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二五章 咱不差錢!

如同趙鵬林所說那樣,要是沒什麼事,莊海洋很少會來打擾他。每次接到莊海洋的電話,必然都是有事。好在令趙鵬林高興的是,每次來都能收到一些土特產。

相比公司其它幾位股東,佔據地利優勢的趙鵬林,自然能享受到‘近水樓臺先得月’的好處。只要莊海洋上門拜訪,那些股東都眼紅的土特產,就絕對少不了。

每次做爲陪客的陳重,其實內心也很羨慕這位死黨的好運氣。要知道,即便他父親跟趙鵬林私交不錯。可他在這些大佬面前,很難有機會平起平坐閒聊啊!

何況,每次莊海洋上門拜訪,還能享受到趙鵬林妻子親自泡茶的待遇呢!

茶過三巡,趙鵬林也很直接道:“拿人手短,吃人嘴短,說吧!這次又有什麼事?”

“叔,看你這話說的,沒事就不能過來看看嗎?還是說,我家養的雞,它不香嗎?”

雖然很想說‘不香’,可趙鵬林還是笑罵道:“臭小子,你在這樣的話,信不信我把老劉他們幾個吃貨叫上,去你老家住上十天半個月,我相信他們肯定願意的。”

此話一出,莊海洋果斷認慫道:“你們願意光臨,我自然歡迎。可想着你們平時都這麼忙,我家還真招待不起。這次過來,也是請叔幫忙掌掌眼的!”

“我就知道,你小子沒事肯定不會過來。還不把東西拿出來?又搞到什麼好東西?”

“嘿嘿!真正有錢難買的寶貝,我只是讓叔幫忙鑑定。當然,如果叔需要的話,我可以忍痛割愛一點。這東西,別說在國內,即便國外只怕也堪稱稀有。”

“哦!看來這次,你還真搞到好寶貝了?”

來了一絲興趣的趙鵬林,跟坐在一旁當看客的陳重,很快看着莊海洋從揹包中,掏出一個用防水布包裹的東西。解開防水布,陳重雖然沒說話,卻還是有些傻眼。

呈現在他眼前的東西,似乎就是一塊有些奇怪的石頭。這石頭,難道也是寶貝?

同樣不解的還有趙鵬林,望着這塊不規則的石頭,直接抓過來道:“這是什麼東西?”

就在趙鵬林準備嗅一下時,莊海洋趕忙道:“叔,停!家裏有酒精燈跟鐵片嗎?”

“有!要這些做什麼?”

“等下你就知道了!嘿嘿,都是叔見多識廣,看來也有你不認識的東西啊!”

被調侃的趙鵬林,有些惱怒般道:“這到底是什麼東西?看上去跟石頭一樣,可仔細看的話,又有些不一樣。你這葫蘆裏,到底賣的什麼藥?”

隨着莊海洋索要的東西,很快被趙鵬林妻子找來。在衆人疑惑的眼神中,莊海洋掏出一把插在腿上的潛水刀,將這塊‘石頭’取過來,直接刮了一些粉末下來。

看到從腿上抽刀的莊海洋,趙鵬林跟陳重都覺得有些意外,似乎也沒想到,外出的莊海洋身上,竟然還會藏着這樣鋒利的武器。想來,這也是用來防身之用。

刮下粉末,將鐵片置於酒精燈之上,莊海洋也笑着道:“叔,嬸,見證奇蹟的時候到了!”

正當趙鵬林準備笑罵之時,一股幽香開始從鐵片上散發開來。隨着這股奇香之氣越來越多,突然想到什麼的趙鵬林,瞬間起身道:“這是龍涎香?”

“什麼?價比黃金的龍涎香,就長這個樣子?”

對陳重而言,有關龍涎香的傳說,他自然也有所聽聞,卻從未有緣見到。可他從未想到,龍涎香竟然跟石頭一般。再想到龍涎香是如何來的,他也覺得這石頭確實很難看。

抹香鯨排泄的翔,曬乾了變成這個樣子,還確實有可能啊!難怪先前趙鵬林想湊過去聞,莊海洋直接攔住。要是不攔住的話,反應過來的趙鵬林,估計也會覺得噁心的不行。

唯有莊海洋點頭道:“叔,怎麼樣,我沒說錯吧?這樣的好東西,即便你有錢,只怕也無緣買到吧?這東西,就是我這次出海,從一座沙丘中淘來的寶貝。

當時踩到,還把我噁心到不行。可我突然想到,龍涎香沒曬乾之前,確實散發着一股惡臭之氣。撿回船上曬了幾天,最後就變成這個樣子。這是好東西吧?”

“嗯!確實是好東西!你小子這運氣,真是沒的說啊!”

一般都很少插話的趙鵬林妻子,也突然插話道:“老趙,這香味聞起來感覺很舒服啊!”

“龍涎香,那是古代皇家享用的貢品啊!這塊龍涎香灰中帶白,堪稱上品啊!”

