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二零章 撿到幾砣翔

相比上午的螃蟹收穫有些差強人意,下午放拖網的收穫,卻令一衆戰友眉開眼笑。看到被打撈上船的那些海鮮品種,不少戰友都知道這一網海鮮還是蠻值錢的。

清理乾淨甲板,打撈船又在莊海洋的指揮下,朝着周邊的淺水海域而行。選擇適合下錨的休息地之餘,也爲再次下蟹籠,挑選新的位置。

航行了近一小時,莊海洋終於找到一處,適合螃蟹棲息的淺海區。隨着重新裝好餌料的蟹籠,被一個個扔進海里,今天的打漁工作也隨即宣佈結束。

當戰友換好衣服準備休息時,莊海洋也適時道:“你們在船上休息,我去周邊轉轉!”

跟船上的戰友打過招呼,縱身躍入海中的莊海洋很快消失。望着漸漸暗下來的天色,很多戰友也笑着道:“這傢伙,還真是不肯放過任何休息時間啊!”

“人家有這樣的體力跟水性,換做我們的話,估計都不怎麼願意下水吧?”

“剛吃完飯就游泳,對身體不好。別跟那家夥比,他純屬BT!”

私下這種調侃跟打趣,一衆戰友也都習慣了。可對莊海洋而言,他並未忘記此時來這邊打漁的真正目的。那怕十遊九空,可這已經是他的習慣,也不怎麼想改變。

一邊潛游一邊巡視着海底,莊海洋也不時釋放精神力,尋找可能有沉船的海域。只要沉船不是埋的太深,以他的精神力,還是能發現深埋海底的沉船。

相比國外打撈船,往往都需要動用相應的探測器,莊海洋覺得他如同人形探測器。只需精神力過濾一下,便能知曉淤泥之下,究竟有沒有沉船的存在。

偶爾出水換氣觀看方位的莊海洋,更多時候都潛在海中。隨着修爲的提升,他在海中潛泳時間也變得越來越長。只是在海里,還是很難分辨方向的。

正當莊海洋覺得,今天又要無功而返時,看着前方出現的島礁,潛游許久的他也打算上去走走。雖然這座島礁沒植被,而且漲潮時有可能被海水給淹沒。

可在莊海洋看來,這座島礁沙灘還是很不錯,難得看到不過去看看,多少還是有些遺憾。類似這樣沙堆般的島嶼,在公海還是偶爾能看到,跟暗礁還是有所不同的。

游到島礁淺水區,看着掩埋在沙礫中的各種貝殼,其中很多貝殼都只剩空殼。換做其它人,肯定會挑些漂亮的帶回去當裝飾品,可莊海洋自然沒這種興趣。

踩在柔軟的沙灘上,步行到露出海面的島嶼上,看着周圍的海水,莊海洋也知道自己看的沒錯。等漲潮之時,相信這座現在露出水面的島礁,很快就會消失在海面上。

正當莊海洋感受沙礫跟腳掌接觸的舒爽感時,行進中的莊海洋突然感覺,似乎踩到什麼有點粘跟硬的東西時。趕忙把腳從沙裏抽出來,卻發現腳掌並沒什麼損失。

望着掩埋在沙礫中的東西,看到腳掌粘到之後,竟然還聞到一些臭味。就在莊海洋自嘲,在海里也能踩到狗屎時,他卻突然愣住了,趕忙彎腰扒開旁邊的沙礫。

“不會真是那東西吧?”

將埋在沙礫中的東西挖出,清洗乾淨粘在上面的沙礫,雖然聞起來有些臭,甚至捧在手裏也有點噁心。可莊海洋仔細分辨一番,還是覺得這東西應該是寶貝。

“雖然不知道,這裏怎麼會有這個?可想來,這應該就是所謂臭卻有異香的龍涎香!”

沒錯!先前被噁心到的莊海洋,此刻卻將東西小心翼翼捧在手中,絲毫沒覺得這東西有多臭的他,也是認出這種東西,應該就是近年來,越來越罕見的龍涎香。

將掛在身上的網兜取下,再取出防水布將其包裹起來。沿着這片鋪滿沙礫的地方,莊海洋直接用精神力開始進行掃描。沒多久,又找到被沙礫掩埋的幾大砣龍涎香。

所謂的龍涎香,其實就是抹香鯨科動物的排泄物。沒曬乾之前,確實臭氣薰天。可等到它徹底凝固成形,那麼焚之便有持久香氣,也是製作香水的稀有原料。

沿着這座意外發現的島礁,莊海洋仔細搜索了一番,確認只能找到這幾大砣後,還是很高興的道:“雖然還不敢完全確定,可應該八九不離十,等其曬乾就知道了。”

望着擺放在沙堆上,那幾塊被自己陸續挖出的惡臭塊狀物,莊海洋還是很高興將其用攜帶的防水布包裹起來。好在數量不算多,剛好綁在腰上能一次性帶回。

找準打撈船停錨的位置,莊海洋帶着愉悅的心情,開始往回潛游。不時露出水面查看方向,確認沒遊走又繼續潛游,直到發現打開大燈停錨的打撈船。

正在船上還沒休息的戰友,看到浮出水面的莊海洋,直接道:“海洋回來了!”

