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二三章 龍涎香之妙

並非每次出海都能碰到新鮮的事物,即便來到新的海域,能碰到一些新鮮事。可隨後的兩天時間裏,莊海洋跟一衆戰友都覺得,在這裏跟在其它地方沒什麼區別。

看到最後一網魚被拉上船,莊海洋也隨即吩咐王言明啓航回家。跟以前一樣,只要水艙裝滿魚蟹,那就沒必要繼續待在海上。再打撈到漁獲,也沒地方可放可養嘛!

在其它戰友開始簡單洗漱,等待着吃飯跟回家痛快洗個澡時,莊海洋卻待在自己的休息室,望着擺在身前的幾砣礦石塊的東西,準備試一下此物是不是那般香。

“看這樣子,水分應該都曬的差不多。弄點下來燒一下,看看到底什麼情況!”

相比剛打撈上船時,這些龍涎香都顯得很粘手,而且還充滿惡臭之味。眼下變成硬塊後,臭氣雖然已經聞不到,卻也聞不到什麼香味。

同樣首次見到這種東西,莊海洋心裏也有些犯嘀咕。要是自己判斷失誤,那還是很丟人的一件事。鑑於這種情況,他肯定要自己先驗證一下才行。

儘管船上沒有專業的薰香工具,可莊海洋還是從硬塊上,刮了一點粉末下來。找來一塊小鐵皮,將爲些粉末放置在鐵皮上,而後用酒精燈燒烤鐵皮上的粉末。

隨着鐵皮開始受熱,那些粉末也漸漸冒出肉眼可見的煙。令莊海洋欣喜的是,當他聞到竄入鼻腔的煙霧時,很快感受到這股煙霧很香,一種令人說不出的香味。

“哈哈,看來我果真沒看錯,這玩意真是龍涎香。這香氣,確實很與衆不同啊!”

如同網上看到那般,做爲修行者的莊海洋,也能感受到這股香氣,令自己的心神都變得更安穩。而體內修煉出的氣息,在這股異香之下,似乎也變得平穩了許多。

“看來此物,當真是安神凝氣之效,好東西啊!”

其它正在船上休息的戰友,很快有人伸長鼻子嗅道:“什麼東西這麼香?”

“廚房炒菜吧!可這香味,感覺不像飯菜的香味啊!”

“屁!現在這麼早,老吳怎麼可能這麼早弄飯呢?這香味,怎麼跟香水一樣?”

那怕莊海洋也沒想到,即便他點燃的粉末不多。可這些粉末產生的煙香之氣,卻擴散到整條船。連待在駕駛艙的王言明,也被這股突如其來的異香所吸引。

按理說,常年泡在海上的打撈船,又經常捕撈魚蝦,上船只能聞到魚腥之味。可現在,竟然聞到這樣一股奇特的香味,也難怪會引起他的注意。

閒着無事的不少戰友,隨即尋找香氣傳出的源頭。當衆人來到莊海洋的休息室外,很快有戰友道:“這裏香氣最濃!難不成,那幾砣真是龍涎香?”

“問一下不就知道了?”

就在戰友準備敲門時,房門卻隨即被打開,莊海洋佯裝一臉驚訝般道:“你們怎麼來了?出什麼事了嗎?”

“沒事!你沒聞到一股香味嗎?”

“聞到了,怎麼了?”

“你搞出來的?那玩意,真是龍涎香?”

“那還能有假!不會吧?我就刮點粉末,香氣還傳到整條船上不成?”

“嘿嘿!要是沒聞到,你覺得我們會過來嗎?真沒想到,那麼臭的東西,竟然會變得這麼香。難道這玩意跟臭豆腐一樣,聞着臭,吃着香嗎?”

當有一位戰友說出這話,其它戰友隨即裝作嘔吐道:“能別說了嗎?你再說下去,往後誰還敢吃臭豆腐啊!這是抹香鯨的排泄物,不是臭豆腐,不能吃的!”

被懟的戰友隨即道:“哦!那應該說,聞着臭,燒着香,對吧?”

聽着這些戰友的調侃,莊海洋也笑着道:“看來這玩意,果真不愧是製作香料的好東西。往後的話,咱們待在船上休息,只要燒一點,應該能睡的更踏實吧?”

“海洋,有錢也不能這樣糟踏啊!這可是龍涎香,價比黃金呢!”

結果令戰友氣結的是,莊海洋卻笑着道:“沒事啊!聽說龍涎香的香味能保存很久,往後咱們出海,每次點一些驅除那些魚腥味。反正有好幾砣,不怕!”

“好吧!反正是你的寶貝,你自己看着辦就好。相比聞着魚腥味入夢,這香味確實讓人聞了覺得舒服。你先前點了多少?我看這香味,好像一時半會都散不掉呢!”

“密閉的空間應該會更好一些!等我回去,找人打聽一下,看看有沒有人會制香。要是製成線香的話,估計效果會更好。你們也不用抱怨,有人腳臭了!”

