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1章 道教八大神州淨身神咒

晉安本就不是什麼老老實實的人,

他重返屋內後,

也不管什麼禁忌不禁忌的了,

繼續在屋內點亮燈油用以照明。

他知道宗祠異變已經開始,現在巴不得用黑夜光源吸引來魃魈魁魅,然後一網打盡。

這一夜還真是不平靜吶。

如風雨欲來摧城之勢。

不多久,就聽到庭院裡傳來開門聲,然後門外響起幾聲悉悉索索腳步聲,仔細辨認腳步聲,一共有兩個人。

這些腳步聲並未在他們門外停留,而是徑直出了庭院,聽腳步聲的離開方向,好像是去了祖堂戲臺那邊?

“好幾個人的腳步聲,看來是烏鴉道人、黑雨國國主那些人開始行動了。”晉安微微沉吟道,繼續好阿平守在紅衣傘女紙紮人身邊,哪也沒有亂跑。

可話纔剛落,庭院裡又聽到了數人的腳步聲,還有刻意壓低嗓音的喊聲,那個喊聲晉安很熟悉,是笑屍莊老兵之一的獨眼耍刀老頭帕勒塔洪的。

“聽起來像是他們中有人失蹤了?”人在屋內聽着外頭動靜,晉安微訝道。

阿平下意識轉頭看向門外方向,門外世界猶如深陷幽暗詭霧的黑暗,除了原本就存在的幾盞稀疏昏暗燈籠外,什麼亮光都沒有。

阿平思考:“他們在找的人會不會就是剛纔前去祖堂戲臺那邊的兩個人?”

“我一直以爲剛纔那兩個人,是被人派去祖堂戲臺那邊查看爲什麼唱戲聲音消失了,現在看來是我猜錯了。”

晉安同樣看向門外正靠近的腳步聲:“果然,這宗祠的異變已經開始了……”

“等下如果發生衝突,他們誤以爲是我們擄走了他們的人,發生衝突,阿平你不用猶豫,直接出手照死了殺,只要在烏鴉道人或黑雨國國主裡留下一個活口就行用來審問鬼母人格下落就行。”

阿平已經抽出隨身的黑背鐵刀。

那刀。

是當年那三個小畜牲殺害他們一家三口的凶氣,刀身黑沉,沾染着洗刷不進的黑色血污,有交纏一起的陰氣、怨氣、殺氣衝起,在夜裡寒光閃閃,鋒利無比。

晉安也是身體肌肉繃緊,做好了應戰準備。

然而。

門外的幾人腳步聲,越走越遠,居然也是徑直朝祖堂戲臺那邊走去,就跟之前一樣,沒有在他們門外停留。

原本準備好要迎戰的兩人,都驚訝對視一眼。

自己這邊亮着燈火,對方又不是瞎子,怎麼會視而不見?

“這宗祠的古怪地方,更多了。”晉安喃喃自語一聲,聲音很低,阿平也只是勉強聽清,也不知晉安這話是說給自己聽的還是說給大夥聽的。

這一夜的宗祠,註定不會平靜。

就在那夥人剛離開庭院不久,黑夜下,又傳來一聲很輕的開門聲,然後又有一個人的腳步聲悄悄跟了上去,同樣是徑直離開後院,並沒有片刻停留。

這人獨自一人行動,應該就是嚴寬了。

……

接下來,後院重新恢復了平靜。

夜色靜謐。

越發深沉,幽靜如地獄。

晉安和阿平一直守在屋內沒有輕舉妄動,一直等着紅衣傘女紙紮人突破後再出去尋找鬼母藏在宗祠裡的另一個人格。

其實在剛來不久的時候,晉安心裡就已經有了一個猜想,鬼母藏在這裡的記憶是屬於幸福人格,他覺得就憑陳氏一族強取豪奪的心狠手辣勁,就算小時候的鬼母被陳氏人收留,也不會有什麼幸福記憶可言。

就如向日葵唯有生長在太陽下才不會枯萎,雪山蓮花唯有生長在萬丈雪山纔不會莖葉腐爛。

所以這鬼母的幸福人格,應該還是跟醫館有關,藥到病除,百病不侵,身體健健康康無病無痛,於世人而言,可不就是最的大的幸事嗎?