聽着趙鵬林的感嘆,莊海洋也適時接話道:“叔,先前你也看到了,我只刮了點粉末將其點燃,便能整個客廳都香氣四溢。我覺得,要是製成線香,會不會更好?

我今天帶來的這塊,如果找專門制香的老師傅,應該能做出不少線香。隔三差五在睡覺時點一串,相信你跟嬸子晚上休息,應該也會睡的更香更踏實。”

“嗯,確實是好東西!那你找我,是打算讓我替你找制香師嗎?”

“要是叔覺得麻煩,我還是可以自己找的。剛開始,我也有些拿不定主意,不肯確認這是不是龍涎香。叔應該知道,這玩意剛撿到的時候,就跟一塊腐爛的白肉一般。

如果不是我平時經常上網,也看過有關這東西的報道,估計當時看到也沒興趣撿。這次特意把東西送來給叔品鑑,自然也是想讓叔,幫忙把把關,將其作用最大化。”

面對莊海洋說出的話,趙鵬林也很欣慰的道:“算你小子有良心!這東西,我收了!接下來,我會聯繫專業的制香師,讓他們用這玩意,調配一些極品的線香。

只是你小子應該知道,就這麼一塊的話,估計做不了多少盤。如果你肯出手的話,相信這樣一塊上品的龍涎香,應該能賣到不菲的價格。這玩意,國外很多貴族都喜愛的!”

“咱不差錢!這塊龍涎香,如果製成線香的話,叔給我分一些就成。另外,你聯繫的制香師,到時不妨也介紹一下我認識。這種好東西,我也打算自己慢慢用。”

“你小子,還真是會過日子啊!行,這事我來幫你聯繫。只不過,讓老劉他們知道,估計也會要走一些。到時候,你只怕也要分他們一些才行!”

“沒事!以制香師的手藝,相信這麼一塊龍涎香原料,應該能製出不少線香吧?再奢侈的人,估計也不太可能一天點一盤吧?這香味,會留存很久的!”

讓公司那些股東喝點湯,莊海洋自然也沒什麼意見。事實上,通過趙鵬林先前的反應,他也知道這種龍涎香製成的線香或檀香,只怕真的有錢難買。

而莊海洋也親自嘗試過,龍涎香的香氣,確實有安神凝氣的效果。睡前在臥室點一盤,確實有助於睡眠。對很多有錢人而言,睡個安穩覺也是他們所期望的啊!

將帶來的龍涎香,直接交給趙鵬林處置,婉拒午飯邀請的莊海洋,最後又跟着陳重離開莊園。前往老姐家的路上,看着陳重欲言又止的樣子,莊海洋也猜到一些。

很直接的道:“死胖子,跟我還客氣什麼?等線香制好了,我會送你幾盤。只是,這種好東西放在家裏用,千萬別拿出去充排場。要不然,後果你知道的!”

“滾!我是那樣的人嗎?”

“很難說哦!”

被眼神鄙視的陳重,雖然很想反駁,可最終還是沒說什麼。原因是,先前聽到莊海洋答應送他幾盤時,他還真想過,要不要帶盤在玩的時候用來助興。

先前那種香氣,他聞過之後,確實覺得很舒服啊!

抵達漁鮮樓,莊海洋也沒多待,直接開車來到老姐的別墅。看到已經回家待產的老姐,身形明顯有些變樣,也知道十月懷胎,確實是件辛苦事。

將車停好,看到走到院子的老姐,莊海洋也趕忙下車道:“姐,幹嘛不坐着?”

“天天坐,人都快坐傻了。怎麼又帶這麼多東西?”

“怎麼?嫌棄啊?丫頭呢?”

“上課呢!中午不走了吧?”

“不走!等下要不,我去接丫頭放學吧?這次,我特意給她帶來好東西呢!”

“你啊!”

面對走過來攙扶自己的弟弟,莊玲內心還是很欣慰的。那怕覺得弟弟寵自家女兒有些過份,可她還是知道,女兒有這樣一個舅舅,其實也蠻幸福的。

扶老姐在客廳坐好,莊海洋又從車上,把帶來的東西給拎了下來。望着放在泡沫箱的海鮮,莊玲也很意外道:“哇,這麼大的皮皮蝦,這趟出海撈到的?”

“嗯!數量不多,我就沒打算賣,自己吃了一些,這幾隻是特意留着,打算給你還有丫頭嚐嚐鮮的。對了,你現在胃口還好吧?”

“還行!就是這樣吃下去,將來減肥肯定會頭疼死的。”

聞聽此話的莊海洋也很無語道:“姐,都這個時候,你還考慮什麼身材啊!再忍忍,再過個把月就輕鬆了。醫院什麼的,都聯繫好了吧?”

“放心,這些都安排好了!這點關係,我跟你姐夫還是有的!”

那怕是第二胎,可莊玲夫婦還是很在意的。根據之前的檢查,這胎應該是個男孩。得知這個消息,莊玲確實長鬆一口氣。要是再生個閨女,估計婆婆還會想讓她第三胎啊!

真那樣的話,莊玲覺得她肯定會崩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