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0章 無極絕巔,混元魁首(四千字第二更)

砰!

混沌海激盪之中,劉秀駐足不前,眺望遠方,只見一方無限界燃燒炙熱,向着十方維度無量量時空宣泄着璀璨神光。

那無窮亦無盡的鐵血之氣充斥無垠,於那一方無限界之上化作一面不知多麼巨大的黑龍旗獵獵而動。

黑龍旗下,如兆億天河一般滾滾而動的人道龍氣怒嚎着組成一道無窮大的黑龍。

環繞在一尊着帝皇冠冕,氣息強橫的無上帝者平舉的帝劍之上。

而在那沸騰激盪的無垠混沌海上空,隱隱可見一隻無窮法理道蘊交織的手掌自無窮時空至高處垂下!

那隻手散發着溫潤瑩白之色,完美到世間一切詞語都不足以形容萬一。

但這樣一隻完美的手掌,其垂下的剎那,卻爆發出讓劉秀都爲之驚悚的偉岸力量!

其之巨大,更是遠遠超出任何人的想象!

混元洪荒界已然大不可量,足以承載兆億無量多元宇宙,但那手掌,卻似不遜色於那一方混元洪荒界!

其只是垂落之剎那,以那一方無限界爲中心,京兆億光年之內的一切時空已然徹底的坍塌破碎,被那一隻手掌無可形容的質量壓得破碎成肉眼不可見的虛無!

入目所及的一切混沌海,便好似大日中心的水滴一般徹底氣化消失,無垠混沌海竟好似一個泄氣的氣球一般,向着那一隻手掌所在,發生了剎那數十個數量級的坍塌!

恐怖!

無盡恐怖!

縱使遙隔千萬大宇宙的遙遠距離,劉秀所在的混沌海都好似被烈日灼燒一般的雪花,開始消融,無可量計的大宇宙更是於瞬息間被拋飛的無影無蹤!

“祂,祂出手了!!”

“是祂,真的是祂出手了!”

“速走,速走.....逃,逃,逃啊!”

無垠混沌海各處,看到這一無限恐怖場景着,無論初登先天神魔,還是大羅絕巔,全都驚悚萬分,揹負起自己所在的宇宙遁逃。

即便他們心中都知曉,若出手的真是那位,他們根本逃無可逃!

這樣的力量,足以讓任何混元難以望其項背,駭然。

遑論大羅?

好在,那一隻手掌的目標並不是他們,這造成的一切毀滅,不過是那一隻手掌的質量大的超越混沌的範疇而已。

“真是好生熱鬧啊,連祂都出手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一戰未歇一戰又起,誰人能引得祂出手?”

“嘿嘿,可惜了那位祖龍,功蓋三皇,德高五帝?只怕一世而亡,剎那光華.......”

無垠混沌海各處,感受到這一道無窮偉岸的氣息,一道道意志升騰而起,看向混元洪荒界。

“這樣可怖,這樣可怖......”

劉秀胸膛幾度起伏,忍不住長長嘆了口氣:

“不愧是諸天之帝,仙真之皇,聖尊之主,掌萬天升降之權,司羣品生成之機.......大道之下,無極之首,玄穹高上帝,玉皇大天尊!”

這樣的力量,足以讓任何人爲之絕望。

縱使此時的劉秀,都根本無法靠近一絲一毫,甚至,若是這一隻手掌針對的不是混元洪荒界,此時已然足以將此方混沌海,全都掐滅了!

遙隔無垠混沌海的諸多大羅已然望風而逃,首當其衝的混元洪荒界,又該是承受着何等可怖的壓力?

“師兄......”

劉秀心中嘆息,此時這一幕,雖只是剛剛看到,但那一戰只怕已經快要結束了。

“不必絕望,祖龍當還有一線生機.......”

劉秀嘆息之間,一道無形的波動自其身後緩緩盪漾開來:

“那大天尊雖是無極絕巔,混元魁首,欲要斬人道祖龍,也不是那般容易.......”

“嗯?!”

劉秀感知到來人的氣息,不由的眉頭一跳:“淨化之主?”

“比之淨化,吾更喜系統這個名號。”

系統之主不急不緩的踏出混沌,電子合成一般的音迴盪在混沌海中。

隨着其踏步而出,四周沸騰的混沌海便自平息下去。

“系統.......”

