之中,數不清的微光膨脹變大,展現出了一幕幕場景。

這有在父母面前蹣跚學步的商見曜,有聽着父親講地表故事的商見曜,有贏下捉迷藏比賽抓到了龍悅紅的的商見曜,有蜷縮於黑暗房間內的商見曜,有守在白色牀單旁的商見曜,有獨自一人專注學習的商見曜,有義無反顧簽下了志願書的商見曜,有躺在實驗牀上慢慢閉上了眼睛的商見曜……

過去種種,今日再現。

“宿命通”,見衆生過往,知佛性唯一。

你既是我,我既是你!

不管商見曜們再怎麼使用“矯情之人”、“推理小丑”,再怎麼模擬發射火箭彈,迪馬爾科都沒再受到影響,他的身影與虛幻巨浪和那一幕幕場景融合在了一起。

嘩啦!

島嶼周圍的巨浪拍下,淹沒了商見曜們。

…………

現實世界中,迪馬爾科的房間內。

天花板的垮塌結束後,猜到迪馬爾科要佔據誰身體的蔣白棉立刻狂奔向了商見曜。

她的左手冒出了一道道電弧,卻無法再擊穿空氣,落到商見曜身上,她只能靠攏過去,用直接接觸的方式完成電擊。

蔣白棉不清楚這對附身後的迪馬爾科能造成多大傷害,可不可以將他逼離商見曜的身體,但此時此刻,已顧不得這麼多了。

也就是一秒鐘的時間,蔣白棉奔到了商見曜身旁。

她剛伸出左手,就看見戴着猴子面具的商見曜動了下眸子,給她使了個眼色。

使了個眼色。

蔣白棉伸出去的左手停頓了下來。

…………

商見曜的“起源之海”內,有山有水陽光明媚的島嶼上。

這裡只剩下了迪馬爾科一道身影和周圍巨浪內閃爍着微光的一幕幕場景。

那些場景裡的商見曜都彷彿多了幾分陰森。

“哈哈!”迪馬爾科仰頭大笑起來。

可是,他的臉龐、他的額頭、他的脖子處卻凸顯出了一張張屬於商見曜的臉孔,他們彷彿想從內部撕裂出來。

“怎麼會?怎麼會沒法完全同化?”迪馬爾科略顯驚恐地低喊出聲。

他的氣息比剛纔還要虛弱,很多很多。

就在這時,他看見一雙手出現在了島嶼邊緣。

緊接着,一道人影翻了上來,正是穿灰藍色迷彩服的商見曜。

他笑着望向了迪馬爾科:

“因爲還有一個我。”

之前島嶼上只有八個商見曜。

“你!”迪馬爾科驚怒出聲,卻未採取任何動作。

商見曜自顧自地笑道:

“發現你能侵入別人的心靈世界後,我就想明白了一些事情:

“之前‘地下方舟’的每一任主人應該都是你,你可以在當前身體衰敗後,佔據別人的身體,繼續活下去。方舟主人總是有大量情婦,生很多孩子,是因爲你想篩選出最合適的容器。

“這裡面有一個很值得玩味的細節:方舟上一任主人重病時,僕人暴亂,導致你們家族失去了大量成員,導致你在迪馬爾科這具身體不行後,找不到合適的容器,弄得自己近乎發瘋,直到拉爾斯出現,才讓你看到了希望。

“你是一個‘心靈走廊’層次的強者,本不該讓這種問題出現,讓自己陷入窘境。

“所以,我得出了一個結論:

“每次同化他人,佔據身體的時候,是你最虛弱的時候,連普通的僕人和守衛都控制不住。

“你一上來先剝奪意識,而不是直接佔據我的身體,證明了我的猜測。”

迪馬爾科的眼神逐漸變得兇惡,彷彿被戳穿了內心最重要的秘密。

商見曜繼續笑道:

“所以,我躲了出去,一直在等,等的就是這個機會。

“現在你陷入同化的過程,又沒有完成,處在了最虛弱的狀態,而這個心靈世界的主人依舊是我。”

迪馬爾科再也難以壓制心中的戾氣,脫口問道:

“你之前做的那麼多都是在演戲?”

他就是被商見曜們的表現騙到,以爲這已經是他們的極限。

當然,事情的發展和環境的變化也“催促”他必須立刻獲得身體。

“不不不,我們每個人都在盡力做嘗試,不能把希望只寄託在一個人身上啊。”商見曜笑着解釋道。

迪馬爾科啞然無語,過了幾秒才咬牙切齒地吼道:

“你真的是個瘋子!

“你們爲什麼要聽警惕教派的來對付我?

“他們給了什麼好處?我都可以答應你們!”

