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2章 武祖睜眼(四千字)

羅睺含笑而立,笑意盈盈。

雄霸與劉瑞兩人卻是頭皮發麻,心頭一片冰涼刺骨。

萬界諸天之中,佛道大盛,魔道衰弱,但便是魔道再衰弱,這位魔祖也是萬界諸天之中的無上巨擘。

莫說是他二人,換成一尊混元在此,此時都要色變。

更爲重要的是,這尊魔祖,本就是劫運的主宰,毀滅的象徵,任何遇到他的人,下場都不會太好。

“魔祖......”

雄霸面色泛白,聲音乾澀無比:

“不知魔祖降臨,有失遠迎,還望恕罪.......”

劉瑞臉色難看,沒有開聲。

在這樣一尊無上存在面前,縱使是他,都只覺自己好似驚濤駭浪之中的一葉孤舟,時刻都有傾覆之危。

這是本質上的差距,根本無法抹去。

事實上,直到此時,他都不知曉面前這尊魔祖,到底身在何處,即便祂好似就在兩人面前。

“你們認爲,便是你們全力出手,在那兩位交鋒的過程之中,又能起到什麼作用?”

羅睺笑容和煦,眸光深處,卻盡是一片冷冽:

“亦或者,你們覺得,你們能做些什麼?”

劉瑞眉頭動了動,被人小視的感覺自然不爽利,卻也無法反駁,對比於這幾位,他與雄霸雖然也曾縱橫三千界,威臨諸多大宇宙,卻也算不得什麼了。

祂想要做什麼?

是要助我等一臂之力,還是另有謀劃?

是了......祂曾經在那位武祖手中吃了虧.......

此次是要出手報仇?

雄霸心中浮現無數念頭,最後還是微微低下頭:

“魔祖若有吩咐,我二人必然全力以赴,何必折辱我等?”

“折辱?”

羅睺笑了笑沒有回答,轉而看向劉瑞,開聲道:

“劉道友所言並不差,主神殿倒了,你等的下場好不到哪裏去!太易之後,祖龍敗於大天尊之手,自此不得自由,子孫也要爲其牧守天地,時不時的還要奉上龍肝,爲仙神桌上佳餚......”

羅睺眸光轉動,掃過沉默的雄霸二人,淡淡道:

“但縱使如此,龍族至少強過妖族,可那祖龍隕落於仙秦之手,龍族又是什麼地位,兩位該有所耳聞吧。”

雄霸與劉瑞苦笑一聲,何止是有所耳聞,他們兩人於混元洪荒界,曾親眼見過失去祖龍庇護之後的龍族慘狀。

何止是慘,簡直是慘絕人寰。

若自己落到那般田地,真真讓其不寒而慄。

“魔祖還請直言。”

劉瑞面色恢復平靜,勉強開口:

“我等逆反先天,成就大羅之尊,絕不可能是爲了仰人鼻息,任人魚肉!值此之境,便是一死,也不會退縮!”

“好!”

羅睺撫掌而笑:

“如此,本座便爲你等指一條明路......”

“明路?”

雄霸與劉瑞對視一眼,齊齊躬身:“願聞其詳。”

羅睺大概是想要藉助源之手,報最初時空的一箭之仇?

雄霸心中轉過念頭,但無論羅睺的算計如何,他們都沒有拒絕的餘地了。

“雖不願承認,但那姓顧的,的確是萬萬劫難得一見的絕世人物,到了如今已然難制。縱使是本座,於大道之內或可勝其一籌,但要徹底將其鎮壓,磨滅,也近乎不可能了。”

羅睺面上的笑意漸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讓人望之則心寒的可怖寒意:

“但,也不是沒有機會!他爲人霸烈唯我,這是他至強,也是最弱的一點!”

“源無情無靈無自我,甚至算不上純粹的生靈,但其卻是無盡無限多元宇宙之中最爲近道的存在,這個道,是大道!便是本座都不敢小視,他悍然出手,勝則不必說,敗,則萬劫不復!”

“近乎大道……”

雄霸心中一震。

他雖然加入主神殿已然許久,但也不知這一點。

“如今,他與源爭鋒相對,彼此碰撞,似極了鴻鈞那老雜毛合大道………”

羅睺手掌擡起,輕輕一握,自虛無之中抽出了一杆充斥無盡魔意,無窮毀滅之意的漆黑長槍。

“弒神槍?!”

