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二二章 甩開它們

做爲公認的海洋精靈,近年來在海上發現海豚的機會越來越難。尤其漁船經常活動的海域,更對海豚造成重大威脅。能在海上看到海豚,確實是件值得慶幸的事。

即便知道這些海豚的以來,令自己不得不臨時停止下午的拖網捕漁。可在莊海洋看來,能這樣近距離感覺海豚,欣賞海豚在海中嬉水之美,這種機會真不多。

清楚這些海豚都是被定海珠釋放的能量引誘而來,莊海洋自然不敢再將定海珠釋放出來。誰敢保證,它們看到定海珠,不會將其一口吞下呢?

別看他是漁人,在海里也擁有堪比海魚的游泳技能。可真跟這些海豚相比,莊海洋還是自認不如。不能釋放定海珠,那肯定要給予些其它好處。

雖說海豚一般只吃活魚,可這種浸泡過定海珠水的海魚,依然引起它們的注意。考慮到這些海豚體型不小,莊海洋只能在海里進行投喂,讓它們撈到好處。

當扔出手中充當餌料的海魚,距離最近的一隻海豚,很快就將海魚吸入嘴中。望着它不時搖晃的尾巴,莊海洋也知道它此刻心情,想來還是很高興的。

“相比其它的海魚,海豚確實顯得聰明許多。希望吃了這些魚,它們能離開這片海域。要不然的話,等下只能回船,等待這些海豚離開再下網捕魚了。”

清楚有這羣海豚在附近,估計還真不好下拖網捕魚。最重要的是,一旦它們感受到定海珠釋放的能量,指不定又會折返而回。到時,它們肯定會被拖網給一網成擒。

令莊海洋高興且欣慰的是,在投喂餌魚的過程中,這些海豚並不會爭搶。相反很有秩序般,一條條游到他身邊。等到最後,那怕觸摸它們也不會抗拒。

“不愧是最精明的海洋生物,難怪這麼受人喜愛!”

正在投喂餌魚的莊海洋,很快發現一條海豚似乎受了傷,遊動的過程中,也顯得姿勢有些怪異。仔細查看後才發現,在它的魚鰭上,竟然纏上了堅硬的魚線。

看到這一幕,莊海洋先給海豚餵食幾條餌魚,而後取出插在腿上的潛水刀。經常在海里,爲確保自身安全,莊海洋也會攜帶潛水刀,確保需要時手中有武器。

或許看到莊海洋抽出武器,其它海豚也顯得有些害怕。好在它們能感受到莊海洋釋放的善意,安撫一番後,受傷的海豚很快便安靜了下來。

原本堅韌的魚線,在潛水刀面前自然不夠看。爲避免傷到海豚,莊海洋動作還是顯得很輕柔。切斷纏緊魚鰭的魚線,原本被勒緊的魚鰭,很快便舒展開來。

因爲魚線纏縛的時間太長,魚鰭看上去還有些傷痕。可解除了魚線的束縛,原本泳姿有些怪異的海豚,似乎也開心了不少,不時衝出海面魚躍而起。

看到這一幕,浮出水面的莊海洋也很開心的道:“這才對嘛!先前看起來,總覺得姿勢有些怪異。現在這樣看,就舒服多了。不錯!”

雖然沒能下成拖網,可難得在海上碰到這樣一羣海豚,待在船上的戰友,也樂得看這些海豚在船下的海中嬉戲。有人擔心莊海洋安全,可看到他露出水面,也長鬆了一口氣。

誰都知道,在海里真讓海豚撞一下,那後果還是很嚴重的。水性再好的人類,跟海豚相比的話,無論速度還是技巧,只怕還是比不了的。

趁着這個機會,莊海洋又朝船上吼道:“鵬子,打一桶餌料出來,等下你們直接在船上投喂。看這架式,不給它們一點好處,估計它們不會離開啊!”

“你喂了,就不怕它們賴上我們嗎?”

“應該不會!實在不行,等下我們把船開遠一點,到其它海域再下網。”

“好!”

清楚這樣的機會難得,莊海洋也不會拒絕讓戰友感受一下。雖然很多人,都有機會在海洋館近距離接觸海豚。可在海上偶遇海豚的機會,真心不多啊!

如果有可能,莊海洋也希望把這些海豚引到南山島那邊。可他知道,這對海豚而言,也並非什麼好事。人類漁船活動越多的地方,對海豚的威脅就越大。

各種漁網跟捕撈用具,都有可能對它們造成致命傷害。反觀在這樣廣闊的外海跟深處,更適合它們生存棲息。最重要的是,這邊漁業資源也豐富。

得到莊海洋的允許,錢雲鵬直接打了一桶餌魚,其它戰友也開始站在船上,給船下的海豚抽投喂這些海魚。已經嘗過餌魚滋味的海豚,還是很給這些戰友面子。

面對海豚以各種方式,搶食那些投喂的餌魚,一衆戰友也很高興。反觀莊海洋,卻藉着這個機會上船。那怕機會難得,可他還是不想讓海豚產生依賴。

看着身邊的王言明,他也適時道:“班長,等下把船往附近開一下,如果海豚伴船遊的話,儘量找機會甩開它們。真讓它們賴上的話,我們估計還真養不起。”

“也是哦!我先前看了一下,這羣海豚快有二十頭吧?”

