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二一章 不速之客

跟其它出遠海的漁船一樣,莊海洋的打撈船在外海,基本也是捕撈一次便換個地方。這樣做用意也很簡單,就是避免將附近海域的魚蝦蟹一網打盡。

若是有其它漁船覺得,莊海洋挑的地方都是風水寶地,也想跟過來湊熱鬧。那麼最終的結果,只怕會比他們在其它地方打漁更慘,甚至絲毫沒有收穫都有可能。

首次來全新的海域,首次捕撈螃蟹的收穫有些不盡人意。可第二天重新開始起吊蟹籠的戰友們,看着從籠中傾倒出來的螃蟹,一個個都喜笑顏開。

“不錯!這裏的螃蟹個頭不錯,數量也不少啊!”

“都別愣着,趕緊分撿螃蟹。先把那些愛打架的螃蟹挑出來綁好!”

“好!”

在錢雲鵬的催促下,其它戰友也各司其職,挑選自己負責的螃蟹。那些相對不好鬥的螃蟹,只需將其挑出來扔進筐裏,而後倒進輸氣的水艙即可。

唯有好鬥的螃蟹,爲避免自相殘殺,只能將它們的鉗子給綁起來。那樣運回小鎮出售,才能保證這些螃蟹的完整。如若不然,很多螃蟹到時候,都有可能缺鉗少腿。

望着這些喜形於色的戰友,負責拋鉤拉蟹籠的莊海洋也沒多說什麼。偶爾失手很正常,真要失手的次數太多,也會打擊到這些戰友的積極性嘛!

將所有蟹籠收起,趁着距離午飯還有段時間,來到駕駛艙的莊海洋也適時道:“班長,往前面開一段,那邊水位較淺。到時,讓他們到海里遊幾圈!”

“行!”

雖說剛幹完活,又要下海游泳比較耗費體力。可王言明一樣知道,這其實也是一種訓練。幹完活身上都是汗,到海里泡個澡,其實也很舒服。

包括他在內,所有戰友都不希望,在這邊工作幾年後,會養出一個啤酒肚。如果單純只捕漁,有啤酒肚體力差點也無妨。可太胖的話,是無法進行潛水作業的。

這也意味着,他們現在擁有的這份工作,很有可能被其它戰友所替代。君不見,比很多戰友都早過來的朱軍紅,就因爲陪老婆生個孩子,就少了上百萬的收入嗎?

最重要的是,船上少了朱軍紅,依然沒影響打漁跟打撈工作。這就說明,他們並非無可替代。說的再直白點,多一個人少一個人,對莊海洋而言真沒影響。

抵達莊海洋所挑選的海域,這邊的海水也不算深,可勝在相對乾淨許多。望着在海中來回暢遊的戰友,莊海洋卻很老實待在船上,看着戰友偶爾進行游泳比試。

偶爾有漁船經過,看到莊海洋這幫人,竟然在海里遊玩嬉戲,也很驚訝道:“這不是出來打漁的吧?竟然還有精力,跑到海里游泳。跑這來玩,真有錢!”

沒錯!在其它漁船跟船員看來,莊海洋這些人的行爲,確實顯得有些另類。可知曉打撈船底細的小鎮漁船,卻知道這條船在他們當地,已經成爲傳奇般的存在。

除了少數幾名船員,清楚跟莊海洋出海打漁,確實很閒外,其它人並不知道,莊海洋的團隊那怕看上去工作時間不長,可每次的收穫,都比別人多出數倍。

用莊海洋的話說,他講究工作效率。相比一天忙到晚,收穫卻少的可憐。還不如多花時間,找準機會下籠跟下網,確保每天收穫正常即可。

在戰友們下海遊玩時,莊海洋則抱出放在泡沫箱的幾砣翔,將其放置在船上乾燥處暴曬。雖然這幾砣東西現在看起來噁心,可曬上幾天情況就會有所好轉。

甚至於,莊海洋都決定回小鎮後,找人鑑定一下這幾砣東西。如果確認是龍涎香,他也打算保留一塊,將其製作成香薰。那樣的話,相信效果應該不錯。

“網絡小說中,不都說用龍涎香製成的香薰有助修行嗎?不試試,誰知道呢?”

從網上查詢到的資料,用龍涎香製成的香薰有助睡眠,有安神益腦的效果。即便不能助力修行,將其收藏起來,將來助力老婆孩子睡覺,相信效果也不錯。

即便龍涎香價比黃金,問題是這年頭黃金有錢就能買到。可真正的龍涎香,卻並非有錢就能買到。這樣的好東西,暫時不差錢又何必賣掉呢?

