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一九章 美味大蝦蛄

清晨天剛矇矇亮,待在打撈船修行一晚的莊海洋,依然是船上最早醒來的那一個。看到正在值夜的戰友,打過招呼便下水,開始每次出海的日常晨練。

一起出海這麼多次,隨船出海的戰友,基本都知道他的習慣。負責值夜的戰友,望着躍入海中,很快便消失無影的莊海洋,也只能苦笑的搖頭。

很多戰友都羨慕此刻莊海洋的潛泳能力,可更多戰友都知道,這份能力得之不易。別看他們天天說對方愛當鹹魚,可真要比訓練積極性,只怕誰也不如莊海洋。

“這傢伙,除了女友在家會乖一點,平時好像都精力無限啊!”

感慨之餘,值夜的戰友也知道,他們每次出海都能滿載而歸,很大原因都要歸功於莊海洋。別看對方只是動動嘴,可換做其它人指揮,恐怕結果就不是這樣的。

在海里暢遊近兩小時,將昨晚修煉的成果徹底消化,回到船上時其它戰友也起來了。簡單吃了些早餐,莊海洋也隨即道:“班長,準備起錨吧!”

“好!你們幾個,動作麻利點,換衣服準備幹活了。”

“好!馬上!”

其它幾個蹲一起吃早餐稍慢的戰友,聽到王言明的招呼,也很快將碗裏的早餐消滅掉。提前吃完早飯的戰友,這會大多都換好衣服,準備開始今天的工作。

當打撈船開到昨晚下蟹籠的海域,依然是莊海洋負責拋鉤拉籠。隨着第一個蟹籠被吊起,盯着蟹籠的戰友都笑着道:“不錯!看來這邊的螃蟹也不少呢!”

“希望大的能多些!前幾次撈的螃蟹,小的好像更多了。”

“每次都挑大的撿,小的都扔回海里,次數多了,自然小的更多了。”

閒聊過程中,蟹籠也被解開傾倒於甲板上。就在這時,突然有戰友道:“握了個草,這是什麼鬼東西?等等,好像是皮皮蝦,可這個頭未免太大了吧?”

望着幾隻在甲板上蹦噠的超大皮皮蝦,第一次見的戰友都覺得意外。正在鉤蟹籠繩的莊海洋回頭瞄了兩眼,隨即道:“這就是皮皮蝦,只是個頭更大。”

“海洋,那這玩意能吃嗎?”

“你們說呢?放心,這玩意非但能吃,而且味道還不錯。普通皮皮蝦論斤,這玩意論只賣。老吳,等下看看能撈到多少,要是不多的話,中午蒜香蒸來嚐嚐。”

“好!”

同樣參與分撿雜魚蝦的吳興城,聽到莊海洋的吩咐,也沒多說什麼。可很快有戰友道:“海洋,這玩意的價格,應該要比螃蟹更貴吧?”

“還行吧!國內海域,很少能碰到這種蝦蛄,目前市面上出售的大多都是從暹羅等國進口過來的。按理說,這種蝦蛄應該在近海常見,這裏能撈到還真有些意外。”

“進口的,那這一隻價格應該不便宜吧?”

“也看重量吧!要是大的話,活的更貴,如果是半熟冷凍的,價格會便宜點。”

做爲海邊長大的孩子,又跟陳重這個海鮮酒樓繼承人接觸的多,這種大皮皮蝦的價格,莊海洋多少也知道。在他看來,吃一隻這種皮皮蝦,還不如吃一隻大螃蟹貴。

難得有機會撈到,自然要自己先嚐嚐味道才行。其它戰友看到數量不多,又聽聞這玩意愛自相殘殺,不好活着帶回去,自然不會拒絕嚐嚐鮮的建議。

小皮皮蝦,來到南山島後這些戰友也沒少吃,皮皮蝦的味道他們自然也知道。難得碰到這麼大個的皮皮蝦,不嘗一下,確實有些可惜。再貴,能貴的過大黃魚嗎?

以前捕到大黃魚,他們都照吃不誤,何況幾隻大皮皮蝦呢?

讓莊海洋有些意外的,後續吊起的蟹籠中,或多或少都能看到這種大皮皮蝦的身影。沿着放蟹籠的海底感應而去,莊海洋發現這片海域底下,淤泥似乎也不少。

想到皮皮蝦愛鑽淤泥,他才若有所思道:“敢情還是片淤泥地,令這些皮皮蝦棲息於此!”

負責分撿螃蟹之外雜魚的吳興城,看着在桶裏撕殺的皮皮蝦,也笑着道:“還別說,這玩意比小皮皮蝦兇殘好鬥多了。這對鉗子,跟螳螂臂一樣啊!”

“老吳,中午搞個椒鹽的嚐嚐,以前吃的皮皮蝦味道好,就是肉少,這玩意應該肉多吧?”

“看這肚皮跟份量,肉應該不少!”

螃蟹還沒撈完,衆人便開始商量起如何吃的事情來。對於這種情形,莊海洋也沒多說什麼。對這些戰友而言,隨着出海的次數增多,他們也習慣了船上的生活。

不時笑一笑,鬧一鬧,船上氣氛也不至於死氣沉沉嘛!

