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9章 無敵真寂寞(全書完)

神光天音隆隆而下,肆意奔騰,蕩向十方四極,一切有無之間,震動諸天萬界。

轟隆隆!

頃刻間,萬道時空齊齊一震,無窮被那巨指分開的道蘊法理爲之沸騰起來,就好似大道降臨,萬道爲之拱衛,禮讚。

那一道道注視此戰的意志皆是爲之一皺。

在他們的感應之中,這一刻萬界諸天之中,那貫穿無數大世界的諸多大道法則齊齊震動。

萬道在轉動,宛如一方大磨盤一般,欲要碾壓萬道之中的那一方武道。

一衆混元皆是面色難看。

大天尊爲大道化生,諸天之主,萬道之帝,無盡無限多元宇宙海之上至高位格的所用者,其可以影響乃至調用萬界諸天之中一切臣服於其的道則。

甚至,連不臣服於其的大道,都會被其影響,甚至化用!

“大天尊.......”

系統之主心緒也不由泛起波動。

卻原來是其掌中捧着的永恆神光爲之搖曳一剎,也感受到了淨化大道的波動。

那大天尊一念而已,竟似已然可以調用影響其他不歸屬於其統屬的大道了!

縱使這種影響還微乎其微,但這,已然是大道才有的權柄了。

萬劫之前,這位大天尊還沒有走到這一步。

下一瞬,那攥握混元洪荒界的巨掌微微一動,同樣一指揚起,於萬道沸騰,法理交織拱衛之間,橫跨無垠,迎向了那自無垠時空深處探出的巨指!

蒼蒼煌煌的煊赫帝氣覆蓋萬界,好似一尊諸天帝王按下玉璽,定萬界生死,定諸天生滅!

遙隔無垠混沌海之外的劉秀都只覺心頭一片枯寂,心靈都好似蒙上了死氣。

好似天要你死,不得不死!

“慢了,那又如何?”

滾滾激盪的無垠混沌海之中,沸騰的法理交織之間,顧少傷淡漠的聲音緩緩傳蕩而出:

“足夠了。”

下一瞬,兩音皆寂,萬象皆消,虛空混沌凝滯半晌,轉而,以更爲迅猛的姿態爆發而出!

轟隆!

兩尊無上存在一次碰撞,竟是比起兆億無量次碰撞更爲可怖,浩浩蕩蕩的餘波宛如兆億無量混沌兇獸瘋狂咆哮踐踏,向着一切有無之間肆孽而去。

轉瞬,又逆流而回,一切時空法理都向着兩指碰撞之處逆流,坍塌捲縮,好似變成了一個極爲渺小的黑點。

就好似浩瀚宇宙海都要重歸原點一般!

混元洪荒界之中天地爲之寂滅,萬道爲之崩盤,五方紀元之中的天地都爲之翻覆,時空爲之搖曳,密密麻麻的時空裂縫霎時間密佈整個混元洪荒界!

兆億無量生靈爲之悚然,淒厲哀嚎聲一時不絕,似天地末日降臨,宇宙寂滅開始!

若非人道長河懸掛長空,承載了絕大部分的壓力,這一瞬間,混元洪荒界不至於破滅,其內的生靈都要死絕!

“風!大風!”

“風!大風!”

“風!大風!”

無盡恐怖的碰撞之中,一切好似全都失去了意義,萬道法理,混沌時空齊齊潰散成徹底的虛無之中,人道光芒徹底迸發而出!

一時間,兆億無量老秦人齊齊高呼大風之聲傳蕩諸天。

“始皇!始皇!始皇!”

無盡的鐵血兵戈垂流十方,浩蕩無限,一時間,寸寸虛空都散發出一陣陣燥熱。

無盡人道之氣交織,盡數融匯歸一。

諸多大能側目看去,只見那沸騰激盪的混沌之中,絕對的虛無之間,兩尊無上存在的兩指形成的剎那僵持之中。

一道披撒人道榮光,人道長河加冕的偉岸帝皇緩緩現身,一劍橫起,斬斷剎那歲月,自那巨掌鎮壓之下。

始皇帝,脫困而出!

轟隆隆!

一次碰撞之後,時空皆震之間,那按壓無垠的巨大手掌緩緩消散於虛空之中。

那橫跨諸天的一指,也同時消失不見。

呼呼~~~

狂飆呼嘯的餘波催動黑龍袍,嬴政杵劍而立,好似不在意巨掌與巨指的碰撞,也不在乎那手掌的消失,冷峻神色中一絲淡淡的遺憾抹之不去:

“終歸還是不得全功嗎.......”

嬴政垂下眸子,曾經燃燒炙烈的人道之火已經漸漸的平息下來了,顯現出那一方至尊至貴,神聖無比的人道果位源流。

三皇果位,在這一刻似乎是合一了。

但是,他知曉,合一並不完美,一線之差,不得全功。

就如一件破碎的瓷器,如何去拼湊,都再難重現完美了。

除非......

“太易之年,媧皇以人道補大道,自此人族成爲天命種族,然而,自此大道無瑕,人道有缺,再難出現真正的人道源流,強如軒轅,神農,伏羲三皇都辦不到.......”

嬴政眸光流轉之間,無盡歲月以來的人道變遷悉數流過,漸漸升起一絲明悟:

“除非,不破不立.......”

嬴政沉思之間,一道宏大天音自時空至高處垂流而下:

“顧少傷,你很好,很不錯。”

轟隆隆!

時空震動,萬道轟鳴,兆億霞光自時空至高處流淌而下。

一時間,瑞彩千條,霞光萬道,神光交織演化諸多異象,似有羣仙羣神齊現,似有四靈神獸環繞而飛。

神聖莊嚴,卻又蘊含着冰冷無情。

而在那羣神羣仙擁簇之間,四靈繚繞之中,一尊着天帝冠冕,執諸天之劍的無上帝君現身而出。

在其出現之剎那,便有一股浩浩蕩蕩,蒼蒼莽莽的至高皇道氣息充斥時空一切萬有,諸天有無之間。

“禮讚昊天!”

“禮讚上帝!”

“禮讚昊天金闕無上至尊自然妙有彌羅至真玉皇上帝!”

隱隱間,似有無窮神魔仙妖佛的禮讚之聲迴盪在萬界諸天,一切生靈耳畔。

也同時,在嬴政的耳畔浮現。

“大天尊?”

無盡混沌海之外,劉秀神色震動:

“怎麼會?”

不止是劉秀,注視此幕的諸多混元巨擘也皆是色變。

以他們的眼力,自然看得出來人絕不是分身化身之流。

事實上,縱使是大天尊其分身,也絕不可能如此輕易的鎮壓一尊執掌無限界的混元無極存在!

“兩位大天尊?!”