在這個物資匱乏,生產力落後的年代,普通人看不起幾次病,醫館那句“但願世間人無病,寧可架上藥生塵”的對聯就是對普羅大衆最大的幸事。

也唯有這樣心胸開闊的醫館,才能讓鬼母的幸福記憶值得留念吧。

就當晉安思緒快要飄遠時,撲索索,屋外又有動靜將他注意力拉了回來,聽那聲音,像是有人在空地挖坑,而且還是東刨一坑,西刨一坑,彷彿是在找什麼東西。

找東西?

晉安一下從座位上站起來。

他無聲無息走到窗後牆體邊,避開火光將影子倒映在窗戶紙上,然後將木窗悄悄推開一條小縫隙,眯眼打量起外面情況。

但是外面動靜瞬間消失。

晉安又靜等了一會,見聲音再沒出現,剛將木窗放回原位,人剛要轉身走回座位,驀然,晉安背後的窗外多了一個人影站着不動。

這個時候也傳來阿平的驚呼聲:“晉安道長千萬別回頭看身後!”

阿平暴露在外的心跳在加速跳動,這次是碰到厲害傢伙了,連阿平都開始緊張。

此時連晉安也察覺到來自背後的悚然壓力,後背寒毛都寒立了起來,頭皮發麻,有冰冷陰氣從窗戶縫隙涌入屋內,冰凍住他的手腳。

一直戴在胸前的護身符在迅速發燙,就如頃刻間就把冷水加沸到滾燙熱水,這陰氣來得兇猛。

“阿平,你看到了什麼?”晉安平靜看向眼神無比緊張的阿平。

阿平此時已經抓緊刀柄,隨時都要出手解救晉安,遲疑了下然後小心謹慎的說道:“一個身體殘缺不全的慘死女人,正…不動的站在窗外,她…死得很慘,身上的怨氣很重,她,她是陳氏一族的人,晉安道長你千萬別回頭,她正在找替身軀殼。”

晉安倒是心境平靜,什麼風浪沒有經歷過,他自問光明磊落,心中沒鬼又怕什麼半夜鬼敲門,他面色平靜的繼續問阿平:“還有什麼細節嗎?”

雖然隔着窗戶,但黑暗與黑暗相互吸引,阿平詳細描述出更多的細節:“這名慘死陳氏女人身上的怨氣很重,很古老,看着不像是今晚剛死的,像是死了有很長一段時間了…晉安道長你千萬別回頭,我想辦法去救你!”

阿平說完再次緊張告訴晉安別回頭。

“祖堂門檻出現裂縫,邪火從田宅宮開始燒起,田宅宮犯七殺,禍起蕭牆,後院起火,原來如此…我終於想明白這座宗祠是怎麼回事了!”到了此時此刻,晉安還能保持冷靜頭腦思考,他突然目露恍然神色的說道。

阿平更加欽佩起晉安了,能在這種事關性命安危的緊要關頭,晉安還能保持冷靜,在他眼裡是越發玄乎,氣質飄渺如神仙,忍不住在心裡默默欽佩一句“晉安道長真不愧是老天爺派來的救苦救難神人也”!

“晉安道長你可是想到了什麼嗎?”阿平驚訝問。

晉安眸光平靜的點頭道:“確實想到了些頭緒,在一些地方,宗祠權利大過地方律令,動用私刑者屢見不鮮,這陳氏一族現在是內憂外患,積鬱已久,且看我今晚如何破了這陳氏宗祠!”

