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二四章 慢慢來吧!

自從島上修建了公共食堂,以往都跑家裏用餐的戰友們,也開始習慣去食堂用餐。對住在島上的人來說,他們也覺得有了食堂,比以前確實方便了許多。

對擔任主廚的周紅傑而言,去老闆家的廚房做飯,跟在自己能當家做主的食堂做飯,自然還是後者讓他覺得更輕鬆。在島上的時候,他更多時候都泡在食堂。

即便二樓沒什麼人光顧,沒事的時候,他也喜歡泡壺茶去二樓坐坐,聽聽音樂看看書什麼的。這樣的生活,對周紅傑而言,無疑令很多人都心存羨慕。

望着剛送來的新食材,準備替衆人準備宵夜的周紅傑,看到如此大的皮皮蝦,也覺得極其意外。相應的,衆人歸來的日子,家眷也會休息的比較晚。

賣完漁獲回到島上,簡單洗漱換了衣服過來食堂的莊海洋,看到衆人都沒用餐,也很直接的道:“怎麼都幹坐着呢?我沒來,你們不會先吃啊?”

“那多不好意思?你可是老闆呢!”

“也就這個時候,你們才想起我是老闆。紅傑,辛苦了。”

看着端菜出來的周紅傑,做爲老闆的莊海洋也會適時道聲辛苦。而周紅傑也笑着道:“沒事,也就你們在家我能有點事情做,平時都閒的慌啊!”

“聽你這話的意思,你希望我主動降工資嗎?”

此話一出,周紅傑也愣了愣,可莊海洋也隨即大笑道:“行了,閒總比忙好吧?我們不在家,也是你幫忙看家呢!再過些日子,估計你又要忙起來了。”

開了個玩笑,看到被林欣抱在懷裏的小丫頭,莊海洋也拍拍手道:“萌萌,想叔叔了嗎?”

“想了!”

對小丫頭而言,她還是喜歡島上人多熱鬧的時候。每次只要莊海洋一拍手,她都會乖乖的跑到莊海洋懷裏。做爲父親的王言明,有時看到也覺得頗感無奈。

等到大皮皮蝦被端上桌,莊海洋也適時道:“嫂子,阿依,你們都嚐嚐這種皮皮蝦。這次撈到的不多,咱們先嚐嚐鮮。想吃這玩意,很多時候都要進口呢!”

“這皮皮蝦,感覺比以前吃的大多了。”

“是啊!我們在船上都吃過,味道還不錯。你們不會剝,就讓身邊人負責。我的話,負責給萌萌剝大蝦。萌萌,這是什麼蝦啊?”

被詢問的小丫頭,想了想道:“大蝦!”

“嗯!那你想不想吃?”

“想!”

哄了小丫頭兩句,找來工具的莊海洋,也親自替小丫頭剝這種大皮皮蝦。其它過來吃宵夜的戰友,這會也沒怎麼客氣,會喝酒的直接到冰箱裏拿啤酒。

喝着啤酒,吃着周紅傑烹製的夜宵,衆人還是吃的很痛快。即便這種聚餐已經有過很多次,但對很多歸來的戰友而言,這也算是對自己收穫後的獎勵。

喂小丫頭吃了一隻皮皮蝦,結果她也沒能全部吃完。雖然還想吃,可最後還是搖頭道:“叔叔,萌萌吃不下了。這蝦,好大哦!”

“沒事,叔叔幫你把剩下的消滅掉,好不好?”

“好!”

“那萌萌,再吃兩個紅果果,好不好?”

“好!”

取來放在一旁消食的水果,從中挑了兩顆草莓遞給小丫頭。這樣做,也是考慮到夜宵結束,小丫頭肯定要睡覺。吃點水果,也有助於腸胃消化嘛!

每次歸來夜宵聚餐,對留守在家的兩女而言,其實也很享受這種大家庭一般的氣氛。要是有李子妃在家的時候,那情況或許會更好一些。

聚餐結束,莊海洋也沒吃多久便離開。看到懷裏的小丫頭已經睡着,便將其交給同樣準備回去休息的王言明夫婦。剩下那些單身的戰友,莊海洋也不會多管。

等他們喝的差不多,自然都會各自回屋休息。喝醉的情況,想必還是不多。這點自制力,這些戰友還是有的。等島上徹底安靜下來,莊海洋也再次來到後山礁石上。

雖然待在家裏修煉的效果也不錯,可每次回到南山島,他更享受盤坐礁石,吹着海風感受着海浪拍打礁岩的修煉滋味。等修煉結束,順便還能在海里游上幾圈。

望着水質越來越好的礁坑區,棲息的龍蝦跟鮑魚正在增多,莊海洋也會抓一些大龍蝦,將其扔在網箱裏養。在他看來,大龍蝦太多有時也並非是好事。

相比之下,那些野生的鮑魚,莊海洋暫時還沒興趣採收。如果可以,他還希望多養幾年。那樣的話,相信自家後山礁坑出產的野生鮑魚,未來品質一定都是極品。

上岸時,莊海洋也笑着道:“有時間,去鬼澗愁那邊看看。再怎麼說,有兩塊適合鮑魚棲息的海域,將來能收穫到的野生鮑魚,也是一筆不錯的收入呢!”

