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一七章 難得有情郎

雖然心有不捨,可回老部隊慰問的戰友都清楚,他們不適合在部隊留宿。這次能回來,還受到如此隆重的招待,他們已然該知足,也不該再給老部隊添麻煩。

只是相比當年退伍的場景,此刻再次分別的衆人,卻已然沒有當年那種悲傷。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能回老部隊看看,還能見到依然在服役的戰友,也該知足了。

跟大多在中隊午休起來的戰友所不同,乘座通勤車回到潛水中隊的莊海洋,那怕消耗了不少體力。可在徐輝等人看來,先前的試訓,莊海洋只怕還有所保留。

回潛水中隊的路上,徐輝也很直接的道:“先前的試訓,你小子還真不客氣啊!”

對於徐輝說出的話,聳聳肩的莊海洋也很直接道:“現在怪我?先前可是你們要求的?”

“你小子!行了,相信我不說你也應該明白,這次試訓也是旅部領導的意思。雖然有領導建議,把你徵召回部隊繼續服役。可你應該知道,這種情況不太可能。

好在你跟王言明他們,目前也是預備役的一員。相信過段時間,你們當地的軍分區,應該會聯繫你們。如果他們安排什麼訓練,你們也儘量抽時間參與。”

一聽這話,莊海洋佯裝驚訝道:“老連長,你們是想一網打盡不成?雖然我很懷念軍營的生活,可真要迴歸軍旅,不光是我,只怕那幫傢伙也不會習慣的。”

“沒讓你們迴歸軍旅,只是將來部隊有需要的時候,希望你們能出色完成交付的任務!”

“這樣的話,那應該問題不大。只不過,千萬別搞什麼突然襲擊,有事最好提前通知一下。那樣的話,我也有時間準備。即便不爲自己,我也要爲他們安全負責。”

“那是自然的!你們可是咱們旅走出去的精英,真需要你們的時候,部隊也會提前通知跟安排。只是我希望,你們能一直保持現在的狀態,別太散漫了!”

“這個還真不敢保證!唯一能保證的,就是不工作的時候,體能跟潛泳訓練還會繼續。可老連長應該清楚,人過三十,有時也會顯得力不從心,狀態能保持多久,我也不敢說!”

替老部隊做些事,或者說爲鞏固海防做些事,莊海洋跟身邊這些戰友,都會覺得責無旁貸。可話到這裏,莊海洋也必須有所保留,不想涉及太多機密或危險的事。

有些事,他可以去做,可他不希望把危險帶給身邊這些戰友。做爲兄弟兼老闆,他有責任跟義務,確保這些戰友的安全。真在任務中出事,他也會覺得心存內疚。

關於車上的談話,徐輝隨後也會彙報給旅部領導。對於這樣的回答,旅部領導也沒覺得有什麼不對。換做其它身家過億的年青人,只怕根本不願參與這種事吧?

“小徐,你帶的這個兵,思想覺悟還是不錯。這樣的人才要善用,沒什麼特別情況,也別去打擾他們。事實上,他們所在的南山島,也是一處不錯的海防觀察哨。”

“嗯!聽小莊說,他現在所住的那座島,早些年還經常有海盜呢!”

“到時給當地的海防部門去個電話,這些人都劃歸到當地的海軍預備役序列中。相應的服裝,也一併發放。每年組織預備役訓練時,也記得通知他們。

事實上,有這樣一羣經驗豐富的潛水員,對他們當地也有好處。碰到一些需要專業潛水打撈的事,也不用麻煩我們。到時,直接讓他們出手,不是更快更方便嗎?”

“是,領導!”

那怕莊海洋也沒想到,這次回老部隊慰問,還被列爲預備役中的專業潛水打撈隊。即便事後知道,他也沒覺得有什麼不好。能爲當地做些事,他還是樂意的。

回到酒店的當晚,莊海洋也沒繼續待在酒店,而是帶着一幫戰友,在城裏找地方逛了逛,順便找了間檔次不錯的飯館吃飯。而明天,一行人就會在機場分別。

除了錢雲鵬之外,其它人將隨王言明提前回去。而莊海洋跟錢雲鵬,則轉道前往女友所在學校。陪她們過個週末,而後再返回南山島。

這悠閒愜意的安排,也着實令不少戰友心存羨慕!

從嶺南迴歸南洲,剛出機場的莊海洋,便看到前來接機的劉澤晨。看到對方,莊海洋也苦笑道:“麻煩你們了!有些事,幹嘛非得我親自過去啊?”

“這個我也不知道!可老闆的吩咐,我可不敢不執行。”

“行吧!說起來,這次私拍的成果不錯,我也應該請他們吃頓飯。等下路上,給我介紹一家不錯的飯莊。我要不請他們吃頓飯,估計趙叔他們也有意見啊!”