話畢,晉安口齒清晰,舌綻如悶雷的念起咒語:“靈寶天尊,安慰身形,弟子魂魄,五臟玄冥;青龍白虎,隊仗紛紜,朱雀玄武,侍衛身形!陰陽有序,今天就讓我看看是什麼東西躲在我背後裝神弄鬼!”

這正是道教八大神咒之一的淨身神咒,可以讓身體四神歸於正位,消除身業,擁護身形,保衛道體。

兩眼光芒灼灼,神采耀耀,猛的回頭看向身後,一身浩然正氣,無懼鬼神。

剎那,他看到了一團龐大陰影襲來,但還沒近身,就被他身上道袍的功德金光驚走。

就在這時,晉安背後有血光鐵鏈飛出,如地府陰神手裡的勾魂鎖鏈,想要勾走飄走的怨體。

那怨體連躲過幾道勾魂鎖鏈,但最終還是被無盡的勾魂鎖鏈給絞殺。

彷彿是在給晉安出氣。

一出手就是下死手。

“紅衣姑娘你終於醒了。”

“祝賀紅衣姑娘實力再次突破,離第三境界只差一步了。”

晉安轉身抱拳向已經醒來站起身的紅衣傘女紙紮人祝賀道。

在剛纔,他就已經察覺到對方身上有氣息波動,本來想與對方配合,先是由他拖延住怨體,再由紅衣傘女紙紮人困住怨體,然後三人一起鎮壓了這個厲害怨體。

想不到紅衣姑娘實力大增這麼多,一出手就把能讓阿平那麼緊張的怨體給絞殺了。

阿平倒是沒有啥想法,只覺得晉安和紅衣姑娘的實力增長太快了,他這輩子想要報答兩人如再生父母的恩情,估計是無望了,這讓他的良心更加無處安放了。

阿平羨慕晉安和紅衣姑娘實力增漲太快的時候,晉安又何嘗不是也羨慕阿平和紅衣姑娘實力猛漲,只需要不斷吸收陰氣就能一路飛快提升實力,這算是最輕鬆的修行了,沒有瓶頸,沒有桎梏,沒有根基不穩的擔憂,只要有足夠陰氣就行。

剛殺死企圖對晉安圖謀不軌的怨體的紅衣傘女紙紮人,此時指尖輕沾燈油,開始在平整桌子上寫下幾行字。

紅衣傘女紙紮人的最厲害之處,並非是恐怖的殺伐手段,而是各種新奇的輔助能力,諸如附身,操控,煉魂拷取記憶……

她此時在桌上寫下的幾行字,正是剛纔絞殺死怨體時吸取到的一部分記憶,那怨體是由枉死之人怨氣形成的怨體,早就喪失了理智,記憶裡絕大部分都是支離破碎的怨氣,只有少部分的凌亂記憶。

就連這少部分的凌亂記憶,也是跟自身怨氣根源有關才被保留下來。

正是因爲有用的記憶不多,所以紅衣傘女紙紮人才能在如此短時間裡拷取到記憶。

按照其所述,原來這陳氏宗族枝繁葉茂,經常動用私刑擅自修剪枝葉,別看這陳氏宗祠才建起沒多久,卻已經動用私刑害死不少人。尤其是因爲陳氏宗族在當地家大業大,就越發目無王法,別說不把王法放在眼裡了,對於外姓媳婦迫害同樣是慘無人道,外姓媳婦稍有不對的地方經常會被動用私刑,如果沒有熬過去死了就會對女方家謊稱是染病死了。因爲陳氏一族人丁興旺,在當地勢力龐大,即便女方家人有所懷疑也鬧騰不起來多大風浪,最後這人命案都會不了了之,然後繼續有其她婦女遭都迫害。

而爲了不走漏風聲,死了的那些人,都葬在宗祠祖堂地下,屍體並未被帶出去。

這也是爲什麼剛纔聽到外頭有刨坑聲,祖堂有陳氏列祖列宗庇佑,曾經被害死的冤魂衝不進祖堂,就像無頭鬼一樣在宗祠裡到處挖土。而也因爲屍骨被埋在宗祠裡,所以這些無頭鬼哪也去不了,永生永世被困在宗祠裡。

這陳氏一族過去也沒少動用私刑殺死人,但是過去都沒有鬧出過這麼的風波,從沒怨體跑出來害人,這次之所以與以前不同,正是與他們腳下所處的新搬遷宗祠有關!

