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二六章 姐夫與小舅子

對莊海洋姐弟而言,當初得知父母出海遇難,姐弟倆瞬間覺得天塌了。甚至很多親戚都覺得,這對姐弟未來的生活,只怕會過的不那麼盡如人意。

可誰也沒想到,爲了讓姐姐繼續完成學業,原本成績不錯的莊海洋,會選擇放棄高考,毅然選擇參軍入伍。把上學的機會,留給了快畢業的姐姐。

讓人意外的是,原本有機會留到外面大城市的姐姐,最終還是選擇回小鎮,到銀行當了一名櫃檯員。在幾年時間內,從普通的櫃員,晉升爲銀行的客戶經理。

甚至找的老公,也是鎮上的公務員。反倒是沒能留在部隊的莊海洋,似乎變得一事無成。只是令人意外的是,短短兩年不到的時間裏,莊海洋卻迅速的發展起來。

成爲少數人知曉的年青億萬富豪且不說,還找到一個極其不錯的女友。弟弟有出息了,連帶着姐姐也享受到不少好處,搬進在別人看來,值得羨慕的高檔別墅。

至於對莊玲而言,以前分配到銀行的那些小姑娘,似乎都有些看不上自家弟弟。可現如今,她們卻覺得有些遺憾。當時莊玲準備牽線時,這些適齡的女孩都看不上。

不管如何,莊玲對自己現在的生活,還是很滿意的。看着被弟弟接回來的女兒,心裏也覺得很欣慰,可嘴上還是道:“婷婷,去洗手,準備吃飯了!”

“好的,媽媽!舅舅說,中午有大蝦,是的嗎?”

“嗯!奶奶已經給你做了,你最愛吃的大蝦!”

“太好了!爸爸呢?他怎麼還沒回來?”

“很快就回來了!”

隨着姐夫下班回到家,看到最近難得過來的小舅子,劉海誠也覺得很高興。在別人看來,他能搬到這裏住,是沾了小舅子的光,可他同樣覺得沒什麼好丟人的。

甚至於,隨着莊海洋在小鎮的名聲水漲船高,他在單位也更受領導重視。若是不出意外,明年他或許能晉升一級,在單位擔任相對重要的職務。

雖然沒想當什麼大官,可對劉海誠而言,能在單位擁有更多權力,誰會拒絕呢?

落座之後,看着母親端上的皮皮蝦,劉海誠也很意外道:“海洋,你捕到的?”

“嗯!這次出海捕到的,數量不多,送幾隻你們嚐嚐鮮。”

同樣盯着皮皮蝦的小丫頭,也很不解道:“爸爸,這是皮皮蝦嗎?怎麼這麼大個?”

“這也算是皮皮蝦吧!只是這種皮皮蝦很少,算是超大皮皮蝦。”

“那應該很多肉吧?”

聽着自家女兒說出的話,劉海誠也笑着點頭道:“嗯,很多肉!”

趁着父女倆聊天的機會,莊海洋也親自動手,替自家老姐剝了一隻皮皮蝦道:“姐,嚐嚐吧!這蝦還新鮮,味道還不錯,你嚐嚐!”

對於弟弟的好意,莊玲也沒拒絕。只是看着女兒渴望的眼神,她也笑着道:“婷婷,你想吃嗎?那媽媽先給你吃,好不好?”

“不要!媽媽懷了寶寶,要補充更多的營養,媽媽先吃!”

聽着女兒說出的話,莊玲也覺得很欣慰。同樣覺得高興的還有莊海洋,他也適時道:“婷婷,舅舅給你剝大蝦。還有四隻大皮皮蝦,你挑一隻,好不好?”

“好!舅舅,那我要這只!”

先前有用手指試過的小丫頭,知道這大皮皮蝦自己搞不定。最重要的是,她覺得這麼大的皮皮蝦,外形看上去有些恐怖。一隻皮皮蝦,都快有她手臂長呢!

現在有莊海洋主動替她剝,她自然不會客氣。類似這樣的事,她也享受過多次。在她的記憶裏,只要舅舅來家做客,她就能吃到很多好吃的。

等到第二只完整剝殼的蝦,放到小丫頭的飯碗裏,小丫頭也很驚訝的道:“哇,好多肉哦!這種皮皮蝦真好,這麼多肉!”

“是啊!那你嚐嚐,看看好不好吃?”

“嗯,謝謝舅舅!”

吃之前,小丫頭也沒道謝。反觀劉海誠,則拿起工具替自家老媽剝了一隻。他也知道,這種大多都要進口才能吃到的大皮皮蝦,市場上能買到的真不多。

除了特意送來的大皮皮蝦,其它帶來的大龍蝦跟螃蟹,都已經放進冰箱保鮮。至少這兩天,小丫頭跟姐夫一家,都能再次享用到這些市場上價格昂貴的海鮮。

但對莊玲一家而言,相比這些好吃的海鮮,他們反倒更愛吃莊海洋帶來的果蔬跟青菜。即便莊海洋沒時間來鎮上,給漁鮮樓送貨時,也會讓陳重代自己送些過來。

相比懷第一胎,莊玲總覺得沒什麼胃口。懷的第二胎,一直都吃弟弟送來的食材。有時候,去市場上買菜,大多都只買些作料跟肉類,海鮮青菜幾乎都不缺。

等到吃完飯,莊海洋也適時道:“姐,前幾天聽姐夫說,你最近睡的有點不踏實?”