看着無盡時空至高,至高天庭之上,與西王母爭鋒的人影,又看了一眼混元洪荒界之上,偉岸神聖的帝君,劉秀心神震動。

嬴政緩緩擡頭,看向那鎮壓至高時空,屹立混沌之上,羣神環繞,四靈匍匐的偉岸存在:

“大天尊!”

時至如今,這尊無敵人物,才真正現身而出。

“吾爲昊天!”

偉岸存在矗立時空至極,踩踏一切時空維度之上,處於一切有無之間,眸光垂流,便似兆億天河齊齊壓下,聲勢浩大無比:

“也是,大天尊!”

“蓋元氣廣大稱昊,遠視蒼蒼即稱天,人之所尊,爲帝,萬神之首,稱上......”

“是爲昊天上帝!”

系統之主不知何時已然起身,帶着一絲震動道:

“好一位大天尊......”

“他,既要超脫於外,又要鎮壓諸天萬界,做永恆天帝!”

“玉皇超脫,昊天稱霸諸天,霸佔無盡混沌海?”

“了不起,了不起.......”

西極須彌山,太清大宇宙,封神大世界之中,皆有眸光垂落。

而系統之主也罷,時空之主也好,乃至於萬界諸天,恆沙無量諸天之中的諸多無極巨擘,此時皆是恍然大悟。

知曉了這位大天尊的野望。

他不止是要超脫,也同樣要稱霸大道,做永恆的諸天之主!

“原來,他是如此打算.......原來你根本從未想過讓任何人承接你的大道.......”

某處時空之海中,南極大帝擡眼看去,面上不由浮現一絲苦笑,眉宇間,卻漸漸升起一絲冷意:

“真是好算計!”

“昊天上帝?”

混元洪荒界之上,披人道光華,執人道之劍的嬴政輕嘆一聲,擡首看向無垠混沌海深處,似要復甦的偉岸存在:

“師尊,此戰,讓我,自己來罷!人道有缺,我自來補!”

話音吐露的剎那,嬴政一劍揚起,無窮人道光輝於剎那之間迸發而出,竟似在這一剎那,燃燒了所有,燃燒了一切:

“世無五帝,卻有我!”

嬴政心神燃燒。

這剎那之間,他身上迸發之人道光輝竟似有超越無極之威,隱隱高壓時空至高處的天道神光。

長劍揚起的瞬間,嬴政緩緩閉目,意志於這一瞬間空前強橫,竟是看到了時空捲縮,維度錯亂之間,那兩道彼此糾纏的煊赫意志,

看到了自己的師尊:

“萬萬劫後,吾當降生人道之中!”

時空捲縮,維度錯亂之間,顧少傷的意志微微一動,本該奮起,卻又平靜下來:

“萬萬劫後,我仍渡你......”

“好!”

嬴政緩緩睜開眼,嘴角帶着一絲笑意,長劍所向,眸光隨即而流,化作滾滾長河橫擊長天之上:

“玉皇超脫,昊天駐世.......你未免想的太好了。”

“剎那光華,也敢爭輝?”

萬道拱衛之間,昊天上帝漠然而語,天帝之劍同時垂流而下,燭照諸天萬界,煊赫恆沙大千:

“無君無父之輩,死也!”

這一瞬的人道,縱使是他,都有些側目。

轟!

轟隆!

下一瞬,萬象破碎,時空坍塌,兩尊無上存在,於剎那之間,爆發出空前之戰!

萬界諸天,無數強者矚目之下,時而人道燃燒,時而神道天道沸騰,不時有帝血,皇血滴落,侵染混沌。

更有聲聲怒吼咆哮響徹大千,戰況之浩大,讓諸多大能都爲之震動。

燃燒了一切的嬴政,竟好似真正成爲祖龍,在這一刻,甚至有了比肩大天尊的偉岸神力!

縱使剎那輝煌,卻也足以讓無數人爲之銘記,爲之震撼,嘆息了!

此戰,爲人皇天帝之爭,史稱,

祖龍戰昊天!

........

“昊天?哼!姓張的,你倒是好算計!”

時空至高處,天庭之上的戰場之中,西王母裙袖翻飛間,一掌震碎無盡時空混沌,掀飛了那覆壓無垠歲月空間的封神榜:

“你什麼都想要,到了最後,就不怕什麼都得不到!”

轟隆!

封神榜獵獵而動間,萬道爲之轟鳴,那一尊尊道化之混元道身,也全都被西王母一掌震碎!

封神榜在大天尊之手萬萬劫,早已是其道之銘刻,萬神萬道之總綱,一念之間,可凝聚出一尊尊的混元道身。

如酆都大帝之道果,本就是那大天尊凝聚而成,酆都大帝身死隕落,其道卻仍在封神榜中!

萬萬劫以來,一切登上封神榜的神魔,固然有果位加身,其修持卻不在己身,而在大天尊!

萬神萬仙萬萬劫,只修大天尊一人而已!

這,才是天庭之真相!

這,才是封神榜真正的作用,真正的恐怖之處!

“成或不成,娘娘便不必操心了。”

着素黃衣衫,面目普通的中年人淡淡一笑,擡起手掌。

獵獵而動,無窮大的封神榜,便被其收入掌中,隱隱間,可見那封神榜上,一道神龍昂首咆哮!

卻赫然是曾被仙秦鎮殺的祖龍大道!

西王母瞳孔一縮。

她不是不想出手,而是如今的大天尊,恐怖到一個讓她都心驚的程度,讓她根本無法出手護持仙秦。

不提其本身無上戰力,封神榜之上,赫然銘刻着超過三十尊混元大道!

而其中,甚至有無極存在之道!

“曾幾何時,娘娘威震太易之年,與女媧稱姐妹,與三清輪道友,先天神魔以你爲首,魔祖羅睺以禮相待.......”

“可惜,太易之末,你不屑於鴻鈞道人的封神榜,取了炁道源流,便絲毫不在意的將封神榜丟給了我......”

中年人手持封神榜,微微有些感嘆:

“但此時,你已經不是我的對手了。”

“你霸佔了那老泥鰍的大道?”

西王母立於無窮靈炁之間,少見的沒有反駁,而是帶着一絲凝重:

“或者,不僅僅是這條老泥鰍.......”

西王母眸光幽冷。

她本以爲之前封神榜之中蘊含的大道已然是那大天尊收束的所有大道,諸如南極的神道,后土的巫道等依附於天庭存在的混元巨頭,無極巨擘。

但驚鴻一瞥間,她竟然感受到了那條洪荒祖龍的大道,甚至,不僅僅是那洪荒祖龍.......

“娘娘慧眼如炬。否則,若無本座的手段,那老泥鰍縱使不敵那嬴政,又怎麼會連逃也逃不掉?”

中年人笑意不減,溫潤的眸光之中帶着一絲異樣的光芒:

“自然不止是那老泥鰍.......”

“娘娘你就不奇怪,萬萬劫以來,歷劫歸來的故人,爲何只有準提道人一人呢?”

“什麼?!”