商見曜一邊走向搖搖欲墜的迪馬爾科,一邊微笑說道:

“我們和警惕教派沒什麼關係。”

“那你們爲什麼攻擊我?”迪馬爾科驚怒交加。

商見曜看着他,語氣如常地回答道:

“爲了那一條條無辜被你殺害的生命,爲了那一雙雙從希望到絕望的眼睛。”

迪馬爾科簡直懷疑自己的耳朵:

“就爲了這個?

“爲什麼?”

他再次問出了爲什麼,因爲無法相信會有人爲了一羣奴隸的生命和未來冒着極大的風險對付自己。

“爲什麼?”商見曜重複起這個問題,左右各看了一眼。

他的兩側,凝固在半空的巨浪內,那些閃爍着微光的場景有幾幅變大了很多,傳出了聲音。

那是凍死餓死了大量流浪者的野草城外,那是血流成河的街道和廣場,那是捨不得最後一口麪條,近乎崩潰和瘋狂的質問:

“我們也是人,難道就活該餓死?”

那是倒下了一具具屍體的戰場,有人類,有魚人,有山怪,那是一張畫着圈寫着“家”的地圖,那是韓望獲手臂上的琥珀色鱗片,是他不甘的大笑:

“對,我是次人,我就是次人,但比起這個鎮子這個世界絕大部分人,我更像一個人!”

那是面對“你還當自己是人類嗎”這個問題的沉默,那是從高樓一躍而下的蒼老身影,那是說着“處處幻夢,何必認真”的笑容,那是格納瓦無法理解無法接受的反問:

“難道我們不是人類的一種?”

那是低矮山洞內殘缺不全的屍體,那是死死抱着自己孩子的女性身影,那是錄音筆裡傳出的無助疑問:

“就因爲我們生了病,他們就要殺掉我們嗎?”

那是一雙雙受過很多苦難但帶着希望之光的眸子,那是被裝在麻袋內的一具具屍體,那是無言望着天空滿是驚恐和絕望彷彿在喝問上蒼的圓睜雙眼。

這一幕幕場景環繞下,這一個個問題迴盪間,商見曜看着迪馬爾科茫然中帶着點恐懼的臉孔,嘴角翹了起來,露出兩排潔白的牙齒:

“因爲我是人啊!”

