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8章 最終一戰(四千字)

.......

封神大宇宙,至高穹天之上,無當聖母化光直去穹天至極。

穹天至高處,時空交匯處,兩尊無上存在的碰撞。

隱隱間,她可以看到一道橫跨無垠,跨越諸天萬界,無盡維度時空的一副畫卷。

而那畫卷之下,是一道好似無窮時空大千組成的一道長河。

長河蜿蜒如龍,截斷萬古時空,微微一動間,迸發無窮威能。

兩者糾纏,碰撞,早已持續許久了。

“封神榜.......”

無當聖母心中一動,神色帶着一絲淡淡的冷意。

封神榜,相傳乃是太易之年,鴻鈞道人於紫霄宮中與三千大神魔論道,取三千大道的道蘊而化作的無上至寶。

後大天尊得之,以其大道化生,大道之子的身份,統合諸天,溝通大道,封神榜的威能更是到了一個不可思議的地步。

據說,可以自冥冥之中捏造果位,再造神魔。

一旦登上封神榜,得大道化生之力,成就果位大陸,甚至混元果位都不是不可能。

但同時,也再無自由,以及我修持之力,所有的晉升乃至於生死只在大天尊的一念之間。

太易之末,無量量劫之中,截教損失慘重,不止是三千外門紅塵客被西方教渡走,真正的嫡系弟子,都被迫上了封神榜。

至此不得自由,萬萬劫不得寸進,被定格在上封神榜的剎那。

此事,截教弟子自然不會忘卻。

但時至如今,尚無截教弟子無法擺脫封神榜,其中自然有其原因。

這個原因,自然是因爲,這位大天尊真的強橫無敵。

大道至下至強者,神之無上,諸天之主,混元魁首,無極絕巔,天尊之上大天尊。

“師尊讓我去接幾位師兄妹歸來.......師尊是看到了什麼嗎?”

無當聖母心神閃過思量:“莫非是大天尊......”

念頭一閃間,無當聖母搖頭。

大天尊雄霸諸天萬萬劫,曾經於諸天之間掀起莫大風波,若說西王母能勝的過大天尊。

這一戰也不至於延續到太初紀了。

要知道,這兩位交手,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還是說是那位武祖.......”

無當聖母眸光垂下,看向無垠混沌海深處。

那裏,那一尊無可形容的偉岸存在,似乎已然要甦醒了。

這一尊武祖霸絕無比,氣魄無雙無對,若其果真能勝過源,也未必不能有勝過大天尊的可能。

無當聖母並未着急趕去天庭,縱使要接回諸位師弟師妹,那也必然是在這一戰終結之後。

在此之前,天庭,是個極度危險的地方。

事實上,此時無垠時空海之中,似乎沒有一處地方不危險。

大天尊,西王母,武祖,源,時空之主,輪迴道主,仙秦祖龍.......這般多強者出手之下,恆沙宇宙之中,都沒有什麼絕對安全的地方了。

“倒是可惜了那位仙秦祖龍.......”

無當聖母心中搖頭。

在她的目光之中,重重光影交織之間,可以看到那一隻無窮偉岸的手掌覆蓋之下,黑龍之勢,人道之勢已然漸漸的衰弱了。

只手壓人道,單掌鎮祖龍。

“師姐~~~”

這時,一道身影自後方追來:“師姐請留步!”

“申公豹?”

聞聽來人聲音,無當聖母嘴角都不由一抽,眉宇間泛起一絲晦氣:

“申公豹,你來幹什麼?”

“師姐,你去接諸位師兄,小弟也要負荊請罪啊。”

申公豹苦笑連連。

太易之後,他的名聲就已經臭大街了,之前在那武祖重開的太易之中,三霄見了他可是不由分說的就要打死他。

“請罪?”

無當聖母冷笑一聲,沒有說話。

事實上,她也知曉,太易之年一衆截教弟子的遭遇,根本並不在於申公豹,而是無量量劫降臨,劫氣瀰漫。

歸根究底,那是做了魔祖羅睺超脫的踏腳石。

但即便是知曉,她想她對申公豹有什麼好態度,那也是不可能的。

“師姐,我知道你們怨我,但是,小弟也不想啊!無量量劫之下,我能怎麼做呢?”

申公豹黯然嘆息,他自己可也是身死魂滅,無可奈何的上了封神榜。

萬萬劫以來,修爲不得寸進,天庭遭人排擠,昔日的道友視他爲仇寇。

他心中何嘗不苦。

“哼!”

