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互相叫爸爸(保底更新8000/15000)

“你這個病,能治的。”江森抱着孔老二家的大海碗,吸溜吸溜地邊吃邊抽空說兩句話,“骨髓移植技術現在已經很成熟了,申城和京城的大醫院肯定能弄,最多就是配型成功需要點時間,等那個骨髓源要點運氣。快的話半年、一年,慢的話三年、五年,手術費加上其他亂七八糟的錢,最多也就二三十萬。你就熬嘛,就三年、五年這點時間,還能熬不過去?”

“媽的,你說得倒容易!”孔雙喆哭完,心情也好了很多,這幾天飯量明顯下來的他,今天頭回也抱了一大碗麪,坐在江森對面一起吸溜吸溜,罵道,“奶奶的一年光藥費就特麼六十萬,國外藥企就是吸血的,我要是真等個三年五年,那不至少幾百萬出去了?治好了以後,全家上街要飯去啊?”

“所以讓你找我師父試試嘛,非這麼死腦筋幹嘛呢,試試又不會死。”

“萬一死了呢?”

“那我師父給你償命啊。”

“我日你個小王八羔子……”

兩個人邊吃邊逼逼,結果還是吃得很快,十來分鐘,就滿滿一碗都下了肚。江森捧着碗把麪湯喝光,一抹嘴,喊了聲:“爽!”

田老師忙問道:“要不要再來一碗?”

江森擡手看看時間,感覺今晚是回不去了,乾脆道:“今天狀態一般,等宵夜吧。”

田老師露出笑臉,開始收拾三個人的碗筷。

江森又繼續對老孔道:“老孔,還有一個啊,你看,現在辦法其實是有的,運氣好,你下個月如果就能找到骨髓源,就什麼事情都解決了。鄉醫院那邊,肯定也是這麼跟你說的吧?”

“嗯。”老孔點點頭,沉聲道,“他們說已經在聯繫了,不過好多人,都是配型還沒找到,就先熬不住病死了,讓我做好心理準備。”

“媽的什麼醫院啊,這種話都能說得這麼誠實!”江森吐槽了一句,見老孔臉色又開始難看,連忙道,“不過咱們不怕啊,辦法有了,錢目前也不是很缺,路子也通着的,就缺你這點心態了。心態越好,時間才能拖的越久,治好的可能性才越大。而且!”

江森嗓門一提:“老孔,我問你,做人,最關鍵的是什麼?”

老孔想了想,反問道:“有錢?”

“哎呀我草!你特麼的覺悟呢?病傻了嗎?!”江森大叫起來,“是靠自己!靠自己啊!”

老孔不由懵逼道:“老子現在飯碗都被端了,還一身病,怎麼靠自己?”

“不靠也得靠啊,辦法總比困難多啊。”江森道,“我來的時候就想過了,你現在這個情況,單純等靠要,只會越陷越深,但是如果能自己想辦法搞點錢,那日子就能輕鬆很多。而且說實在的,你現在其實跟正常人也沒什麼區別吧,也不會整天沒力氣對不對?只要不胡思亂想,睡覺也踏實,胃口也可以,吃喝拉撒都沒問題的,對不對?”

“嗯……”老孔茫然地點着頭,“所以呢?”

“所以你就找點活幹啊。”江森拍桌道,“剛好病退了,年紀也還不大,一天工作六到八個小時,不爲難你吧?”

老孔道:“我特麼現在上哪兒找六到八個小時的活兒去?跑回鄉里當臨時工嗎?”

“思路,思路要開闊。”江森道,“你想想,我爲什麼要提着一袋子錢跑過來找你,爲什麼不是給你辦個存摺或者銀行卡?你以爲我是來炫耀的嗎?你以爲我是要裝逼的嗎?”

老孔反問:“不是嗎?”

“我草!是個球啊!”江森吼道,“我是爲了讓你親眼目睹一下,寫小說掙錢到底有多容易,當幹部窮逼一生,寫小說一生富貴!”

老孔被江森吼暈了,田老師也滿臉的莫名其妙。

“你是說……”老孔狐疑道,“讓我寫小說?”