隨着最後一個蟹籠被收回,負責指揮分撿工作的錢雲鵬,看着傾倒在水艙的螃蟹,還是很直接的道:“海洋,今天的商品蟹,好像沒以前那麼多。”

“這收成還可以吧!這是片新海域,咱們還不怎麼熟悉,多走幾塊地方,應該能找到螃蟹更多的海域。數量雖然少了些,可螃蟹個頭都蠻大的,對吧?”

“論!單隻的大螃蟹,確實比以前多。按理說,有這麼大的螃蟹,螃蟹應該更多才是啊!”

“昨天下蟹籠,我只看到這邊水位淺,也有不少海藻生物。可先前看到那些蝦蛄才知道,這海底應該淤泥比較多。對很多螃蟹而言,它們還是愛棲息在有沙石的地方。”

“這樣嗎?那明天,咱們又要換個地方下籠子?”

“嗯!能有這樣的收穫,我們應該知足了。我現在發現,你們比我還貪心啊!”

“那能呢!我就琢磨着,既然都出海了,那漁獲不是越多越好嗎?”

“話雖如此!可你們應該知道,螃蟹這海里有,問題是我也不可能,把它們趕進蟹籠去。沒事,等明天重新選個地,保證比今天撈的螃蟹多。”

對莊海洋而言,那怕偶爾有失手的時候,可他一樣不會覺得沮喪。其它戰友覺得失手,換成其它的漁老大,估計早就笑的合不攏嘴。做人,知足才會常樂嘛!

吊完蟹籠,莊海洋也讓王言明開着打撈船,在附近海域慢慢航行。等午餐做好,看着陸續端上桌的海鮮,那盤椒鹽皮皮蝦,瞬間成了衆人圍攻的對象。

只是看到如此堅硬的外殼,不少戰友都笑着道:“吃這玩意,怎麼跟吃螃蟹一樣?”

“找剪刀吧!把外殼全部剪掉,看看這皮皮蝦到底有多少肉!”

吃螃蟹的工具,打撈船上肯定不缺。隨着剪刀拿來,一隻只皮皮蝦都被戰友們解剖成一具具長條形的蝦肉。配上吳興城自制的調味料,衆人吃的也是滿口留香。

“過癮!還別說,這皮皮蝦確實肉多,吃起來的味道,一點不比螃蟹肉差。”

“嗯!鮮、香、甜,肉還有點嚼勁,味道確實不錯,好吃!”

每次出海,都能品嚐到各種剛捕撈出水的海鮮,這些戰友對於那些海鮮好吃,心裏也多了有譜。雖然吃海鮮還沒到吃膩的份上,可有些海鮮真吃的夠多了。

唯有一些以前沒嘗過的海鮮,才會讓他們覺得新鮮且美味。而這次來這邊打漁,這些大蝦蛄的味道,還是征服了這些戰友略顯挑剔的嘴巴。

反觀剝着蝦蛄的莊海洋,聽着這些戰友的閒聊,很多時候都不怎麼插話。隨着實力的提升,他對於口舌之慾,也比以前少了許多。準確的說,應該是更挑剔。

別看每天吃飯,他都跟其它戰友沒什麼兩樣,吃的不算多卻也不算少,合符常理的進食。可更多時候,莊海洋吃菜都會挑些青菜,還有味道不錯的新鮮海鮮。

換做其它的菜品,真正能令他滿意的真不多。若非久了不吃還會覺得餓,莊海洋有時都懷疑,他是不是進入小說中,別人所說的辟穀境界了。

嘗了兩隻剛打撈到的蝦蛄,莊海洋更多將目標放在自家種的青菜,吃完一碗飯便宣告午餐結束。在其它戰友看來,這個進食量跟他消耗的體力相比,應該還是遠遠不夠的。

剛準備離開時,吳興城也適時問道:“海洋,剩下那些蝦蛄怎麼辦?”

“要是你們喜歡吃,那晚上再整一盤不就行了?”

“再好的東西,連着吃也會膩的啊!而且這蝦蛄味道確實不錯,不帶點回去嗎?”

“這樣嗎?那等下單獨找個桶,把剩下的蝦蛄養在桶裏。另外,我找點東西將其綁起來養。要不然,估計等我們返航時,這些蝦蛄都死的差不多了。”

“行!”

清楚這種蝦蛄極其好鬥,要想把活的運回去,也要跟綁那些好鬥的螃蟹一樣,將其捆綁起來獨個養。真要冷凍的話,再解凍蒸出來,味道也沒現在這般好。

如同很多人所說,海鮮吃的就是鮮味。一旦凍過,味道還是比新鮮的差上許多。想到這種蝦蛄,自家老姐未必吃過,帶幾隻回去讓她嚐嚐鮮也不錯。

最重要的,還是這種大皮皮蝦,兩個小丫頭應該都喜歡吃。反正數量不算多,也沒興趣單獨出售。帶回家,讓那些在家的人嚐嚐鮮,相信她們也會喜歡的。

而嘗過鮮的戰友,雖然覺得這大皮皮蝦味道不錯。可真要天天吃,估計要不了幾餐就會吃膩。換着花樣準備菜單,也是吳興城這位隨船大廚的工作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