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十萬混沌之後的再相遇

“能夠實現所有願望的七顆龍珠?”

除葉長歌之外,其他人眼前都是一亮。

唯有葉長歌,他一是不瞭解主神殿的束縛,而也不覺得世界上有能實現所有願望這種事情。

“龍珠世界.......居然是這個世界?”

雲中鶴瞳孔一縮,長臉上表情有些凝重。

“沒有想到,居然來到了龍珠世界......只是主神說曾有一位無上大能,出手改造過這方世界,也就是說,這方世界與我們所知的那個龍珠世界,只怕是不同的了......”

成昆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那白光屏幕:

“這個世界本就很危險了,這下就更危險了.......”

他來到主神殿已經很久了,經歷的世界也不少,早已知曉,主神殿所有的任務世界之中,最怕遇到的就是這些曾經被其他大能做過手腳的世界。

也就是俗稱的魔改世界。

只要是碰到這樣的世界,讓輪迴者熟知世界主線劇情的優勢大打折扣不說還會起到反效果。

即便世界等級很低,都往往會碰上一些極爲不可思議的事情,

遑論這個龍珠世界的等級看起來還很高。

“魔改世界......”

本來眼前一亮的其他幾個人,面色也凝重起來。

“各位,這個世界,很危險嗎?”

葉長歌心中一沉,面上故作好奇問道。

他自然是聽說過主神殿的傳說,只是並不瞭解主神殿是個怎樣的運行機制。

但這個世界不應該是佛墓世界羣嗎?

怎麼又變成了所謂的龍珠世界?

還是說,這龍珠世界,就是傳說之中埋葬諸佛的墓地世界?

若如此說來,改造這方世界的人豈不是.......

只是想想,葉長歌就頭皮發麻。

“危險?哪有不危險的任務世界?”

嶽不羣輕嘆一聲:

“這方世界在主神殿之中也是有着信息的,我們之前蒐集過,世界的主線很簡單很簡單,大概就是一個長着尾巴的孩子一步步成爲宇宙最強者。

順便戰勝無數想要毀滅世界的魔王的故事,絲毫沒有什麼曲折之處.......”

“世界主線?”

葉長歌眸光閃了閃。

宇宙浩瀚無邊,時間跨度長達億萬年,他從沒聽說過宇宙還有什麼主線這一說。

“這個世界很危險。”

雲中鶴打斷了嶽不羣的話,冷冷一笑:

“小子,你最好還是自求多福吧。”

“小兄弟不要怕,我們是隊友,不會對你置之不理的。”

嶽不羣說着看了幾位隊友一眼。

成昆雙手合十,默不作聲。

李莫愁神情冷漠,面無表情。

雲中鶴再度冷笑:“你這假惺惺的樣子,真讓老子厭惡!”

‘這幾個隊友,似乎沒一個正派人物......’

葉長歌心中閃過念頭,面上卻浮現一抹感激:

“謝謝隊長。”

“廢話少說。”

李莫愁沙啞的聲音響起。

她冷冷的看了一眼其他幾人,目光在葉長歌身上停頓了一瞬,道:

“魔改世界的危險大家都很清楚,說不定那個長着尾巴的小猴子就真是大名鼎鼎的孫大聖也說不定,我勸你們最好不要有什麼其他的心思!

否則,我們都活不過這個世界!”

“仙子說得對。”

成昆開聲附和着:

“這方世界的機緣衆多,七顆龍珠,超神水,仙豆,筋頭雲,金箍棒,芭蕉扇,時光屋等等簡直數不勝數,危險自然就更不必多說了。

咱們各懷心思的後果,很可能全軍覆沒。”

“幾位都想得開,那就最好了。”

嶽不羣自動忽略了雲中鶴,帶着微笑道:

“我知道大家對嶽某人有些誤解,認爲嶽某是個行事不擇手段的小人,但是,嶽某自問沒有半點對不起諸位的地方,對吧?”

雲中鶴冷哼一聲,也不多說話了。

四人達成暫時的和解,勉強平心靜氣的坐下來討論任務如何做,如何規避危險,如何攥取最大的利益.......

葉長歌心中雖然對這些半絲興趣也無,也不得不耐心的聽着。

同時,他心中也在思量着自己該怎麼辦。

很可能那位半步多之主會來救他,但不說他能否從主神殿中救走自己,就算能,他能冒着得罪主神殿這樣的龐然大物來救自己?

而且,自己淪落到這裏,或許也可能是有大能算計在其中......

“只盼那位前輩能幫我拯救南嶺界,如此,也算我沒有愧對葉家先輩.......”

葉長歌輕嘆一聲。

不成大羅終是螻蟻,神魔與凡人也沒有什麼不同。

........

某處荒山之上,段德一下翻身坐起,臉上肥肉抖動,十分晦氣:

“完了,完了,道爺又被算計了.......”

一入佛墓,段德就感覺到一道無窮強橫的意志一閃而過,之後就人事不知了。

這時,他哪裏還不知道自己落入其他人的算計之中了。

而這個人,其實並不難猜。

“大帝啊,您能不這麼記仇嗎......”

段德仰天長嘆,只覺自己一世英名就毀在曾經鼓動葉凡去盜墓之上了。

如果能再來一次,誰盜墓誰是狗!

“汪~”

狗叫聲傳來。

“天啊,我都出現幻聽了,居然聽到某只蠢狗的聲音.......”

段德忍不住掏了掏耳朵。

一度覺得自己是被折磨出毛病來了,太慘了,誰能比本天尊大帝無上皇更慘?

小葉子和小石頭,你們居然也不來救我。

“汪!”

狗叫聲越發近了。

“該不會是.......”

段德麪皮一抖,緩緩轉過頭,就看到一個無比熟悉的身影:

“我告非......”

“缺德胖子你幹嘛說胡話,見到本皇驚喜的瘋了嗎?”

大黑狗從山林中鑽了出來。

“你這蠢狗居然跟蹤我!”

段德氣的直哆嗦,哪裏不知道這大黑狗在跟蹤他。

“胡說八道,本皇早已在此定居十萬年了,是你追蹤本皇才對。”

大黑狗狐疑的瞥了一眼段德:

“你這死胖子,居然也被壓制了?.......”

看着黑皇越發危險的眼神,段德心中生出不妙:

“你,你想幹什麼?”

“你不是仗着修爲比本皇高,不把本皇放在眼裏嗎?”

大黑狗緩緩人立而起,一咧嘴,亮出滿口雪白獠牙:

“你說本皇想幹什麼?”

嗖~

黑影閃過。

狗叫聲中夾雜的慘叫響徹天際:

“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