這裡本是風水寶地,適合修建宗祠陽宅,能庇佑人一生,遮風擋雨,驅邪擋煞。但風水寶地見了血,一朝間變成陰陽相沖的龍潭虎穴,陰陽紊亂,陽間秩序不守,本是固若金湯的祖堂出現漏洞,祖堂門檻開裂出一道細小縫隙,這些被埋葬在祖堂地下的亡者怨氣就順着這條細小縫隙破封而出。

這陳氏一族現在是風雨飄搖,內憂外患重重,早就漏成了篩子。

結合風水來說,就是祖宗在新的宗祠裡睡不安寧,所以降禍給子子孫孫,不僅諸事不順,還因爲凶地反噬,家破人亡。

但晉安有一點想不通的是,這陳氏一組應該早就知道問題根結所在,爲什麼不重新搬遷宗祠呢?

看來一切真相只得待他拆開祖堂才能得知了。

瞭解到事情的大概始末,阿平更加崇拜看着晉安了,這麼多隱秘真相,晉安全靠在祖堂時的幾眼風水相術就提前猜中了七七八八。

說是料事如神都莫過於此了。

既然紅衣傘女紙紮人已經突破實力醒來,一行三人也不再耽擱,接下來直接推門而出,準備前往祖堂那邊挖掘真相。

這次果然還是跟前幾次一樣,燈油一帶出門,馬上就被一陣風吹滅,晉安索性丟下燈油,摸黑前往祖堂。而庭院裡黑暗依舊,他望了眼其他幾人住的房間,依舊是黑燈瞎火什麼都看不見。