西王母眸光一縮,心神不由的閃過一絲動盪!

轟隆隆!

而就在西王母心神震盪的剎那,大天尊輕輕一抖封神榜。

一道西王母無比熟悉而又似是而非的龍影於無盡道蘊交織間走出。

昂~

首當其衝的便是一道大的無可形容的神龍之首!

那神龍大的無法形容,浮現之剎那,無垠混沌海之中肆孽洶涌的混沌氣流便紛紛被其大道所侵染,演化成一條條氣息強橫的神龍!

擁簇在那祖龍身周。

無窮龍神揚天長嘯,浩浩蕩蕩的龍之氣息震動十方。

“老泥鰍......”

西王母深吸一口氣,冷冷的看向大天尊,眉角含煞:

“真該早點打死你!”

同爲太易之初便自混沌中誕生的先天神魔,西王母自然不可能不認識祖龍。

縱使兩人交情泛泛,但眼看其成爲了他人掌中傀儡,被人掌控大道,還是不由的升起無可抑制的強絕殺意!

“最初時空的兩次交戰之後,娘娘已經沒有機會了......”

中年人意味深長的一笑:

“說來,還挺有意思.......”

“最初時空,你......”

西王母心頭震盪,終於變色。

顧少傷最初時空兩度邀戰諸天,隕落其手的混元何止雙掌之數?

若是全都被這大天尊霸佔了大道,這將是何其恐怖?

混元亦或無極之間的戰鬥,大道的多寡或許有所差別,但彼此差距卻絕非道之多寡可以決定。

但是那大天尊卻絕非如此。

祂爲大道化生,諸天至高果位成道,其天生統御萬道,若萬道有主,則只能稍稍影響。

而若是被其掌控.......

譁~

中年人沒有趁機出手,只是等西王母氣息平息之後,才探手抖動封神榜:

“娘娘,看看如今的我,是不是還不被你放在眼裏.......”

“吼~~~”

滄桑龍吟震天動地,煊赫諸天。

祖龍一聲長嘯,悍然出手,巨爪撕裂無垠混沌海,向着西王母橫抓而去。

那祖龍之影好似無有靈智,但其戰鬥本能卻是絲毫沒有減弱,龍爪探出的剎那,已經撕裂了一切時空變量,維度更迭。

龍爪之下,唯有硬接!

“老泥鰍,你雖然爲人傲慢而跋扈,自以爲高貴而蔑視天下,但到底同道一場.......”

混沌氣流狂飆之間,西王母長髮飛揚而起,雙眸之間,漸漸泛起一絲不加掩飾的殺機:

“老孃今日,送你解脫!”

轟隆!

話音震動之間,西王母垂下眸子,五指一展開,迎向那大不可量的龍爪!

呼~

西王母探出的手掌,於倏忽之間變得無窮大,霸佔了一切時空維度,佔據了一切變量概念。

這一瞬之間,無論從何處方位,何處時空,都只能看到那好似無窮大的素白手掌探出!

那手掌大到不可揣度,好似達到某個程度的巔峯!

其緩慢而從容的,砸斷了那探出的恐怖龍爪,餘勢不減的捏住了那一顆宛如無限界雛形一般的巨大龍首。

然後輕輕一捏。

“噗”的一聲直接捏爆龍首。

然後不急不緩的擡目冷視,清冷孤傲:

“張百忍,你還是個廢物!”

“娘娘豪邁不下武祖.......”

中年人垂下眸子,一切人氣在這一刻全部消失,唯有那讓人望之生畏的無上帝氣混雜無盡殺意垂落而下:

“娘娘,上榜吧!”

轟隆隆!

天音震動之間,一道道裹挾無窮道蘊法理的存在一一踏步而出。

霎時間,光暗分割,鐘聲迴盪,帝道霸絕,水火浩蕩......

那好似無窮無盡的可怖道蘊頃刻之間淹沒了一切!

“太一.......”

........

某處奇異之地。

北風呼嘯,大雪飄飄,天地間一片白茫茫之色。

偏僻之地,人蹤罕見,隆冬之際,鳥獸都好似消失不見了。

座座荒山彼此相連,隔開無垠大地,綿延起伏的山脈線,橫斷東西。

一處荒山之上,顧少傷盤膝而坐,雪花飄飄灑灑,將其染成一片白色。

呼~

北風呼嘯之間,顧少傷神情平靜,眸光卻在跳動。

在他的眸光之中,無垠混沌海之中的一切戰鬥一一浮現,西王母鏖戰玉皇,嬴政大戰昊天........

玄穹高上帝,玉皇大天尊。

自太易至如今,真正無敵過萬界諸天一個時代的,只有鴻鈞道人,以及太易崩滅之後的大天尊。

那位大道化生之先天神魔,在經歷太一威臨天地,鴻鈞成道,紫霄宮中論,媧皇成道,三清等等無上存在成道之後。

於萬界諸天之中沉淪萬劫,方纔迎來了他的時代。

更一度成爲了真正意義上的天花板,縱使是太之化身,於大道之中,也只能與其等同,而絕不可能超越他哪怕一絲!

也正因爲如此,其才被稱之爲,大天尊。

顧少傷周圍的時空微微一蕩,一道道縱使大羅都看不到的線條浮現而出,彼此交錯,化作無窮浩瀚的羅網,與顧少傷彼此交織。

那無窮線條輻射深淵,綿延無盡,不知橫跨幾多時空維度,幾多大千宇宙。

這裏,卻是顧少傷的心靈一角。

與其糾纏在一起的,自然就是源。

那無窮線條,非是實質,也並非是虛幻,而是彼此的道蘊顯現。

兩人的交鋒,細微到了一個讓混元巨擘看到都要毛骨悚然的地步。

縱使只是那無窮線條之中最爲微不足道的一條,在最爲渺小的時間刻度之下,其迸發的信息之複雜,也足以衝擊的一尊大羅失我!

與源的爭鋒,並不是單純的本質碰撞,而是彼此傾軋與侵染。

源萬萬劫以來,攻伐的無數宇宙,蘊含的無盡道蘊,遠遠超過萬界諸天之中的一切巨擘。

顧少傷與其碰撞不知幾多次才稍稍佔據上風,但縱使此時其擠壓在心海一角,但也同樣承受着莫大的壓力。

“你的心不平靜了,是因爲你那弟子要死了嗎......”

“他快死了.......”

“西王母似乎也敵不過大天尊,即將隕落......”

“你不出手了嗎.......”

.......

如顧少傷在碰撞之中獲取莫大好處,源在與顧少傷的碰撞之中,本質也漸漸發生了變化。

絕對的無情無我之中,漸漸泛起了一絲靈慧。

甚至,已經學會以言語觸動顧少傷的心境了。

只可惜,在顧少傷看來,還是太過稚嫩,太過呆板了。

源,好似自誕生之時,就被設定不允許誕生自我一般......

