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我敢下注,你敢接嗎?

“他媽的,我真的穿越了!”

楊歡坐在酒吧的皮革沙發上,怔怔的看着面前巨大的電視屏幕。

上面正播放着一場足球比賽。

從央視解說員的話裏,他聽出了,這是2010年南非世界盃決賽,西班牙對陣荷蘭的那一場比賽,現在常規九十分鍾的比賽時間已經接近尾聲了,雙方比分依舊是零比零。

這讓楊歡一顆心跳得很快,快到好像要跳出胸膛似的。

大概兩分鍾前,他在酒吧裏觀看2014年巴西世界盃半決賽,東道主巴西對陣德國。

他是鐵桿的巴西粉,又是東道主,於是買了三千塊錢的巴西贏,結果沒想到,巴西兵敗如山倒,在自家球迷面前,連內褲都輸光了,也讓楊歡輸掉了一個月的工資。

輸球的刺激讓他喝得酩酊大醉,破口大罵,罵巴西隊踢假球,罵巴西隊球星如雲卻不爭氣,最後不知道怎麼的,都罵到恨鐵不成鋼的國足頭上來了。

喝醉了,罵累了,就睡死過去了。

可剛一眯眼,就聽到周圍傳來震耳欲聾的驚呼聲,一睜眼,發現自己穿越到了2010年。

根據殘留的記憶,被穿越的這個人也叫楊歡,但跟穿越前的屌絲楊歡不同,這一世他是個不折不扣的富二代,而且是富得流油,大腿粗得不能再粗的那種。

這裏是龍海市最高檔的酒吧,也是最有名的銷金窩,最低人均消費過萬。

前世的楊歡對這樣的消費場所是想都不敢想,可這一世的他,卻幾乎把這裏當作自己的家。

前一世,辛辛苦苦累死累活,每個月也就賺那三千來塊錢,可這一世,他卻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紈絝子弟,每天只花三萬塊,那都算是勤儉節約了。

就在剛纔,一場球,他輸掉了五百萬,就賭西班牙能在九十分鍾內贏球。

結果,現在比分依舊是零比零。

“還有比這更詭異,更荒誕的事情嗎?”

楊歡隨手抄過了桌上一瓶打開的軒尼詩,仰頭大口大口的往肚子裏灌。

他現在就想要刺激,他相信,酒精能夠更好的幫助他接受剛纔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

“歡少爺,別喝了,再喝會出事的。”

整晚都坐在楊歡身旁的少女一直都沒有出聲,一直到現在才伸手攔住楊歡,硬是將他手中的軒尼詩給奪了下來,可一瓶酒卻已經有過半進入了楊歡的肚裏。

少女長得極美,坐在包廂的皮革沙發上,看不出身高,但卻有着一張近乎完美的粉嫩俏臉。

烏黑長髮披在肩上,白色襯衫微微敞開的衣領處,露出了迷人的鎖骨,再往下,飽滿****,纖纖細腰,勾勒出了一具無可挑剔的動人嬌軀。

但這些都不是她最迷人的地方,她的身上有着一股所有男人看了都會忍不住想要伸出手去保護她的嬌怯柔弱,同時還有一種完全不應該出現在這種酒吧陪酒女,反而應該出現在名牌大學高材生身上的優雅的書香氣質。

整個龍海市都知道,蘭瑰坊的女人分ABC三大類,每一類分十檔,A1類最好最貴,C10類最差最便宜,可就算是C10類,走在大街上,也都是百裏挑一的美女,A1類就更不用說了。

可這個少女卻沒有分類銘牌,因爲她是最特殊的一個。

全國數一數二的龍海大學的高材生兼校花。

受過最高等的教育,又是出自名牌學府,再加上本身有着傾國傾城的美貌,這也造就了她成爲蘭瑰坊有史以來第一個,也將是唯一一個A+級的絕色美女。

就算楊歡是酒吧長期的大金主,可爲了得到她的初夜,還是花了五百萬。

“別管我!”楊歡一把將少女放回桌臺上的軒尼詩重新奪了回來,又往肚子裏倒。

如果是在平時,楊歡看到這樣的美女婉言相勸,他一定會聽一些,可現在他心情煩躁萬分,別說沒有欣賞美女的心情,就算是說話,他都覺得多餘。

他現在就一個念頭,喝酒,喝更多的酒!

張寧看着楊歡,很無可奈何的一聲嘆息。

每一個少女都會對自己的初夜有很多很多的美好幻想,如果不是迫不得已,她也不會出賣自己的初夜,可就算是這樣,剛纔看到那些四五十歲的老色狼,落在她身上時候,那種恨不得立即撕開衣服撲上去蹂躪的眼神,她都覺得害怕,感到恐怖。

她當時甚至在想,如果是這些人拍到了她的初夜,那等待她的將是一場噩夢,而她也暗自決定,過了今夜,得到了錢,她也不想活了。

可誰都沒想到,楊歡突然出手,直接秒殺,拍下了她的初夜,這多少讓她好受一些。

最起碼,比起那些老男人,楊歡很年輕,才二十歲,模樣也很俊朗帥氣。

但現在,看到楊歡這樣喝酒,她有些心疼,又有些無奈。

就在這時候,電視直播中的決賽主裁判吹響了比賽結束的哨聲,雙方常規九十分鍾的比賽時間結束了,楊歡手中的軒尼詩也喝光了,但他卻連一點醉酒的跡象都沒有。

一個人最痛苦的,莫過於借酒澆愁時,喝光了酒,人卻依然清醒。

外面有人輕輕的敲了幾下包廂的門,推門走進來的是一個四十歲左右的光頭男子。

這人臉上帶着一種近似諂媚的奉承笑容,剛進門,正好看到楊歡喝光了整瓶軒尼詩,立即拍手鼓掌叫好,“歡少爺果然不同凡響,一個人幹掉一瓶軒尼詩,面不改色,佩服,佩服!”

