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9章 煌煌大秦,只剎那光華........(四千字第一更)

祖龍死?!

劉玄德手一哆嗦,竟是沒有捏住掌間的錦布,任由那赤金敕令飄飄蕩蕩的落在地上。

祖龍是誰?

在仙秦崛起之前,自然是洪荒祖龍。

但在仙秦始皇屠龍之後,萬界諸天之中,能稱祖龍者,便唯有那位仙秦始皇帝了。

人道祖龍,嬴政。

“此劫祖龍死?!”

“怎麼可能?!誰能殺他?!”

“這是何處來的消息?”

不止是劉玄德,馬孟起等人也全都面色劇變。

唯有真正與仙秦交過手的他們才知曉仙秦是何其之恐怖。

那位祖龍揹負人道氣運,自比功蓋三皇,德高五帝,乃是諸天萬界之中最爲頂尖的巨頭,即便是同爲無極之境界的其他幾尊巨頭都對其心懷忌憚。

誰人能殺他?

這時,一襲藍衫的張良走出人羣,撿起那一道赤金敕令,打量兩眼之後看向劉秀:

“議長!這敕令的主人爲何要告知我等此事?.......”

“我或許知曉來自何處......”

劉秀擡眉看向無垠混沌之外,眸光之中漸漸有一方無窮巨大的無限界浮現而出:

“或許,這就是人皇的劫數吧.......”

劉秀心有嘆息,但也只是嘆息罷了。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欲要集三皇五帝爲一體,必有劫數。

“人皇的劫數.......”

張良若有所思的點點頭。

事實上,萬界諸天之中,巨擘雖多,真正能夠壓過祖龍,而又有出手理由的,只有寥寥幾人而已。

出手的是誰,他心中也隱隱有數了。

只不過,他還猜不透那敕令主人,爲何要告訴他們此事?

警告?

還是........

“接下來的日子,你等坐鎮神庭,萬事以子房爲首。”

看了一眼,劉秀垂下眸光,淡淡吩咐一聲。

“議長,你是要......”

“不可啊議長,若祖龍果真將死,你去未必不會有風險......”

“祖龍死,正是我等殺回混元洪荒界之時,您何必......”

劉秀話音未落,一衆人便全都出聲反對起來。

唯有張良躬身俯首:

“諾!”

“你們不懂.......”

劉秀眸光微微一掃,壓滅了衆人的議論,一步踏出,遁破大千,步入無垠混沌之中:

“師兄.......”

.......

混元洪荒界。

自祖巫紀元隱退,仙道九天遷移,蒼之神魔紀元破滅,九重魔淵遁走之後,仙秦一舉霸佔了混元洪荒界無量量宇宙大千。

實力空前膨脹,仙秦兵戈在此時達到了頂峯。

一時間,人道氣運滾滾而來,咸陽城越發威嚴神聖,氣勢宏大至極。

一統混元洪荒界之後,萬千宇宙,恆沙時空係數被仙秦帝國所打通,統一法度,統一氣運。

是以咸陽城外,來往行人絡繹不絕。

而無論來自何方世界,但凡感受到那屹立時空至極,萬界中心,輝煌煊赫的不可形容的巨城,都不由的心中震撼。

都能感受到仙秦帝國那無上的威勢。

“這就是仙秦帝國都城,祖龍所在之咸陽城啊!”

玄擎天神情凝重,在其身後前來朝聖的隊伍也驚歎敬畏不已。

玄擎天來自原仙道九天統轄的兆億無量宇宙大千之中的,一方名爲玄壇的大世界。

修爲神魔絕巔,只差一步便能登臨先天,成就大羅的絕世天驕。

但此時,感受到咸陽城門之外一隊隊着甲兵士,心中便不由的不寒而慄。

這一隊隊沉默如鐵石一般的甲士,竟然全都是神魔,單一或許遠不是他的對手,但其列隊而行,散逸而出的鐵血之氣讓他都不敢大意。

“神魔級數的修爲,都可以用來守城門嗎?”

玄擎天心神繃緊,動作都有些僵硬。

“呵呵,又是一支前來朝聖的吧?你們來自什麼世界?”

一個行人駐足,好奇的看了一眼玄擎天等人。

他的修爲遠遠不到神魔,但即便是面對玄擎天這般的神魔絕巔存在,也是不卑不亢。

“我等來自玄壇大世界,接到帝國法旨,前來朝聖。”

玄擎天不敢怠慢,拱手說道:

“敢問這位兄臺,仙秦帝國之中,守門的甲士,都是神魔高手嗎?”

