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百劫之身,一臂之力

計劃被鯤鵬察覺,李青山也不怎麼在意。

他笑了笑,牽着小安的手掌,於不斷延伸的金光大道上邁步走向妖庭。

在那妖庭之前,萬妖林立,一尊尊強橫的大妖擁簇在鯤鵬身前,漠然的注視着他。

這其中,大羅級數的妖聖不在少數,鯤鵬更是幾乎成就無極的混元巨擘。

那一道道目光垂落,蘊含着的莫大壓迫足以讓任何大羅爲之心驚。

殺意如潮,李青山卻恍若未覺。

“他們都想殺你。”

小安仰起頭,低聲說道。

“我知道。”

李青山不以爲意。

在這十萬混沌年之中,他固然沒有成就混元,但也將大羅走到了真正的絕巔,大帝果位加持之下,縱使不如鯤鵬,也不至於相差太遠。

如今之妖庭,對他來說,雖然危險,卻也算不上龍潭虎穴。

說到底,此時的妖族,太過弱小了。

莫說與整個人族相比,若非那一面獵獵張揚的招妖幡,便是比之如今天庭的任何一部,都有不如。

“那你還要來救他們?”

小安感受着無所不在的惡意洪潮,輕握李青山的手掌。

“我要救的,可不是他們......”

李青山擡手輕撫過紅發間高聳的牛角,輕輕一笑:

“這羣白癡,我管他們去死!”

........

大日懸空,普照萬界。

朝聖之路起始之地,名爲半步多的客棧二層,葉長歌眺望長空,喃喃自語着:

“想不到這朝聖之路上,大日也不會落下。”

傳說中,那位無上大天尊一念動,大日橫空揮灑無窮世界,但真的見得多界大日懸空,葉長歌心中還是震動不已。

要知道,這可不是單純的凝滯星辰,而是將時空都限制在了十萬混沌年之前!

所謂的時間流逝,不過是萬界通識符之中一幫老古董自己計算的而已。

真正意義上的時間,早已在那無上大天尊一念間,永恆停滯了!

但偏偏,時空停滯,萬界諸天的生老病死仍舊,一切還在運轉。

這其中蘊含的意義,足以讓任何人爲之動容。

“那位若要日不落,又豈會分什麼地方?”

不遠處,一身披黑色斗篷的人“嘿嘿”一笑,看向葉長歌:

“你在此地等了百多年,是要歸宗的葉家子弟吧。”

葉長歌看了一眼那黑色斗篷人,沒有說話。

半步多客棧不但是朝聖之路的起始之地,也是完美之界連同萬界諸天的中轉之地。

龍蛇混雜,危險無比。

他在族中之時,長輩們不止一次的告誡過他,不要輕易搭話。

萬界諸天中,神異法寶神通太多,保不齊搭個話就會被人暗中咒殺掉。

“倒是個小心的。”

黑袍斗篷人嗤笑一聲:

“你難道不知曉,在這一條聖路之上,唯有半步多,朝南開兩地,是最安全之地嗎?”

“南嶺葉家葉長歌,見過這位前輩,不知前輩盯上在下,意欲何爲?”

葉長歌氣機內斂,平淡開口。

“南嶺葉家?沒聽過。氣息內斂圓潤,氣機似乎不外漏,這門葉家的收氣法,你練的不錯。”

黑袍斗篷人擡起頭,陰影之中亮起兩道紅光:

“倒是有那麼一分可能認祖歸宗,可惜,可惜。”

斗篷人長吁短嘆,連道可惜。

葉長歌垂下眸子,不再搭話。

“可惜什麼?”

葉長歌不搭話,卻有人搭話。

二層靠窗,一身形佝僂,面容蒼白的老者輕咳一聲:

“十萬混沌年來,真正能登臨完美,認祖歸宗的葉家子弟也不過十七人而已,一分可能,與毫無可能,又有什麼差別?”

“螟蛉子,半步多中,你也敢坑蒙拐騙嗎?”

“哦?”

螟蛉子轉首看去,陰影中,紅光搖曳:

“認得我螟蛉子,閣下又是何方神聖?”

“神聖當不起,不過是躲避追殺,在這半步多中苟延殘喘的老家夥而已。”

老者輕嘆一聲,道。

“既然是苟延殘喘,就不要多管閒事了。”

螟蛉子聲音冷了下來:

“毀我聲譽,可是要付出代價的!”

“老朽孑然一身,想來是付不起什麼代價了。”

老者微微搖頭。

“呵呵。”

葉長歌輕笑一聲,起身向樓上走去。

“這位小友。”

老者叫住葉長歌。

“兩位的戲演的不錯,但在下卻沒有興趣陪你們玩耍了。”

葉長歌腳步不停,便要離去。

“既然讓小友看出來了,咱們便實話實說吧。”

螟蛉子輕扣桌面,淡淡道:

“葉家是橫跨諸天的龐然大物,除卻主脈之外尚有八億四千萬分支,天驕何其之多?小友雖天資絕世,更有荒古聖體,卻也未必就能登臨完美,認祖歸宗。”

“畢竟,這十萬混沌年以來,不要麪皮投身葉家的老家夥,不在少數。”

聞言,葉長歌停下腳步,眸光微縮:

“他們竟然知道我有荒古聖體?”

“這世間並不存在真正不被人所知的祕密,若有,只是你接觸不到而已。”

老者施施然站起身,佝僂的身軀緩緩挺直:

“不過小友不必擔心,我們是來幫你的。”

“幫我?”

葉長歌轉過身來,面無表情:

“葉家朝聖之路外人無法插手,你們要如何幫我?有想要得到什麼?”

正如兩人所說,他並沒有把握能夠在這條朝聖之路上走到最後,奪得魁首。

若只是如此,他也不會在意旁人的幫助,但偏偏,這一次認祖歸宗干係着南嶺葉家兆億子民的生死。

若這兩人只有能幫他的手段.......

螟蛉子與老者對視一眼,皆是感知到了彼此的心情。

“但凡葉家子弟,只要走過朝聖之路,便能認祖歸宗,還能請葉依水老祖出手一次,我們,想要小友幫我們問老祖一句話!”

螟蛉子緩緩起身,聲音平靜中帶着無法言說的亢奮之情。

“什麼話?”

隱隱察覺到螟蛉子話語之中的狂熱,葉長歌心中一稟,便有心拒絕。

“若小友走到最後,再說此話不遲。”

老者緩緩垂眸:

“現在先說說,我們如何幫你。”

呼~

隨着老者開口,螟蛉子披着的斗篷便爲之變化。

葉長歌壓目看去,只見那斗篷赫然化作一襲袈裟,罩在了一尊老僧的身上。

“葉家朝聖,旁人想要出手自然千難萬難,但也不是沒有機會。”

老僧雙手合十,向着葉長歌躬身一禮:

“以我百劫修持,大羅菩薩之身所化之舍利子,當可助小友一臂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