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楔子

南月王朝賢帝元年除夕,整個京城都沉浸在歡樂祥和的氣氛中。此時的皇宮也到處張燈結綵,明亮的燈籠,碗口粗的蠟燭,大紅的對聯,無不透露着過節的喜悅。

而在皇宮最偏遠的角落裏,有一個破爛的茅屋。屋子破敗不堪,似乎風吹一下就會倒掉。原本用白紙糊的窗戶變成了一條一條,呼呼的北風就這樣灌了進來。屋內空空蕩蕩的,只有一張牀,一條破破爛爛的被子。

牀邊坐着一個女子,頭低着,看不清面容,全身散發着清冷的氣質,不知道是不是聽到了什麼,女子動了動,擡頭向外看去,那被頭髮遮蓋住的臉露了出來。這張臉只能用一個詞來形容,那就是恐怖!

臉上的肉被劃出一道一道,因爲沒有及時醫治,濃水已經到處都是,除了臉部的輪廓之外,已經看不出原本的面貌,雙眼很大,不過裏面是一片灰白之色,看起來應該已經失明一段時間。

沒多久,外面走進來一個女子,身上穿着九鳳金絲紅袍,外面披着一件純白狐裘披風,腳上瞪着流雲靴,頭上插着金步搖,白嫩的小臉上擦着淡淡的胭脂,沒有多做修飾,兩隻手上各有一個通體碧綠的玉鐲,散發着淡淡暖意,一看就是極品暖玉。女子長相本就不俗,又是精心打扮一番,看起來端的是雍容華貴,美豔逼人。

進到屋內之後,女子四處打量了一番,有些嫌棄的看了看四周,隨後看向牀上的女子,眼裏全是得色。

“哎呦!青鸞姐姐,你這裏怎麼如此冷清,那些奴才都死到哪裏去了,怎麼也不好生伺候着呢!”女子的聲音很是溫柔,仿若閒話家常一般。

“沈青燕,這次又來做什麼,皇甫若賢呢?呵呵,封住本宮的異能,刺瞎本宮的眼睛,打斷本宮的手腳,劃花本宮的臉,今日又想來做什麼?還能做什麼?殺本宮嗎?”牀上的女子聲音如她的人一般清冷,只是話裏的恨意全根本掩蓋不住。

被叫爲沈青燕的女子咯咯笑了起來,看向牀上的人滿是諷刺道:“本宮?哈哈,我親愛的姐姐呀,你還以爲自己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皇后嗎?還本宮,我呸!當初你爲賢哥哥取得皇位,賢哥哥是答應你終身爲後,可是現在你是妖怪,可以操縱鬼魂的鬼眼妖後,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應羣臣的請求,賢哥哥已經在朝堂上宣佈廢了你的後位了,不過念在你爲國付出很多,所以給你一個安身之所,哎!世人都在感嘆賢哥哥爲人念舊情呢,這些你沒聽說嗎?”

牀上的人神色沒有絲毫變化,這些事情她早料到了,只是心中太過悲涼,她本是現代國安局的高級特工,一身古武出神入化,擁有可以操縱鬼魂的異能,五年前來到這異世,憑藉自己的能力,從沈尚書家的庶女搖身一變成爲南月王朝的一代鳳後,她以爲她的幸福日子就要開始了,可惜她錯了。先是她一直寵愛的妹妹躺在了她夫君的牀上,接着她的異能被人封上,武功也被廢去,最後竟然落到了現在這種境地,直到現在她都不明白,一直寵她的夫君,黏她的妹妹,愛她的孃親爲何會這樣對待她。

“姐姐,今天除夕,妹妹是專門過來給你送吃的,這麼冷的天,你一個人在這裏太可憐了,唉!”沈青燕將一盤菜端在她面前,誘人的香味讓餓了一天的人嘴脣動了動,不過並沒有接過來,她才不相信她會這麼好心。

“呵呵,來人,伺候前皇后姐姐吃飯!”依舊溫柔的聲音,到了沈青鸞耳朵裏,便如魔音一般。

就在她發呆之際,兩個粗手粗腳的宮人走了進來,一個緊緊的壓住她,另外一個則掰開她的嘴,用筷子壓了進去。

盤子裏的菜好像是某種動物的內臟,味道不錯,可是這樣的吃法,再好的美味也沒用!

