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一八章 開闢新航線

忙裏偷閒的老部隊慰問之旅結束,迴歸南山島的戰友們,心態似乎也跟以前有所不同。如果說之前他們還懷念部隊,爲沒能留隊而遺憾,那現在反倒想通了。

拋開爲國守海防的大義不論,當初這些戰友覺得不能留隊心有遺憾,更多還是覺得習慣了部隊生活。其次,做爲士官他們的收入,還是比退役後找工作要好些。

可眼下加入莊海洋創辦的漁業公司,工資收入相比當初在部隊,自然要好上太多。最重要的是,在這邊的生活比部隊更自由,甚至還沒那麼大的壓力。

當莊海洋迴歸南山島,跟王言明喝茶閒聊時,這位老班長也笑着道:“這趟老部隊之行,這幫傢伙算是徹底收心了。現在他們,終於放下當初不能留隊的心結了。”

“班長,其實這次去部隊,我們收穫也不小。不出意外,過段時間咱們也能重新穿上國家發放的軍裝。只不過,我們將來的身份,就是海軍麾下的預備役軍人了。”

“啊!這事之前,你怎麼沒跟我說呢?”

“這些事,也是老連長後來跟我說的。只是預備役的軍裝,咱們也只能去集訓的時候穿。可我相信,集訓的時候,大家夥應該都能摸到槍過過打靶的癮。”

“那也不錯啊!不管什麼軍裝,只要是軍裝,那也是榮耀啊!”

類似王言明這些退役士官,雖然也被例入老家當地的預備役成員名單中。可他們是海軍退役,而老家的預備役部隊,大多都是由陸軍組成,很少會動員他們。

若能加入南洲這邊的海軍預備役,意味着他們也是海防力量的正式一員。每年抽時間,參加相應的預備役集訓,對他們而言非但不反感,反倒覺得很期待。

對當地的海防部門而言,自然也會全力配合海軍方面的工作。何況,有這樣一支由專業潛水員組建的打撈隊,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有需要動員的時候呢!

談完這些涉及戰友的公事,莊海洋也把定製飾品的事,跟王言明說了說。聽到這,王言明也很直接道:“請大師出手定製的飾品,只怕價值都不菲吧?”

“放心!這筆錢,都會由公司支付。我做爲大股東,只需額外多支付一筆加工費就行。至於材料的錢,你也知道,這等於沒有。當然,太昂貴的肯定沒辦法。”

“少來!我結婚時,也跟你嫂子選過首飾,我知道鑲極品翡翠的飾品,那件價格都不低。你每人送一件,只怕也花費不小。我覺得,還是不用破費了。”

清楚莊海洋做爲老闆,對待他們這些戰友,也可謂仁至義盡。可在王言明看來,做人也要適可而止。打漁也好,打撈沉船也罷,他們拿到的分成已經不少了。

可最後莊海洋還是道:“班長,說的簡單點,你跟軍子已經結婚。當初你們結婚,我也沒去喝你們的喜酒。送件飾品,當成你們結婚的禮物,不過份吧?

如果今年子濤跟阿瓦依結婚,想來他們肯定會邀請我們去喝喜酒的。你們包點禮金,相信他還是會收的。而我做爲老闆,總不能也送錢嗎?這飾品,算是我的一點心意。

最重要的,錯過這次的機會,下次再想送你們一些有紀念意義的東西,只怕也沒這麼容易了。太昂貴的我肯定送不起,可一些小飾品,我覺得還是沒問題。

那怕剩下這些還單身的戰友,有一件這樣的飾品,將來送給老婆,相信他們老婆也會高興吧?說的再直白點,就算將來缺錢,這玩意拿到送拍,相信價格也不低。”

見莊海洋話都說到這個份上,王言明最終也不再多說什麼。說的簡單點,這是屬於所有戰友的福利。如果他建議取消,其它戰友知道又會做何感想呢?

雖然製作飾品的翡翠,都是那些大件的邊角料。可所有戰友都知道,單單大師定製的意義就不一樣。何況,那怕是邊角料,可在很多人眼中,依然是極品翡翠做的。

相比之下,莊海洋替女友還有老姐準備的飾品,那價值自然不一樣了。對於男友的貼心,剛陪男友過完週末的李子妃,看到發來的飾品,也掩飾不了內心的喜悅。

“這樣一套下來,只怕很花錢吧?”

“用不了多少錢!事實上,對那些邀請的大師而言,他們也很樂意接這種訂單。私人訂製,還是幾塊存世稀少的極品翡翠。這種機會,對他們而言也不多呢!”

“嗯!那我知道了!等選好了,我告訴你。另外,大姐那邊呢?”

