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顧少傷!

大燕162年,永安七年秋。幽州金巖府,宜昌郡,大明山腳,顧家莊。

日近寒冬,凌晨的大明山霜滿山林。

“大燕立國160餘年,外有諸敵環繞,內有妖獸流寇爲禍。生此世間唯有武道才是立命之基。”

顧家莊正中的練武場高臺上一個光頭大漢正高喝出聲。

大漢身高八尺虎背熊腰,一道刀疤從左眼眼角撕裂到頜下,說話時刀疤如同蜈蚣般抖動。

高臺下,黃泥壓就的練武場上,數十個最小八九歲,最大十三四歲的孩子排列整齊一動不動目視大漢。

顧少傷站在隊伍中間,看着高臺上的演武教頭顧及眼神發亮。

“顧及從軍20多年大小戰爭參加幾十次都能全身而退,應該可以達到我的目標,我一定要把握住這個機會!”

顧及站在高臺上,看着臺下的孩子們臉上刀疤抖動。

“武道無盡,築基第一!我教你們的這套《虎嘯拳》就是軍中正統練體拳法,大成之日手撕虎豹開碑裂石只是等閒。”

顧及陡然間一個跨步邁下高臺,全身骨骼“咔咔”作響。轉身間,黑色勁裝“呼呼”抖動,一拳擊打在演武場上的舉重青石上!

“轟”

青石離地而起飛出三丈之外“呼啦”裂成一地碎石。

“好厲害”

“那塊青石是500斤重的,居然一下飛出三丈”

“大青石是最堅硬的石頭,居然一下打碎!”

畢竟是一羣少年,練武場上一下炸開鍋。

顧少傷心中震撼“穿越到這個世界十年了,還是覺得這個世界的武道不可思議!我也可以做到,甚至更強!”心中陡然發燙,激動的渾身顫抖。

顧及踱步走上高臺,虎目一掃。

臺下頓時鴉雀無聲。

“武道基礎先煉皮肉筋骨,後煉骨髓內臟,全身無漏無暇者就是武道第一境立命!”

“立命武者能揹負千斤重鼎而奔如駿馬,幽州虎咆軍之中都能領百夫長之職,等閒數百馬賊都能獨自擊斃!名副其實的百人敵!”

一羣少年聽的咂舌不已。

“而我,就是立命境武者,幽州虎咆軍百夫長!”

顧及站在高臺上,顧盼自雄。

“三叔,我們多久才可以修煉到立命境呢!”

隊伍前列一位身穿灰色麻衣的少年開口問道,清秀的臉上滿是渴望。

顧及微微一笑,臉上刀疤蜈蚣般扭動。

“我十歲習武,二十一歲入虎咆軍,直到二十九歲那年才入立命境。”

顧及唏噓道,眼神有些飄忽。

“少澤,以你的資質或許有望二十五歲前晉升立命境。而唯有二十五歲前晉升立命境才有望加入大燕演武堂。”

場下人羣譁然,皆羨慕的看向顧少澤。

大燕演武堂,大燕第一暴力機關!大燕鎮壓天下宗派,威懾諸國的絕世利器!

能加入演武堂的無一不是絕世天才。哪怕只是有希望加入就已經超過大部分人了。

顧少澤畢竟只是少年,臉色微醺,有些飄飄然。

顧及一擺手,下了高臺。

“你們自己習練《虎嘯拳》,有問題來問我。”

人羣散開三三兩兩的遍佈練武場各自打熬力氣習練拳腳,場中少年最短的也都練武半年以上,自然不必顧及一直盯着了。

顧及下了高臺邁步向村中走去,突然聽到有腳步聲向他走來,回首看去。

一個穿着麻布長袖的十歲少年正小步向他走來,少年微黑的臉上浮現一抹希冀的神色。

“少傷,有什麼事嗎?”顧及停下腳步。顧家莊不過一千多口人,都是血親,顧及自然認識顧少傷。

顧少傷擡起頭看着高大如妖獸一般的顧及小心翼翼的開口。

“三叔,你能打我一拳嗎?”顧及是上代族長第三子,村中少年都喊三叔。

“呃!”