在自己註冊的公司,莊海洋當甩手掌櫃戰友自然不會多說什麼。可在打撈公司,甩手掌櫃當的久了,還是需要表示一下歉意。畢竟,其它人生意比他都忙呢!

事實上,這次有關翡翠跟珠寶的私拍會,動靜比前次拍賣那些外籍古董更受關注。參與私拍的國內外珠寶公司,將所有上拍的翡翠,無一例外全部給拍走。

據趙鵬林所說的情況,這次私拍成交的金額已經多達近兩億,這還是在保留了一些極品翡翠的情況下。由此可見,如今的翡翠市場有多火爆。

抵達趙鵬林位於本島的別墅,看到如同一座小莊園般的別墅,莊海洋還真的有些羨慕。別人都說他身家過億,可他全部家產,估計還買不起這樣一幢莊園別墅。

想到這裏,莊海洋也感嘆道:“看來還要努力賺錢啊!”

一直有跟國外中介公司保持聯繫的莊海洋,也清楚他想購買的那種海外牧場,相信最終的成交價都不會太低。一旦成交價達到三千萬歐元,他的錢就不夠支付。

雖說也可以貸款,可在莊海洋看來,真要購買這種規模的海洋牧場,他還是希望一次付清。這也意味着,他至少需要擁有不少於兩億的資產才行。

看着從車上走下來的莊海洋,正在莊園喝茶的趙鵬林等人,也笑着道:“你小子,還真悠閒啊!放着公司的事不管,讓我們替你跑腿,你小子真牛!”

“趙叔,諸位,實在抱歉!你們也知道,我這幾天確實很忙。況且,拍賣方面的事,我確實不懂。即便我待在這,估計也只有看戲的份,那又何必呢?”

“少來!我看,你就是想偷懶!”

“好吧!我的錯,中午飯我請,你們選地方,我保證不討價還價。”

此話一出,衆人愣了愣也笑着道:“一頓飯,就把我們打發了?”

“要是實在不行,那就兩頓?再不行,過兩天我再給諸位,送點老家的土特產?”

結果令莊海洋意外的是,衆人聽到這話瞬間大笑道:“這個可以有!這可是你自己說的,我們可沒問你要哦?東西不要多,一人兩隻雞就行!”

明明都是一幫億萬富豪,結果卻爲敲詐莊海洋兩隻土雞而匯聚一堂,這是有多無聊呢?

真正把莊海洋特意叫過來,也是緣於之前商談好,用一些切出的翡翠,製作一些飾品的事。通過這次私拍會,趙鵬林等人也跟一些珠寶行,建立了不錯的關係。

考慮到這些翡翠很珍貴,他們自然希望聘請真正的大師,將這些翡翠製作成精美的飾品。做爲公司的股東,雖然也需付出一定的購買金,可有些可以用分紅抵扣。

這也意味着,最終做出的飾品,很有可能都是白得的。對於公司的分紅,這些股東其實都不怎麼在意。反倒是這種稀有,能傳家能收藏的極品翡翠飾品,更令他們喜愛。

談及此事,莊海洋想了想道:“這些飾品樣式,我能帶回去參考一下嗎?諸位叔伯應該都知道,這飾品肯定不是我們自己帶,更多都是贈送與自家的女眷。

要是我選的,女朋友不喜歡,反倒得不償失。雖說這些飾品樣式都很華麗,可我還是想徵求一下女友的意見。那樣的話,到時送給她,她應該會更高興。”

“易求無價寶,難得有情郎!真看不出,你小子還是個有情之人啊!”

對於莊海洋的要求,其它股東自然不會有什麼意見。事實上,莊海洋也有決定,等回南山島之後,把王言明跟有老婆跟女友的戰友找來,問問他們要不要這種飾品。

做爲大股東,這些留下自用的飾品,莊海洋自然可以多得一些。雖然給不了戰友家眷相對昂貴的,可用一些極品翡翠剩下的邊角料,製作的項鍊或耳墜,相信價值也不低。

如果估價過高,莊海洋也可以自掏腰包墊付一些錢。實在不行,到時把儲存的原石切一塊,製作成價格相差不大的飾品,再贈送給這些戰友,也比送錢更有意義。

錢會花掉,可這種極品翡翠製成的飾品,相信都會被戰友做爲傳家寶。將來真需要用錢,把這些飾品拿去送拍,相信成交價也不會太低,做爲應急之用也很合適。

只要公司繼續開下去,每年都打撈一到兩艘沉船,價值幾十上百萬的飾品,送一件給這些戰友,莊海洋也覺得問題不大。畢竟,這些東西,他付出的成本幾近於無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