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1章 羅睺(四千字)

.........

西遊大宇宙,西牛賀洲,積雷山。

“青山,你可要幫俺老牛一把啊!那天殺的買了老爺的九轉金丹就消失無蹤,你不幫我,麻煩可就大了。”

魁梧昂藏的青牛彎着腰一臉討好的看着橫臥在山巔的李青山,絲毫不復西遊第一滾刀肉的姿態。

“牛哥啊,我怎麼幫得到你?”

李青山看着環繞積雷山的無盡雲海,滿臉無奈:

“五哥不願幫忙,我也沒辦法啊。”

李青山心中嘆氣。

青牛爲人一向驕橫,三界之中有名有姓的哪個沒受過他的氣?

那靈山世尊未曾被鎮壓之前,可也是一聽他的名字就頭疼,遑論其他人。

青牛下界尋通風大聖獼猴王的事情,獼猴王自然不可能不知曉,不見他,當然是不想幫忙了。

“青山你幫我找找獼猴王,只要他幫忙,老牛我萬萬不讓他白乾!”

青牛偌大的身子都捲縮起來,粗獷的牛臉都扭曲了。

呼~

李青山翻身坐起,看着青牛,嘆了口氣:

“牛哥你便不想想,這樣的事情發生了,道祖他老人家能不知曉?沒有打殺了你,可能便是原諒了你了吧。”

太清道人何許人?

莫說西遊大宇宙,便是萬界諸天,古往今來萬萬劫,能夠瞞過他的事情都寥寥無幾。

若是他不願意,莫說青牛,便是換做任何一尊混元前去盜丹,都要八卦爐裏走一遭。

青牛賣丹,怕不是就是他默許的。

“........對啊!俺怎麼忘了這一點.......”

青牛還是一愣,隨即恍然大悟:“老爺無所不知無所不曉,此事想來早已知曉了!這麼說明,老爺沒有怪俺?”

李青山搖搖頭,心裏嘀咕一聲:“那我就不知道了.......總歸是自家坐騎,難不成還能打殺了不成?”

嗡~

就在這時,李青山身軀一震,只覺虛空都猛然間一亮!

李青山豁然起身,只見積雷山下無邊雲海爲之沸騰激盪起來,雲卷雲舒之間,好似有無窮風暴在醞釀:

“天地之間的靈氣.......全都沸騰起來了?”

李青山眸光一凝。

只覺感知極限之內,無垠天地,星海之中,那無所不在,構成西遊大宇宙靈氣,全都活躍到一個不可思議的程度。

就好似無窮靈氣都好似成爲了一個個有靈智的生靈!

而西遊大宇宙本身,便是一氣而化,氣,便是西遊大宇宙的存世根基。

靈氣的陡然暴動,便發生了一幕幕無比驚悚的場景!

草木化形,星辰睜眼,虛空分裂........

一時間,西遊大宇宙上至三十三重天,下至十八重幽冥地獄之中,全都爲之沸騰起來,組成一切有情無情衆生的靈氣本源全都被撼動了!

“乖乖.......”

看着積雷山下,一隻陡然如沙雕一般潰散開來的靈獸,青牛倒吸一口涼氣:

“炁道暴動?這是誰人惹了那位娘娘動了真火?!”

“那位娘娘?”

感受着體內靈氣的暴動,李青山面色也是一變,這異動竟然能夠影響大羅?

轟隆!

青牛尚未回答,面色便是一變,與李青山一同跳上穹天之中。

而在他們的眼神之中,高達十萬裏的積雷山,就無聲無息的化作了齏粉,與其一同化作齏粉的,還有那滿山靈獸妖獸!

反而是一些不通修行的野獸,驚恐嚎叫着奔逃。

而入目之所及,這一切同時發生在整個西牛賀洲,乃至於整個西遊大宇宙!

“先天一炁的沸騰,當然是西昆侖那位娘娘了.......”

穹天之上,青牛一臉凝重:

“那位娘娘掌炁道祖根,乃是真正的仙中之王,其一念間可撼動萬界諸天一切靈氣,一念可貶斥諸仙,是以,才有凡俗成仙,先拜娘娘,後拜大天尊之說!”

“先拜娘娘.......”

李青山心中也是震動。

嗡嗡嗡~~~

就在這時,穹天之上,一道覆蓋四方十極,一切萬有的太極圖緩緩飄蕩而下,微微轉動之間,浩瀚天地間瞬間爲之漆黑一片,天地間一切氣自極度活躍變成了絕對的寂靜!