第66章 小兄弟這麼刺激的嘛第121章 天打雷劈第413章 跪乳之恩!不是要找母羊就是來報恩的!第261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第567章 三十六字雷神名諱!心無虧者無畏!第145章 淫祀暗禍(5k大章,求訂閱求月票)第434章 奇伯的苦第352章第412章 着火的沙漠第250章 山國神器聚寶盆,騰國神器分水珠第554章 善惡在我,譭譽由人,今日蓋棺,既已定論!蓋棺定論!第38章 陰兵借道(感謝盟主@“追風v8”)第47章 荒誕事(感謝盟主@“心離人怎挽”)第188章 白龍寺裡哪…哪來的道士!晉安的怒火!第33章 赤血勁第135章 何府(4k,求訂閱求月票)第493章 護身符第238章 我進來了,我出來了,我又進來了,我又出來了第458章第57章 守夜第454章 無耳之人第508章 三樓“秋”字五號房客第517章 言簡意賅和長話短說第235章 懸崖路,黑布經幡第442章 夜談第75章 勾欄瓦肆第353章第349章 探囊取物石棺第249章 不知晉安公子可還記得同心鎖嗎?第469章 天地異象第377章 紅蓋頭!最兇狠裡面的最兇狠!第376章 第八幅預言壁畫!洪水!第343章 橋第512章 因爲,我們還是個孩子啊第314章 朱果,色澤圓潤通紅,澀腸止痢。在《本草綱目》中特指柿子第136章 屍檢(4k,求訂閱求月票)第325章 借問酒家何處有,牧童遙指杏花村。第526章 擊殺第458章第264章 二郎真君敕水符第446章 借屍還魂第545章第431章 趕盡殺絕!陰德四萬五千零三十!第414章 黑太陽第289章 葉娘,一顆百臉書生的人頭,能不能抵得上你吃一百個書生?第535章 溫馨第433章 奇伯:公子的孽緣追進沙漠來了?(5k大章)第444章 養浩然正氣,立君子威風,心地坦蕩,才能久立於天地之間第285章 這年頭不怕男人都是柳下惠,就怕母狐狸精是妲己太勾男人第464章 畫皮第345章 玄宮第240章 內藏燭陰胎第319章 草蓆蒲團不打塵,鬆間石上似無人第128章 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何獨你我?(6k大章,求訂閱求月票)第3章 道士(3更)第236章 死人經與猴子第7章 監牢第15章 目瞪狗呆(3更,求推薦票鴨鴨鴨~)第556章 天地昭昭,鬼妖喪膽,精怪亡形,誰敢拿我?第78章 神樓位第145章 淫祀暗禍(5k大章,求訂閱求月票)第246章 屍丹第301章 元神圍獵石牛(萬更求訂閱求月票,感謝盟主@“亦爲憂伶”)第93章 六丁六甲符第550章 大道不孤,德必有神第124章 大綠帽子(5k大章,求訂閱求月票)第479章 準備獵殺第55章 荒村老屍(感謝盟主@“taiwuwux”)第287章 道阻且長,行則將至,行而不輟,未來可期第128章 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何獨你我?(6k大章,求訂閱求月票)第132章 順天應命者悲,逆天改命者死(12k大章,求訂閱求月票)第418章 姑遲國化海聖山(萬更求訂閱求月票,感謝盟主@“永恆卍混沌”)第136章 屍檢(4k,求訂閱求月票)第4章 一個叫昌的縣第146章 古董商人行蹤現?風起雲涌(6k大章,求訂閱求月票)第290章 你們這裡誰最能打?第145章 淫祀暗禍(5k大章,求訂閱求月票)第165章 偷天換日,改頭換面第77章 今天我趙公子買單第504章 原來你藏在這裡,找到你了第470章 疑點重重的佛國(5k大章,遲點還有一章)第559章 你脖子不舒服有痹症嗎?第460章 六爻第455章 第二條路第476章 一切皆可反轉擋災闢兇布擦佛(5k大章)第103章 《太上洞玄靈寶天尊說救苦拔罪妙經》(求首訂)第521章 有仇報仇,不要信什麼以德報怨的狗屁話第544章 發現有人格分裂症的?母第308章 晉安的情書!大漂亮贈刀劍!第436章 無耳氏的線索,沙漠之耳第379章 第十幅預言壁畫!空白!無始!(一萬一千字大章,求訂閱求月票)第289章 葉娘,一顆百臉書生的人頭,能不能抵得上你吃一百個書生?第171章 重回府城第243章 皮竄子之禍第483章 殺!(6k大章)第271章 頻頻怪事第141章 愁深楚猿夜,夢斷越雞晨(5k大章,求訂閱求月票)第9章 陰陽世界(3更)第316章 晉安吹枕邊風!第409章 沙漠的十一月