雄霸劉瑞心頭皆是一震。

弒神槍的來歷已然不可考,但是毫無疑問,這一道至寶,是萬界諸天之中,寥寥幾件能夠與誅仙四劍最爲頂尖的殺戮之寶。

銘刻着魔祖羅睺一生的道與法!

持弒神槍,本質上就是羅睺自身出手了。

“你二人只需持此槍入主神殿,關鍵之時刺出……”

羅睺一抖弒神槍,滾滾魔意爲之收斂,化作無窮無盡的符文貼在弒神槍之上:

“那姓顧的,便將萬劫不復!”

羅睺神情冷冽,浩蕩氣息席捲四極十方,威臨無窮混沌海。

雄霸兩人只覺心神一滯,感覺心跳都好似停止了一般,那弒神槍輕輕一抖,便好似連他們的心神全都被吸進去了。

良久之後,劉瑞才一臉蒼白的退後,咬着牙硬是開口:

“敢問魔祖,爲何不自己出手,而是要我等出手?”

“嗯?”

羅睺眸光微微一眯,看向劉瑞。

劉瑞心神緊繃,只覺壓力無窮之大,時時刻刻都有一種被人扼殺本質,消磨本源的錯覺。

但他咬牙不退,再度開口問道:

“魔祖修爲勝我等兆億倍,爲何需要我等出手?”

劉瑞並不排斥做刀,但是他同樣很明白,在羅睺這般存在眼中,莫說大羅,便是混元巨頭都算不上刀。

不詢問清楚,後果可能超乎想象。

“這一點,你們不需要知道。”

羅睺淡淡一笑,弒神槍一震間化作兩道魔霧沒入雄霸兩人身體之中:

“你們只需要知道,出手的,不止是你們二人便可以了。”

“.......是。”

微微沉寂之後,雄霸兩人齊齊低頭,一切的不甘深藏。

........

無盡無限混沌海之中,戰火蔓延無垠,入目之所及,似乎處處戰火燃燒。

一處處時空,一方方大界,不計其數的神魔乃至於先天神魔,全都被拖入了這一場戰爭的泥沼之中,不得不出手。

譁啦啦~

雄霸與劉瑞行走於沸騰激盪的混沌海之中,看着那無盡的戰火,本就難看的臉色越發的凝重。

“那武祖麾下強者不少,加之其似乎早已聯絡了主神殿的諸多敵手,是以一出手便佔據了上風,每一顆都有無數的大界淪陷......”

雄霸眸光沉凝,低聲道:

“我們此時只有兩個辦法,一則,是按照那位魔祖的算計,我們需要出手幫助那武祖,讓其佔據上風,然後出手。”

“二,則是尋到那武祖入侵的最初源頭,以弒神槍發揮出決死一擊!”

雄霸心神凝重。

因羅睺之故,他們不得不直面心中最大的恐懼,顧少傷。

但縱使是要面對那顧少傷,也有許多考量在其中。

至少,不能直面其鋒芒。

否則,縱使弒神槍足以讓源徹底佔據上風,他們也必然逃不過那武祖臨死之反擊。

“那武祖入侵的源頭?”

劉瑞冷笑搖頭。

這些年裏,他也不止一次的尋覓那武祖入侵主神殿的前後。

這一場戰鬥的開始,便是恆沙大界,無數時空同時的入侵。

尋最初源頭,談何容易。

“你認爲,一個敢於衝擊主神殿的無上巨擘,那麼好對付?”

劉瑞眸光冷漠無比:

“我們只有一條路,那便是在最後關頭擲出弒神槍!到那時,縱然可能要面臨那位的反擊,但是,那一剎那,但凡不願讓其獲勝者,也必然會出手。”

“這,是我等的唯一生機之所在了.......”

尋最初源頭?

不談主神殿下轄的無量量宇宙之中,沒有任何人知曉那武祖的入侵源頭世界,便是知曉了,戰鬥未曾到了最爲激烈的時候,他們擅自出手,也只有一條死路!

那魔祖看似給出兩條路,實則,他們只有一條路!

“那劉兄的意思是.......”

雄霸面色有些猶豫,欲言又止。

劉瑞沒有說話,淡淡的看了一眼雄霸:

“做你原本做過的事情......正所謂,死道友不死貧道!”

“.........”

雄霸面色鐵青,眸光中泛起一絲危險的光芒,聲音起伏,帶着不善:

“劉瑞,你夠了啊!”

他做過的事情,不就是騙同道前去送死,但,正所謂,有心爲善雖善不賞,無心爲惡雖惡不罰。

他無心之失,憑什麼就該被掛在恥辱柱上?

