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3章 終極!(四千字)

浩瀚無垠的混沌海中,點點亮光似羣星般熠熠生輝。

隱隱可以窺到那無數多元宇宙綻放的赤金神光彼此交織之下,一雙眸子緩緩浮現在混沌海中。

那眸子大到無邊,微微一動間,便似有無窮多元宇宙在其中起起伏伏,輪轉不休,無數時空維度在其中飄蕩捲縮。

眸光垂流之間,混沌之中便掀起一道道巨大浪潮,拍擊十方,恆沙宇宙爲之滾滾而動。

“武祖快要佔據上風了.......”

混沌海之中,一道道意志微微震動。

那武祖與主神殿源之爭鋒高於一切維度之上,映徹在萬界諸天之中,便是無窮多元宇宙之上的兩色糾纏。

此時金光大炙,組成眸光,毫無疑問,是那武祖已然漸漸的佔據了上風。

不過,美中不足的是,縱使是那構成那一雙眸子的無數多元宇宙之中,都尚有一線白光明滅不定。

“主神殿萬萬劫以來,可不僅僅只有十大混元執掌者,大羅級數的諸天穿梭者數量,也要遠遠超過武祖麾下才對,縱使有其他敵視主神殿的先天神魔出手,卻也不應該如此輕易的讓武祖佔據上風........”

“確實有古怪,此戰至此,隕落的大羅似乎比預料中的少的太多了,似乎更多的諸天穿梭者,都不戰而退了.......”

“似乎另有他人插手其中,卻不知,到底是哪一位在暗助武祖了.......”

看着無垠混沌海之中兩色糾纏的無數宇宙時空,次元維度,一道道意志或驚詫,或好奇,猜測此番出手的是誰。

可惜,主神殿的特殊性,使得任何人都有可能對其出手,任何人也可能爲其助力,反而讓一衆旁觀的大能猜測不出。

事關兩尊無上巨擘的糾纏,萬界諸天之中,都無人能夠推演,更不可能預知兩人之勝負。

........

時空捲縮,維度錯亂之間,兩道無可形容的煊赫意志宛如兆億無量真龍般糾纏在一起,輻射無窮時空,貫穿諸多維度,卻又高於一切時空,高於一切維度。

某一刻,那彼此交織貫穿無數時空維度的一道意志微微震動,赤金光輝大炙:

“大道如天,包涵一切,萬道交匯,其名爲源,源,你之本質我已經明了了......”

隱隱間,可以看到無窮無盡的道蘊流光於赤金光輝之中閃爍。

仙道,神道,靈道,妖道,魔道,鬼道,人道.......

修行氣血,神藏,三魂七魄,神通之道,科技之道.......萬界諸天,萬萬劫以來好似所有的修行道路全都在赤金流光之中閃爍。

赤金意志震動間,與其糾纏於無數次元維度的白色神光也爲之大盛。

白光照耀間,一道漠然冷寂,無情無我的冰冷意志迴應:

“太初.....金章......亦很好。”

白光一震間,也化作無限渺小的粒子洪流,那無窮粒子滾滾之間,彼此呼應,層層疊加交織,十分之混亂卻又有序,流轉之間,似有萬千宇宙誕生其中,無窮大界爲之衍生。

粒子化生土壤,繼而推動無可量計的大爆炸,誕生出萬種道蘊,無限可能。

赫然是太初金章!

甚至粒子蠕動之下,漸漸生出一柄長不知幾許,蘊含無盡鋒芒的神刀。

兩人彼此交織碰撞,本就是一場最爲殘酷的碰撞,彼此之道蘊,在這無窮無盡一般的碰撞之中,便漸漸爲彼此所捕捉。

顧少傷自然在這無窮碰撞之中獲悉了源的無數奧祕,源自然也同樣得知了太初金章的奧祕。

可惜,顧少傷早已斬去太初神拳道,神通被其捕捉的,唯有神皇不二刀。

而除卻自顧少傷之身所得之太初神拳道之外,縱使自太初神拳道的法有元靈之上獲得奧祕,對源的益處也差之許多。

“自然是極好.......”

顧少傷的意志微微震動,炙烈如火般灼燒着源那無比強橫的意志,僅僅一次碰撞,便於萬界諸天,恆沙宇宙之中迸發出一道道毀滅浪潮:

“可惜,你不是我,太初金章,你或許受用不起!”