楊歡擡起頭,看了看這人,腦子裏的記憶告訴他,這個人叫劉明偉,也是龍海市有名的大富豪,黑白兩道都很吃得開,世界盃期間自己坐莊,專門從事外圍賭球,這一屆世界盃至少從楊歡這裏賺走了一千多萬。

劉明偉關好門後走過來,目光先是落在了楊歡身旁的絕色美女張寧的身上,他第一眼看到這個女人也是非常的驚豔,可當時參與拍賣的幾個都是他的重要客戶,爲了生意,他只能忍痛割愛,可這卻不妨礙他飽餐一番秀色。

張寧感受到了劉明偉那種吃人的熾熱眼神,忍不住朝着楊歡又挨近了一些。

至少,楊歡的眼神並不讓她害怕。

“歡少爺,九十分鍾是零比零,謝謝你的五百萬!”劉明偉擺明了是來討債的。

楊歡不喜歡這個人的語氣,也不喜歡這個人的表情,太假,太虛僞了。

更重要的是,他現在心情很不好,非常不好。

“我說劉老板,五百萬對我來說,還真不算什麼錢,有必要找上門嗎?”楊歡本來心情就很煩躁,現在被人煩,更糟糕了。

劉明偉哈哈一笑,“我當然知道歡大少不會把區區五百萬放在眼裏,這不,剛纔爲了這位如花似玉的大美人兒,就花了五百萬……”說着,他還衝着張寧送去了一個調笑的眼神。

張寧感受到的卻是一股前所未有的羞辱。

她從小到大都是品學兼優、潔身自好的高材生,可現在,她卻選擇了墮落,任人調笑,再聽到劉明偉這一番話,她羞惱得恨不能一頭撞牆死掉算了。

“當然啦,整個龍海市都知道楊家的實力,別說是五百萬,就算五千萬,五個億,都不會放在眼裏,可咱們有咱們的規矩,輸贏現金,你情我願。”

說到底,還是討債,只是劉明偉說得好聽一些罷了。

在楊歡看來,如果這時候拿不出五百萬,或者說,自己沒有一個富得流油的家庭背景,估計劉明偉就不會對自己這麼客氣了。

楊歡搜索着自己的記憶,他知道自己的賬戶裏還有錢,於是就取過了手機,進入手機銀行,密碼是身份證生日,輸入之後,他發現自己的賬戶裏總共還有將近兩千萬的存款。

八位數,這對於楊歡來說,也夠嚇人的。

至少他前世,一輩子就沒見過這麼多錢,可是現在……

他看得都有些愣神了。

“如果歡少爺有困難的話,我倒是可以方便一下,不過就得麻煩打一張欠條。”劉明偉還以爲楊歡賬戶裏錢不夠,心裏有些好笑,這個紈絝敗家子,沒錢還敢學人出來充老大,真是豬鼻子插大蔥,裝象!

“又或者,拿她來抵債,也是可以的,不過我可沒有歡少爺那麼有魄力,出不起五百萬的高價!”劉明偉忍不住再看向張寧,越看越覺得這女人美,美得驚心動魄,自己那些情婦全加起來,都不如人家一根手指頭漂亮。

在劉明偉看來,凡事都有一個價,雖然他也喜歡美女,可要他花五百萬來買一個晚上,他還真是做不出來。

張寧一聽,粉臉唰一下變色了,雖然她逼不得已要出來賣,可無論如何也不願意自己被人當作是一件商品,肆意的買來賣去,尤其買賣的還是她這一輩子最爲重視的初夜。

可在這種情況下,她完全沒有做主的能力,只能雙眼迷濛的看着楊歡。

現在能救她的,就只有楊歡了。

楊歡只是對手機賬戶裏的存款有些愣神,可聽了劉明偉的話後,他也知道,劉明偉是故意要落他的面子,不管是打欠條,還是低價轉讓張寧的初夜,傳出去,楊歡這輩子就別想在龍海市上流社會擡起頭做人了。

“賬戶多少?”楊歡淡淡的看着劉明偉,卻輕輕的抓住了張寧的手,很柔軟,手心都是汗。

劉明偉倒是有些訝異,總覺得眼前的這個楊歡,好像有些不同,可到底哪裏不同,他卻說不上來,但也立即報上了賬戶,“建行,劉明偉。”

很快,不到三十秒,他就收到了銀行的短信通知,有一筆五百萬的款進入了他的賬號。

“謝謝歡少爺!”劉明偉皮笑肉不笑的道謝,心裏卻有些失落,他還在覬覦着張寧的美色,“有道是,有賭未爲輸,常規九十分鍾比賽結束了,還有加時賽,我來開盤,你還玩嗎?”

“怎麼玩?”

“隨便,你跟我對賭也行!”劉明偉笑道。

在劉明偉的記憶當中,楊歡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僞球迷,賭球完全是跟風,他壓根就不懂得足球,甚至之前還叫囂着要收購中國國家隊,大肆引援後,帶領國家隊打入世界盃。

面對這樣的所謂“天才球迷”,劉明偉自問完全沒有任何壓力。

楊歡看了看電視屏幕,再看了看劉明偉那令人討厭的笑容,他取過了自己的手機。

“我這個賬戶裏還有一千多萬,我就用這一千多萬押注,跟你賭一把。”

楊歡指着電視屏幕上馬上要開始的下半場比賽,“我賭西班牙會在加時賽下半場第一百一十五到一百一十六這兩分鍾裏,由伊涅斯塔接到法布雷加斯的助攻,用右腳打入全場唯一一個進球。”

“劉老板,我敢下注,你敢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