第66章 小兄弟這麼刺激的嘛第121章 天打雷劈第413章 跪乳之恩!不是要找母羊就是來報恩的!第261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第567章 三十六字雷神名諱!心無虧者無畏!第145章 淫祀暗禍(5k大章,求訂閱求月票)第434章 奇伯的苦第352章第412章 着火的沙漠第250章 山國神器聚寶盆,騰國神器分水珠第554章 善惡在我,譭譽由人,今日蓋棺,既已定論!蓋棺定論!第38章 陰兵借道(感謝盟主@“追風v8”)第47章 荒誕事(感謝盟主@“心離人怎挽”)第188章 白龍寺裡哪…哪來的道士!晉安的怒火!第33章 赤血勁第135章 何府(4k,求訂閱求月票)第493章 護身符第238章 我進來了,我出來了,我又進來了,我又出來了第458章第57章 守夜第454章 無耳之人第508章 三樓“秋”字五號房客第517章 言簡意賅和長話短說第235章 懸崖路,黑布經幡第442章 夜談第75章 勾欄瓦肆第353章第349章 探囊取物石棺第249章 不知晉安公子可還記得同心鎖嗎?第469章 天地異象第377章 紅蓋頭!最兇狠裡面的最兇狠!第376章 第八幅預言壁畫!洪水!第343章 橋第512章 因爲,我們還是個孩子啊第314章 朱果,色澤圓潤通紅,澀腸止痢。在《本草綱目》中特指柿子第136章 屍檢(4k,求訂閱求月票)第325章 借問酒家何處有,牧童遙指杏花村。第526章 擊殺第458章第264章 二郎真君敕水符第446章 借屍還魂第545章第431章 趕盡殺絕!陰德四萬五千零三十!第414章 黑太陽第289章 葉娘,一顆百臉書生的人頭,能不能抵得上你吃一百個書生?第535章 溫馨第433章 奇伯:公子的孽緣追進沙漠來了?(5k大章)第444章 養浩然正氣,立君子威風,心地坦蕩,才能久立於天地之間第285章 這年頭不怕男人都是柳下惠,就怕母狐狸精是妲己太勾男人第464章 畫皮第345章 玄宮第240章 內藏燭陰胎第319章 草蓆蒲團不打塵,鬆間石上似無人第128章 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何獨你我?(6k大章,求訂閱求月票)第3章 道士(3更)第236章 死人經與猴子第7章 監牢第15章 目瞪狗呆(3更,求推薦票鴨鴨鴨~)第556章 天地昭昭,鬼妖喪膽,精怪亡形,誰敢拿我?第78章 神樓位第145章 淫祀暗禍(5k大章,求訂閱求月票)第246章 屍丹第301章 元神圍獵石牛(萬更求訂閱求月票,感謝盟主@“亦爲憂伶”)第93章 六丁六甲符第550章 大道不孤,德必有神第124章 大綠帽子(5k大章,求訂閱求月票)第479章 準備獵殺第55章 荒村老屍(感謝盟主@“taiwuwux”)第287章 道阻且長,行則將至,行而不輟,未來可期第128章 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何獨你我?(6k大章,求訂閱求月票)第132章 順天應命者悲,逆天改命者死(12k大章,求訂閱求月票)第418章 姑遲國化海聖山(萬更求訂閱求月票,感謝盟主@“永恆卍混沌”)第136章 屍檢(4k,求訂閱求月票)第4章 一個叫昌的縣第146章 古董商人行蹤現?風起雲涌(6k大章,求訂閱求月票)第290章 你們這裡誰最能打?第145章 淫祀暗禍(5k大章,求訂閱求月票)第165章 偷天換日,改頭換面第77章 今天我趙公子買單第504章 原來你藏在這裡,找到你了第470章 疑點重重的佛國(5k大章,遲點還有一章)第559章 你脖子不舒服有痹症嗎?第460章 六爻第455章 第二條路第476章 一切皆可反轉擋災闢兇布擦佛(5k大章)第103章 《太上洞玄靈寶天尊說救苦拔罪妙經》(求首訂)第521章 有仇報仇,不要信什麼以德報怨的狗屁話第544章 發現有人格分裂症的?母第308章 晉安的情書!大漂亮贈刀劍!第436章 無耳氏的線索,沙漠之耳第379章 第十幅預言壁畫!空白!無始!(一萬一千字大章,求訂閱求月票)第289章 葉娘,一顆百臉書生的人頭,能不能抵得上你吃一百個書生?第171章 重回府城第243章 皮竄子之禍第483章 殺!(6k大章)第271章 頻頻怪事第141章 愁深楚猿夜,夢斷越雞晨(5k大章,求訂閱求月票)第9章 陰陽世界(3更)第316章 晉安吹枕邊風!第409章 沙漠的十一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