“呵呵,玄壇大世界?沒聽說過.......”

那行人嘀咕了一句,笑道:

“你說的不錯,我仙秦帝國的軍隊可不是誰都可以進的,畢竟,任何一位爵位在身者都將會得到一方宇宙作爲封地,以一界奉養一兵,是以加入軍隊的門檻,也就很高很高了.......”

“爵位越高,封地越多,像我仙秦大將軍,封地足有九百九十萬宇宙大千........”

那行人十分之健談,不等玄擎天細問,便洋洋灑灑的說了很多。

仙秦的軍制並不是什麼祕密,他也不在意說給他人聽。

仙秦大軍,最初門檻自然沒有多麼高,但是隨着仙秦軍團征戰恆沙多元宇宙,稱霸混元洪荒界,門檻自然越來越高。

畢竟,仙秦軍團貴精不在多,奉行的是一界養一兵,百界奉一將,千界供一爵。

一方完整的大千世界的資源供給一人之修行,縱使天資並不出衆,成爲神魔的機會也極大。

更遑論,以仙秦選拔之殘酷,能加入軍隊的都是仙秦帝國無量量衆生之中的佼佼者了。

是以,仙秦軍團之中,神魔級數可謂是比比皆是。

“一界養一兵,千萬大界奉養一尊將軍.......”

玄擎天倒吸一口涼氣,以此鑄就的仙秦兵團,簡直恐怖的沒有邊際。

但同時,他心中也隱隱看到了仙秦的隱患。

以界封爵,便意味着,唯有在這個軍功體系中走到高位,才能得到更多領地,資源以奉養自身。

而沒有軍功,縱使你天縱奇才,都不能夠得到封地。

那就將逼得這仙秦軍團乃至仙秦帝國的人極度好戰,也將逼得仙秦帝國走上永無休止的征戰。

“李老三,你特娘的說什麼呢!”

那行人還想說什麼,他的同伴已經破口大罵起來:

“一路奔波三千年,老子累了,趕緊滾過來!”

“來了,來了。”

那行人狼狽的答了一聲,趕忙和同伴匯合。

“神王......這仙秦帝國。”

玄擎天震驚,其身後的一衆人就是驚悚了,一個個頭皮發麻。

“叫我老師......神王這稱號,以後不要再提了,尤其是在咸陽城.........”

玄擎天深深吸了一口氣,踏步走向咸陽城。

轟隆隆!

就在此時,一道好似萬千大界齊齊震爆一般的巨響轟然響徹無垠天地,震動整個混元洪荒界乃至其下恆沙大界,無量多元宇宙,無窮無盡的時空長河。

頃刻之間,咸陽城之上蕩起無窮風暴,層層漣漪滾滾激盪,盪開一層層時空褶皺。

“這是........發生什麼了?”

玄擎天心神一震,擡頭看去,只見無窮時空在此刻爲之紊亂,無窮無盡的混沌之氣宛如兆億道天河一般自無窮時空之外傾瀉而下!

一時間,萬千時空齊齊抖動,天地間似有無盡神魔哀嚎之聲傳出,宛如末劫降臨,寂滅到來!

“大膽妖孽,膽敢作亂!”

“何方妖孽,敢犯我仙秦!”

“給我滾出來!”

“殺!”

混沌肆孽的剎那,咸陽城中無數時空維度之中,陡然迸發出一道道璀璨神聖的光芒。

一道道強橫的人影踏破虛空,揮灑無窮神光,橫擊那無盡混沌傾瀉的源頭而去。

“退下!”

這時,咸陽城上,一聲平靜中蘊含無盡威勢的聲音迴盪開來。

其言一處,天地爲之搖曳,宇宙爲之景從。

話音兀自迴盪在四極十方,那一道道自咸陽城中迸射而出的神通已然徹底消散開來。

“陛下?!”

武安君府邸之中,白起面色微微一變。

他擡頭看去,只見那矗立於無窮維度,無量量時間線之上,好似恆沙大千無窮次元凝聚而成的懸浮天宮之上,一雙比日月還璀璨,比宇宙海深淵。

神聖至極,如道如天的眸子緩緩浮現於重重天幕之後。

“你們不是他的對手.......”

天幕之後,懸浮天宮之中,一襲黑龍袍之下,始皇帝神色平靜,淡淡的開聲:

“這一刻,朕等了許久了。”

“功蓋三皇,德超五帝,也算了不起了.......”