“非玄都阻娘娘出手,還望娘娘勿怪.......”

一道平和的聲音迴盪之間,一尊着道袍,手持拂塵的青年道士緩緩踏出虛空,向着西北崑崙山微微躬身。

“糟了,小老爺!”

青牛面色頓時大變,一抖身子,就要遁入虛無之中。

青牛速度不可謂不快,但是有人比他更快。

一隻圓潤晶瑩,似乎還帶着一絲嬰兒肥的手掌緩緩探出,在李青山的注視之下,不急不緩的捏住了已然遁入虛無之中的青牛牛角,將其提在了半空中:

“牛兒,莫要鬧了!”

“小老爺,你來了啊!”

青牛憨憨一笑,任由自己丈許的雄壯身軀被不過七尺高低的單薄道人提在半空之中。

“李青山見過法師。”

看着神情平和,氣息古樸的青年道人,李青山不敢大意,抱拳行禮。

自太易之後,三清道祖成爲無上巨擘至今,三教所有弟子之中,修爲最高的自然是南極長生大帝,但是最爲神祕的自然是玄都大法師。

作爲太清道祖唯一弟子,玄都大法師從不與任何人爭,但卻也無人敢與其爭。

“太易之後,老師一氣化生太清界,倒是受到娘娘的影響最大。”

玄都大法師沒有理會青牛,只是平靜的看了一眼李青山,道:

“這牛兒打擾道友清修,玄都在此賠禮。”

“牛哥與我相交莫逆,談何得罪?”

李青山摸摸鼻子,問道:

“敢問法師,何以有此大變?”

“炁道起波瀾,自然是娘娘心生波瀾。”

玄都大法師微微擡頭,眸光眺望無垠,似是看到了無盡混沌之外,時空至高處:

“大天尊真是可怖可畏.......”

“大天尊?”

李青山心頭一動:西王母竟然與大天尊起了衝突?

他還想再問,卻只覺天地轟然一震,那覆蓋十方四極的太極圖都爲之泛起漣漪。

擡眼看去,只見無垠黑暗之中,一枚大不可量的銅鐘緩緩升騰而起。

那紫光於太極圖外,無垠混沌之中揮灑十方,映徹出無垠混沌繚繞之中,一方古樸蒼涼的道臺。

“那又是誰?”

李青山微微凝神。

那一方道臺之上,無盡混沌繚繞之間,一尋偉岸昂藏的存在盤膝而坐,氣息沉凝而霸烈,宛如九天仙王臨凡,萬古天帝下界。

“他是來找我的。”

玄都大法師平靜的眸光中泛起一絲漣漪,放下青牛,道:

“牛兒,你且主持太極圖,不能擅自離開。”

“小老爺,那是誰?來找你麻煩的嗎?”

青牛一摸牛角,將金剛圈扯了下來,遞了過去。

“你以爲就你我有法寶嗎?”

玄都大法師笑了笑,踏步走入昏暗的虛無之中:

“道判混元,曾見太極生兩儀.......”

.......

譁啦啦~~~

無盡無限混沌海上處處波濤,一道道無窮可怖的氣息的擴散間,掀起一道道席捲兆億無量大世界的波瀾。

這一刻,無論身在何方大界,何處時空之中的先天神魔都感受到了震怖。

無限混沌海,似乎成爲了一個讓他們都爲之恐懼的巨大漩渦。

“源,武祖,大天尊,西王母,時空之主,輪迴道主........”

在混沌海中隨波逐流的神聖山脈之上,雄霸心神緊繃,戰戰兢兢。

這不是他的心境不足,而是此刻盪漾在無盡混沌海之上的一道道氣息全都強橫的超乎他的想象,時時刻刻讓他感受到無可形容的危機。

那些存在交手的餘波,都不是他可以抵擋的住的。

“主神殿此次麻煩可是大了.......”

看着無窮遙遠的混沌之外,那無可量計的宇宙之光勾勒而出的偉岸巨人,雄霸心中驚懼不已。

唯有對主神殿瞭解頗多的他們才知曉,這一幕是何等的可怖。

那尊武祖,簡直強橫到不可思議的地步。

【最高等級任務發佈!】

【最高等級任務發佈!】

【尊敬的諸天穿梭者閣下,您是否接取任務?】

這時,一道道猩紅之光再度閃爍而出,排列出無數條訊息,無數任務。

卻是針對此時受到衝擊的所有宇宙而發佈的任務。

“......都說了老子不接!”

