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力不如人,如之奈何?

呼呼~~~

無垠混沌海之中,暗流洶涌。

亙古孤寂的表面之下,無窮之數的宇宙隨波逐流。

混沌氣流繚繞之中,隱隱有一抹神光閃爍。

燃燒的神光之中,葉長歌眺望無垠,神情平靜中帶着凝重。

無垠混沌海是一切的基石,蘊含着無窮可能,無窮概念,無窮奇蹟,同樣,也蘊含着無窮危險。

在十萬混沌年之前,一切不至大羅的存在,甚至不能夠行走於混沌之中。

混沌,足以泯滅一切後天而生的存在,無論你是螻蟻,還是神魔,沙石,還是星辰。

直到萬界通識符流傳開來,才有大能推演出可以護持神魔行走混沌之中的方法。

此刻在葉長歌周身燃燒的神光,便是其中之一。

燃燒的,是萬界幣。

“完美,完美.......”

葉長歌眺望無垠。

在他的眸光之中,映徹出無窮遙遠的混沌之外,那一方無可形容的無限界。

那一方無限界大不可量,揮灑無窮光芒照亮無垠混沌海,定無垠混沌海的方位。

若無那一方無限界,縱使是他,都不能在無垠混沌海之中分清方位。

“不能多待了......”

並未於混沌之中待上多久,葉長歌便遁向了無垠混沌海之中,一處奇異之地。

想要以後天之身呆在混沌海之中,付出的代價之大,便是他都不免有些肉痛。

那燃燒的萬界幣,可都是他南嶺葉家的底蘊。

嗡~

似乎只是一剎,葉長歌只覺自己遁破了一道不可言喻的界膜。

再度擡眼看去,便是無窮星辰湛湛生輝。

無數“星辰”光輝不一,卻排列整齊,於無盡混沌之中蔓延向一個無窮深遠的遙遠之地。

“終於到了.......”

葉長歌眸光深處泛起一抹神光:

“朝聖之路.......”

朝聖之路,相傳乃是一尊無上大人物出手,聚恆沙大千界,以宇宙爲基石,貫穿在無垠混沌海之中,直通向完美界的道路。

相傳,這朝聖之路上,一步一宇宙,一寸一大千。

後天生靈,唯有通過這一條大道,才能登臨完美界。

這,也是葉家子弟歸宗的第一步。

相傳,只有真正的蓋世天驕,才能走過的朝聖之路!

........

葉長歌遁入朝聖之路之後不久,一道無形無質的意志自虛無之中緩緩浮現,一道冷冽的眸光小心翼翼的窺向那無盡遙遠之外,如日懸空的完美界。

“完美界,完美界,我聞到了計蒙的氣息,這便是他隕落之地嗎.......”

來人微微低語一句,自混沌繚繞之中現出形體來。

只見其似鳥似人,人身鳥首,身披赤紅絢爛羽翼,面色陰鷲,眉眼間深深盡是冷冽,最爲引人矚目的,是其兩目都有兩個眼珠。

“重明,你果真決定了?”

來人現身不久,另一道意志也小心翼翼的降臨混沌海中。

不過,他更爲小心。

不但形體不顯分毫,意志也黯淡至極,聲音似有似無,隱藏的極深極深。

“白澤,你跟我來此,是要與我一起?似乎不像啊......”

重明神情陰鷲,重瞳之中帶着一絲冷漠:

“還是說,你不理鯤鵬禁令遁出妖師宮,是來嘲諷我?”

“嘲諷?我又有什麼資格嘲諷你?”

飄忽的混沌氣流之間,白澤帶着嘆息的聲音緩緩傳來:

“只是,妖族處境已然很難,你之行事,或許會觸動那位,屆時,無垠混沌海之中,都將沒有我妖族容身之處了.......”

“容身之處?哈哈哈!混沌海之中還有我妖族的容身之處嗎?!”

