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要見無上大天尊

兩個老僧都傻眼了,這位半步多之主扯出佛祖講出這麼個故事,居然是因爲這個?

前輩風度呢?

巨擘氣量呢?

大能胸懷呢?

太過震驚,以至於三人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道爺說的還不夠明白?”

背對三人的胖道士眨眨眼,這批肥羊的素質太差。

“阿,阿彌陀佛!”

片刻之後,螟蛉子首先回過神來,扯了扯嘴角,勉強擠出一個微笑來:

“前輩所言有理,只是小僧兩人身家着實不豐,只怕拿不出讓前輩滿意的東西來......”

“是啊,前輩若是看上什麼,只有前輩要,只要小僧兩人有,就儘管拿去。”

另一位老僧也點頭附和。

他們連命都不在乎,哪裏會在乎什麼身外之物。

“哈哈!哈哈!本尊什麼沒有?要的是人事嗎?不,本尊要的是一個態度,本尊能不要,你們不能不送!”

胖道士轉過身來,紅通通的臉上綻放出一抹奇異的笑容:

“剛纔你們說的可是真的?只要本尊要,只要你們有,都可以拿走?”

胖道士目光灼灼,看的兩位老僧心神搖曳,頭皮發麻,幾乎懷疑自己兩人身上有什麼驚天動地的至寶了。

想了又想,沒想到自己有什麼值得這位大能惦記的螟蛉子點點頭:

“不敢矇騙前輩!”

“這可是你們答應的,不是本尊威逼利誘!”

聽到兩人答應,胖道士笑容更加和煦了:

“交易達成,概不反悔?”

“絕不反悔!”

兩位老僧雙手合十,齊聲回答。

“很好,很好。”

胖道士搓了搓手,連連點頭:“你們所求,不過是讓本尊去問那位一句,十萬混沌已到,靈山何時出世?”

“本尊說的可對?”

“前輩所言一字不差!”

螟蛉子蒼老的面上泛起純粹的光芒:“十萬混沌年,十萬混沌年了!”

一混沌五十六億年,十萬混沌年。

縱使對於大羅來說,也是個漫長無比的數字了。

自靈山聖地,漫天佛陀消失,已經十萬混沌年了,爲了一個傳說中的目標,他們兩人足足等了十萬混沌年。

從曾經的小沙彌,等到如今的大羅菩薩,終於能看到靈山重現的一日了。

.胖道士一擺袖袍:“既如此,你們可以走了。”

“這?”

兩個老僧對視一眼,被這位半步多之主搞糊塗了。

“去吧!”

交易達成之後,胖道士沒有心思再與這倆老和尚多說半句,一揮手,將二人送出半步多,不知丟到了哪個時空之中。

“前輩.......”

同樣一頭霧水的葉長歌忍不住發問:“您到底想要什麼?”

“這倆老和尚空懷寶山而不自知,本尊實在不忍心暴殄天物,也只有勉爲其難取走了。”

胖道士臉色紅潤,笑容滿面。

“前輩取走了什麼?”

葉長歌還是不解,他一直注視着三人,完全沒看到這位前輩取走什麼。

“既然你這麼想知道,本尊便勉爲其難爲你說兩句。”

胖道士直覺做出好大事,沒人知道太過可惜,瞥了一眼葉長歌,說道:

“你沒有踏過這道門檻,那倆老和尚大羅之路走的也頗淺,而本尊的所爲,超出你們的認知,讓你們不可見,不可理解。

你和我雖然同處一個空間,但是你和我所看到的卻是不同的世界,你靠低階邏輯來理解和解釋你看到的世界自然可以。但自然理解不了本尊的偉大。”

說到這裏,胖道士頓了一頓:“換句話說,道爺該做的不該做的都做了,可惜你是個瞎子,完全看不到。”

“不可見,不可思,不可理解.......”

聽着胖道士“言簡意賅”的形容,葉長歌突然對於大羅產生了更深的敬畏。

“算了,道爺便說的更簡單點。”

胖道士嘆了口氣,繼續說道:

“十萬混沌年之前,那靈山極樂之主尚是一尊巨擘,可惜,得罪了當時尚未成道的無上大天尊,後無上大天尊得道後,將整個靈山聖地,億萬佛國,無數佛陀菩薩羅漢比丘尼統統鎮壓到了一處不可知之地.......”

“那兩個老和尚在當時,估摸也就是倆小沙彌。”

“無上大天尊!”

再度聽到這個尊號,葉長歌不由的心生嚮往。

一念間,鎮壓無數佛陀菩薩,鎮壓一方極樂聖地,這是何等的無敵。

“這倆老和尚資質平平,甚至還比不上你一半,按道理來說,修成神魔九重已然頂天了,但卻雙雙晉升大羅,這其中當然是因爲佛門殘餘的氣運都落在了他們兩個的身上......”

胖道士說着搖了搖頭:

“佛門當年何其之強橫,殘存一分氣運也是不得了的東西!這倆蠢和尚身懷此等大寶肆意行走,若不是佛門氣運庇護,屍骨早就涼透了。”

“原來如此。”

葉長歌有些恍然,看來,這一分氣運已經被這位半步多之主取走了。

只不過,這氣運已經庇護了這兩位老僧十萬混沌年,怎麼又被這位前輩取走了?

“換做別的地方,就算是我,多半也不可能取走這佛門氣運的。”

胖道士看出葉長歌的疑惑,自得一笑:

“可惜,完美之界外這一片無垠混沌海,沾染着那位的氣息,佛門氣運到了這裏,真的是任人拿捏了.......”

葉長歌默默不語,不禁爲那倆老僧默哀。

“你別以爲道爺是騙他們,道爺不出面,這倆老和尚死了也是白死而已。你以爲兩個大羅天數的禿驢,能瞞得過葉依水那小子?”

胖道士冷笑一聲。

“前輩......”

葉長歌苦笑一聲,這作弊被抓個現行的感覺可太難受了。

他本來也是心高氣傲之人,怎麼就走到這一步了?

“你小子到底沒有徹底走歪,不然......”

胖道士搖搖頭站起身來:

“你小子隨我走一遭吧,走過這一遭,葉家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葉依水那小子包管不敢說的不字!”

“前輩!”

葉長歌踏步跟上,驚喜惶恐一起涌上心頭:

“您是要去見無上大天尊嗎?”

“.......你這小子廢話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