“怎麼樣,好吃嗎?這可是妹妹專門找人給你做的,天下獨此一份!”沈青燕見到她嚥下,笑得更加暢快,彷彿堵在心裏的鬱結全部散了去。

“你還有什麼招,儘管用,大不了就是一死!”沈青鸞惡狠狠的盯着她。

“呵呵,我不會讓你死!我要慢慢的折磨你,呵呵,還要告訴你,你最愛的那個人已經說了此生不會再見你,你一直想知道的事,妹妹我也可以大發慈悲告訴你,原因是因爲你,太強了。你的強大已經將他的光輝完全蓋住了,像他那樣愛好面子的人怎麼可能容忍你的存在,對他而言,在幫他取得皇位之後,你便已經沒有利用價值了。”沈青燕沒有再隱瞞,這事情所有人都知道,除了她。

沈青鸞無聲的笑了笑,笑得愈加悲涼,若是沒有她的強大,怎麼會有他的皇位了,他之前愛的不就是她的強大嗎,卻不曾想轉臉便成了他討厭的源泉。

“哦,對了,還要告訴你一件事,你剛纔吃的是你最好的朋友星魂神醫的心,呵呵,不用太感激妹妹,這是妹妹爲姐姐做的最後兩件事之一!”彷彿覺得打擊的還不夠,沈青燕又再次加了一句,成功的見到牀上的人色變。

“你,你說什麼,爲什麼,你爲什麼要這麼做?你不是喜歡他嗎?他是無辜的,爲何要如此對他!”沈青鸞全身開始顫慄,害她可以,這只能怨她有眼無珠,誤識良人,可是爲何要對付她的朋友,爲什麼?那個一直寵着她的人就這樣沒了,那個總是笑眯眯的喊她小鸞兒的人就這樣沒了,那個一再警告她提防皇甫若賢的人就這樣沒了,啊!!

“喜歡!哈哈,是,我是喜歡他,可是他只喜歡你一個人,根本看不到我的存在,他該死。賢哥哥要讓他留下來做太醫,他不僅拒絕,還罵賢哥哥忘恩負義,不是找死,又是什麼?他說過他的心永遠和你在一起,那我就幫他一把,滿足他的願望!”沈青燕笑得瘋狂,她得不到的,那就將他毀了,爲什麼她爲他做那麼多,他就是看不見,即便眼前的人已經醜成這樣,他還是愛她?

“是我的錯,我不該聽你們的話將他請進皇宮,都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沈青鸞頹然的晃了晃,隨後推開宮人,抓起盤子裏的心臟,全部塞到嘴裏。“星魂,你如此純潔的心不應該被他們踐踏,從今以後,我們便可以永遠在一起了,永遠也不分開!”

沈春燕驚訝的捂住了嘴,忽然感覺心裏一片冰冷!甩了甩腦袋,才覺得好受一點,強裝着沒事一般道:“呵呵,親愛的姐姐,妹妹還爲你做了件事,妹妹把全城最髒最醜的乞丐全部請來了,姐姐很久沒有享受陰陽調和了吧,今天這麼好的日子,讓你好好享受一下!”沈青燕揮了揮手,捏着鼻子退了出去,今日終於將她這高高再上的姐姐狠狠踐踏了一回。

周圍的淫笑以及身上漸漸涼了的感覺,讓沈青鸞越來越絕望,恥辱的感覺讓她的嘴脣咬出血來。

“哈哈,哈哈,我錯了,我真的錯了,皇甫若賢,沈青燕,若是有來世,你們一定要祈求上蒼不要遇見我,哈哈,哈哈!!”如哭如泣的聲音在整個皇宮中飄蕩,趁着他們沒注意,沈青鸞用力撞上了那破敗的牆壁。

白雪一片一片的落了下來,那本來就搖搖晃晃的小屋終於倒了下來,激起一片塵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