無盡混沌滾滾傾瀉之中,一道威嚴中蘊含着無盡荒涼,深邃的天音響徹大千寰宇。

嗡嗡嗡~~~

無窮帝氣垂流而下,沉重的恆沙大千界都齊齊爲之下陷,好似無法承載。

咸陽城,仙秦帝都,乃至於整個混元洪荒界連同其下的無窮時空宇宙都爲之震動起來,無數人震驚莫名,幾乎以爲天塌了。

這一道聲音垂落之下,萬界爲之搖曳,萬道法理爲其口舌,宏大的不可思議。

咸陽城,仙秦帝都,仙秦紀元,混元洪荒界......無量量時空大千之中,無論身在何處,無論修爲如何,全都心頭一震。

修爲高的,全都神色大變,修爲低下者,一臉茫然,只覺心頭恐懼浮現,忍不住的顫慄,跪倒在地。

一時間,無量量衆生全都不由自主的揚天望去。

只見那無盡混沌流溢間,重重法理道蘊勾勒出一雙無窮深遠的眸子。

那眸子大到無窮,光影流轉間,卻不顯得冷酷,盡是一片溫潤,平和,宛如仁愛一切的天父在注視着的他的子孫。

即便是與咸陽城之上,兆億時空匯聚的天幕之後的始皇帝對視,也似乎沒有任何變化。

懸浮天宮之中,始皇帝神情淡漠,眸光中映徹出一尊無可形容的神聖偉岸身影:

“朕,自然是了不起,又何須你說?”

“可惜......”

穹天之上,混沌至極,一道嘆息聲垂流而下,迴盪在衆生心頭:

“這煌煌大秦,沒了你,到底是曇花一現,只剎那光華.......”

轟!

就在那天音垂流而下的剎那,咸陽城隆隆震動,無窮次元維度在此刻爲之翻覆,一道道奔騰如龍的人道之氣自無窮時空之中咆哮而出。

無窮無盡般倒灌入咸陽城之上,萬界交匯之中心的懸浮天宮之中。

“是不是曇花一現,剎那光華......”

帝座之上,始皇帝緩緩擡眉,面容冷峻而威嚴:

“唯有朕說了,才算!”

轟隆隆!

始皇開口之剎那,懸浮天宮轟然爆碎開來。

整個仙秦帝國爲之地覆天翻,無量量生靈只覺心頭一痛,只見那時空交匯,無窮時間線疊加之處,一尊冠冕加身的無上帝皇立身其上。

昂~~~

滾滾無盡的人道之氣匯聚而成的兆億條人道龍氣奔騰怒吼着,彼此糾纏着,化作一道大不可量的黑龍環繞帝者周身,揚天怒吼。

似在向着那一雙眸子的主人挑釁。

與此同時,一道道或霸氣,或飄逸,或鐵血,或平凡,或冷漠,或冷酷,或柔情,或無情身影在其帝者身後,自無窮維度之中一一浮現,隨即與其重合!

“朕即仙秦!仙秦即朕!”

帝者立足時空交匯之上,素白手掌微微下按,握住腰間始皇劍,漠然而語:

“老秦人,敵又至,當如何?!”

咸陽城,武安君府中,一襲白衣彈劍而起,悠然唱喏:

“唯殺而已!”

砰!

武成侯府中,黃牛嗚咽,拉着盡是歲月斑駁的戰車,以及那駕車而行,好似老農的王翦駛出時空:

“陛下劍鋒所指,老秦人,百死必至!”

“風!大風!!”

咸陽城之中,一道道身影踏空而上,兩兩結隊,三五成行,五五成隊,隊隊成軍,齊齊高呼大風:

“風!大風!!”

“風!大風!!”

無盡鐵血燃燒於無窮大千之中,一處處時空,一方方宇宙之中,無數老秦人甲士齊齊踏出,震動兵戈,高唱無衣:

“赳赳老秦,共赴國難,血不流幹,死不休戰!”

“赳赳老秦......”

“赳赳老秦......”

無衣迴盪,萬界景從,兆億無量量大宇宙之中,無數老秦人怒而起身,齊齊響應。

一時間,混元洪荒界好似徹底燃燒起來。

無垠混沌海之中,更有無窮人道之氣滾滾而至,震盪了浩瀚無盡混沌海,於無盡無限時空長河之上掀起一道道席捲萬千時空的滔滔大浪!

錚~

嬴政拔劍出鞘,森森劍鋒直至穹天至極:

“今,朕誅天!”

“嬴政,你......”

穹天至極,溫潤的眸光中泛起一絲漣漪,似有慍怒閃過:

“當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