雄霸低吼一聲,將眼前的白光拍滅!

他們與輪迴者不同,他們從屬於主神殿,但是否接取任務,卻只在於他們自身,除非如棄天帝一般,因爲重創欠下鉅債。

當然,一般情況之下,便是諸天輪迴者,也不會排斥主神殿給予的任務。

但是眼前不一樣,此時的主神殿已然是一個極度危險的漩渦,踏入進去,還不如讓他自殺來的爽快。

至少自殺還有歷劫歸來的可能,那武祖能夠將源逼迫到這般地步,誰知道落在他手裏是什麼下場。

“看來不能不接了......”

這時,山巔的一處宮闕之中,一襲皇袍的劉瑞推開石門,踏步而出。

他曾與雄霸一同被顧少傷鎮壓在神漢天牢之中,成爲神漢壓榨的無限動力源頭。

李寒沙踏入神漢一遭,將他們都救了回來。

不過,不同於雄霸,他因爲幾次暴動,被壓榨打壓的更狠,直到此時才恢復元氣。

“劉兄,你的意思是?”

雄霸微微皺眉:

“此時主神殿已經成爲衆矢之的,便是你我不涉足那武祖與源的碰撞之中,也有隕落的可能。”

“呵呵!你以爲,主神殿沒有可以鉗制你我的手段嗎?”

劉瑞冷笑一聲,道:

“你我加入主神殿可都曾交予一絲本源!若主神殿真個敗了,你抵擋的住源的咒殺?”

雄霸的面色頓時陰沉下去。

主神殿固然對於諸天穿梭者,尤其是大羅之數極爲寬容,但又怎麼可能沒有一絲鉗制手段?

“這也沒什麼!你我依靠主神殿成長,進而突破大羅,行走諸天,又豈是不出手便可以擺脫的。”

劉瑞面色恢復平靜,冷冽眸光之中帶着一絲堅定:

“若主神殿真個倒了,混沌海雖然大,卻也未必有你我容身之地!除非,你放棄一切,隱遁於小界之中。”

“劉兄所言,確實有理!”

雄霸心思轉動,終於還是沉下心來:

“那武祖與源之碰撞,同時發生在主神殿統轄的無量量宇宙之中,二人的意志便如那無數宇宙的天道,主神殿頒佈的任務,主神殿的任務,便是要你我插手其中,破壞那武祖所奪取的宇宙........”

“而那武祖麾下,以及一些曾經拋棄自家宇宙遁逃的鼠輩,此時便自發的衝擊源意志統轄的宇宙,助那武祖鎮壓源........”

說着,雄霸站起身來:

“僅你我二人,加入其中,只是杯水車薪,若要動手,卻是要聯絡其他道友.......”

“聯絡其他道友?”

劉瑞冷冷的看了一眼雄霸:

“你且試試看,現在可還有一位道友會理會你?”

“........”

雄霸臉一黑。

曾幾何時,他還是長袖善舞的雄幫主,直到後來遇到那個混賬因果道人,現在的他,臭名昭著,斷沒有人會聽他的了。

尤其是劉瑞,李沉舟,關七等被神漢壓榨的幾乎斷氣的幾尊大羅,更是恨不得殺了他!

即便解釋清楚自己也受到矇騙,也沒有幾個給他好臉色。

“那你說怎麼辦?”

雄霸咬牙。

“由我去聯繫.......”

劉瑞深吸一口氣,壓下心頭的怒火:

“若不齊心合力,主神殿倒下之後,你我統統要成爲過街老鼠!”

“主神殿統轄的大千宇宙何其之多?便是兆億分之一,對於大羅一個大的不可形容的數字,兩位想法是好的,但是還是太慢了......”

就在劉瑞準備聯絡其他諸天穿梭者之時,一道帶着三分邪異的笑聲緩緩響起,飄蕩在神山之巔,迴盪在兩人的耳畔。

“誰?!出來!”

“那位道友,與我等開這個玩笑?”

雄霸與劉瑞齊齊變色。

以他兩人的修爲,能潛入到他們身前而不被發現的存在,必然不會是大羅了!

“本座一直在,談何出來?”

一聲輕笑聲中,兩隻手掌,分別自虛空之中探出,輕輕拍了拍雄霸二人的肩頭。

“你是.......”

雄霸與劉瑞皆是擡頭,便看到了兩人背後,那一位含笑而立的紅衣道人,面色僵硬無比:

“魔,魔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