找到懸掛的繩梯,莊海洋直接往上攀爬。待其翻身上船,很多戰友都好奇道:“海洋,腰上包的什麼東西?鼓鼓囊囊的,又找到什麼寶貝嗎?”

“啊!有寶貝,趕緊看看!到底是什麼寶貝?”

面對衆戰友的好奇跟圍觀,莊海洋也笑着道:“是不是寶貝,還要等回去才知道。你們真要看?可看了之後,你們別覺得噁心就好哦!”

“噁心?什麼東西?等等,我好像聞到什麼臭味了?”

當着衆戰友的面,莊海洋從腰上解下其中一砣被包裹的龍涎香。解開包裹的防水布,很多戰友瞬間捂住鼻子道:“握了個草!這是什麼東西?怎麼這麼臭?”

“這玩意看上去,怎麼跟砣翔一樣啊?”

看着這些戰友的表情,莊海洋卻繼續道:“怎麼?沒人知道,這是什麼嗎?”

從莊海洋愉悅的表情中,很多戰友也開始猜測,這究竟是什麼東西?

而莊海洋又適時道:“給你們一點提示,這東西說起來,還真是一種鯨魚拉出來或者吐出來的排泄物。別看它現在臭的很,可曬乾之後,就會變成一種寶貝。”

話都說到這個份上,很快有戰友興奮的道:“等等,我猜到了,這玩意不會是龍涎香吧?”

“什麼?比黃金還值錢的龍涎香?龍涎香,怎麼是這種鬼樣子,還這麼臭?”

就在衆人七嘴八舌中,莊海洋卻道:“你們見誰拉的翔會是香的呢?臭歸臭,可這玩意真是寶貝。等曬乾了,到時掰一點燒,到時就知道是不是龍涎香了。”

跟打撈沉船還有捕漁所不同,這種莊海洋自己找來的寶貝,肯定也用不着跟這些戰友分享。可在很多戰友看來,如果這幾砣都是龍涎香,那這次莊海洋真賺大了。

給衆人看了個樂子,莊海洋隨即把東西搬回自己休息的房間。現在天黑,這玩意自然曬不了,還是將其暫時裝到泡沫箱裏蓋上,省的讓其繼續散發惡臭之氣。

在莊海洋開始換衣服時,其它戰友也很羨慕的道:“海洋這傢伙的運氣,還真不是一般的好。要是那幾砣真是龍涎香,估計又能賣個幾百上千萬吧?”

“有這麼貴嗎?”

“網上不是傳言,這玩意論克***黃金都值錢呢!”

“物以稀爲貴!別看它是一砣翔,卻是價比黃金還貴的翔呢!”

羨慕的話有戰友說,可依然沒戰友會說,這些莊海洋找到的寶貝,也要讓他們分潤一筆。正如王言明一直所強調的,做人要知足,更要有自知之明。

聊着這些閒話,看到時間差不多,王言明也催促衆人去休息。至於先前那幾砣東西,究竟是不是他們只聽過沒見過的龍涎香,估計也要等東西曬乾再說。

可不管是不是,這些東西跟他們都沒多大關係。若是羨慕的話,他們也可以下海去找,看看有沒有這樣的運氣。先不說能不能找到,即便見到也未必會撿。

相比憧憬這樣的好運,還不如踏踏實實的工作。幹好自己力所能及的工作,才是他們最應該做的。真要好高騖遠,想跟莊海洋拼運氣,成功的可能性幾乎爲零。

反觀回船的莊海洋,晚上基本都不怎麼下海,更多時候都待在自己的船長室休息。當然,在其它戰友看來他是休息,可實際上還是盤坐在船艙打坐修行。

儘管夜間有安排戰友值夜,可真有什麼風吹草動,修行期間的莊海洋一樣能感知到。真有什麼突發情況,值夜的戰友沒發現,莊海洋也能及時示警嘛!

當天色漸漸放亮,太陽尚未升起之時,莊海洋又會去海里暢遊一番。清晨與傍晚時分的暢遊,更多也是讓定海珠,從周邊的海洋中,汲取它所需要的能量。

雖然定海珠跟以前沒什麼區別,可莊海洋也能感覺到,定海珠發揮出的威力越強,對他的作用也會越大。這種情況下,自身修煉不能鬆懈的同時,也要助力定海珠進化。

加上每次出海打漁,定海珠釋放的能量都不可或缺。不花時間補充能量,只一味的消耗定海珠的能量。時間一長,莊海洋也很擔心,將來有天定海珠會離他而去。

最重要的是,每次想起放在自家二樓的大硨磲,莊海洋更擔心不給定海珠補充能量。溫養在體內的定海珠,有一天會不會反噬,將其徹底吸成人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