他笑着向迪馬爾科伸出了右手,島嶼周圍凝固的巨浪連同剛纔那些場景隨之拍了下來,轟然間淹沒了那道穿舊世界黑色教士服,戴同色老氣軟帽的身影。

第一百一十八章 尋人第二十六章 “補課”(求推薦票)第一百一十五章 人第七十六章 “幻境”交流(求推薦票)第二十三章 公會高層第三十二章 尤金第十二章 敲定第七十四章 地下走廊(求推薦票)第七章 佈道第一百一十九章 死者第五十九章 不如跳舞第一百八十五章 “拯救者”第一百三十九章李哲第一百零一章 “惡魔”第一百三十章 有趣的人心第八十八章 平靜難得(求保底月票)第一百二十三章 “心靈走廊”的本質第四十五章 第三晚(週一求推薦票)第三十九章 揮手作別(求推薦票)第八十五章 戰鬥力(求推薦票)第一百四十五章幻(月底求月票)第十九章 可以“信任”第二十三章 情緒上腦(求推薦票)第一百八十章 實誠的機器人第二十四章 意外的線索第十一章 奇怪的房間(雙倍期間求月票)第四十八章 接近第十四章 歷史第一百六十章 奇怪的幻境第十二章 升職加薪(雙倍期間求月票)第一百零七章 實驗第七十四章 地下走廊(求推薦票)第六十二章 審問(祝大家春節快樂)第一百五十六章 “工事”第七十一章 提醒(求推薦票)第五章 研究者(求保底月票)第一百一十八章 尋人第一百八十九章 最後一個問題第四十八章 次人(求推薦票)第六十六章 下一步第六十七章 “指北針”第一百四十章“異端”第八十三章 巨力(祝大家元宵節快樂)第一百四十七章 夜(月底求雙倍月票)第十一章 公開消息裡的線索(第二更求訂閱求月票)第八十章 山怪第一百九十三章 屍體第一百八十一章 兇名在外第七十八章 幻覺的來源(求推薦票)第五十九章 氣氛“調節者”(週一求推薦票)第一百六十六章 處處幻夢,何必認真第一百零四章 前倨後恭第一百七十三章 “誘拐”第一百七十四章 “原則”第二章 小“測試”第一百零八章 注意事項第一百二十五章 離開第八十五章 請(月底求月票)第一百一十九章 死者第二十六章 “補課”(求推薦票)第八十七章 曾經擁有(週一求推薦票)第一百五十六章 “工事”第六十四章 新方向(祝大家牛年大吉)第七十五章 待產者(求推薦票)第二十六章 小心求證第一百九十八章 返程第一百四十四章蜃龍教(月底求月票)第六十一章 話術第二十六章 “補課”(求推薦票)第一百零八章 注意事項第九十四章 地圖第一百八十一章 兇名在外第一百八十四章 令人疑惑的態度第二十章 “賽跑”(求推薦票)第一百零二章 那些物品第二十章 曲意奉承第二十九章 正式獵人第二十二章 十米之內(求推薦票)第一百六十九章 “約定”第一百五十章 真“神棍”(求保底月票)第四十九章 不按常理出牌第四章 流言(求推薦票)第一百八十九章 最後一個問題第一百五十三章 改變思路(月初求月票)第十二章 充實的一天第八十章 阻擊(求推薦票)第三章 談判的技巧第三十五章 怪異的死亡(求推薦票)第一百五十二章 細節中的情報(月初求月票)第十九章 可以“信任”第十三章 獎勵(求月票)第一百八十八章 膽小鬼第八十三章 亮起的城市(求推薦票)第六章 夜遇(求推薦票)第二十二章 友好合作條款第九十二章 懺悔(求月票)第四十五章 城外(求保底月票)第四十六章 不簡單(求推薦票)第十七章 四月(雙倍最後一天求月票)第一百八十四章 令人疑惑的態度
第一百一十八章 尋人第二十六章 “補課”(求推薦票)第一百一十五章 人第七十六章 “幻境”交流(求推薦票)第二十三章 公會高層第三十二章 尤金第十二章 敲定第七十四章 地下走廊(求推薦票)第七章 佈道第一百一十九章 死者第五十九章 不如跳舞第一百八十五章 “拯救者”第一百三十九章李哲第一百零一章 “惡魔”第一百三十章 有趣的人心第八十八章 平靜難得(求保底月票)第一百二十三章 “心靈走廊”的本質第四十五章 第三晚(週一求推薦票)第三十九章 揮手作別(求推薦票)第八十五章 戰鬥力(求推薦票)第一百四十五章幻(月底求月票)第十九章 可以“信任”第二十三章 情緒上腦(求推薦票)第一百八十章 實誠的機器人第二十四章 意外的線索第十一章 奇怪的房間(雙倍期間求月票)第四十八章 接近第十四章 歷史第一百六十章 奇怪的幻境第十二章 升職加薪(雙倍期間求月票)第一百零七章 實驗第七十四章 地下走廊(求推薦票)第六十二章 審問(祝大家春節快樂)第一百五十六章 “工事”第七十一章 提醒(求推薦票)第五章 研究者(求保底月票)第一百一十八章 尋人第一百八十九章 最後一個問題第四十八章 次人(求推薦票)第六十六章 下一步第六十七章 “指北針”第一百四十章“異端”第八十三章 巨力(祝大家元宵節快樂)第一百四十七章 夜(月底求雙倍月票)第十一章 公開消息裡的線索(第二更求訂閱求月票)第八十章 山怪第一百九十三章 屍體第一百八十一章 兇名在外第七十八章 幻覺的來源(求推薦票)第五十九章 氣氛“調節者”(週一求推薦票)第一百六十六章 處處幻夢,何必認真第一百零四章 前倨後恭第一百七十三章 “誘拐”第一百七十四章 “原則”第二章 小“測試”第一百零八章 注意事項第一百二十五章 離開第八十五章 請(月底求月票)第一百一十九章 死者第二十六章 “補課”(求推薦票)第八十七章 曾經擁有(週一求推薦票)第一百五十六章 “工事”第六十四章 新方向(祝大家牛年大吉)第七十五章 待產者(求推薦票)第二十六章 小心求證第一百九十八章 返程第一百四十四章蜃龍教(月底求月票)第六十一章 話術第二十六章 “補課”(求推薦票)第一百零八章 注意事項第九十四章 地圖第一百八十一章 兇名在外第一百八十四章 令人疑惑的態度第二十章 “賽跑”(求推薦票)第一百零二章 那些物品第二十章 曲意奉承第二十九章 正式獵人第二十二章 十米之內(求推薦票)第一百六十九章 “約定”第一百五十章 真“神棍”(求保底月票)第四十九章 不按常理出牌第四章 流言(求推薦票)第一百八十九章 最後一個問題第一百五十三章 改變思路(月初求月票)第十二章 充實的一天第八十章 阻擊(求推薦票)第三章 談判的技巧第三十五章 怪異的死亡(求推薦票)第一百五十二章 細節中的情報(月初求月票)第十九章 可以“信任”第十三章 獎勵(求月票)第一百八十八章 膽小鬼第八十三章 亮起的城市(求推薦票)第六章 夜遇(求推薦票)第二十二章 友好合作條款第九十二章 懺悔(求月票)第四十五章 城外(求保底月票)第四十六章 不簡單(求推薦票)第十七章 四月(雙倍最後一天求月票)第一百八十四章 令人疑惑的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