源不再迴應。

但下一瞬,白光大盛,與赤金流光發生更爲劇烈的碰撞。

彼此消磨,彼此碰撞。

一時間,恆沙無量宇宙時空都爲之震動起來。

........

秋風蕭瑟,萬物枯寂。

恢弘的巨城之中,片片黃葉飛舞,盤旋半空似雲,落於城中,掃之不盡。

深秋的天地間已然有了三分涼意,但巨城之中仍然十分的喧譁熱鬧。

大街之上,車水馬龍,來往行人絡繹不絕,小販的叫賣聲此起彼伏,一副人道大昌的模樣。

穹天雲海之上,一道道或沉凝,或霸道,或超然,或冷酷,或暴戾的身影立於其中,漠然注視着無垠大地。

“雄霸,劉瑞!你要我等退到什麼時候?”

雲海邊緣,一尊筋骨強橫,宛如黃金鑄就的雄壯大漢一抖身後如火披風,冷冷開口:

“時至今日,我等駐守之諸多多元宇宙已然淪陷八萬四千方,縱使我等留下後手,也阻擋不了他們多久了。你感覺到了吧,那位入侵者的氣息,已然越來越強橫了!”

隨着大漢發聲,雲海之上數十道身影齊齊轉過眸光,看向被衆人圍在中心的雄霸與劉瑞。

關七與李沉舟等人的眸光更是帶着不加掩飾的冷淡。

“諸位道友捫心自問,縱使不退又如何?是,我等比之入侵之大羅多上許多,但是........”

雄霸負手立於雲頭,掃過諸多大羅穿梭者,這一幕他早已料到,也並不如何驚訝:

“主神殿統轄之宇宙何止兆億之數?便是我等一人駐守萬億多元宇宙,人手也遠遠不足,只會被人各個擊破!沒有我等,就憑那些未至先天的穿梭者,輪迴者,數量便是更多,也沒有任何意義!”

“是啊,沒有了你我,未至先天的輪迴者在這場戰鬥之中沒有任何意義。”

那大漢冷冷一笑,一一掃過雄霸,劉瑞等人,淡淡道:

“那你認爲,沒有了主神,在那位武祖面前,你我又算什麼東西?”

雷龍主心中古井無波。

他加入主神殿遠比雄霸更久,實力也更強,對於這一場戰爭的本質看的更爲清晰。

任何一尊混元無極,都是足以安坐不動橫掃萬界諸天的無上巨擘,而那尊入侵主神殿的武祖,縱使在無極之中都是絕對的強者,更是出了名的霸道。

一旦被其掀翻了主神殿,縱使他不出手鎮壓他們一衆漏網之魚,但畢生也只有遁逃之途。

再無晉升混元的可能了。

他已然於大羅走到盡頭,只差一步便可比肩曾經的風孝忠,是有資格追尋混元大道的。

斷然不能容忍自己後半生再無寸進。

“你!”

雄霸臉皮一抖,面色陰沉無比:

“雷龍主,你想說什麼?!”

雄霸心中無比惱怒,卻也不敢發作。

這雷龍主乃是一尊成道更在他之前的諸天穿梭者巨頭,大羅金數的修爲,比他更強。

除非此時拉出弒神槍,否則他與劉瑞兩人合力,也未必能鎮壓他。

“雷龍主所言雖然難聽,卻也不無道理。”

其他諸天穿梭者,面色各異,心思不定,卻也有人不由點頭,表示贊同。

無論他們是以何種方式,情願還是不情願的加入主神殿,但他們身上早已烙印下主神殿的標誌,再也無法洗去。

一旦主神殿倒了,等待他們的下場,必然也好不到哪裏去。

“一方宇宙,一方時空,自然極爲微不足道,但是主神殿便是又這一個個宇宙爲基石而組成,沒有了這一個個宇宙,主神殿終將倒塌!”

雷龍主粗獷的面容之上盡是漠然:

“我們不能再退一步!以我等之力齊齊出手,縱使那姬寰宇,辰戰,獨孤敗天如何強橫,也不是對手!”

說到此處,雷龍主眸光漸漸泛起一抹光亮:

“攻守該易了!”

“雷道兄!”

這時,劉瑞緩緩擡頭,看向雄壯如山的雷龍主,平靜開口:

“那你認爲,在那位武祖已然佔據上風的情況之下,我等前去與姬寰宇,獨孤敗天等人死戰到底,對大局,又有什麼意義呢?”

