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佛墓

半步多之外,是無盡的光怪陸離之相。

無窮光影彼此交織糾纏,勾勒出一幅美麗而恐怖的畫卷。

葉長歌神情凝重的跟着胖道士,半步不敢走錯。

這一副畫卷,不知連通着幾多時空,幾多世界,一步走錯,他此生也不一定能找回正確的路。

“前輩,您是要帶着我去找無上大天尊嗎?”

葉長歌小心翼翼的問道。

“呵呵。”

胖道士皮笑肉不笑。

“前輩,您不是答應了那兩位大師嗎?”

葉長歌心裏有點不好的預感。

“我答應什麼了?”

胖道士眨眨眼。

“您不是?”

葉長歌有點受不住了,這前輩太特麼招人恨了。

“本尊只是答應爲他們帶句話,又沒說立刻就要去。”

胖道士笑眯眯的看了一眼葉長歌:

“本尊覺得吧,十萬混沌都等了,也不在乎多等那麼一兩個混沌吧?”

“.......”

葉長歌無語凝噎,只能心底爲那兩個老和尚默哀。

“見他,你猜道爺我去不去?”

胖道士心裏腹誹了一句。

葉長歌一臉無奈:

“我南嶺葉家危在旦夕,晚輩必須要走過朝聖之路,回祖庭求長輩出手。”

“不急,不急。對於宇宙來說旦夕之間,對於你我來說,時間可就長了。”

胖道士踱步走着:

“隨本尊走上一遭,說不定本尊一高興,直接出手,宇宙三災而已,算得了什麼?”

沒法,葉長歌只能嘆口氣:

“那前輩,您想帶我去什麼地方?”

“這十萬混沌年以來,表面上來看本尊只是於天尊大帝居之中靜坐閉關,實則,本尊暗觀萬界諸天,尋覓着諸多大能隕落之地.......

終於,皇天不負,本尊終於尋到了一座驚天動地的大墓!”

胖道士滿面紅光,一臉自傲:

“放眼諸天萬界,再無人有本尊這等手段了。”

“您該不會是想.......”

葉長歌心裏咯噔一聲。

“不錯,正是盜,呸,是瞻仰前人遺蹟,遙想前人風采。”

胖道士說着,一把提起葉長歌,

遁入無盡光怪陸離交織的畫卷之中:

“葉小子,能跟隨本尊的腳步,是你畢生最大的造化!”

.........

朝聖之路的盡頭,是矗立於此方混沌海正中,無盡煌煌的完美之界。

“快些走,快些走!”

“據說那扒皮近些年都不在!”

朝聖之路的盡頭,無垠的混沌大道之上,兩道身影急速奔走。

這兩道身影速度極快,一瞬間便橫跨諸多宇宙,直奔完美世界的界門之所在。

吼~~~

就在兩人跨行而過之時,只聽一聲巨大的龍吟之聲在無有任何媒介的混沌海之上轟然響起。

“不好!慢了一步!”

其中一人心中咯噔一聲。

只見那光影交錯的界門之外,無垠的混沌之中,一顆紫金色龍首陡然間探出。

那龍首無比巨大,兩根龍角好似刺透混沌的神劍,高不知幾許。

而在那紫金色龍首之上,兩根龍角之間,是一座極盡奢華,無比輝煌宏大的宮殿。

那宮殿不知用了多少先天寶料,每一塊地磚都是混沌真金與九色仙氣混雜而成,光芒無比耀眼。

“朝南開!”

兩人腳步戛然而止,看着那宮殿正門之上篆刻的三個道文,難受的幾乎要吐血。

轟!

紫金神龍睜開龍眸,揚天長嘯,發出“桀桀”怪笑之聲:

“完美界,朝南開,有臉沒錢別進來!”

“這痞子龍!”

跨行而來的兩人看着那長不知幾許的紫金神龍,臉上露出咬牙切齒的神情。

“你們嘀嘀咕咕的再說什麼?”

紫金神龍耳朵一動,那無比巨大的龍首一個下探,跨越千百光年距離,垂在兩人身前:

“是不是罵你龍大爺?說,是不是?”

噗!

痞子龍打了個響鼻,兩道天河一般的鼻涕滾滾而出,險些將兩個人淹沒其中。

“我@#%……&%#¥”

兩人好懸沒被淹沒進去,登時氣的跳腳。

“痞子龍!我們是奉鬥部天尊九黎大帝之命前去執行任務,此來完美之界借過,你不要自誤!”

其中一人披着銀甲,此時牙齒咬得直冒火星子。

“龍大爺管你是鬥部的還是雷部,火部還是龍部的,想過我這朝南開,就要給本大爺過路費!”

痞子龍打了個響鼻,不屑一顧:

“一人五十萬萬界幣,有的進,沒的滾蛋!”

“五十萬?”

另一個穿着道袍的中年人氣的直跳腳:“我們執行一次任務,到手不過百萬萬界幣,你張口就要一半?憑什麼,就憑你臉大嗎?!”

“呸!”

痞子龍張口就是一道洪流垂下:

“本大爺奉辰南大帝之命駐守界門,連根毛都沒有一根,不收點過路費,豈不是要餓死你龍大爺!”