瞪了自己老公一眼,莊玲也很直接道:“這種事很正常!真當女人懷孩子,這麼輕鬆啊!”

“你平時都會午睡吧?”

“會啊!怎麼了?”

“沒什麼!這次出海,剛好撿到一樣好東西。來的時候,我特意帶了兩包。雖然不知道有沒有效果,可我覺得應該會有一些用。至少會讓你,睡的更安穩些。”

“什麼東西啊?”

“東西我帶來了,等下我先點一下,你先聞一下試試再說!”

“不會是什麼香薰吧?懷孕期間,聞不得這些香薰的!”

似乎猜到弟弟帶的什麼助眠之物,莊玲也很直接的拒絕。可莊海洋也很快道:“姐,你說的那種香薰,大多都添加了很多化學之物,懷孕期間肯定不能聞了。

可我這次帶來的,絕對純天然的好東西。來之前,我也找人詢問過,不會有什麼味道的。確切的說,這種好東西,你自己知道就行,千萬別往外說!”

“神神祕祕的,究竟什麼東西?”

隨着莊海洋把特意買來的香薰爐,還有刮下的兩小包龍涎香粉取出來。當着姐夫一家的面,取了一點點粉末,將其放置在香薰爐內,一股香氣很快便瀰漫開來。

聞着散發的香氣,劉海誠也覺得很舒服,直接道:“海洋,這是什麼粉末,怎麼這麼香?”

“真正純天然的龍涎香粉末,你覺得能不香嗎?”

此話一出,莊玲也很驚訝道:“龍涎香?你從那買的?這玩意,聽說比黃金都貴!”

“姐,我說了,不是買的。這次出海,我剛好撿了幾塊。之前,我還送了一塊去趙叔的莊園,委託他找制香的師傅,將那塊龍涎香製作成線香,往後自己留着用。

姐夫,等下你把這薰香爐,放到老姐休息的臥室。每次,只要添加一小勺就行。這種香氣,在相對密閉的環境下,還能保存很久。有了這東西,姐應該會睡的更踏實。”

隨着薰香爐內飄出的香氣越來越多,那怕小丫頭都覺得這種香味很好聞。得知這兩小包粉末,竟然是價比黃金的龍涎香粉末,劉海城也知道這玩意價值有多貴。

換句話說,這東西只有以前的皇室才能享用。雖然覺得有些奢侈,可爲了讓老婆睡個好覺,他還是打算問問當醫生的朋友,看這東西究竟能不能用。

至少在他看來,這玩意想來還是沒什麼問題的!

就連小丫頭最後都小聲道:“舅舅,這種香香聞着好舒服。晚上我睡覺時,能讓爸爸給我噴一點嗎?”

“可以啊!不過,這不是噴,這是用來薰的。多薰幾次,你房間都會香香的!”

“真的嗎?那太好了!我也要每天都香香的!”

從女兒看似天真的要求中,莊玲也覺得這玩意應該沒什麼害處。雖然覺得有些奢侈,可每天晚上睡不踏實,確實令她挺苦惱的。晚上睡不好,白天也沒精神啊!

將兩包粉末還有銅製的薰香爐,一併交給自家姐夫,並教會他如何使用後。看到薰過之後的房間,味道聞起來確實讓人覺得舒服,劉海誠也長鬆一口氣。

對他而言,老婆晚上睡不好,他也蠻遭罪的。畢竟,懷孕期的女人,有時脾氣還是很令人捉摸不定的。要是老婆晚上睡的香,心情好了,他也能少受些罪啊!

“海洋,謝了!”

“姐夫,一家人說什麼謝不謝的。雖然我有問過專家,可這種香薰,還是盡量少用。要是姐覺得身體有什麼不適,你也要及時去醫院看。

等到了姐的臨產期,你記得提前通知我一下。到時,我跟子妃都會過來。爲確保安全,最好提前送姐住到醫院去。錢的事,真不是事,姐跟孩子最重要。”

“行!這事,我會安排好的!”

清楚這個小舅子,確實很在意老婆生的這一胎,做爲老公跟父親,劉海誠又何嘗不在意呢?至於說錢的事,他現在也不差這些錢,也不怕再欠小舅子人情。

畢竟,當初購買這幢別墅的錢,他只支付了一百多萬,還欠着小舅子一百多萬。更令劉海誠無語的是,他從老婆那裏已經知道,這位小舅子現在身家過億。

提前住到醫院去,無非就是多花點錢。這點錢,即便沒有小舅子,他也承擔的起。況且,如果不出意外的話,生完這一胎,他跟莊玲都不打算再要第三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