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發現姦情

“皇后娘娘,李公公差小允子過來,對奴婢說讓您喬裝一番,然後立刻去龍吟殿。”

蕭紫語原本正在書桌前練字,聽到這話,慢慢的擡起頭。

一張傾城絕色的面容慢慢的展露了出來,已經二十六歲的蕭紫語,雖然不如十幾歲的小姑娘那樣鮮豔亮麗,可是那種母儀天下的氣勢,卻足夠震懾所有女人。

蕭紫語看着面前低眉順眼的女子,名字叫做繡心,是自己的陪嫁侍女,她們兩個人已經朝夕相對了十八年,自從八歲,繡心就陪在蕭紫語面前。

“哦,好,你去拿一件你的衣服給本宮換上。”蕭紫語平靜的說道。

蕭紫語雖然心中又很多疑惑,但是卻沒有表現出來,十年的磨練,她早就從當初那個懵懂的小女孩,成爲今天高高在上的皇后娘娘,這其中的艱辛,沒有人能夠瞭解。

蕭紫語換上了繡心的衣服,二人從小一起長大,身量相仿,繡心跟在蕭紫語身邊多年,就連氣韻上,也有一二分的相似,若是不擡頭,竟然沒人能看得出來。

扮作繡心的蕭紫語提着食盒,來到了龍吟殿,也就是大宇朝,當朝天子,皇帝陛下,宇文逸的寢宮。

照理說這個時候,宇文逸應該是在午睡的。

剛到宮門口,侍衛便伸手攔住了蕭紫語,那侍衛是宇文逸的貼身侍衛,自然是認得繡心的。

因爲繡心是皇后娘娘身邊第一得意之人,她們自然不敢怠慢,只是說道,:“繡心姑娘,陛下下令,任何人不得入內。”

蕭紫語並沒有擡頭,到了現在,她若是還看不出這其中有事,那這十年的宮廷生涯,可就真的是白過了。

正在此時,一個奸細的嗓音傳來,:“混帳東西,皇后娘娘身邊的人,也是你們能輕慢的,再說繡心姑娘是來給陛下送皇后娘娘親手煲的湯的,你們難道不知道陛下的習慣嗎?”

說話的人,正是宇文逸身邊的心腹大太監,李靜忠。

那侍衛雖然也是宇文逸的心腹,但是比起這個從小就侍候宇文逸的內監,自然分量差了許多,肯定是不敢說話的。

“李公公說的是,只是陛下那邊的囑咐,還請公公千萬記得啊。”那侍衛討好的說道。

“咱家自然知道。”李靜忠說完,忙笑着對蕭紫語說道,:“繡心姑娘,請進,陛下正在午睡,姑娘跟着咱家來吧。”

那侍衛聽到李靜忠的話,這才算是鬆了一口氣。

只要不讓繡心姑娘知道陛下現在正在做什麼就好。

李靜忠先將蕭紫語帶到了自己休息的房間,關好了房門,突然噗通一聲,跪倒在地,恭敬道,:“老奴給皇后娘娘請安。”

蕭紫語知道李靜忠的眼力好,絕對不是外頭那個侍衛,瞎子一樣。

“你起來吧。”蕭紫語的聲音很溫和,淡淡的,讓人聽着很舒服,但是也不失威嚴。

李靜忠站了起來,面色凝重,壓低聲音說道,:“皇后娘娘,老奴今日斗膽請娘娘過來,是因爲有一件事,老奴實在是不能瞞着娘娘了。”

蕭紫語其實已經有心理準備了,宇文逸讓人擋着自己,只怕再這宮中也沒做什麼好事吧。

“讓本宮去瞧瞧,陛下正在做什麼,弄的這麼神神祕祕的。”

李靜忠看着如此淡定的皇后娘娘,心裏好生佩服,皇后娘娘對他有恩,這麼多年,他一直都幫着陛下欺瞞皇后娘娘,這一次,就當時還了這個恩情吧。

在這龍吟殿,除了皇帝陛下宇文逸,就是李靜忠說了算,李靜忠不驚動任何人,讓蕭紫語到內殿去,也只有他一個人可以做到。

李靜忠讓蕭紫語換上了太監的服飾,然後帶着蕭紫語進了內殿。

原本在殿外守着的也是李靜忠的心腹,小允子,見自己師父來了,自然知趣的退到了一旁。

內殿的門雖然關着,但是卻管不住裏面尋歡作樂的聲音。

宇文逸的聲音自然是蕭紫語熟悉的,十年夫妻,她如何聽不出來呢?