“正所謂不破不立,人道有缺,欲得圓滿,便要有人來補,他是人皇,而我不是,我出手,他也不會允許。”

“至於西王母.......”

顧少傷緩緩擡起手,五指如撫琴一般撫摸着身前虛空之中,無所不在的線條:

“你不會懂.......”

話到此處,顧少傷長長一嘆,道:

“話雖如此,但我念頭不通達啊.......你拖我夠久了,也是時候結束了!”

“諸天但存,本源不滅,吾自永恆不滅!”

心海震盪之間,冷漠的意念冷冷迴應:

“吾之本質,非你可滅!”

源的意志震動心海,迸發出凌冽之意。

“你的本質,的確不凡。”

顧少傷點點頭,表示贊同。

主神殿的本質無比高遠,超乎混元無極的極限,於大道之下,幾乎不磨不滅,不朽不壞。

縱使如今的他,將其形體擊潰可以,但想要磨滅其本質,卻也是做不到的。

事實上,便是那大天尊,乃至於那幾位太之化身,也是辦不到的。

至少,在大道之中,辦不到。

說話之間,顧少傷的手掌陡然間爲之一握,將一切有形無形之物,全都握在掌心三寸之間,將無窮無盡的線條,全都捏在兩指之間:

“但,你根本不懂,我想要做什麼......”

轟!

心海之中大浪滔滔,無窮法則線條登時爲之斷裂開來!

赤金神光大盛之間,顯得白光越發黯淡。

但若只是黯淡,便是再有千百劫,也未必能夠將所有白光徹底取代,驅逐!

但在顧少傷一念之間,那純粹至極的白光之中,陡然升起一道紫色神光。

那紫色神光一個盪漾之間,於白光之中擴散開來!

短短時間,便好似要將白光悉數佔據!

“這是什麼?!”

源冷漠的意志震動起來,感受到了一種從未感受到的奇異感覺:

“你做了什麼?”

讓祂無情理智的意志都有了一絲潰散。

無情理智者,沒有凡俗之七情,沒有仙神之慾望,但並非便沒有一絲自我!

這個自我,是萬事萬物,萬靈萬有的存在的本能!

“鴻傷.......”

看着純粹白光之中盪漾開來的一點紫意,顧少傷心念一動,無窮鴻蒙紫氣已然洶涌而去:

“今日之後,再無源,你將是,

新的主神!”

從始至終,與主神殿攻伐的主力,便不是顧少傷,而是驚鴻一現,便被主神殿抹殺的鴻傷!

鴻傷最初是顧少傷以意志勾勒之光腦,算法無雙,後衍生成未來之主,觀易經乃至於萬界諸天一切修行典籍,算法更是超越神魔!

後開闢洪荒天地,成爲洪荒天道,無窮歲月以來,更是成長到一個不可思議的程度!

雖然,此時的鴻傷遠遠不足以與源相提並論。

但在顧少傷無窮意志與源爭伐,又有完美諸帝,仙王,乃至於萬界諸天,一切歲月以來與主神殿交惡的先天神魔的配合之下。

卻反而成爲了源唯一的弱點!

源抹殺之極致,便是以其自身之浩瀚信息,衝擊一切被其掌握本源的存在的本質。

說是抹殺,實則爲同化!

抹殺鴻傷,便是同化鴻傷,而鴻傷,本是顧少傷的意志所化!

兩者之間的勝負,在其抹殺鴻傷的那一刻,已然決定了!

轟隆隆!

無盡無限混沌海之中大浪滔滔,無窮大世界在道道大浪之中四散拋飛,赤金神光一時間爲之大盛!

掩蓋了一切色彩時空,壓過了諸天之中諸多混元乃至無極的戰場!

一時間,萬界側耳,諸天矚目。

只見那無垠混沌海之中,虛無都被照亮,一切陰暗都被一掃而空。

那一顆顆赤金綻放的大宇宙,一顆顆亮起,每一個最爲微小的時間刻度,亮起的都是兆億無量之數。

前後不過剎那而已,諸天萬界之中,竟好似再無一絲他色,唯有那浩大堂皇之色充斥寰宇四極,貫穿萬界始終,諸天十方!

赤金色照耀諸天,無窮恆沙大千界中,再無一絲純粹白光。

主神殿,易主了!

“武道之光,此戰的勝負要分出來了嗎?主神殿都不敵那武祖,真是大勢加身,時來天地皆同力嗎?”

“今日之後,雄霸混沌海萬萬劫的主神殿,就要被拉下神壇了!縱使日後再有歷劫歸來之日,也再無巔峯之時的輝煌了!”

“矗立混沌海萬萬劫的大勢力,都有這般下場.......”

“此戰之後,那位武祖,應當要與大天尊一戰了......卻不知日後之諸天萬界,是那武祖霸凌諸天,還是大天尊永恆至高。”

赤金光芒大炙之間,萬界諸天,恆沙無量宇宙海之中,那一道道強橫的意志全都熱鬧起來。

有人心神震動,有人猜測萬千,有人戰戰兢兢,有人心懷期待,有人感慨良多......

“大道或有平衡,人皆有敵,卻不知,誰是誰的劫,誰人超脫,誰人稱霸。”

封神大宇宙之中,上清道人俯瞰無垠混沌海,淡淡一笑。

西遊大宇宙之中,太清道人輕甩拂塵,喚來一口八卦爐,升起大道之火,塞入成道之材,扇起極道之風:

“既無意承接我道,那也隨你罷!”

西極須彌山之上,老僧寶相莊嚴,面朝南方,看向十方,輕誦佛號:

“善哉,善哉。”

無盡魔淵之中,紅衣魔祖冷哼一聲:

“卻也沒有這般簡單。”

“武祖,真勝了源,竟真勝了源,這一下,老祖真有麻煩了.......”

混沌某處夾層之中,看着無垠混沌海之中,那一顆顆赤金色繚繞的大千宇宙交映生輝,輪迴道主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李寒沙近道之種,虛空不染,比老祖更適合,天蒼之主爲天道成道,也......”

輪迴道主冷汗流淌而下,心中少見的浮現一縷如凡人一般自欺欺人的念頭。

但轉瞬,一道冰冷枯寂的聲線,便打破了他一切僥倖:

“輪迴,萬劫之後,吾當接引你重入大道!”

“源!”

感受到那一道不知起於虛空之中,還是心海之中的冷酷之言,輪迴道主胸膛幾度起伏,面色變化幾多次。

最後緩緩吐出一口氣來:

“受你恩果,今日償還,自此之後,不虧不欠,莫要尋我,歷劫之日,你我再無干係!”

輪迴道主悵然一嘆。

道被佔據,何來來世之說?

還說什麼萬劫?

縱使萬萬劫之後歸來,那也不再是輪迴道主了。

混沌一滯,虛空有片刻的沉靜,隨即漠然之語再度響起:

“善!”