“對啊!”江森終於說出了自己盤算,“你平時寫材料,都是自己寫的吧,問題不大吧?”

老孔道:“寫材料當然沒什麼問題。”

“那就對了!”江森道,“寫材料沒的問題,文字功底就已經秒殺全網九成九的網文作家,這個文字基本功,就是先天優勢嘛!再然後呢,摸清小說的套路不就好了?”

老孔不禁眼裡微微有光了,“你覺得我能行?”

“大哥,你不要開玩笑好不好?”江森直勾勾盯着老孔,很一本正經道,“你怎麼說也是八十年代的大專生,在鄉里混了這麼多年,什麼場面沒見過,你不行誰行啊?”

老孔這下真心來興致了,問道:“那……那你說說,我一個月,能掙多少?”

不過江森這時倒是稍微把高調收了起來,實話實說動:“這個錢啊,現在不好說。你剛開始寫,期望暫時不要抱那麼高。網文這個東西,能一炮而紅的,我實話實說,百分之一百,是命,正常人來講,根本沒那個命。”

“那你呢?”

“我不正常。”

“我看也是。”

“那正常人是什麼樣的?”江森繼續正色道,“這個東西,說白了,就是厚積薄發。你先靠着一本書積累下一定數量的讀者,再通過這部分讀者,去擡高你下本書的開篇成績,吸引下一波讀者,這樣循環往復,一般來說,等到第三本書,成績就會開始有比較明顯的提高了,如果真的能寫出不錯的東西,等都第五本、或者第六本作品,我這麼說吧,到時候一本書掙的錢,能讓你連得十次白血病你都死不掉!”

“啊呸呸呸呸!”老孔立馬破口大罵,“放你孃的屁!”

“只是打個比方嘛!”

“沒你這麼打比方的!”

“行行行,算我錯了……”江森連忙打住道,“反正這個錢,你至少開工頭幾個月,先不要去想。先把東西寫好了,錢自然而然就來了。腦子裡要是光想着錢,寫小說死路一條。但也不是完全不想,希望還是要有的,戰略上還是以錢爲主。”

“隨便你怎麼說吧。”老孔無語了,“反正正着說、反着說,話都讓你小子說完了。你就清楚點告訴我,這東西該怎麼弄,我現在一個月大概能搞幾個錢?”

“具體說是吧?”江森看着老孔,緩緩道,“那你得都按照我的話去做,我才能保證你掙錢。以後寫的過程當中,不管發生什麼事,你氣不順了,思路不順了,想法不對了,都先找我,從頭到尾聽我的,而且切切實實按我的話去做了,我才能保證你,在最短時間之內,在你的現有水平下,掙到以你能掙到的最多的錢。能做到嗎?”

老孔笑道:“廢話,老子現在什麼都不懂,不聽你這個大作家的,我還能聽誰的?”

“好,那就這麼說定了。我這裡有個思路,你先品一下。”江森道,“上回,暑假那天晚上,縣中和十八中來搶人,記憶深刻不深刻?”

老孔點點頭,說道:“深刻啊,你想讓我寫這個?”

“不是。”江森道,“不過反正事情的前因後果,你是知道的,對不對?”

老孔道:“知道啊,看你成績好了,縣中反悔了眼紅想搶你回來,十八中那邊不肯嘛。”

“對,就是這麼簡單的一件事,那我們現在變化形式。”江老師開始進入講課狀態了,“假設,縣中伍校長,是某某門派幫主,搶人的目的,是爲了挖出我的心臟,磨成什麼藥引子,他吃了能提升功力,然後升官發財,但是他一開始不知道,錯失了我。十八中那邊呢,其實也不知道,但就是覺得我天資聰穎、英俊瀟灑、將來必成大器,所以陰差陽錯之下收留了我,掌門程校長還想把他的女兒嫁給我,他女兒條順盤靚,前凸後翹,是武林中有名的大美人……”

老孔拍桌笑罵:“你特麼想得倒是美!”