“陛下,陛下,你瞧臣妾這樣好不好看呢?”嬌俏的嗓音柔媚的響起,似乎在蕭紫語的心上狠狠的插了一刀。

這聲音是她兒時的玩伴,長大後最好的朋友,柳家大小姐柳若蘭的聲音。

李靜忠知道真相是殘忍的,他也慢慢的退了下去。

蕭紫語輕輕的推開門,透過門縫往裏看去,柳若蘭只傳了一件輕紗質的外衫,姣好的身材一覽無遺,柔弱無骨的靠在宇文逸身上。

就在這一刻,蕭紫語的心,一點一點的沉了下去。

“陛下,您都已經登基了,你打算什麼時候,讓臣妾進宮啊,臣妾今年都二十五歲了,爲了陛下,臣妾頂着壓力,一直都沒嫁人,陛下您可不能辜負了臣妾啊!”柳若蘭的小手在宇文逸光裸的上身畫着圈圈。

聲音更是無限的誘惑。

“那是自然,朕自然不會忘記若蘭你的好,如今朕剛剛登基,還需要蕭氏那個女人來幫着朕穩固地位,你也知道蕭家雖然沒落了,但是蕭家對朝中的影響還是很大的,蕭氏和朕是原配夫妻,廢了她,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宇文逸提起蕭紫語,語氣開始生硬起來,彷彿很不願意提起蕭紫語一般。

蕭紫語慢慢的已經冷靜了下來,後面的她已經不需要在聽下去了,同時她也知道今天李靜忠讓自己來的目的了。

蕭紫語輕輕的關好了門,然後慢慢的走了出去,李靜忠就在外面等候着。

李靜忠看到蕭紫語一臉淡然的樣子,心中也百般疑問,這是他從來都沒有想到的,原本以爲皇后娘娘肯定要傷心欲絕的,但是卻絲毫反應都沒有。

蕭紫語換上了來時的衣服,拿起了食盒,看着李靜忠,一字一句的說道,:“李公公,你的大恩大德,蕭紫語銘記於心,但今日之事,就當作本宮沒來過,你明白嗎?”

李靜忠慌忙點頭,:“老奴明白,老奴也實在是不想娘娘陷入險境,十年前蕭大人和娘娘的救命之恩,老奴永生難忘。”

蕭紫語笑了笑,:“本宮知道,李公公好生保重吧。”

蕭紫語說完,就轉身離開了。

回到了鳳儀宮,蕭紫語就把自己關在房間裏,任何人不得進入。

蕭紫語是蕭家嫡長女,蕭家十年前,是大宇朝最顯赫的家族。蕭紫語的祖父是先皇的太傅,乃是大宇朝一品國公爺,晉國公。蕭紫語的姨祖母,是先皇的生母,蕭紫語的父親是先皇親表弟,而且還是先皇的伴讀,和先皇自小一起長大,成年後更是先皇身邊第一肱骨心腹之臣。

蕭家的爵位,不但是世襲,而且是用不降爵的那一種,足以見得,先皇對蕭家的寵信程度。

蕭家權傾朝野,但是卻對先皇忠心耿耿。

先皇的子嗣衆多,雖然已經冊立嫡長子爲太子,但是皇后過世多年,而太子也不是深的先皇的寵愛,地位一度不穩。

當年的宇文逸,比蕭紫語大了六歲,其實年紀上的差距是有些大的,蕭紫語十三歲便名動整個帝都,誰人不知道這位才貌雙絕的蕭家大小姐。

當時的蕭家和皇上是有默契的,蕭家不像捲入奪嫡之中,蕭家效忠的也只是皇上。

所以當太子透露出來想娶蕭紫語爲太子妃的時候,蕭家老太爺是不同意的。

只是沒想到,宇文逸和蕭紫語竟然暗渡陳倉,有了夫妻之實,蕭紫語是蕭家的掌上明珠,發生了這樣的事情,蕭家對蕭紫語也是失望透頂。

當初蕭紫語並不知道自己的祖父是怎麼和皇上交涉的,但是最終皇上還是同意了這門親事,

蕭紫語就這樣嫁入了東宮,成爲了東宮太子妃。

十年夫妻,十年的扶持,蕭紫語拉着整個蕭家無怨無悔的扶持着宇文逸,六年前,蕭老太爺病逝,三年前,蕭紫語的父親被人刺殺身亡。而就在一年前,蕭紫語的嫡親嫡親哥哥,在外平叛的時候,意外中了毒箭身亡。

半年後,蕭紫語的母親受不了這個打擊,一病不起,纏綿病榻幾個月後,也撒手人寰。

短短的幾年裏,蕭紫語所有嫡親的親人,都一一的死去,而這一切,全都是爲了扶持宇文逸坐上這個位置。

蕭紫語回顧了自己這十年的生活,她所有的重心都在宇文逸一個人身上,爲了幫助宇文逸,她付出了太多太多。

可現在,竟然聽到宇文逸跟其他的女人在討論如何才能廢了自己。

這就是她蕭紫語拼盡一切愛着的男人,付出一切想要扶持的男人,如此的薄情寡義。

蕭紫語眼中閃過一抹嗜血的殘忍,幸好一切還不晚,幸好一切還來得及,既然他宇文逸如此狠心絕情,就不要怪她蕭紫語更加的殘忍無情!

不就是一個渣男嗎?她蕭紫語不要了!

不就是十年的感情嗎?她蕭紫語也不要了!

但是她蕭紫語要的是,讓這個負心薄倖的男人,和這個水性楊花的賤女人,陪着自己一起下地獄!

想到這些,蕭紫語就覺得自己的血液都沸騰起來了,宇文逸,柳若蘭,你們兩個準備好接招了嗎?

------題外話------

開新文了,親們支持啊,前一百名收藏冒泡的親們,獎勵68瀟湘幣哦,本文一對一,女強,寵文,歡迎親們跳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