“說歸說,你別亂吐亂噴啊!”

銀袍神將臉黑如鍋底。

“龍大爺一口龍涎,可澤被一界,萬物生靈粘上一點就有化龍得道之機,你居然嫌髒?”

痞子龍一擡龍爪,就一巴掌招呼過去:

“本大爺打死你這癟犢子!”

轟隆!

混沌一片激盪,氣流滾滾擴散八方。

“痞子龍,你不要欺人太甚!”

那兩人狼狽躲過這一爪。

“痞子龍也是你叫的,你要叫龍大爺!”

痞子龍反手一爪,將這兩尊神將打的狼狽逃竄。

這兩人連連躲避,想還手又不敢還手,直氣的雙眼發紅。

這痞子龍和他們一樣是憑藉天庭果位成的大羅,不一定打得過他們兩人,奈何人家後臺硬。

其和天庭大帝辰南相交莫逆,師父更是招惹不起的滾刀肉,黑皇。

相傳那黑皇不但曾經追隨過天庭的諸位大帝,更是那位無上大天尊坐下的神犬,地位高的恐怖。

這朝南開,原本就是他開的。

“服了,我們服了!”

來回幾下,這兩尊神將徹底沒脾氣了:

“打個商量,十萬萬界幣,放我們過去,如何?”

痞子龍眼神一亮:

“四十萬!”

“十一萬!”

“三十五萬!”

“十二萬!”

嗡嗡嗡~

兩方正在討價還價之時,痞子龍鑲嵌在兩根龍角之間的朝南開大殿突然亮起金光。

一道慵懶的聲音緩緩傳出:

“大夢誰先覺,本皇我自知!”

“黑皇!!!”

那倆神將面色頓時大變,再也顧不上討價還價,一把拋出漫天萬界幣,遁入了萬界之界:

“過路費給了,放我們過去!”

“嘿嘿嘿!”

痞子龍龍爪一張,將飛舞的所有萬界幣全都抓住。

啪嗒,啪嗒~

金光照耀中,一隻人立而起的大黑狗緩緩走出來。

“師父,你怎麼這就出來了?”

痞子龍一把收起萬界幣,若無其事的問道。

“交出來!”

大黑狗眼尖,立馬伸手一抓,抓來了一大把萬界幣。

痞子龍一見兩手空空就急眼了,口吐芬芳:

“你這黑心狗,本大爺的辛苦錢你也偷,你也偷!”

“你敢這麼跟你師父說話?”

大黑狗一齜牙,反手就是一巴掌,將痞子龍打的一個踉蹌:

“虧本皇辛辛苦苦的爲你煉製了這一件本命法寶。”

“我戳!你@#%……&”

聽到大黑狗的話,痞子龍頓時爆發了:

“別的龍王頭上頂着王冠,你大爺的,你見誰頭上頂着宮殿的!你這黑了心的死狗,是想讓本大爺當你坐騎是吧?!”

痞子龍怒了,一個翻身將黑皇抖了下來,張嘴就咬。

“汪!”

黑皇猝不及防,被噴了一臉龍涎,頓時也怒了,上去就是一口。

“嗷嗚!黑皇你大爺,本大爺的屁股你也咬!”

“本皇今天咬死你這混賬玩意!”

......

完美之界前,無垠混沌中,一龍一狗咬得不可開交。

好半天,才停了下來。

“別鬧了,我發現那缺德胖子離開了他那天尊大帝居,呸,半步多客棧!”

黑皇‘嘿嘿’一笑,不知從哪摸出一面鏡子,上面一個紅點若隱若現:

“這缺德道士這十萬混沌年以來一直在追蹤一個大墓,想偷偷的自己去......”

“那缺德道士追蹤了十萬混沌年的大墓!”

痞子龍倒吸一口涼氣,雙眼放光:

“是誰的墓?”

“當然是佛墓了!”

黑皇摸着鏡子,口水都差點流下來:

“當年大帝將那些禿驢一併鎮壓在無盡混沌海深處的一處不可知之地!那可是包括一尊幾乎成就混元無極,數十尊大羅,數之不清寶物的大墓啊!”

“這麼好!”

痞子龍口水也滴了下來。

“不對啊,咱們要鎮守完美之界,以防那些魔崽子偷溜進去,怎麼去啊?”

突然,痞子龍醒悟過來,他們能隨意抽取過路費,當然是因爲他們辦的是個苦差事。

一混沌五十六億年,他們倆在這守界門,已經快十萬混沌了。

想走也不能走啊。

“不是咱們,是你,是你要鎮守完美之界!”

黑皇怪笑一聲轉過頭,吐出一口邪風來:

“定!”

“我@#¥……”

痞子龍身子一僵,死死的定在了界門之外。

“這門,總是要有人守的!”

黑皇正想走,突然想起了什麼,又回轉身來:

“你這修爲還是太差,算了,本皇將帝兵也丟下,這就萬無一失了.......”

說做就做。

大黑狗一把將自己的花褲衩脫了下來,一抖間無限放大,套在了痞子龍的龍角之上。

然後在痞子龍噴火的眼神裏,消失在混沌海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