江森卻不理會,繼續道:“反正不管怎麼樣,事情的爆點,就是在這一幕。但是呢,直接這麼寫,讀者肯定不愛看的。還是得從小處寫起,先我這麼一表人才的人,是怎麼流落到十八中去的,一開始怎麼怎麼困難啊,然後一路上因爲我英俊瀟灑是個女的都想幫我,各路高手都覺得我適合當他們女婿,各種幫忙啊,然後我又天資過人武功突飛猛進啊,掉個懸崖就吃到天材地寶,進個山洞就繼承隱士高人的衣鉢,隨便救個老頭是藥神,幫我百毒不侵、一夜七次,偶然救個姑娘還額外搞到什麼神兵利器,收個小弟媽的是太子爺……

好了,就這麼一路搞下來,我特麼打怪升級也打得差不多了,名氣也出來了,然後就在程掌門的江湖第一美人女兒想我想得快得相思病的時候,我正要回去跟她完婚,哎喲不好,伍校長爲了我的心臟,把我老婆抓了,這個時候,你說我是不是該殺回去了?”

“對啊!”田老師居然聽得津津有味,“這還能不救?”

“那最後的大結局高潮不就來了?”江森笑着對老孔道,“月圓之夜,青山路上,伍校長拿我老婆威脅我,讓我自殺,十八中程校長趕到,爲我撐腰,這時謝導員又遠處殺來,收了伍校長的好處,要替伍校長辦事,然後一團亂戰之中,你孔雙喆也殺將出來,力挽狂瀾。但就在我救下我老婆,要結果掉伍校長的時候,吾皇萬歲武林至尊莫懷仁卻現身了,帶着真正的幕後黑手汪副局,從你跟前飄過。我們兄弟二人聯手,也打不過那麼多人,結果我的結拜兄弟皇子殿下李正萌和他的小兄弟山雞,卻帶着武林羣俠趕到,指認了伍校長的陰謀,伍校長氣急敗壞供出汪副局,汪副局狗急跳牆要殺莫老爺,然後你我聯手幹掉武林敗類,下一集就是我和我老婆洞房花燭夜……”

“等下!爲什麼你是主角?”老孔忽然反應過來,“不是我寫的小說嗎?”

“你可以換嘛!”江森大喊道,“我不就是大致提供這麼個思路,再說你也不一定要按我這個寫啊,對不對?你這輩子,經歷過這麼多的事情,每天電視裡、報紙上,那麼多的新聞,隨便一條新聞拿出來,編一編、改一改,把過程改得想當然一點,把結局該得理想化一點,只要市場買單,你怎麼寫不行?”

“我日……”老孔驚到了,“寫小說這麼容易嗎?”

“不然你以爲呢?”江森攤手道,“你以爲這東西能有什麼門檻嗎?向來是有手就能玩啊!”

砰!

老孔當場就振作了,猛一拍桌:“那我特麼今晚就能寫!現在就能寫!”

“還不行!”江森急忙打斷,“大道理,你是懂了,不過小道理,你還不明白。這麼貿貿然寫,我是不敢保證你出成果的。”

老孔不由急躁道:“我肚子裡從開頭到大結局都有了,還有什麼不能寫的?”

“因爲你還沒搞清楚,現在的網文寫法。”江森道。“考試也有答題格式呢,你說你就算考的全會,會的全懂,懂的都能做明白,但你不按人家的給分格式來,那分數能給你嗎?就算能給你,原先能拿一百分的卷子,這麼一弄連五十分都不到,這力氣不就白費了嗎?”

老孔一聽這話,覺得好像也有道理,總算不着急了,問道:“那我現在怎麼做?”

“先看。”江森道,“你先把網站排行前幾名的書,還有前兩年的經典小說,全都從頭到尾看一遍。這種小說讀起來很快的,幾百萬字,三五天就看完了,你先看上一個月,看到什麼時候覺得他們寫的東西都是垃圾了,你就可以開始寫了。”

老孔反問:“那我要是現在就覺得他們寫的東西是垃圾呢?”

江森卻沒回答,而是笑了笑,反問道:“網絡小說,你以前都沒看過吧?”

老孔搖了搖頭。

江森又問:“那你年輕的時候,武俠小說沒少看吧?”

