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5章 不滅羅睺,強絕大天尊!(四千字)

昏暗幽寂的虛無之中,唯有青銅巨塔綻綻生輝。

因果道人橫臥青銅塔之上。

其眸光開合之間,無窮無盡的因果線條在其中閃閃爍爍。

大道之下,萬道並存,無所不在,無所不至。

超脫時空,不說明時空便不存在,便無法作用其身,因果同樣,有斷絕因果,因果不侵之力,不代表因果便無用。

萬界萬靈萬有,一切有形無形,有情無情衆生在或不在,因果都永恆存在。

就如此時,虛無之地中的所有大羅,全都沾染上了他的因果。

虛空之中一片死寂,諸多諸天穿梭者看着青銅塔頂的因果道人,全都如臨大敵。

縱使他們一眼便能看出來人不過是一縷神意,不是無極大能親至,但也不敢有絲毫大意。

一尊無極巨擘施手段將他們騙來,怎麼也不可能是來敘舊的。

“閣下.....”

雷龍主神情凝重,手臂垂下,一柄雷電交織的長刀緩緩浮現而出:

“我很好奇,你是如何做到這一切.......”

不止是雷龍主,其他諸天穿梭者也全都無比好奇,震驚。

萬萬劫以來,打過主神殿主意的遠遠不止是顧少傷一人,無極巨擘也不在少數,但是卻沒有一人能夠做到這個程度。

“你很好奇?”

因果道人淡淡看了一眼雷龍主,嘴角含着一抹笑意:

“主神的任務當然不是我發佈的,傳送你等來的,也不是我.......”

因果道人直起身子,一一掃過諸位諸天穿梭者:

“我所做的,只是選擇了這麼一個落腳點而已.......”

主神殿的機制錯綜複雜至極,縱使顧少傷此時與源糾纏在一起,鴻傷也融入其中侵蝕主神的權柄,但是想要短短時間做到副本任務,發佈獎勵,一念間將所有諸天穿梭者全都挪移來去。

自然,也是做不到的。

否則,主神殿也輪不到本尊出手了。

當然,顧少傷也不會在意主神殿有什麼手段。

只不過,正如因果道人所說,在場的,可有不少都是他的“故人”。

對這些“故人”的消息,他可是一直密切注視着。

“落腳點......”

雷龍主心中一動,已然知曉,他們的行蹤,一直在這因果道人的注視之中。

其他諸天穿梭者心中也皆是微微一鬆。

若是這因果道人也掌握了主神的權柄,這一戰他們根本沒有任何信心。

能夠發下任務,意味着就能讓他們無法完成任務,繼而抹殺。

“正如諸位所料,我尚未掌握主神權柄,但諸位不必高興的太早......”

因果道人輕彈衣袖,笑意不減看向虛無深處,柔聲道:

“女兒,睡醒了嗎?”

隨着因果道人發聲,那無盡虛無的盡頭轟然震動起來,一聲呢喃聲緩緩傳來:

“父,父神,好難受,那黑乎乎的東西好難吃,好難受.......”

轟隆隆!

隨着那一道呢喃之聲響起,那無盡虛無陡然之間爲之震動起來,一道道漣漪掀起一陣陣可怖的風暴。

“這是什麼東西?有什麼東西在消磨我的道蘊!”

“我的力量在流逝?!”

“有東西在吞噬我等的道蘊,力量,本源!”

“絕靈絕道之地?!這裏難道是絕靈絕道之地!”

無盡風暴之中,一尊尊諸天穿梭者神色大變,這一道道漣漪無形物質,但隨着這一道道風暴的席捲。

這一方詭異之地竟然在消磨他們的道蘊!

大羅者,超越時空,本質等同宇宙,不在歲月時空之中,其力量一縷垂下,千百億年都不會被歲月消磨。

但此時,他們竟然發現自己的力量在漸漸流逝,雖然這個速度極慢,但是也足以讓人震怖了。

轟!

轟!

風暴之中,雄霸突然看到了那無盡虛無之中,一方方大宇宙在虛無之中緩緩升起,密密麻麻,一眼看去竟是不知有多少!

讓他震驚的是,那一方方宇宙盡是一片漆黑,一道道無限恐怖的魔意散逸而出!

隨即,在青銅塔散逸而出的點點光影的勾勒之中,一顆似龍似蛇,似大不可量又好似極爲渺小的龍首緩緩浮現而出。

與那無數漆黑的宇宙羣一般,這顆龍首之上也盡是一片漆黑。

“無限龍蛇?!.......”