以他對趙鵬林等人的瞭解,如果那些不差錢的股東,得知他手裏有這種好東西,估計都會要求私下交易。對真正不差錢的富豪而言,他們更追求自身的生活品質。

望着在太陽暴曬下,依然還散發着惡臭氣息的龍涎香,莊海洋也笑着道:“聞着臭,點着香!大千世界,還真是無奇不用。只是不知道,這些龍涎香品質如何。”

雖然對龍涎香知之甚少,可他至少知道,龍涎香也是分品級的。如果是抹香鯨剛排泄出來的,那曬成的幹品,效果只怕也不太好,品級自然就有些低。

相應的,如果在海里被海水浸泡的時間越長,那麼這種龍涎香曬乾之後,香味就會更加濃烈。以莊海洋的瞭解,這幾十年在周邊海域,都鮮少發現抹香鯨的存在。

如果這些龍涎香,已經埋在海中上百年,那麼它的品質,相信也不會差。真正極品的龍涎香,市場上基本很少看到。一旦發現,往往都會被人花高價購買收藏。

雖然有人說,那些香水奢侈品中,大多都添加了龍涎香的成分。可實際上,很多的頂級香水,大多都是化學合成。真正添加純天然龍涎香的香水,或許唯有私人定製了!

等其它戰友陸續上船,看着正在擺弄幾砣翔的莊海洋,也很無語道:“海洋,等下不吃飯了?老擺弄這些,你就不怕等下噁心的吃不下飯嗎?”

“你們把它當成臭豆腐不就行了?聞着臭,看着香啊!”

反懟回去的莊海洋,很快看到一些戰友滿臉噁心的道:“求求你,千萬別再說了。自從知道這玩意是什麼,我就覺得有些受不了。等下,我們還要吃飯呢!”

“我知道,你們是羨慕妒嫉。等曬乾了,到時我搞一小塊,將其點燃,讓你們知道什麼叫寶貝。這玩意,以前只有皇帝才能享用呢!沒見識的傢伙!”

私下沒工作的時候,莊海洋跟這些戰友插渾打科,也顯得有些沒大沒小。這種相處方式,也更有助於增加彼此的信任。至少現階段,還從未發現戰友吵架的事。

偶爾有些不快,酒桌上喝頓酒,基本都解決了。都是些雞毛蒜皮的小事,要是還記仇的話,莊海洋也會覺得,擁有這種性格的戰友,不適合待在團隊裏。

午休過後,下午的捕漁作業繼續進行。就在莊海洋搜索漁羣的過程中,其它戰友依然待在船上,等待着隨時下拖網的指令。可剛釋放定海珠,莊海洋便有些愣住了。

望着從四面八方涌來的魚羣,莊海洋卻無法打出下拖網的手勢。原因是,他看到有一羣不速之客,絲毫沒理會在嘴邊的魚羣,而是直奔莊海洋而來。

而此刻待在船上的戰友,同樣滿心歡喜道:“快看,你們快看,那是海豚吧?”

“是!真沒想到,能在這裏看到海豚。這羣海豚,看上去數量不少呢!”

反觀將定海珠收起的莊海洋,看到圍在身邊的幾隻海豚,也覺得很無奈道:“你們湊什麼熱鬧啊!有你們在,我怎麼敢下網捕魚啊!”

雖然莊海洋知道,經常有漁船捕撈到海豚。可對他而言,面對這些海洋精靈時,他還真沒想過傷害。而他更清楚,目前在周邊海域,真的越來越難看到這些精靈。

在莊海洋觀察這些海豚的同時,被定海珠能量吸引而來的海豚,也在觀察着莊海洋這個人類。對海豚而言,它們並不懼怕人類,相反很樂意跟人類打交道。

“吱吱、啾啾!”

面對這些圍過來的海豚,莊海洋也不敢輕舉妄動。再怎麼說,海豚的重量也不輕,直讓它們撞一下,只怕造成的傷害也不小。而那些魚羣,很快又四散逃去。

當莊海洋浮出水面,給船上戰友打出‘暫停’的手勢時,錢雲鵬等人也笑着道:“這一網,估計打不成了。不把這些海豚趕走,我們怎麼敢下拖網呢!”

“沒事!難得碰到這羣傢伙,多看看,過過眼癮也不錯啊!”

“海洋呢?他還在海里,不會受傷吧?”

“我看啊!這羣海豚,估計就是衝着他來的!看他先前的樣子,應該沒事!”

在衆人七嘴八舌討論之時,王言明也適時降低船速,看着不時在船邊魚躍而起的海豚。而此刻的海水下,那些海豚依然‘包圍’着莊海洋,似乎在索求着什麼。

看到這一幕,莊海洋也很無奈道:“真要讓你們知道,我身上有你們喜歡的東西,估計你們都要賴上我了。算了!不給你們一些好處,你們怕是不肯離開了。”

說着話的莊海洋,很快游回打撈船邊,朝船上的戰友說了一下。沒多久,錢雲鵬便取出依然泡在桶裏,用來捕撈螃蟹的餌料,將其裝在防水袋扔給莊海洋。

拿到餌料再次潛入海中,看到那些圍在身邊的海豚,從袋子裏取出一條充當餌料的雜魚。將其捏在手中,果然引起那些海豚的注意,它們的叫聲更加響亮歡愉了許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