嗡嗡嗡~~~

煌煌神光照耀之下,似是永恆,似是剎那之間。

一道無窮偉岸的神人自萬界諸天,有無之間,始終之首尾升騰而起!

其高大無比,蒼茫無量,不可測,不可量,不可揣度,不可直視。

縱使大羅觀之,雙目都要淌血。

其踩踏在萬萬劫以來任何時空古史之中,煊赫堂皇,偉岸神聖至極。

顧少傷立於諸天之間,目光垂落,十方萬界,無窮寰宇盡在眼中,萬萬劫時空長河此刻在他眼前,似乎也成了一條小河,觸手可及任何時空,任何古史,任何維度。

在這一刻,他可以感覺到一層無形而真實不虛的屏障,似乎輕輕一推,便是另一重天地,好似一步踏出,天地就將再也不同。

這一刻,他比任何時候都要更加能感受到那一道門檻的所在。

但他卻只是淡淡的感應了剎那,便再不在意,他知曉,感知到這一道門檻,並不代表他可以推開。

至少,此時的他,還未有真正圓滿。

心念轉動間,顧少傷探出五指,緩緩擡起,並起。

於剎那之間,宣泄出這一道足以讓他超脫,讓他打破一切屏障的力量:

“我有一刀不二,請諸位道友品鑑!”

呼!

天音浩蕩之間,其手掌就如一口匯聚世間極盡鋒芒的神刀般橫斬而下!

這一斬,無量刀光普照一切,剎那光華,直達永恆,直達終結!

萬萬劫時空古史皆爲之照亮。

上至太易之前,下至無盡不可見的未來,好似在這一刻全都被這一刀所驚豔。

無盡時空長河之中,一切大羅之上的存在,全都似有所覺的緩緩擡頭。

而無論他們身處何處時空,何方世界,何等維度,在這一刻,全都看到了這畢生不能遺忘的一刀!

那一刀煊赫無盡,堂皇至極。

一刀垂落,可斬衆生,可落諸天神魔,可撼九天神王之王!

起於寸寸虛空,煊赫諸天萬界!

“這是?”

無垠混沌海,某處時空夾層之中,“輪迴道主”陡然睜開眼,感受到無窮危機襲來。

念頭一閃之間,他便看到一刀無比璀璨的刀光自有無之中來,以無窮霸烈強絕,斬殺一切,無可阻擋的姿態,倏忽而至!

嗤~

刀光一掠而過。

“輪迴道主”身軀微微一震,良久之後,他顫巍巍的擡起手,摸了摸毫無痕跡的脖子。

悵然一嘆道:

“好快的刀.....”

話畢,

頭落,

人死,

道消!

......

咔咔咔~~~

無窮大又自無窮小的無限龍蛇以口銜尾,死死的捆着一尊強橫存在。

那存在兩臂垂下,面色疲憊又震驚,殺意沸騰中,帶着一絲驚懼。

赫然是被無限龍蛇捆縛的天蒼之主。

無數次的掙扎,無數次的爆發都無法掙脫束縛,天蒼之主已經絕望了。

這個前所未見的怪物,簡直恐怖無比。

“你還在掙扎呀?

某一刻,無限龍蛇擡起頭,看了一眼天蒼之主。

轟!

突然,天蒼之主心中爆發出無限恐怖來:

“不!你不能這麼對我!不,不!!!”

“你!!!”

但只是剎那,“天蒼之主”的面容便爲之轉變,化作了無盡的沉凝漠然。

但一瞬之間,他再度勃然色變。

“呀!父神的氣息!”

無限龍蛇一抖尾巴,將“天蒼之主”甩落混沌海之中。

“不!”

下一瞬,璀璨刀光劃斷時空,分割無垠混沌海,“天蒼之主”一聲怒吼聲中,黯然隕落。

.......

無盡混沌海之中,楊琦四人並肩而立,眺望無垠混沌海。

某一刻,楊琦突然冷笑一聲:

“源,你我不過合作而非從屬,還想要佔我大道身軀,你是不是瘋了?”

周青,方寒,江無限三人神色冷峻,淡淡的看向虛無之中。

虛無之中,似有一道漣漪散開,不言不語,卻蘊含無窮威懾。

“也罷。”

楊琦眸光一轉,手掌探出,自有間無間之中一拉,生生拉出一尊怒吼咆哮的神象,隨意一丟,丟在虛空之中:

“一尊神象之王,勉強可以承載此時的你了......”

說到此處,楊琦話音一頓。

因爲那一刀刀光劃過,已然將神象連同那一道意志一同斬殺在虛空之中!

“這一刀......”

方寒瞳孔微微一縮。

以他的眼力,自然看得出這一刀的奧祕。

這一刀遠遠不是表面上看上去的那麼簡單,煌煌刀光之下,實則是一道遊走萬道法理,無盡時空之中的一道意志。

其斬殺,是真正將其存在,自一道之中徹底斬殺!

若一尊混元被刀光所斬殺,或許萬萬劫以後還有歸來之可能,但這一條大道之中,卻沒有了他絲毫的痕跡。

被人所證的可能,大了何止千萬倍?

“這一刀,已然比得上那時的顧塵沙了......”

江無限突然開口:

“可惜,只是這一刀......”

“一刀,也已然無敵了。須知,此時大道之下,無極已然是絕巔了,這一刀,是絕巔中的絕巔。”

周青微微感嘆一聲:

“太素之年,萬神俱滅,天帝沉寂,原來是被這位殺絕了......”

“我們經歷的,是真正的太素紀嗎?”

方寒微微皺眉,眸光泛起一絲疑惑:

“若爲真,那這位,爲何不在?難道,是與天帝同歸寂滅?還是說,就此超脫?”

“太素似是而非,不可揣度,只有等我等再度踏足,才可知曉一切。”

方寒眺望無垠,幽幽一嘆,有些可惜:

“或許看不到這位與那位一戰了.......”

.......

一刀劃破無數時空,一次又一次的斬殺。

無法逃避!

無可阻擋!

必死無疑!

看着那一道橫跨萬界諸天,倏忽來去萬萬劫時空古史之間的刀光,一切看到這一幕的存在,無論是先天神魔還是混元巨頭,乃至於是混元巨擘,全都覺得不寒而慄。

“這是什麼神通?不二刀?”

這一刀,讓他們都感覺毛骨悚然。

他們能夠感覺到,這一刀其餘虛無之中,貫穿萬界始終,存在於任何歲月時空,一刀劃過,甚至可以斬卻大道!

一尊混元,乃至於無極都抵擋不了一刀,隨道而亡,身死而魂滅!

只覺換成自己,無論以何種神通,何種手段,何種大道,都抵擋不住這一刀。

“臨近無瑕,無極絕巔.......”