“嗯!先前我在海里點了一下,總共二十一頭,沒看到什麼幼生的海豚。這樣的海豚種羣,只怕很多年都沒發現。只希望,它們不會被有心人給盯上才好。”

“是啊!如今有些人,真是爲了錢,什麼事情都幹的出來。”

對國內的漁民而言,碰到這種海上的精靈,大多都會避讓跟歡呼。可對其它國家的人而言,海豚依然是他們捕殺的對象。即便不殺,也會對其進行捕撈。

原因便是,海豚在他們眼中,是能換來財富的獵物!

投喂完餌魚,在莊海洋的示意下,回到駕駛艙的王言明,重新啓動打撈船開始離開這片海域。如同所有人意料的那般,海豚羣直接在一側伴遊。

看到這一幕,莊海洋苦笑之餘,突然道:“試試我的精神力,看能否讓它們離開!”

站在船舷上開始釋放精神力,傳達‘離開’的意思。當精神力包裹海豚之時,莊海洋能明顯感受到,正在加速遊動的海豚,果然開始減速。

見這一招有用,莊海洋如法刨制,控制精神力給所有海豚都傳達,讓它們離開的意思。直到所有海豚又聚集到一起,打撈船也開始加速,拉開與它們的距離。

望着被甩在身後的海豚羣,莊海洋跟一衆戰友雖然有些不捨。可所有人都知道,不把這些海豚甩開的話,反倒會對它們造成傷害,也會影響自身的工作。

唯有莊海洋若有所思道:“看來我修煉的東西,有很多功能有待開發啊!”

以前也有試過,利用精神力包裹海魚。可很多時候,那些海魚都顯得無動於衷。利用精神力包裹海魚,延緩海魚的行動,這一點也被莊海洋給試驗出來。

有了這一招,將來在海里捕抓行動靈敏的海魚,也許不再是問題!

航行了一段距離,莊海洋只能重新躍入海中,尋找新的下拖網海域。雖然耽誤了一些時間,可隨着拖網慢慢放入海中,周邊大批的魚羣,也陸續被吸引過來。

而這一次,總算沒發現什麼不速之客。當拖網中的魚羣,被緩緩拉上打撈船。看着傾倒在甲板上的魚羣,船上的戰友也覺得很高興,又開始投入分撿工作中。

對於這羣海上偶遇的海豚羣,所有人都知道,下次能看到的機會只怕不多。除非下次,他們又能這片海域捕漁。否則的話,茫茫大海再相遇,可能性真不大。

分撿完捕撈到的海魚,海上天色也漸暗。挑了一塊水位較淺的海域,將所有蟹籠下完之後,衆人才開始吃晚飯。而打撈船,也在附近選擇下錨停航。

將曬了一天的龍涎香重新收拾回房間,雖然惡臭之味,已經沒早上那麼重。可暫時的話,依然聞不到什麼香味。這也意味着,龍涎香還需再曬幾天才行。

“是不是,等徹底曬乾之後,想來就能驗證了。”

那怕莊海洋已經能確認,這幾砣東西就是龍涎香。問題是,沒聞到所謂的龍涎香味,他肯定還是不甘心。反正還有時間,多曬幾天再試,總會得償所願的。

吃完飯再次躍入海中的莊海洋,還是來到遇遇海豚羣的地方,發現這羣海豚果然不在這裏,他也知道海豚羣應該離開了。對海豚羣而言,它們每天也很忙碌。

要確保族羣的延續,要確保每天捕獵到足夠的食物,它們也需要不斷尋找新的魚羣進行捕獵。真要待在同一片海域活動,只怕再多魚羣也不夠它們捕食的啊!

“再怎麼說,它們也是海中的頂級捕獵者,海中能傷害它們的生物不多。只要避開人類,它們反倒安全。如果有機會,希望下次還能在海上,看到它們的身影吧!”

暗自安慰一番,莊海洋繼續釋放定海珠,開始汲取着海洋中,那些有助定海珠進化的能量。等游回打撈船停錨的地方,確認周邊沒什麼危險,莊海洋也隨即上船。

其它尚未休息的戰友,看到安全歸來的莊海洋,也開始陸續回艙休息。船上的生活,有時就這般枯燥乏味。可想到過兩天就能回家,戰友們也都盼着再次滿載而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