圍繞着南山島周邊的海洋生態,正在不斷的改善過程中。每次到外海,莊海洋都會釋放定海珠,汲取周圍海里的有益能量。在自家附近海域,則更多都是釋放能量。

時間短,也許看不出什麼效果。可時間長了,效果還是比較顯著。別的不說,單單生蠔島的沙蟲品質跟數量,就令莊海洋覺得非常可觀。

甚至莊海洋都有考慮,等找個恰當的時候,他打算把生蠔島也承租下來。那樣的話,將來有周邊漁民上島,他也有理由,不讓這些漁民在附近打漁。

如果沒有合法的承租手續,自然就阻止不了其它漁民在附近打漁。只是這樣一來,估計也要投入不少資金。好在現如今,他跟鎮上那些領導的關係還算不錯。

能額外多一筆收入,相信本島跟鎮裏都不會拒絕。跟其它承租人所不一樣,莊海洋花錢租賃的原因,更多是爲了保護。有序捕撈,才能確保生態不被破壞。

真要讓周邊的漁民,都跑過來大肆捕撈的話,只怕莊海洋辛苦營造的現狀,也會被徹底的打破。有了政府的許可,他也有理由將周邊劃爲自己的私人漁場。

想到這些,莊海洋也開始感嘆道:“看來還是要努力賺錢啊!”

別看莊海洋現在身家不菲,可真想經營這麼大一片天然漁場,還是需要投入不菲的資金。除了確保漁場不受到人爲破壞外,相應的巡航安保力量也需投入。

好在前次去老部隊時,老部隊的領導已經答應,今年給他介紹八位蛙人或突擊營的退役士官。其中的話,還包括兩名女突擊隊員。等這八人到位,也算有了點安保力量。

“慢慢來吧!至少現在,一切都朝好的方向發展,那就夠了!”

有關在海外購買海洋牧場的事,莊海洋也一直有打算。甚至於,今年休漁期的時候,他打算帶幾個戰友跟女友,去海外看看中介公司介紹的牧場。

如果真有合適的牧場,莊海洋還是打算將其買下來。根據中介公司提供的資料,在海外購買的海洋牧場,牧場主能夠擁有一定海里的私人經濟海域。

位於這邊海域的漁業資源,也都屬於牧場主所有。只不過,即便是牧場主需要捕撈,也需取得相應的許可。在國外,有關捕漁方面的政策,確實比國內更嚴一些。

在國內很多漁民,都會無視政府下達的捕漁政策,使用一些明令禁止的捕漁網。可在國外,如果打撈到不符合的魚類,別說上市銷售,還要接受鉅額罰款。

總的來說,花錢購買這樣一座海洋牧場,更多也是爲了在海外擁有一個跳板。甚至於,在適當的時間,莊海洋也能帶戰友,直接在海外牧場出海捕漁。

那樣的話,無非就是採購新的捕撈船。如果從國內開過去,海上花費的時間太長不說,還容易受到一些國外政府的阻撓。如果捕撈船直接在海外註冊,就會方便許多。

類似帝王蟹跟金槍魚之類的名貴海鮮,目前國內都是從國外進口。要是有條能在海外捕撈作業的漁場,莊海洋也能將捕撈到的漁獲,直接出口到國內來。

總而言之,一番盤算下來,莊海洋覺得購買這樣一座海洋牧場,前提投入的資金雖然不菲。可後續的收入,以他擁有的本事,想必也能賺回不菲的財富。

做爲一個想征服大海的漁人,只在本國海域折騰那不叫本事。有機會的話,讓國外的漁船主感受一下東方漁人的本事,或許才是莊海洋的野望吧!

吃過早飯,莊海洋從自家水箱,裝了兩隻龍蝦還有幾隻大皮皮蝦,最後又挑了一塊龍涎香,還有一些果蔬,跟王言明打過招呼後,便開着快艇前往小鎮。

其它的戰友,大多都沒什麼事,那自然就待在家裏睡懶覺,或者找到事情做打發時間。如果他們想出海的話,家裏還有遊艇跟漁船可用。沒事,騎摩託艇飆幾圈也行!

當莊海洋抵達自家別墅的碼頭,接到電話的陳重也已經過來。對陳重而言,那怕每次都充當跑腿的,可陳重還是不敢不來。現如今,莊海洋確實混的比他好。

只是當他看到,莊海洋準備送給自家老姐的海鮮時,眼睛瞬間瞪大道:“握了個草!這皮皮蝦那搞的?有這好東西,怎麼不想着賣我幾隻?”

對陳重而言,這種需要進口採購的大皮皮蝦,採購起來也相對麻煩。要是莊海洋能提供的話,不是能省很多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