時空至高,萬界交匯之地,大天尊心中也是一動,但他卻只是看了一眼,便再度轉過眸光。

看向於無窮道蘊之中,兀自橫掃無敵的西王母。

西王母作爲諸天第一女仙,太易萬萬劫以來最強者之一,縱使處於這般絕地之中,都沒有絲毫影響一般。

一掌一指間,任何道蘊都抵擋不住!

“也罷,也罷。”

大天尊微微搖頭,一步踏出,萬道景從,封神榜中重重大道倒灌入其身軀之中。

霎時間,無盡蒼莽浩蕩的帝之氣息橫掃無垠。

光影交織之間,納光暗兩道,水火兩極,印玄黃大鐘,聚無邊道蘊的一劍,已然沒入那無盡沸騰的時空混沌之中!

劍光浩蕩無垠,覆壓十方無盡,煊赫之光陡然間充斥入目所及的無垠混沌海,與那璀璨刀光交映生輝!

嗤~

一劍斬過,劍光中神血揮灑兆億裏!

一刀斬出之後,顧少傷眸光一震,凌冽之光貫穿時空至極,如神刀兩口,直刺那時空至極處矗立的大天尊:

“張百忍!”

轟!

一聲長嘯之中,萬界爲之震動,無盡時空之中的諸多大能注視下,那未盡的斬道一刀陡然一個上挑,好似要將萬道時空,無垠混沌海都分開般,斬向那時空至高處,屹立的偉岸天帝!

大天尊漠然而視,斬出的一劍卻未收回,仍然斬向白裙染血,兀自不退的西王母。

竟好似根本不在意顧少傷那足以斬卻萬道時空,無極絕巔的一刀!

鏘~~~

就在這時,一杆漆黑如墨,集萬般殺戮陰暗,萬億殺戮寂滅爲一體演化無盡劫氣與毀滅的長槍陡然之間,自虛無之中刺出:

“姓顧的,看槍!”

邪異森森震動寰宇,魔意隆隆震懾諸天萬界!

弒神槍現,於顧少傷全力一擊斬向大天尊的同時,以無窮毀滅量劫之氣爲根源,欲要刺殺顧少傷!

下一瞬,那寂滅歸墟,演繹萬千毀滅,千般量劫的漆黑魔槍便轟然自無垠混沌深處迸射而出。

無比暴戾,無比迅猛,在任何人都來不及變色之前,已然悍然刺穿無垠時空,刺向了顧少傷!

“無恥之尤!”

混沌海中,劉秀忍不住大罵一聲。

以超脫者之尊,對一個尚未超脫者出手,居然還要偷襲!

“漫天神魔,誰人不無恥?”

不遠處,系統之主不知何時已經消失不見,唯有聲音久久不息:

“比如吾.......”

弒神槍橫空而去,刺穿兆億大宇宙,恆沙大世界,無垠混沌海,無盡毀滅爲鋒芒,演化無窮量劫之氣象,恐怖絕倫。

“羅睺!”

顧少傷並掌如刀直斬大天尊,眸光之中冷意森森,卻並未收手。

不二刀,顧名思義,一刀之威能,冠古絕今。

一刀斬出,縱使是顧少傷,短時間也絕無可能斬出第二刀!

但他的心中卻平靜無波。

就在那弒神槍破界穿空而來的剎那,其眉心光芒大放,無盡的紫色垂流而下,扭曲一切時空虛無。

而在無盡紫意繚繞之中,顧少傷眉心之中,一座吞吐無盡紫意,道盡諸天起源,萬界終結,蘊含着無量量造化,闡述無盡法與理的青銅古殿堂迸發而出!

“弒神槍好大名頭,卻不知,是否能夠刺破主神殿堂!”

那殿堂之上,鴻傷負手而立,催動主神殿堂,裹挾主神殿萬萬劫以來無量大世界之力,轟然撞向了那直刺而來的弒神槍:

“來罷!”

“什麼?他這般輕易的便執掌了主神殿?”

無盡魔淵之中,無窮魔意交織之中,魔蓮擁簇之下的紅衣道人面色微微一動,隨即冷笑爆發:

“本座卻是不信!”

轟隆!

一剎之間,萬象寂滅!

足以刺穿諸天,貫穿萬界的弒神槍,與那曾撞碎太易洪荒,雄霸無盡混沌海萬萬劫的主神殿堂,碰撞於無盡時空長河之上!

無盡可怖的碰撞之中,時空俱滅,萬象皆消,無盡無限時空長河一時爲之斷流,兆億時空,無量大千之中的命運長河一時爲之斷裂!

一時間,不知幾多人在此刻跳出時空長河,擺脫命運束縛,穿梭他界,穿梭時空,造就一段段傳奇,一段段神話。

“主神殿堂與弒神槍......”

諸多大能神情凝重,護持彼此統轄混沌海的同時,密切注視着這萬古難得一見的戰鬥。

只見,那無盡毀滅風暴之中,恆沙大世界爲之死寂一片。

那一杆漆黑如墨的弒神槍,悍然刺穿了主神殿堂!

但同時,主神殿那無窮大的質量體量的壓迫之下,弒神槍,最終在顧少傷眉心之前,斷裂成無窮魔意風暴,滾滾激盪中,吹風了時空,吹滅了虛空,吹起了顧少傷鬢角長髮。

而,就在碰撞發生之剎那。

處於有無之間,無數維度夾層之中的系統之主,眸光也陡然爲之一亮:

“找到你了......”

嗡~

系統之主眸光亮起的一瞬間,在其手掌之間,醞釀了無盡歲月的那一道永恆神聖之光,也終於,噴薄而出!

神光一出,萬界皆寂!

這一瞬之間,萬界諸天,恆沙大千,古往今來萬萬劫,未來無窮歲月,無窮大道法理,在這一刻都好似凝滯了。

甚至於,那無垠混沌海之上的戰鬥,也停滯了一瞬。

“這是......”

所有生靈,下至凡夫俗子,上至混元無極,一切有情無情衆生,全都感覺到了這一道好似無所不在的神光!

那一道神光看似十分之孱弱,比起狂風下搖曳的燭火還要渺小。

但其光彩,卻是無可形容的神聖,永恆!

極致的完美,極致的璀璨,極致的神聖!

“淨化之光?!”

無盡魔淵之中,正持槍直刺主神殿的紅衣道人羅睺神色終於一變,面上沒有了笑意。

羅睺心中震怒無比。

淨化大道,是萬界諸天之中最爲特殊的道,相傳,那是真正唯一由大道所衍生的道!

是足以抹滅大道之下,任何存在的奇異大道。

一衆古老者之間,流傳着這麼一句話。

“道無高下,淨化除外!”

雖然得其道者,無法修持,無法進步,無法超脫,無法隨意運用,但縱使是他這般存在,都不敢大意的道!

冰冷的話語一字一頓的從羅睺口中迸發而出:

“你!

在!

找!

死!”

轟隆!

羅睺一手持槍,一手輕輕下按,轟然之間,將整個無盡魔淵連同其中無數魔神一同按碎,化作無窮無盡的魔意狂潮,迎向那一道永恆神聖的淨化之光!