“這倒是實話!可這樣的寶貝,你真不打算賣?”

“你們覺得,我現在差這點錢嗎?”

此話一出,衆戰友也很無語暗自道:“果然不愧是暴發戶的嘴臉啊!”

從另一塊曬乾的龍涎香上,重新刮了一些粉末下來,莊海洋端着酒精燈跟鐵皮來到駕駛艙。當着衆戰友的面,將其重新點燃後,駕駛艙瞬間變得香氣四溢。

聞到這香氣的王言明也苦笑道:“這駕駛艙突然變得這麼香,還真有點不習慣啊!”

不管如何,經過這種驗證,衆人這才意識到,龍涎香爲何會價格那般昂貴。跟普通的香水相比,這種香氣讓人聞了更覺得舒服。置身其中,確實令人覺得空氣都清新了許多。

要知道,天天待在船上,那怕衛生打掃跟保持的很好。甚至每次出海回家後,船上的被褥之類,都會被重新清洗。可在船上住上幾天,味道還是很難聞的。

可現在,只需點燃一些粉末,便令整條船上都充斥着令人舒心的香氣。之前也有人買過空氣清新劑,問題是只要出了海,那玩意根本管不了多久。

除非一天到晚的噴,否則空氣清新劑起到的效果很有效。相比之下,這些龍涎香的粉末,卻能擴散到整條船,甚至一時半會都能聞到空氣中存在的香味。

通過這種驗證,再傻的人也知道,被莊海洋曬了幾天的幾砣東西,果真是罕見的龍涎香。羨慕之餘,很多戰友也覺得,往後船上有這個,吃住在船上也會變得更舒服。

當打撈船抵達南山島,莊海洋也將曬好的龍涎香,親自放回自家二樓的保險櫃。至於找人檢驗什麼的,等明天有時間,再去趟趙鵬林的莊園即可。

撿到的幾塊龍涎香,大小不一,而且顏色似乎也有點不一樣。這次回來,莊海洋也打算找人詢問一下,看看自己撿到的這幾塊龍涎香,究竟是何品級。

如果趙鵬林等人有興趣,他可以適當出售一些。又或者,乾脆讓他們找師傅,製成相應的線香。真要每次焚燒都從硬塊上刮,估計一塊下來也刮不了太久。

最重要的是,已經瞭解到龍涎香有助於修行,莊海洋也不打算將其出售太多。即便趙鵬林等人需要,他只會出售一小塊讓他們分,以拉攏彼此間的關係。

“這樣的好東西,再多也不嫌多啊!”

望着堆在保險櫃中的藏品,莊海洋也感覺這個買來的大保險櫃,估計很快就要不夠用了。還有被防水雨布包裹,扔在房間一角撿回來的硨磲,都是難得一見的寶貝。

如果將這些東西利益最大化,莊海洋也確實需要好好謀劃一下。好在現階段,他也不用太心急。至少現階段,他還不到退休的時候,還需繼續在海上打拼。

放好東西,莊海洋又回到打撈船,帶着輪換的幾名戰友,繼續前往小鎮賣漁貨。結果那些漁販登船後,很快有人道:“莊小哥,你這船上還噴了香水嗎?”

“朱老板,你這鼻子夠靈的啊!剛纔收拾東西的時候,有個戰友打碎了一瓶除腥的香水。現在還沒揮發掉,估計還要等段時間。這味道,還是好聞吧?”

“還別說!待在你這船上,確實聞不到那種魚腥味。可總覺得,有點不習慣啊!”

“天天跟魚蝦蟹打交道,沒了腥味,怎麼可能習慣呢?”

聽着這些漁販的閒扯,莊海洋也知道龍涎香的香氣,確實能保留很長的時間。這也意味着,往後真要出海的話,頭一天在船艙點一些,也許能管好幾天呢!

時間長了,也許自己這艘打撈船,也會令上船的人覺得身心舒服。只不過,關於龍涎香的事,他也不打算廣而告之。這樣的好東西,自己留着用不好嗎?

賣完魚,望着全部到賬的收入,莊海洋也適時道:“班長,我們回去吧!”

至於隨船而來的吳興城,依然跟往常一樣,坐着陳重的車,回女友住的小區。對他而言,眼下不出海的日子裏,他更多時候都會待在鎮上。

這樣做原因也很簡單,就是不希望跟他過來的女友,一個人待在相對陌生的地方而感覺到太孤單。雖然有工作,可對女友而言,要想適應這邊的環境,也需要時間。

關於這一點,莊海洋自然也能理解,甚至很多時候,都會給他創造條件。換做以前,吳興城在島上還要負責伙食。現如今,除非有遊客過來,否則他都很少回島上。

平時有周紅傑這個廚子負責食堂,他在不在都沒多大關係。而且吳興城也覺得,他真要天天待在島上,只怕周紅傑也會擔心,這份工作早晚有天會保不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