顧及愣住。

“你這孩子是不是失心瘋了,就你這小身板,我一拳下去你就成血泥了”顧及無語,立命境界的武者一拳能打死虎豹,一人高的大青石都能打的粉碎!這麼多年都沒聽過這麼無語的要求。

顧少傷一頭冷汗,如果不是那個該死的鏡子我怎麼會提出這麼腦殘的要求。

顧少傷是穿越者,前世而立之年之年一事無成,沒成想被一塊旅遊途中淘來的鏡子帶着劃破星空來到這方世界。

一晃十年過去,鏡子始終不能開啓。

“三叔,我想親自試一下虎嘯拳大成的威力,拜託了!”

到底是是鏡子開啓的念頭佔了上風,顧少傷強忍尷尬,雙腳分開,擺出架子。

“...............”

顧及無語的看着面前十歲的小少年,微黑的小臉上滿是一本正經,好似一個小大人。

“......好了,我沒空陪你玩。你去找顧少澤他們玩去吧。”顧及臉一黑,擺擺手轉身要走。

顧少傷咬牙,如果錯過這個機會諸天投影鏡想開啓最少要等好幾年。

諸天投影鏡,就是帶顧少傷來到這個世界的罪魁禍首。想開啓他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戰鬥!除此之外別無他法,顧少傷試過太多次了,村中小孩子,山裏的野獸都夠不上開啓條件!

顧及慢慢走出練武場。

顧家莊的房屋靠的很緊,一丈多長的鐵木做成籬笆深深的嵌進地下圍住村莊,一般的野獸根本進不來。

村中十字街道上,青石板上,顧及想起顧少傷,不禁搖搖頭。

“顧及!”

顧及心頭一跳,一陣破風聲入耳。

脊骨抖動,如同老虎般一個後撲,一記虎爪向來敵心腹間攻去。顧及已經記不清用這招已經不知掏過幾副心肝出來!

突然,顧及臉上帶着的獰笑猛的一頓,顧及已經看見剛纔那個小少年顧少傷手持一把鐵木刀一臉震驚的樣子!

“不好!”

顧及心中吐血,右手化爪爲掌!勉強收了七分力,避開顧少傷的要害,手掌還是掃在木刀上!戰場上的功夫從來都是有我無敵,你死我活的招數!顧及能做到這點已經是個中高手了。

顧少傷腦袋一炸,渾身汗毛立起!

顧及撲來的身影宛如一頭巨虎,一爪抓來自己的身體宛如猛虎口中的小白兔一樣動彈不得!

“動啊!”

顧少傷心中咆哮!

雙臂勉強擡起,持鐵木削成的木刀擋在身前!

“轟”

“咔嚓”

顧少傷感覺如同被七十邁行駛的大貨車撞到一般!號稱木中鋼鐵的木刀連帶自己的雙臂一起一起折斷!而後自己拋飛出去!

“這次慘了!”

顧少傷在空中大口吐血,雙眼翻白,昏厥過去。

顧及一個跳躍接住半空中的少年。

“還好收了力。”

顧及長出口氣,手掌在顧少傷的手臂,胸口處輕輕推拿。

“咔吧!”

接骨正骨對顧及來說根本沒問題。

.................

“呃”

雙臂及胸腹間傳來一陣陣劇痛,顧少傷呻吟着睜開眼。入眼的是家徒四壁的家和自己老爹的黑臉。

“臭小子,拿着把木刀就敢偷襲立命武者!沒打死你算你運氣好!”

顧少傷躺在牀上聽着老爹顧九黑着臉訓斥自己。

“唉,自你娘在你三歲那年撒手而去,你爹我身體就大不如前了。你是想氣死我啊!”

顧九甩了甩自己不剩多少的頭髮,拖着瘦骨嶙峋的身體來到牀前端起藥碗。

“爹,我錯了。”

顧少傷看着面前如同癆病鬼一樣的男人,兩眼微紅。

就是面前這個男人拖着重病的身體硬生生把自己養大!自己迫切希望打開諸天投影鏡又何嘗不是爲了他。

“爹,我昏迷幾天了?感覺好餓!”顧少傷掙扎着把老父喂到嘴邊藥喝下,被白布包裹的向糉子一樣的身體輕輕傳來的一陣劇痛讓他不禁乾咳幾聲。

“哼!睡了兩天了!如果不是你三叔這次你即使治好也要留下後遺症!”

顧九輕罵一聲,畢竟是心疼兒子,轉身出了屋子。

“你自己躺着不要亂動!”

顧少傷等老爹出了門,迫不及待的閉上眼,精神沉入腦海。

幽暗的意識海正中,一面鏡子如同大日一般散發着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