與此同時,藉助無盡魔淵爆發的毀滅之力,羅睺自一剎之間跳出,甚至顧不上弒神槍,便要跳出淨化之光的範圍!

竟是根本沒有正面與其碰撞的打算!

嗡嗡嗡~~~

淨化之光搖曳而來,其速不快不慢,看起來好似沒有任何威脅一般。

但其所過之處,卻產生了一種讓無極巨頭都要色變的恐怖效果!

只見那神光所過之處,一切徹底的消失了!

顧名思義,是真正的徹底消失了!

其所過之處,就好似沙盤之上刻畫的字,被手掌抹平,再無痕跡殘留。

就好似凡俗學堂之中,教習擦去了黑板之上的白字,只餘一片漆黑!

萬事萬有,萬靈萬道,都在淨化之光所過之後,從最爲微小的層面之上,消失在大道之下,無盡無限多元宇宙海之中!

神光一掠,兆億倍於其上的魔意之潮無聲無息的爲之消散,被徹底在大道之下抹去!

但這一剎之間,羅睺已然跳出剎那之間,就要遁出淨化之光的範圍!

錚錚錚錚~

但就在這一刻,錚錚劍鳴之聲響徹大千寰宇,恆沙世界。

白、青、赤、黑四色交映,吞吐無邊鋒銳,無盡兇戾的劍光自無垠混沌海四極升起。

誅、戮、陷、絕!

四劍升騰,佔據一切時空變量,森森劍意所化之無上圖錄剛好阻擋在羅睺遁走的必經之路上:

“羅睺,你要去哪裏?”

“通天!”

羅睺怒喝一聲,不退反進,並指如槍,就要闖進誅仙劍陣!

卻是寧肯與上清道人一戰,也不願挨這一道淨化之光!

砰!

時空劇震,無盡虛空瞬間爲之凝固,好似自無形之物化作有質之物。

隨即,一柄繚繞着金花、紫霞與水波,九龍環繞的三寶玉如意從天而降。

自虛幻之中打向真實。

“啪!”的一聲,將在誅仙四劍牽制之中的羅睺,打的一個踉蹌,倒栽入滾滾魔潮之中:

“元始!!!”

無盡怨毒的怒吼之中,那一道淨化之光才姍姍來遲,照耀在無盡魔潮之上,定格在紅衣道人身上。

三寶玉如意微微一東,也不理會羅睺的怒吼,朝向顧少傷所在時空,震動法理:

“兩清了。”

“哈哈哈!”

誅仙四劍緩緩消失,封神大宇宙之上,上清道人撫掌大笑,取出酒葫蘆:

“今日吾心情甚佳,當浮一大白!”

........

顧少傷並不在意羅睺的動靜,好似早有所知一般。

斬出的一刀,於無盡時空交匯的至高處劃過,將那矗立萬界至高處萬萬劫的至高天庭切割開來。

餘勢不減的,斬向大天尊!

“三清......”

大天尊眸光一沉,已然臨近西王母的一劍,便要轉回,迎擊顧少傷這霸絕寰宇的一刀。

“想來就來,想走就走?”

但就在這時,被無窮道蘊,諸多混元道化之影包圍的西王母突然發出一聲輕斥。

生生承受了數十尊混元道化之身的攻擊,咳血的同時,十指齊齊探出,化出兆億條炁道源流,硬是在大天尊那帝道之劍回撤的剎那,將其緊緊握在兩掌之間!

更踏出一步,以自身爲代價,鎖住了這一劍!

“嗯?!”

大天尊心頭一震,一念之間甚至來不及斬斷那無窮炁道源流,縱使他只需兆億分之一剎那,就能斬殺西王母!

因爲,顧少傷那煊赫無盡,堂皇至極的不二之刀,已然斬來!

顧少傷這一刀極盡昇華,乃是其踏步絕巔的一刀,縱使是他,都不敢以身試刀!

“封神榜!!!”

大天尊一聲長嘯,棄劍回身,封神榜匯聚十指之上,於那兆億萬分之一剎那之間,雙手合十,夾住了那橫斬萬千時空,極盡輝煌的一刀!

這一瞬間,封神榜光芒大炙,無窮法理沸騰,西王母四周的混元道化之身齊齊消失,繼而在大天尊兩掌之間再度現身。

以道化之身,消磨不二刀那恐怖鋒芒!

無窮道蘊迸發之間,生生將那不二刀鉗制在兩掌之間,使其不得寸進!

“道......”

一刀斬出,顧少傷只覺身心再度昇華,無極之道終於在絕巔之上,生生踏破了半步。

這半步超越無極,卻非太!

矗立混沌海中,顧少傷眸光中明悟更深,主神殿萬萬劫以來的積累,在這一刻全都成爲了他的底蘊,讓他於絕巔之上,踏出半步。

也就是,太初之後,大道之下的最高境界!

咔嚓~

一刀似乎無功,顧少傷五指緩緩捏起,好似將乾坤寰宇,諸天萬界都握在掌中一般。

在大天尊長嘯之時,身軀不動半步,只是一拳打出:

“接拳!”

轟隆隆!

拳落無垠,破滅十方,萬道爲之失其色!

這一拳,好似沒有任何精妙,但那煌煌不可測的無上威能卻煊赫到了極點,甚至還要超越了不二刀!

拳出剎那,便有萬界諸天齊齊塌陷,萬道法理齊齊哀嚎,無盡無限混沌海都好似要在這一拳之下重歸寂滅!

一拳橫推萬界諸天,一切時空在其拳下捲縮,再無十方,無垠混沌海好似都被壓迫成了那拳印之下一個最爲微不足道的“點”!

時空捲縮,萬道坍陷,維度跌落,次元崩滅!

“啊!”

大天尊揚天長嘯,滿頭長髮衝破冠冕,無窮道蘊自其身軀之中垂流而下,如水銀瀉地一般無所不在。

在無垠混沌海之中鋪徹開來。

只見無盡光明與無窮黑暗同時出現,水火兩極並存一時.......

其長身而立間,處於黑暗與光明之間,水火交匯之地,威嚴隆重,氣息霸絕:

“殺!!!”

轟隆隆!

天音隆隆震盪之下,無窮道蘊演化的道化之身齊齊迎上那無邊霸烈的一拳!

“還是熟人啊......”

看着那諸多道化之身,顧少傷神情漠然:

“那便再殺你們一次!”

語畢,拳落!

砰!!

無窮道蘊寸寸破裂,虛空片片消失。

那一道道混元道化,揹負一道源流的道化之身,在這一拳之下,全都倒飛崩碎,化作無窮道蘊跌落無垠混沌海之中!

摧枯拉朽,所向無敵!

縱使一道之源流,無極之大道,都無法承受這一拳的無上偉力,全都潰散,崩滅!