曾經目睹最初一戰的雄霸忍不住一個踉蹌:

“這裏,這裏是無限龍蛇的腹中?!”

“無限龍蛇!”

雷龍主等人也倒吸一口涼氣。

主神殿中消息靈通萬界之最,最初時空之戰,不知幾多人目睹甚至參加,他們身爲大羅,自然知曉那一戰的始末。

這一頭無限龍蛇,他們自然不會陌生。

相傳,這一頭無限龍蛇,可是吞下了魔祖羅睺的一縷魔意!

“麻煩大了......”

劉瑞握着青銅大戟的手掌不由的一緊。

這一頭無限龍蛇只進不出,連魔祖羅睺的魔意都不能夠遁出,簡直比什麼絕地還要危險!

“女兒乖,再忍一忍,等此戰結束,就將其吐出去!”

因果道人溫言安慰一句。

無限龍蛇非後天生靈,非先天神魔,非概念生物,無限近道的存在,一切被其所吞下的存在,全都會成爲其力量源泉。

修行之速,遠遠超過任何生靈。

尤其是在顧少傷傳授其太初金章之後,被其吞下的無數大千宇宙全都沿着太初金章的軌跡運轉,力量激增不知幾何。

但此時的無限龍蛇遠遠不曾達到巔峯,想要消化羅睺的魔意,自然是做不到的。

其吞下這縷魔意,便好似凡人吞金,危險極大。

消化不能,自然難受痛苦。

“聽父神的......”

無限龍蛇低低迴應一聲,龍首隨即緩緩消失。

“天蒼之主!”

這時,一尊大羅驚呼一聲。

原來,就在龍首消失的剎那,諸多諸天穿梭者驚鴻一瞥之間,看到了無盡混沌海之上,那一道無限龍蛇,以口銜尾,將一尊偉岸強橫的存在緊緊的束縛在其中。

任由那一尊存在怒吼咆哮,掀起無窮大浪,也無法掙脫,反而隨着掙扎而被束縛的越來越緊!

“天蒼之主......”

雄霸身軀一抖。

那被無限龍蛇纏繞其間的,赫然是主神殿十大掌控者之一的天蒼之主。

“怪不得十大掌控者全都不出現......”

雷龍主深吸一口氣,壓下震動的心境,心知十大掌控者只怕都已經被敵人纏住了。

天蒼之主如此,其他混元掌控者必然也是來不了了。

想要脫困,只能靠他們自己了。

其他諸天穿梭者心中也都升起明悟,一個個壓下震動的心境,氣息緩緩升騰而起,冷冷的看向因果道人。

生死之間,縱使是必死絕境,也唯有放手一搏了。

“諸位也不必如此絕望,我可從不愛打打殺殺。”

青銅塔頂,因果道人含笑而立,淡淡說道:

“諸位此時,還有一線生機.......”

因果道人並未說假話,自顧少傷將其分化而出至今,他根本不曾出手與任何人拼殺。

縱使是與準提道人一戰,也只是因果之道上的論道。

相比於打打殺殺,他更喜歡以因果殺人於無形。

當然,更重要的是,他不過一縷道蘊在此,本體還要掌控那貫穿萬界諸天的萬界通識符,一剎那都要運轉恆沙次數,沒有多餘的力量鎮壓此地的諸多諸天穿梭者。

“你想說什麼?”

本要奮力一搏的雷龍主神色微微一恍惚,不由的問了一句。

其他諸天穿梭者聞言,也都不由的動作微微一滯。

“此處虛無之地,絕天絕靈絕道,諸位道友雖然修爲不凡,但也不必想着擺脫了。”

因果道人輕點腳下青銅巨塔:

“此塔乃是吾之本尊放置此處,鎮壓魔祖魔意,其內尚有念頭一縷,諸位若能將其擊潰,未嘗不能放諸位離去。”

無限龍蛇吞噬羅睺一縷魔意,便如凡人吞金,危險頗大,顧少傷自然不會坐視,在最初時空之戰後,紫霄宮中論道之時,取無窮法理道蘊鑄就此方青銅塔。

以此才使得無限龍蛇痛苦稍減,自沉睡之中復甦過來。

否則,以此時無限龍蛇的體量,沉睡千劫也未必能夠醒轉過來。

“不可能!”

雷龍主斷然拒絕,掌中雷刀已然緩緩擡起:

“你說這麼多廢話,是不是此時根本無力與我等對抗?否則,你也不必廢話如此之多!”