無當聖母輕哼一聲,懶得理會申公豹,沒入混沌海之中,消失不見。

“世人心中的成見,如何能夠搬得開?”

申公豹唏噓長嘆一聲,沒有再度追上去。

那女人,是真的敢下死手的。

.........

混元洪荒界之上,獵獵黑龍旗之下,嬴政長劍所指,人道之氣肆意洶涌,彼此交織之下,演化無盡人道鋒芒。

漣漪掃過,混元洪荒界的時空都留下了好似永恆的痕跡。

但縱使這一劍之鋒芒幾乎不遜色於曾經顧少傷斬開混元洪荒界與完美世界之間糾葛的那一刀,足以破滅任何大千宇宙。

但在那手掌鎮壓之下,卻漸漸繃起,漸漸彎曲。

“只有這個程度嗎?僅僅如此,如何超邁三皇五帝,成爲人道魁首?”

穹天之上,威嚴之音似有些失望:

“到底是不成氣候。”

威嚴之音中失望之音不加掩飾,直好似一位父親看着自己不成器的孩子,難掩失望之情。

呼呼呼~~~

混沌氣流肆孽狂飆之間,黑龍袍獵獵作響,嬴政筆直的身軀漸漸有些彎曲,臉色卻越發冷峻。

他並未回之以口舌,只是心中越發澎湃。

“太易之年,媧皇以人道補大道,自此,大道無缺,人道有瑕........”

“五帝果位,早已不在!本以爲能有所驚喜.......”

混沌搖曳之間,五指用力,好似仙秦紀元連同混元洪荒界都好似被一同捏在掌心之中:

“接吾敕封,人皇爲天子!”

咔咔咔~

那巨掌陡然爲之發力,無視了一切阻擋,生生捏斷了滾滾而來的無窮人道龍氣。

痛苦的龍吟之聲迴盪在萬道諸天之中。

無盡壓力之下,嬴政緩緩擡頭,眸光之中火焰噴薄:

“天子?!”

這一刻,嬴政眸光之中似有無窮人道火焰在燃燒。

那並非是實質的火焰,而是無窮人道之氣的匯聚,仙秦人心之凝聚,無窮老秦人所化。

隱隱間,可以看到,那無窮人道火焰之中,似有無窮老秦人在吶喊,在咆哮,震動兵戈,高唱無衣,燃燒一切,欲要將那三尊神聖的果位融合歸一!

這本該是一個極度緩慢而艱難的過程,但在嬴政擡頭的剎那,那無盡人道火焰陡然爲之大盛!

“朕十三即王位。二十一成人加冕,三十九滅六國,一統天下........”

巨掌之下,嬴政緩緩挺直脊樑,神情冷峻,眸光炙熱:

“朕之一切,非天授,乃吾自取!”

“朕......是人皇!”

嬴政的聲音並不如何宏大,更談不上浩浩湯湯,但其聲音迴盪開來的剎那,萬界諸天,恆沙無量大千,在這一刻齊齊爲之震動。

那無所不在,貫穿無窮宇宙時空始終的人道,在此刻光芒大放,照耀萬有萬靈萬界!

轟隆隆!

萬界轟鳴,諸天震顫之間,那無窮人道之火中,三皇果位轟然爲之合一。

人皇加冕,始皇爲人皇!

萬千法理爲口舌,無窮道蘊爲樂器,這一刻,竟是有一道人道之音迴盪在萬界諸天,恆沙大千,無量量人族生靈的耳畔!

“咦?”

穹天至極,威嚴之音似乎有些驚訝,又似是有些欣喜,遺憾:

“物極必衰,壓迫到了極限,人道之氣終於開始匯聚了?可惜.......”

混沌之上,那無窮宇宙之光勾勒而出的威嚴眸子之中,一切映徹而出。

祂看的仔細,那人道之火中,那看似美輪美奐,神聖至極的合一果位,並非是完美的融合,更好似是拼湊起來的破碎瓷器。

看似走向完整,實則缺憾無法彌補。

“做一刻之人皇,不做永世之天子!”

獵獵黑龍旗畔,嬴政人道冠冕加身,威嚴流溢震動諸天,長劍所指,萬象皆無:

“殺!!!”

無盡兵戈殺伐之意以更加霸烈暴戾的姿態笨迸發而出!