劉秀嘴角一抽。

他成道雖然算不得久,但也知曉這位是什麼級數的人物,比起其境界,其名聲便更爲煊赫了。

在萬界通識符的流傳之前,便能響徹諸天萬界的名頭,豈能小看。

“敢問道友所言,一線生機何在?”

不過,微微一驚之後,劉秀還是開口詢問。

這系統之主雖然惡名遠播,但到底是無極巨擘,或許能助仙秦一臂之力?

“不必看吾,吾雖於你老師有約定,卻也不會因此阻擋那大天尊.......”

系統之主虛無不定的身形微微一動,聲音有了起伏:

“吾若出手,救得那祖龍,自己卻走不了了.......”

系統之主眺望無垠時空至高處,隱隱可以看到那一方綿延無盡的殿堂之中,與一尊女仙遙隔無盡混沌而對的中年人,心中搖頭。

無極絕巔,混沌魁首的名頭,可不是別人送給祂的。

他自忖以淨化之光可退其一剎,但一剎之後,他也只有遁逃,還未必逃得走。

再說,連那位唯一與大天尊交手不敗的諸天第一女仙都未出手,他自然也不可能出手。

“那一線生機何在?”

劉秀遙望而去,只見無窮人道交織而成的黑龍怒嚎,一面獵獵黑龍旗下於無盡神光之中迎擊而上人道帝劍,不由的心急。

他很難想象,若無外人插手,仙秦何以能渡過此劫。

“你看不到,祂在培養對手,逼那祖龍進步.......”

系統之主聲音中帶着一絲少見的凝重:

“祂在逼那仙秦始皇徹底融合三皇果位,真正成爲人道祖龍.......”

系統之主眸光凝重。

唯有他可以感受到,那一隻手掌之中的力量含而不發,只是徐徐壓迫而下,而不是以雷霆之勢一舉掃滅仙秦。

爲的就是,讓仙秦徹底觸動萬界人道龍氣,逼那三皇果位加身的祖龍,成爲真正的人道源頭。

那,也是仙秦唯一的生機之所在。

“真正的人道祖龍.......”

劉秀喃喃自語。

他早已知曉,萬界諸天,人道源頭便是媧皇,然而媧皇超脫之後,人道源頭便落在天皇伏羲氏之手。

只是伏羲氏不足以承載媧皇之道,分而化之,故而有地皇神農,人皇軒轅氏接連崛起。

太易之後,三皇以人道之勢,曾幾何時甚至比天庭的威勢還要隆重的多。

也正是因三皇果位加持一身,仙秦方纔能夠以遠遠超越神漢的速度崛起。

只是,欲要將三皇果位容納歸一,真正成爲人道源頭。

伏羲氏,神農氏,軒轅氏這三位人族之祖都不曾做到的事情,始皇帝又如何能做到?

“你以爲,爲何那大天尊任由早已臣服於祂的洪荒祖龍被殺也不出手?爲的,便是等待這一刻.......”

系統之主說到此處,微微一頓:

“非如此,何人能爲其降劫?”

系統之主眸光中似有一縷神聖之火燃燒。

他知曉這意味着什麼。

這意味這那位大天尊,早已走到了絕巔之上的最後半步。

祂要超脫!

這意味着,西王母一人,已然不足以給予祂足夠的壓力了!

“可是師兄.......”

劉秀垂下眸光:

“人道果位,除卻三皇......還有五帝啊.......”

太易之後萬萬劫,除卻三皇,人族尚有五帝.......

欲要人道合一,不止是需要三皇果位,還需要五帝果位......

而五帝,自三皇消失之後,也一同消失在萬界諸天之中了,五帝果位,誰也不知在何處。

而且,縱使三皇五帝果位都在,又是不是可以融合?

........

無垠混沌至高處,皇極凌霄殿之中。

太白金星戰戰兢兢的看着着常服,正自餵魚的中年人:

“陛下,您如此明目張膽出手,那位,只怕會知道吧......”

太白金星心神顫慄,隱隱能感知到無垠混沌之中,那一道清冷的眸光正自注視着皇極凌霄殿,似乎在等一個交代。

浩浩天庭之中,無數仙神此時全都面如土色,顯然知曉這兩位真要大打出手,他們連炮灰都算不上。

啪嗒~

中年人丟下手中的餌食,任由兩條小龍追逐,擡頭看向凌霄殿外,混沌深處,那一輪皎皎明月之下,那清冷宮殿之中高踞寶座的女仙,微微一笑:

“娘娘可要講道理,出手的是張百忍,和我玉皇可沒有什麼關係。”

“很好,很好......”