雷龍主心中轉過思量。

主神殿十大混元掌控者全都被拖住不能插手主神殿攻防戰,但同樣,也從未有其他混元巨擘對他們出手。

必然是那武祖交好的混元巨擘也全都被拖住了!

“我覺得.......”

因果道人緩緩擡起手掌,修長五指於虛空之中如流水般彈動而過:

“也不是不可能.......”

因果道人話音響起的剎那,雷龍主陡然驚醒:糟糕,我怎麼會如此多廢話?

但不等他出手,他便又感受到一股無比熟悉的波動降臨。

“你!”

“不好!因果......”

“出手!”

因果道人手掌擡起的剎那,諸多諸天穿梭者全都爲之驚醒,紛紛奮起餘力,就要橫擊因果道人。

轟隆!

虛無之地天驚地動,那一尊青銅巨塔微微一個震盪,迸發出無盡煊赫神光。

在諸多大羅被因果大道影響的兆億分之一剎那間,將虛無之地的所有人全都吸入了青銅巨塔之中。

“呵呵,那姓顧的分身,也會如此陰險狡詐,以大欺小......”

直到所有的諸天穿梭者全都被吸入青銅巨塔之後,那寂靜的虛無之地中,道道擴散的魔意之中,一道漠然冷寂的聲音緩緩響起:

“有趣,有趣。”

“不敢當魔祖讚譽,說起以大欺小,陰險狡詐,魔祖可是諸天魁首。”

青銅塔上,因果道人的身影緩緩消散開來,最終消失於虛無之中:

“希望等此戰結束之後,魔祖還會覺得有趣吧。”

虛無之地沉默一瞬,那聲音才冷哼一聲:

“或許更有趣呢.......”

........

混沌海中,大浪滔滔,無窮大千隨波逐流,飄飄忽忽。

無盡無限時空長河之上,戰火燃燒肆孽,所過之處,一方方時空全都覆蓋,恆沙無量條時空支流,無量量衆生的命運都被改變。

而這,僅僅是最爲微不足道的餘波蔓延。

劉秀盤膝坐在混沌之中,默默的注視着無垠混沌海之上的一場場戰鬥。

大天尊與西王母鏖戰於至高時空之上,燭照千千劫,萬萬劫,聲勢之浩大,甚至還要超過混沌海深處,主神殿與顧少傷的碰撞。

更掩蓋了無盡混沌海之中那一尊尊混元的戰鬥。

混元洪荒界之上,無盡人道龍氣滾滾而來,加持在那獵獵黑龍旗之下的仙秦帝國,與仙秦共同抗衡那一隻垂天之掌。

僅僅一隻手掌而已,便讓劉秀知曉了什麼是真正的萬法不侵。

那一切的神通,大道,乃至於人道龍氣,全都無法真正觸及那一隻手掌的本質。

若非那一隻手掌的主人另有打算,仙秦帝國早已被徹底抹滅在時空長河之中,成爲寥寥幾人的回憶了。

但縱使如此,劉秀也看不到仙秦勝利的希望。

這一戰,大天尊盡顯其混元魁首,無極絕巔,大道之下第一人的無上威勢。

迎戰西王母的同時,尚且又有餘力橫壓一方頂尖無限界,人道龍氣加持的仙秦帝國。

“五帝果位,在何處......”

劉秀不由的搖頭。

此時萬界諸天之中的人道龍氣沸騰到了極限,整個混元洪荒界此時就好似一方煊赫萬界諸天的大日,照亮無垠混沌海。

但即便如此,人道之氣還是有缺陷,尚未達到真正的巔峯。

不能圓滿,又談何歸一?

轟隆隆!

某一刻,混沌海之上一道無比宏大的轟鳴之聲傳蕩開來,滾滾擴散萬千恆沙大世界,無量量次元時空。

“又是一尊混元隕落了.......”

看着那一道黯淡下去的大道,劉秀眸光微微一凝:

“陰影大道,陰影之主居然都隕落了?”

劉秀有些驚訝。

陰影之主在混元之中自然算不上強者,但是其卻是萬界諸天之中,最爲擅長保命的混元了。

與人交手從不纏鬥,曾有傳言,其在一尊無極巨擘手下逃生。

誰能殺他?

劉秀心中轉過念頭,意志升騰而起,遙隔無垠混沌海,看向了那陰影之主隕落之地。

只見無垠混沌海深處,一口玄黃大鼎倒懸諸天之上,垂流下兆億道玄黃母氣源流。

玄黃繚繞之下,一人白衣染血,踩踏於陰影大道之上,揚天長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