他難道是故意的嗎?

想他與華天都相交莫逆,好友隕落,他也很心痛的!

劉瑞冷冷的看了一眼雄霸,自遇到這雄霸開始,他似乎就沒有遇到過一件好事。

霎時間,兩人之間的氣息頓時變得沉重,壓得四周混沌海都不起風波。

許久之後,劉瑞轉過眸光,起伏的胸膛平復下來:

“此次,由你與我一起來......勸諸位同道罷手。”

“如此.......”

雄霸冷哼一聲,袖袍一抖,踏步邁入混沌之中:

“就這樣吧。”

........

轟!

轟隆隆!

一處大千界之中,星海搖曳,羣星隕落如雨,無垠大陸之上,地裂天崩,山川斷裂,大海蒸發,數之不盡的生靈奔逃哀嚎,絕望無比。

一派末日降臨之景象。

咔嚓!

某一刻,虛空陡然一震,登時一層層漣漪擴散開來,密密麻麻的痕跡遍佈穹天。

這一刻,無垠穹天都好似一面即將破碎的鏡子一般,讓人觸目驚心。

呼~~~

颶風狂飆間,一面古樸斑駁,盡是鐵血戰意交織的大旗陡然浮現於穹天之上,倏忽之間,覆蓋穹天之上,抹去了穹天之上無窮無盡的破碎裂縫。

“這些魔崽子,退走都不忘留下後手,想讓本大爺揹負毀天滅地的因果!”

一聲充滿晦氣的叫罵聲中,肩扛古樸戰旗的九黎踏步走入此界。

“這些混賬東西!”

看着破碎斑駁的土地,漫天隕落的星斗,處處坍塌的虛空,九黎臉色頗爲不好看。

嗡~

九黎正自要修補天地,突然心頭一動,掏出了萬界通識符。

一道白光閃過,一株青蓮映徹在萬界通識符之上。

“九黎,是否發現主神殿的穿梭者,輪迴者?”

萬青平靜的聲音傳出。

“一連走了一千多方大宇宙,未曾發現這些混賬東西的痕跡,倒是留下一個個頻臨破碎的天地,想要坑害本大爺!”

九黎臉色頗爲不好看。

雖然一路上沒有碰到敵人,但對他來說,修補這一個個破碎的天地,可比遇到敵人還要來的煩躁。

偏生還不好不管。

“果然有古怪.......”

萬青帶着一絲思量的聲音迴盪在九黎的耳畔:

“聖皇,辰戰兄,敗天兄,辰南,等人也都沒有遭遇反抗,姬道友所率領的衆人似乎也沒有碰到阻礙,姜太虛,東方太一所在也沒有碰到敵人.......主神殿的反抗者,似乎都退走了?”

“是不是眼見不敵,全都逃走了?”

九黎皺了皺眉,他也早就發現不對了。

主神殿固然是個鬆垮的組織,但是也不可能尚未戰鬥過半就全都逃走了吧?

如果只有這點實力,主神殿憑什麼屹立諸天萬萬劫,稱霸無盡混沌海,與那大道之下,諸神的名義掌控者,至高天庭其名?

“其中或有蹊蹺,不過我等腳步不能停止,只能自己小心了.......”

萬青思量了剎那,道:

“若有不對,立即聯繫幾位大帝。”

“囉嗦!”

九黎收起萬界通識符,看着破碎的天地,微微自語:

“這些混賬退走之前的準備太充裕了......”

........

“大天尊到底強過西王母一線,猶有餘力逼迫仙秦,迫使祖龍突破人道大限.......大道果然在拔高,大天尊此時隱隱有超出無極的意思了.......”

“那輪迴道主雖強於時空之主,可惜短時間也難以擺脫困境.......時空之主此次倒是鐵了心的要助那武祖了,其中緣由倒是讓吾頗爲好奇.......還有那系統之主,其在何方?”

“兆億無量界易主,主神殿節節敗退.......那武祖,莫非真能勝的過源?!”

無盡無限多元宇宙海中,一道道強橫的讓無窮多元宇宙都爲之黯淡的意志橫貫十方,皆是注視着那混沌還之中的諸多大戰。

在他們的眸光之中,那主神殿統轄,遍佈無垠混沌海各處的大千宇宙,越發的明亮了。

那無數道金色星光也似的大千宇宙之光,漸漸的勾勒出一尊偉岸神人的眸子。

轟隆隆!

不知多久之後,那神人陡然睜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