一時間,所有一道人道長河浮現無垠混沌海之上。

長河滔滔,演萬千人道氣象。

萬千大界,無量諸天之中的人族,無論修爲如何,都好似感受到了這一道人道長河。

擡頭看去,之間這煊赫萬界,照耀萬有的長河之中,映徹出萬萬劫以來,無數世界之中的人族崛起之路。

那是無數人族先輩篳路藍縷與妖爭,與巫鬥,與龍戰,與仙佛爲敵,從孱弱爲萬族最低直到如今,諸天第一種族,其中的無數更迭,無數變化,無數血淚,西悲喜。

“人.......”

有人不自覺有淚流淌而出。

“人道長河.......”

無盡魔淵之中,一尊魔道大羅眺望無垠,看着那一道時空長河,心中莫名有些觸動。

他本以爲自己逆轉先天之後,早已從肉身血脈,靈魂本質發生了蛻變,再不是人族。

但此時,卻有些按耐不住,想要上前的慾望。

“一刻光輝嗎?”

混元洪荒界之上,威嚴聲音似有感嘆的低語一句。

但隨即,那無窮大的手掌轟然按下,再不留一絲餘地:

“不成便是不成,差一線,毫無意義!”

轟隆隆!

萬千大界隆隆震動,無垠混沌沸騰激盪,無盡法理道蘊爲之炸裂開來!

滾滾漣漪,好似一方無窮巨大的同心圓,以混元洪荒界,兩尊無上存在的碰撞之地位中心,爲之擴散。

浩浩蕩蕩,無休無止,無遠弗屆。

“師兄.......”

大浪滔滔的混沌海之上,劉秀心中震動,突然升起一絲希望。

萬一勝的過呢?

“沒有萬一了!”

系統之主盤膝坐於混沌海之中,掌間捧着的一縷神光明滅不定:

“逆境翻盤固然有,但卻不可能出現在那位身上了.......”

萬界諸天中,以弱勝強,絕境翻盤之事固然有之,但是到了大羅層面已然極難,上升到混元級數,自然更不必多說了。

對於大天尊這樣屹立於大道之下巔峯萬萬劫的無上存在來說,更是近乎不可能了。

人道固然強橫,但那位的大天尊無窮歲月的修持,萬萬劫的巔峯,又豈是輕易能夠翻盤?

畢竟,比起機緣也罷,根腳也好,這位都是最爲頂尖,甚至沒有之一了。

“只是有所僥倖而已......”

劉秀苦笑一聲。

對於那般存在而言,強如仙秦,強如祖龍,都有些黯淡無光了。

可惜,師尊鏖戰主神殿,難以出手。

否則,大概會有奇蹟的吧?

轟隆!

就在此時,一道好似萬千宇宙開闢,兆億時空震爆一般的宏大之音轟然迴盪開來。

“嗯?!真有奇蹟?”

系統之主似乎有些訝然,轉而看去。

只見那無垠混沌海深處,那一道好似由恆沙無量大千界組成的偉岸存在,陡然間擡起一根手指!

隨即,遙隔無垠時空,一指點來!

轟隆隆!

僅僅只是一根手指擡起而已,其威勢已然大的不可形容。

那無邊霸道,橫推萬千大界一切敵的無雙氣魄已然爲之升騰而起。

那無垠混沌海上大浪滔天,無窮大世界被淹沒其中,更可見一道道璀璨神光自無窮維度時空,無量量次元虛空之中迸發而出。

好似一道貫穿始終,跨越無垠的時空的長槍,攪動了無窮法理,三千大道!

“師尊,贏了?”

劉秀呆了一瞬,面色不由欣喜:

“師尊已然勝了主神殿了?”

“竟如此之快?”

系統之主有些驚詫,隨即發現了端倪:

“一戰未勝,還要邀戰大天尊?顧少傷,你真是瘋了.......”

與劉秀不同,系統之主何等眼力,一眼便看出,顧少傷與源之一戰,還未徹底結束。

但即便是在這樣的情況之下,他居然還要出手對抗大天尊。

若被源抓住機會,可真的就萬界不復了!

轟隆隆!

萬界穹天齊齊震動,無垠混沌海爲之翻覆。

那一指跨越而來,無垠混沌海爲之兩分,時空長河都爲之截斷開來!

使得輪迴道主都抓住機會,脫困而出!

“好機會!”

輪迴道主藉此擺脫時空之主,深深的看了一眼那橫斷時空的一指,消失的無影無蹤。

轟!

一指跨界而來,混元洪荒界之上,漠然聲音同時響起:

“顧少傷,你來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