劉瑞心中清楚,縱使他與雄霸將這些人聚在一起,也不用想真正的與那些入侵者一般團結一心。

雷龍主固然願意與入侵者生死一搏,但不見得所有人都會願意。

說到底,混沌海浩瀚無垠,時時刻刻都在膨脹,真個斬去痕跡遁入一方小界,那武祖也未必會大費周章的前去搜尋,出手。

“莫非,雷道兄有速勝之法?”

“嗯?”

雷龍主眉頭一皺。

速勝?

玉景道人,李寒沙,輪迴道主,夢魘之主等十大混元執掌者都沒有辦法速勝,他怎麼可能有辦法?

劉瑞與雄霸對視一眼,雄霸面色凝重,還是點點頭。

“既然雷道兄也無主意,不妨聽我一言。我與雄幫主之所以召集諸位前來,正如我等之前所言,正有一條明路!”

劉瑞深吸一口氣,開口道:

“本來,我等想要等諸位道友匯合之後才說,但此時想想,混沌海浩瀚無垠,多數道友怕是來不了了.......”

雄霸雙手環抱於胸前,臉色不怎麼好看。

正如他們之前商議,他們只有兩條道路,一條,是等最後關頭出手,另一條是尋那武祖入侵主神殿的源頭世界。

但此時,也只有拋出一條來了。

否則,只怕下一刻,他們本就脆弱的聯盟就要土崩瓦解了。

“劉道友,有話邊說吧!若我等數十人都做不到,便是再來百尊大羅,也是同樣做不到!”

“不錯,劉兄,你之爲人,我等還是相信的。”

“皆是自己人,劉道兄不必賣關子了吧。”

聽得劉瑞似乎胸有成竹,一衆諸天穿梭者心思不由的都有些泛活。

正如劉瑞所料,其中不少人,其實根本不想與主神殿共存亡,但是,未到最後關頭,也不願付出莫大代價遁逃。

“雷道兄的意思呢?”

劉瑞看向雷龍主,目光中帶着詢問。

“劉道友若有把握,我自然沒有意見。”

雷龍主面色冷淡,還是點點頭。

“那尊武祖身化兆億無窮,自恆沙無量宇宙時空中同時向着主神殿發起衝擊,此時更是與源糾纏的不可開交........”

劉瑞眸光收斂,淡淡道:

“輪迴道主,夢魘之主等十尊混元掌控者都被拖住,我等加入戰爭之中其實毫無意義,唯一的勝機,便是插手那兩位的爭鬥.......”

說着,劉瑞指了指穹天之上,那兩道無所不在的意志。

“???”

雷龍主幾乎以爲自己聽錯了:“你說什麼?”

“劉道兄何出此言?”

“劉瑞,你要我等送死不成?”

“就憑我等,想插手那兩位的爭鬥?”

雲海之上,其他諸天穿梭者也全都譁然。

那武祖是何等樣存在?

首次嶄露頭角,便是自太清大宇宙,一人壓倒五方明王以及多寶如來,迫退觀音大士,之後,勝風孝忠,交手李寒沙。

成就混元之後,先殺酆都大帝,後鎮壓靈山世尊,最初時空,化身盤古,邀戰諸天萬界所有強者,證力道,破無極,鴻鈞道人都疑似被其鎮殺。

此時更在與源的爭鋒之中佔據上風。

就憑他們幾十尊大羅,憑什麼插手這等無敵巨頭之間的爭鋒?

“若是尋常,我自然不敢生出此等妄想,但此時卻不是沒有機會.......”

劉瑞說着,手掌緩緩張開,五指捏動之間,一道白色神光陡然間升起:

“主神,我需要知曉那位入侵者,最初的源頭世界.......已經排除,蜀山傳世界,仙劍世界,天子傳奇世界,漫威世界,風雲世界........”

“此時所在,神兵玄奇世界......”

嗡嗡嗡~~~

隨着劉瑞的念頭轉動,其五指之間流溢的神光陡然間爲之大盛!

並在瞬息之間於無盡雲海之上擴散開來,輻射此方大千世界的天地,星海,乃至於每一寸最爲渺小的虛無之地!

“頂級主神子系統?!”

看到這一道白光,衆人心頭一跳。

主神子系統,是每一尊諸天穿梭者必備,但頂級的子系統幾乎相當於源之化身,需要的源力如山如海,劉瑞身家居然這般豐富?

但下一刻,隨着一道冰冷的聲音垂落,衆人的驚訝瞬間變成震驚:

【入侵源頭已確定......神兵玄奇世界!】

【終極主線任務開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