“還是先不跟她說,等做好了直接送給她。真要跟她說,以她的性格,你覺得她會答應嗎?我琢磨着,等她生下寶寶做週歲宴,當成禮物送給她。”

“嗯,也不錯!”

同寢室的女孩,得知這個消息,也是羨慕到不行。如同世人所說,女孩對於珍寶大多沒有什麼抵抗力。如同昂貴的翡翠飾品,更是每個女孩都希望擁有的吧!

好在令林婉欣喜的是,得知她也能定製一件項鍊或耳環,那怕跟李子妃沒法比。可她同樣知道,這也是莊海洋給男友,或者說給她的福利呢!

除了將飾品做爲戰友結婚的禮物外,私拍會結束的打撈分紅,也如數發放給這些戰友。看到各自帳戶增加的金額,這些戰友也表現的極其興奮。

年前來時,他們還期望今年能年賺百萬。可誰也沒想到,這個目標這麼快就實現了。相比打漁的收入,打撈沉船雖然辛苦,風險也更大,可收入着實不菲。

至少遠在老家,陪老婆做月子的朱軍紅得知消息後,很是羨慕道:“你們這幫傢伙,這次真賺大了。不過,我有兒子了,你們沒有!哼哼!”

那怕覺得有些遺憾,可看到剛剛出生不久的兒子,朱軍紅還是覺得很滿足。那怕帶娃的日子很累,可初爲人父的朱軍紅,還是知道最累的還是妻子。

好在再過一段時間,等妻子做完月子,兩人便能重返南山島。若非去年的收入,也沒兩口子現在這般悠閒的生活。而接下來,朱軍紅也要努力賺錢了。

即便剛剛入帳一大筆,可聽到莊海洋覺得再次出海,所有戰友都長鬆一口氣。相比待在島上每天無所事事,如今的這些戰友更願意在外海船上的生活。

打撈沉船雖然賺的多,可需要運氣。反觀打漁的話,只要出海基本都能滿載而歸。時間長了不出海,別說這些戰友坐不住,即便那些漁販也等得有些心焦。

重新出海的莊海洋,看着懸掛的海圖道:“班長,要不這次我們換個方向,去這邊看看。這片海域,也是古代的海上絲綢之路,咱們在公海轉轉,先看看再說!”

“好!”

每次出海,選擇航向基本都是莊海洋說了算。那怕有些海域,在一些漁民看來,漁業資源已然不多。可王言明非常清楚,有莊海洋在船上,漁獲基本不用擔心。

偶爾換個新的捕漁方向,也有助於他們瞭解更多的海域情況。雖然這次去的海域,很有可能碰到其它國家的遠海漁船。可這種事,在海上其實也很常見。

跟前幾年因爲漁業資源時起衝突所不同,如今國內的漁船在這片海域捕漁,基本也很少受到襲擾。誰都清楚,近年來海事跟漁政部門,也經常組織船隊巡航。

坐在船上的戰友們,那怕感覺打撈船航行的方向似乎有所不同,卻也沒覺得有什麼不妥。在他們看來,此刻要做的就是老實待着,等到了地方再準備工作。

當打撈船進入公海水域,看着偶爾碰到的商船,有戰友詢問道:“海洋,這片海域過往船舶不少,這種地方只怕魚羣不多吧?”

“商船航行的水道,大多都是深海水域。咱們先在附近轉轉,而後找個合適的地方下籠就行。這片海域的海鮮種類,跟我們以前打撈的海域,還是有所不同的。”

“也是哦!那這次咱們看看,能捕到什麼新鮮的海鮮不!”

隨着莊海洋有意調整航行,避開商船通行繁忙的水道。找到一片水位相對較淺的海域,站在船頭仔細觀察海中情況,很快莊海洋便讓王言明減速慢行。

“鵬子,準備下籠子!”

“好!兄弟們,準備幹活了。”

當裝好餌料的蟹籠,被一個個扔進船邊的海中。爲避免蟹籠被別人打撈走,打撈船肯定也不會走太遠。在附近找了個適合的海域,莊海洋便讓人下錨停船。

“好了!今晚,咱們就在這裏休息,吃完飯,還是自由活動吧!”

“好!”

等吃完飯,看着換上緊身潛水衣的莊海洋,所有戰友都知道,這傢伙又要到海里瀟灑去了。反觀他們,要麼待在船上找樂子,要麼找來釣杆,在船上釣上幾桿。

考慮到這是一片新海域,莊海洋回船時也有交待執勤的戰友,晚上一定要打起精神來。誰也不敢保證,晚上會不會碰到什麼不速之客。警惕一點,終歸不是什麼壞事。

決定來這片海域打漁,更多也是爲了尋找新的沉船。老是在同一片海域,又怎麼可能發現新的沉船呢?最關鍵的是,新的海域也能帶給莊海洋更多的新鮮感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