混沌之中,已然堵了天庭門戶不知多久的明月之下,清冷宮闕之中,西王母手託下巴,眸光冷凝至極:

“既如此,瑤池金母出手,與我西王母,也是沒多大干係了.......”

她雖不怎麼在意顧少傷的幾位徒兒,但到底有幾分香火情在。

若顧少傷在,她當然懶得出手,但他此時分身乏術,自己坐視,也是說不過去了。

“嗯?”

皇極凌霄殿中,中年人本笑意盈盈的看着明月,此時卻面色一沉:

“娘娘以大欺小,好不要臉!”

“啊?”

太白金星一個哆嗦,順着感應看去。

只見,一道銀色神光劃開無垠混沌海,以超越世間極限的速度迸向無窮混沌之下,一處大千世界而去。

那方大千界,名爲清源界,其內有一座廟,名爲二郎廟,其主人卻正是二郎顯聖真君楊戩。

叮鈴鈴~

哪吒閒極無聊,轉動着乾坤圈:

“二哥,此時外界好不熱鬧,你不與我出去耍耍?那鯤鵬祖師之前也未必勝的過你,此時可都成聖了耶!”

最初時空一行至今已經過去無數年了,哪吒早已在二郎廟待得不耐煩了。

要知曉,這年頭正是那被武祖打殺的混元尚未歷劫歸來之時,可謂是成道的最好時機。

雖然那些隕落的混元也多半有後手留下阻攔其他人證己道,但哪吒自忖,以楊戩的手段,成道是綽綽有餘了。

“妖師成道於太易之年,萬萬劫修持,底蘊深厚,成聖也沒有什麼好奇怪。”

楊戩正自擦拭着三尖兩刃刀,聞言,也不擡頭,淡淡說道:

“個人有個人的緣法,強求不得......”

“不好?!”

一句話尚未說完,楊戩只覺心頭一寒,莫大的危機充盈心頭。

只來得及大叫一聲,提起哪吒便遁破大千,跨越萬億光年之外的混沌海之中。

“二哥!”

哪吒尚未回過神來。

“楊戩何處得罪了娘娘,讓娘娘發此雷霆之怒?”

楊戩三尖兩刃刀橫起在身前,面色凝重的看着那一道劃破無垠混沌海的銀光,心中暗暗叫苦。

那一道銀光所過,時空長河爲之斷流,兆億宇宙似水滴般拋飛無垠虛空,氣勢宏大的不可思議。

縱使他速度再快上千萬倍,也絕跡是逃不過的。

“娘娘?”

哪吒猛然回過神來,看着那一道銀光,大叫一聲面無土色:

“二哥,你怎惹了這位娘娘?!”

“姓張的,你既先不要麪皮以大欺小,我便宰了你外甥!”

一道清冷之音震動浩瀚混沌:

“楊戩,要怪,就怪那姓張的吧!”

“.......娘娘!”

楊戩面色難看,手心濡溼,心頭更是一片冰冷:舅舅啊,你這次可坑死我了.......

這怎麼擋的住?

楊戩心中嘆息,一把推開哪吒,踏步兆億光年之外,三尖兩刃刀橫起:

“娘娘既要楊戩的命,楊戩自當奉上,只盼娘娘放過哪吒.......”

轟隆!

遙隔無盡混沌,楊戩只覺一股無可形容的力量橫擊而來!

只是一剎,三尖兩刃刀便寸寸崩裂,他的身軀都瞬間爲之模糊,好似要被自混沌之中生生抹去!

“二哥!”

哪吒只來得及大叫一聲,整個人便拋飛的無影無蹤,不知撞碎了幾多混沌!

轟!

混沌至高,時空至極,皇極凌霄殿中,中年人輕哼一聲:

“娘娘既然等不及了,便出手吧!”

“噗!”

混沌中神血橫流千億裏,幾乎被隔空碾死的楊戩吐血連連,卻鬆了口氣,遁入混沌之中。

皎皎明月下,清冷宮殿中,女仙下巴輕擡,眸光幽冷:

“雖還不是時間.......”

轟隆隆!

一聲好似萬千大界齊齊爆碎一般的巨響迴盪在無盡無限時空長河之上,激盪起無邊時空古史爲之翻飛。

宮闕之中,女仙探手而出,遙隔浩瀚混沌,一巴掌將南天門連同鎮守南天門的神將,拍的粉碎:

“但我,也等的夠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