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三天三夜

天合三年早春,天氣仍是特別冷。

呼呼的寒風肆意張狂的刮着,見不着半點春天的氣息,除了凜冽的寒風,原本晴朗的天氣忽然烏雲密佈,緊接着沒過多久,一場冰冷的春雨似瓢潑一般的下了起來。

雖說春雨貴如油,而此刻它似乎來的根本不是時候。

南府富貴的庭院中,只有西北角的一個柴房最爲破舊,牆角處到處都是往年沒有收拾的枯草,房檐上結着一層又一層的蜘蛛網,窗戶部位已經沒有任何遮擋,只被幾條模板橫七豎八的定住,一把大鎖徹底封死了屋子唯一的出路。

李莫鳶髮髻散亂,眼睛通紅佈滿了血絲,貝齒緊緊的咬着嘴脣,全然不顧寒風穿透自己的衣服,只一手緊緊的抱着一個尚在襁褓中的兒子,一手摟着女兒,木然的靠在角落裏。

“娘……弟弟,嗚嗚……”五歲的小馨兒不知孃親怎麼了,粉嫩的小臉上雙眼哭得跟核桃一樣,小身子瑟瑟發抖,模樣看起來可憐極了。

聽到女兒的呼喚聲,李莫鳶總算有了反應,她呆滯的將頭轉向小馨兒,看着她的小臉,她烏黑的眸子總算有了情緒。

對啊,她還有馨兒,她不能這樣下去!

癡愛的撫摸着襁褓中兒子的臉蛋,感覺到他的小身子是那麼的冰冷僵直,李莫鳶鼻子酸酸的,可眼睛已經流不出淚來了。

三天前,她還和一雙兒女好好的,可轉眼間,就已經母子陰陽相隔。

“陌芊芊!”幾乎是咬碎牙齒的念出這個名字,想起那天,那個奪走自己夫君,摔死自己孩子的女人,李莫鳶簡直恨入骨髓,不覺間,她竟然手指扣入泥土裏,長長的指甲生生折斷,流出了鮮血來。

一旁的小馨兒仍是啼哭不止,李莫鳶從仇恨中清醒過來,放下死去已久的兒子,便將小馨兒深深的摟在懷裏,兒子已經沒了,她不能再失去小馨兒了。

“小馨兒不哭,都怪娘不好,是娘太懦弱了對不起你們……”李莫鳶充滿自責的說着,三天裏淚水已經流乾了,想要哭卻怎麼也哭不出來,可她的內心卻像是被一刀刀利刃割過一般,止不住的疼痛。

忽然傳來一陣開鎖聲,緊接着門被人猛的踹開,一個老媽子打扮的婦人率先進屋,緊接着陌芊芊也走了進來。

陌芊芊的容貌清秀,長得不及李莫鳶美貌半分,可偏偏人家生在帝王家,是金枝玉葉的公主,所以穿戴華貴無比,與此刻落魄不已的李莫鳶形成鮮明的對比。

“你怎不說是你自己做出了讓南家丟人的事,所以才會有這樣的後果?”陌芊芊精緻的妝容上,眼眸裏透出得意,邁着自得的步子,氣勢凌人的朝着李莫鳶母子逼近。

李莫鳶見她眼神盯着小馨兒,下意識的感覺到不好,緊忙護住自己的女兒,怒氣衝衝的問道:“你想幹什麼?”

她都已經摔死了她的兒子,難道還不夠嗎?!

“我能做什麼?我可是小馨兒的嫡母,哦,不……”陌芊芊狡黠的笑着,本來要伸手摸小馨兒的頭,又將手收了回來:“她根本都不是南家的骨肉,怎麼能配當我的孩兒!”

“麟兒和馨兒是不是南家的骨肉,難道翼楓不比你清楚!”李莫鳶咬牙說道,一雙美眸怒視着陌芊芊的嘴臉,若不是有小馨兒在懷裏,她真的恨不得上前給這個女人一巴掌。

陌芊芊回頭看了一下,似乎看到了什麼,冷笑着道:“你說翼楓?正巧他來了,你就親自問他吧!”

話音剛落,門口就出現一人,李莫鳶一聽南翼楓來了,頓時眸子中閃過希望,接着將目光移了過去,果然是他來了。

只是,他臉上的冰冷之色,讓她有些錯落。

南翼楓步履輕快的走了進來,如玉俊美的臉上沒有表情,一身藍衣穿在他的身上,顯得身姿挺拔,他並沒有去看李莫鳶和孩子一眼,就徑直的走到了陌芊芊身邊,那如覆雪霜的臉上這才露出笑容。

“這屋子裏潮氣大,你來這裏做什麼?”南翼楓語態透露着關心,而這一切的溫柔都是爲了另一個女人。

李莫鳶眼睜睜的看着,想要說什麼,又不知道該說什麼。

在她懷中的小馨兒先前本來怯生生的,此刻一見父親來了,就掙開了李莫鳶的懷抱,張開胳膊,向小燕子一般撲向南翼楓:“爹爹,馨兒想您了……”

南翼楓看着這粉糰子一般的馨兒,眼裏透出一絲慈愛,不過瞬間化爲冰冷,冷着臉說:“走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