聞聽白澤之言,重明揚天大笑,說不出的嘲諷憎恨:

“大日橫空十萬混沌年意味着什麼?!那得天帝敕封,自命妖帝的李青山,又意味着什麼?!”

“你告訴我!!!”

重明陰鷲的面容上浮現一絲癲狂:

“十萬混沌年,萬界諸天,恆沙大千,無量量次元維度之中,可還有一位新晉妖族嗎?!!”

“鯤鵬自立妖師宮,手持招妖幡,卻又爲妖族做了什麼?!”

十萬混沌之前,那位無上大天尊一念間,大日橫空,無人知曉其真正目的,但即便是最爲微不足道的一絲影響,也斷了萬界諸天之中一切帝流漿的來源。

帝流漿對於大盛之時的妖族來說自然算不得什麼,但是對於如今勢弱的妖族而言,至關重要。

大日橫空十萬混沌年,那萬界諸天也同樣十萬混沌,再無新晉的妖族誕生。

無靈智之妖族,不過是野獸罷了。

唯一能夠扭轉這一切的招妖幡卻也隨鯤鵬一起,不出妖師宮了。

“唉!”

白澤悵然一嘆,道:

“力不如人,如之奈何?妖師也是無能爲力啊!”

白澤心中嘆息。

他縱然是妖族第一智囊,但面對這個局面,也是毫無辦法。

那位如日當空,妖族比之燭火尚且不如,如何能夠抗衡?

鯤鵬身負招妖幡,一揮之下,自然能引動萬界殘存的妖族氣運,降下帝流漿。

但他敢嗎?

敢嗎?

“是啊,力不如人,力不如人。”

重明昂首,雙眸似有火燒:

“但力不如人,便要坐視嗎?力不如人,便要卑躬屈膝在那半妖小兒身前?力不如人,便要甘做盤中之餐?!”

他自然知曉鯤鵬動手的後果,但是,沒有了帝流漿,沒有了新晉妖族,妖族終將無聲無息的消失在歷史長河之中。

到那時,留下的,只怕只是人族的盤中之餐!

那個後果,比起死來,還要讓他無法接受!

面對氣勢迫人的重明,白澤一時難言,因爲,這也是他同樣無法接受的!

“那位,終歸是要走,陛下,也終將歸來!”

沉默片刻之後,白澤還是開口,透漏了一些東西:

“妖師閉關不出,不代表我們什麼都沒做........物極必反,極度的兇險,也未嘗不是最後的機會。”

“嗯?!”

重明豁然轉身,眸光大炙:

“白澤,你們有什麼在瞞着我?!”

“有些事情,不能說出口,甚至,想都不能想.......”

白澤十分謹慎,並未透漏更多:

“你只需要知曉,不是只有你心懷妖族,便足夠了!”

無盡無限多元宇宙海之中,少有什麼絕對的祕密。

尤其是對於那位來說。

不要說是說出口,便是心中轉過那麼一個念頭,都極有可能被其洞察一切。

是以,更多的東西,白澤不敢說,不敢想。

事實上,如今對重明所言,已然冒着極大的危險了。

“如此,便足夠了。”

重明自然知曉其中厲害,點點頭沒有多問。

“那你,還要如此嗎?”

白澤意有所指。

“我,已經做了......”

重明淡淡一笑,面上的陰鷲散去,笑容和煦。

“你......”

白澤心中黯然,忍不住長嘆一口氣:

“我對你不起.......”

“一族之歸屬,從不是血脈或者其他,而是信念!信念相同,人即是妖,妖亦是人!”

重明深深的看了一眼混沌繚繞之間緩緩現身的白澤,將其銘記在內心深處:

“此去不知時,然,無論我形,體,血脈如何,我仍是妖......”

“也,只是妖!”

話音尚未落去,重明已然消散在混沌氣流之間,如光雨揮灑混沌大千之中,沒入冥冥之中。

“重明......”

無窮混沌之外,妖師宮外,白澤眺望無垠,悵然一嘆:

“我對你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