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一個珠光寶氣的胖道士

那名爲螟蛉子的老僧躬身,便有一縷縷明黃火焰在他身上緩緩燃起。

熊熊火焰之中,老僧面上泛起得道般的笑容:

“拜託小友了。”

“螟蛉師弟卻是搶了個先。”

又一縷火光騰起,之前那面容蒼白的老者輕嘆一聲,於火光之中現出羅漢之身:

“小友,以我二人之大羅之身,或可助你踏過這一條朝聖之路了.....”

“大師,你們!”

葉長歌一驚,沒有想到這兩位疑似大羅的老僧竟然如此決絕。

一尊大羅,放眼諸天萬界之中,都是極爲了不起的存在。

他南嶺葉家佔據一方多元界,族人數以兆億計數,無數年來都沒有一尊大羅。

眼前,竟然有兩尊大羅存在,僅僅爲了傳一句話,竟然願意燃燒自己修持無數年的大羅之身!

這讓他無比震撼。

“兀那禿驢!敢在道爺店裏放火,活夠了吧?!”

就在這時,一盆冷水從天而降,澆滅了兩位老僧身上燃燒的佛火。

葉長歌看去,只見一個臃腫的身影罵罵咧咧的從未有人能上去的半步多三層走了下來。

他看的仔細,那是一個穿着華麗,紅光滿面的胖道士。

那胖道士穿靈寶太極道袍,帶紫金冠冕,腰帶都是鎏金神寶,腳下靴子更有真龍鳳凰盤踞其上!

其一身裝飾之豪華,是葉長歌畢生未見之奢侈。

隨着他走下來,這偌大的半步多二層登時被一片寶氣照的明煌一片,耀眼無比。

“阿彌陀佛!”

衣衫盡溼的兩位老僧雙手合十低誦佛號,彼此眼神之中盡是一片震驚神色。

他們用以圓寂的是佛門佛火,足以燃燒大羅金身,一經燃燒更是不燒盡不會熄滅。

沒想到居然被來人的一盆冷水竟然澆滅了。

這時,兩人哪裏還不知道面前這人便是傳說中的半步多之主。

相傳半步多客棧存在於非想非非想之間,萬千大界皆有,以通諸天之有無,數量近乎無窮無盡,這位半步多之主所在的三樓更是有名的禁地。

十萬混沌年以來都沒幾個人見過這位半步多之主,不想竟然被他們碰上了。

“倆禿驢竟敢在道爺的地盤放火?膽子可是不小。”

胖道士氣哼哼的瞥了兩人一眼。

“小僧螟蛉。”

“小僧弦月。”

兩位老僧微微躬身,齊聲道:“見過半步多之主。”

“葉長歌見過半步多之主。”

葉長歌躬身行禮,他也聽說過這位半步多之主的傳說。

這客棧本來不叫半步多,只是因爲這位半步多之主從未踏出過半步多三層半步,久而久之得了這麼個名字。

“半步多?道爺這是天尊大帝居,什麼狗屁半步多!”

胖道士先是一愣,隨即好似感應到了什麼,就是一頓破口大罵。

葉長歌三人不敢擡頭,只是聽着這位半步多之主似乎再罵一條大黑狗,也可能是把某人當狗罵......

三人不敢吭,也不敢問,只能等着這位半步多之主自己消停下來。

這一等,就是半個時辰。

“該死的大黑狗。”

胖道士罵罵咧咧的住了口,看了一眼葉長歌:“荒古聖體?”

“前輩法眼無雙。”

葉長歌微微躬身,態度恭敬。

能讓兩尊大羅都畢恭畢敬,對他來說,這已經是不可想象的大人物了。

“嗯。”

葉長歌的行禮不知讓胖道士想到了什麼,他的面色緩和了下來,還挺有些喜悅的味道:“葉家的小輩,去認祖歸宗的?”

“回前輩,是。”

葉長歌有些受寵若驚,這荒古聖體居然這般有牌面?

這般大人物都對他和顏悅色。

“初代聖體不應該自動認祖歸宗嗎?葉依水這小子想幹什麼,任由初代聖體流落在外?”

胖道士皺了皺眉。

葉......依水.....這小子?

不止是葉長歌,連那兩位老僧都驚住了。

葉依水何許人也?

當今天帝之子,諸天葉家之祖,修爲超凡入聖,放眼諸天萬界都稱得上一尊大人物。

這位半步多之主,竟然輩分這般古老?

胖道士皺了皺眉,卻也沒在意,目光又落在那兩位老僧身上:

“你們兩個膽子不小,不但敢在葉家認祖歸宗的儀式中作弊,還敢在道爺的大帝居放火,可知道該當何罪?”

螟蛉子躬身不起,神色更爲恭敬:“只求前輩答應晚輩一件事,小僧兩人願受前輩任何責罰。”

“你這禿驢倒把道爺逗樂了。”

胖道士氣笑了:

“道爺想懲罰你們,還需要答應你們一件事?”

“小僧不敢。”

螟蛉子面容頓時變得愁苦,連連擺手道:“小僧哪裏敢指使前輩,只是,只是實在是無路可走了......”

“你無路可走,和道爺有什麼關係?”

胖道士懶得多說,袖袍一揮,封鎮了兩人的修爲:

“你二人罪不至死,本尊便鎮壓你二人的修爲,在這半步多爲本尊端茶遞水十八個混沌年吧!”

“謝前輩不殺之恩。”

螟蛉子二人相顧苦笑,恭敬卻堅決:“只是小僧二人還有要事在身,若前輩要困我二人在此,倒不如將我二人一併打殺了罷!”

“呵!”

胖道士冷笑一聲:“你以爲本尊不敢殺你們?”

“阿彌陀佛。”

兩位老僧跌坐在地,雙手合十誦唸佛號,再不多言。

“很好。”

胖道士臉色一沉,擡手就要斃殺了這兩個老禿驢。

“前輩!”

葉長歌心裏一嘆,不由的出聲。

他雖然不知這兩位老僧想要做什麼,但對他們這種不惜一死都要去做的精神有些佩服。

葉長歌心裏一急,沒以爲自己能阻止,卻哪裏想到,他一說話,那胖道士居然停下了手:

“你小子也有話說?”

葉長歌有點懵,荒古聖體的牌面要不要這麼大?

我只是個還未大羅的小輩而已。

“前,前輩。”

葉長歌一咬牙,已經開口只能硬着頭皮說下去:“前輩神通廣大,或許這兩位大師的要求在你那裏只是舉手之勞,何不幫他們一把呢?”

那兩個低頭誦唸佛經的老僧本已死心,這時也不由的擡起頭來。

“本尊曾聽聞,十萬混沌年之前,有一佛門聖地,叫做西天極樂大雷音寺的。那大雷音寺有一大能,有大乘佛經能度天下衆生,後有一和尚自東土起身,欲往西天求取真經.......”

胖道士背對三人,負手在後,緩緩講着一個遠古之前的故事:

“那猴子憤憤不平,問那釋迦老佛,求經還要人事?那釋迦拈花一笑,道,經不可輕傳,亦不可以空取......”

“釋迦的經文不可空取,求本尊辦事,便能空手了?”

看着那背對自己三人,不斷拈動兩指的半步多之主,葉長歌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