隨即,餘勢不減的向大天尊,重重打去!

“顧少傷!”

大天尊眸光中神火燃燒,無窮大道在其身上燃燒起來,無窮威能迸發之間,被其夾在兩掌之間的不二神刀,生生被其折斷!

然後十指捏動重重道蘊法理,迎上了顧少傷那霸絕一拳!

轟隆隆!!!

兩人終極碰撞之下,無比可怖的漣漪擴散十方。

無垠時空在兩人碰撞之剎那,時而膨脹到無窮大,時而捲縮到無限小,有限無限,無限有限,剎那之間,兆億無量更迭!

無垠時空,恆沙時空,時空長河,多元宇宙海......一切的一切,在兩人碰撞之時,都成了可以隨意擺動的玩具,隨意一按,就要坍塌,輕輕一碰,就要破碎!

縱使此刻諸天萬界之中所有混元巨頭,混元無極都出手,都無法抹去這次碰撞的影響。

直到西極須彌山上十二品白蓮綻放光輝,太清大宇宙中,太極圖垂下,封神大宇宙中,封神四劍再度升起,無垠混沌海深處,三寶玉如意灑落青光.......

一切才漸漸的恢復平靜。

“咳咳!”

緩緩平息的道蘊之中,大天尊跌迦而坐,面色少見的有些蒼白。

在其胸口,一方拳印深深印在其中,拳印只怕,赫然有一劍刺穿其不滅身軀。

卻正是西王母,在兩人碰撞之剎那,翻轉帝劍,穿胸而過!

“道,從不是越多越強,哪怕是你,也是如此!”

顧少傷緩緩收拳,看着面色蒼白,道蘊流溢的大天尊,淡淡說道。

道爲心,爲意,爲一個絕世天驕無窮歲月以來一切的堅持,一切的追求,一切的總結。

諸道加身,必有衝突。

這是心,意,道,理的衝突。

一道爲勇猛精進,一道講韜光隱晦,一道持淡漠平和,一道霸烈唯我......諸多加身,豈能平衡?

這也是,諸天萬界之中,諸多無極,也都不會霸佔太多道的原因。

縱使這大天尊是大道化生,可以調和萬道,但持道三十餘,不可避免的,難以維持圓滿。

畢竟,大道之下至高果位,也不是大道本身。

“萬萬劫前初修行,自此到死終不疑.......”

張百忍輕輕一嘆,合上眸子:

“太素紀,吾將歸來,屆時,你我再來分說吧!”

話尚未落下,其人已然化作無窮道蘊,擴散在無垠混沌海之中。

道歸混沌,繼而衍生萬道。

只見那道蘊流溢之間,曾經在兩人交戰之中收到波及的萬界諸天之中,光陰逆流,破碎的重歸完整,逝去的再度歸來,破滅的再度重生.......

一人隕落,便惠及萬界諸天,消弭一切大戰餘波。

太初紀中,無量量劫之前,大天尊與武祖戰於時空至高處。

一戰後,羣神隕落,天庭不在,大天尊道落天庭之外!

.........

冰冷,劇痛......

雄霸緩緩自沉寂中醒來,只覺周身無一不痛,虛弱到了極限,好似一切力量全都消失了一般。

孱弱的,就好似自己剛剛被自己兩個徒兒打的重傷垂死之後,初次進入主神殿之時。

“主神殿?!”

雄霸悚然一驚,自地上一躍而起。

主神殿是什麼地方,自己怎麼會記得這些?

只見自己正自躺在一方白色廣場之上,不遠處,有許多人與他一般,剛剛從地上爬起來。

“關七,劉瑞,李沉舟,棄天帝,素還真.......”

雄霸喃喃自語,分明不認識這些人,卻不知爲何,居然會有一種奇異的熟悉感。

“這是什麼地方?”

關七揉着頭站起身來,只見四周一片純白,而在半空之中,一輪巨大的光球緩緩轉動着。

不知爲何,關七覺得那大光球之中,好似有人在注視着這一切。

【歡迎來到輪迴主殿,你們可以叫我主神,也可以叫我.......傷!】

一道冰冷漠然的聲音緩緩垂落。

........

歲月匆匆,如水流動,不爲任何人停留。

光陰一晃,已然過去九千多萬億年了。

在這萬萬億年之中,無垠混沌海再度恢復了平靜,甚至因爲諸多混元乃至於無極的隕落,更是達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盛世!

無數天驕出世,先天神魔層出不窮,後起之混元,都有了那麼一兩尊。

這一日,平靜許久的宇宙海之中,一隻艦隊橫跨混沌海,浩浩蕩蕩的向着一方無窮巨大的大陸而去。

旗艦甲板之上,一少年傲然而立,黑袍獵獵,他看着那無窮廣大的神聖大陸,心中敬仰再也按耐不住:

“傳說中的蒼茫大陸,傳說中的那位無上大天尊的道場.......”

“相傳萬萬億年前,那位無上大天尊還是一個山村少年,祂風采絕世,一步步走出萬界,霸凌諸天,堪稱萬萬劫以來至強者!”

少年身旁,一容姿絕世的少女以手捧心,發出朝聖一般的呢喃:

“若能見到這位無上人物,那該多好。”

“無上大天尊萬萬億歲大壽,我們,大概能見到的吧?”

少年有些不確定。

他們雖然是去拜壽,但是那位是何等人物,便是其億萬代的後人,都已經是需要他們仰望的大人物了。

“你們封家的老祖宗,相傳不是無上大天尊的故人嗎?”

少女有些不滿幻想被打破,語氣有些不善。

“惜兒說的不錯,我封家老祖宗,的確有幸拜見過無上大天尊,但我們是否能見到他老人家,就很難說了。”

一尊氣息強大的老者走到甲板之上,眺望無垠混沌海之外的無盡大陸,喃喃道:

“相傳,在萬萬億年之前,蒼茫大陸之上,神荒帝朝尚未統一,人族尚有三大王朝,我封家祖先,便是神荒王朝的一位侯爺,地位崇高無比.........”

........

蒼茫大陸,百日橫空,揮灑無窮光芒。

神荒帝朝,逍遙城後院,菩提老樹遮天蔽日。

老樹之下,二人對坐弈棋。

某一刻,顧少傷放下棋子,眺望高天:

“不知不覺,已經萬萬億年過去了,我都已經不再年少了.......”

“蒼茫合併已久,因那位陳道友的原因,太初紀的演變,快了許多,只怕下一個時代,已經要來到了......”

羲自動略過了顧少傷的話,斟酌片刻之後,方纔落下一子,並意有所指道:

“那時,無極之上,便不再是你一人而已了,你無敵的神話,或許終有被打破的一天,正如萬萬億年前的張百忍,萬萬劫之前的鴻鈞道人........”

“我卻希望,那一日早些到來。”

顧少傷落下一子,微微有些感嘆:

“無敵,真寂寞啊!”

(全書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