老孔點點頭。

“那就不怕了。”江森道,“只要你能心平氣和地看,你就會發現,玄幻小說不管怎麼寫,肯定都不會太難看。不過記住啊,不要帶着偏見,一定要帶着消遣和娛樂的心情去看。不然如果一開始就覺得他們寫的是垃圾,你就錯過入門的機會了。以後再想入門,就很難了。”

“這樣啊……”老孔不禁露出了認真的神色。

“走吧,我先帶你去註冊帳號。”江森站起來,掀開簾子,就幾步走到了孔婷的房間前。國慶節放假,孔婷和孔軍兄妹倆顯然不想給家裡添麻煩,就全都很懂事地直接留在縣裡了,家裡唯一的一臺電腦空出來,剛好可以給老孔練練手。

江森推門而入,老孔和田老師一起從後面跟進來。

然後江森讓老孔坐到電腦桌前,看着他開機,輸入全家人都知道但假裝不知道的電腦密碼,按照江森的提示,笨手笨腳地打開了網頁,一通艱難的操作後,完成了作者的身份註冊。

江森又給他介紹了幾本書,教會了老孔怎麼靈活使用百度,跳過充值的步驟,獲得共享的資源,看得老孔不由笑道:“你教我看免費的,不是斷自己財路嗎?”

“沒辦法啊,一本書幾百塊的,就你現在這個經濟水平,我還能逼你看正版?這種事,說到底,都是願打願挨,你來捧場,我謝謝你,你不想花錢,我也沒辦法拿槍逼着你不是?”江森倒是看得很開,指着屏幕上下載好的一堆CHM格式的小說,“你先看吧,看完後,給我打個電話,說一下有什麼心得體會,我纔好指導你繼續下一步。”

老孔問道:“你就不怕教會徒弟,餓死師父?”

“我怕個蛋。”江森笑道,“以後中國經濟發展越來越好,讀者版權意識越來越強,這個盤子只會越做越大。將來全國最起碼幾十、上百萬人在這裡頭吃飯,我還怕多你一個?再說了,你真以爲這東西就這麼好掙錢吶?半年之內,你能掙到一萬,算你有本事。”

“半年才一萬?”老孔又毛了,“那你一個半月就……”

“你不能跟我比啊!”江森喊道,“我是天賦異稟,你得先完成訓練才行,你現在是菜雞知道吧!古時代學徒跟師父學手藝,入門半年就學一件事,聽師父話。這套規矩,在什麼行當都一樣。除非你是曠世奇才,不然就好好練。你算運氣不錯了,雖然我也不知道你是不是曠世奇才,但你起碼一開始就有我這個曠世奇才的師父。誒,說起這個……老孔,如果說,現在我是你師父,你算我乾爹,那我們以後見面,是不是應該互相叫爸爸?”

“滾滾滾!什麼玩意兒!”老孔憤怒揮手,驅趕已經失去利用價值的江森。

江森看看手錶,見這會兒七點都還不到,一想幹脆還是回縣裡過夜,明天好早點回市裡,又叮囑了老孔幾句,讓他不要心急,就連宵夜都放棄了,拎着馬瘸子給的那袋藥,匆匆離開了孔雙喆家。等江森一走,田老師看着心不在焉盯着屏幕的老孔,幽幽問道:“老孔,能行嗎?”

“行不行,都是孩子一番心意,先試試吧。”老孔沉聲道,“江森說得對,等靠要也不是個辦法,反正現在病退在家,閒着也是閒着,就當搞點副業,每個月能多幾千塊錢,經濟壓力也能小一些。”

“唉……”田老師長長地嘆了口氣,“四十萬呢,都不知道該怎麼還……”

老孔忽然道:“你說這小子,有沒有可能是在打婷婷的主意?”

“婷婷?”田老師忽然反應過來,“誒,你還真別說……不過這個事,要是婷婷答應,我也不反對啊。江森這孩子,這不挺好的?”

老孔卻忽然笑了,“算了吧,你看看婷婷這房間裡貼的小白臉,她現在纔看不上江森呢!”

田老師環視四周,孔婷的房間牆上,貼滿各種港臺男明星的帥照,不由得無奈一笑。

“也是……”

————

求訂閱!求月票!求推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