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一六章 來砸場子的

雖說離開部隊的時間有點長,換成其它的退伍兵,恐怕在部隊學會的東西,很有可能遺忘的差不多。即便還會,也很難做到跟以前在部隊時一樣,有些事還是要經常訓練才行。

可對此番回老部隊的莊海洋而言,手中這支新式突擊步槍,他確實有些年頭沒摸過。只是他現在的體質跟敏捷程度,相比以前在部隊都要提升了許多。

拉到槍機、子彈上膛,伴隨指揮員一聲‘開始’,端着突擊步槍的莊海洋,便向眼前的射擊戰術訓練場衝去。當第一個人形靶立起,莊海洋也隨即扣出了第一槍。

子彈中靶,人形靶隨即倒下,而莊海洋卻絲毫未停,繼續朝眼前的目標衝去。待在後面觀看的徐輝等人,看到這一幕也很驚訝道:“這小子,身手可以啊!”

“老徐,這真是你的兵?還退伍五六年了?”

“這還能有假嗎?不過,這小子退伍後,一直都沒中斷過訓練。看這架式,他的射擊水平也不低。雖然比不上你們蛙人精銳,可陸戰突擊隊員的標準,應該還是能達到的。”

結果令徐輝意外的是,蛙人中隊長卻搖頭道:“難說!他這射擊水平,只怕比我手下的蛙人也差不到那去。那些人形靶,只怕打中的位置,都是致命位置啊!”

“呃?真的嗎?那我還真沒注意?”

事實上,對此刻全力以赴的莊海洋而言,他也很想檢驗一下目前自己的實力。難得有機會過把癮,他又怎麼可能放棄呢?這個地方,他曾經也付出不少汗水呢!

當三十發子彈打完,所有人形靶無一脫靶,這個成績是蛙人的最低標準。可時間還有精準度,卻還是需要檢查之後才知道。但比潛水中隊的戰士,肯定要厲害不少。

至少一場看下來,苗新民也很詫異的道:“這小子的射擊水平,比以前都高了不少呢!”

“是啊!如果當初他參加選拔,能有現在這個水準,估計不會被淘汰吧?”

雖說戰術射擊只是蛙人作戰技能的一項,可看到莊海洋一輪射擊戰術演練下來,無論時間還是精準度,都遠遠超出對普通戰士的要求,兩人都知道這成績堪稱精英了。

唯有拖着突擊步槍往回走的莊海洋,很是興奮的道:“過癮啊!”

聽到這話的衆人,也聞知一笑。對很多摸過槍的退伍兵而言,能有機會第二次摸到槍,甚至聞到那種子彈打出的硝煙味道,確實會覺得很興奮很過癮。

而徐輝也適時道:“你小子,可以啊!這成績,堪稱優秀啊!”

“老連長,怎麼樣?沒給你丟人吧?當初選拔被淘汰,我確實沮喪過一段時間。雖說退伍後,沒有機會再接觸槍。可我的身體素質,相比以前還是強壯了不少呢!”

給出這樣一個理由,不管別人信不信,反正莊海洋是信了。這次射擊體驗,至少讓莊海洋知道,一旦他手裏有了武器,那麼他帶來的威脅將成倍提升。

別人一圈射擊戰術下來,至少會有些氣喘。可對此刻的莊海洋而言,這點體力消耗真算不上什麼。若非怕太過火,莊海洋覺得再來幾次,他也不會有絲毫問題。

趁着這個機會,徐輝也適時道:“小莊,難得今天蛙人在這邊集訓,你想不想再體驗一下,以前的蛙人選撥?再體會一次武裝泅渡跟負重深潛呢?”

“老連長,太狠了點吧?我今天,可是回來做客的呢?”

“別廢話,就說行不行吧?”

“男人,能說不行嗎?”

見莊海洋並未拒絕,徐輝也適時道:“周隊,給他找身潛水服,等下讓你的兵,跟他好好較量一下。這小子退了伍還這麼囂張,一定給我好好整治一下。”

“行啊!只是我怎麼覺得,你今天是帶人來砸場子的呢?”

笑着說出這話後,蛙人中隊長也沒多推辭。畢竟,先前他已經接到旅部的電話,要配合徐輝好好檢驗一下莊海洋的能力。至於原因,上面沒說他也不好多問。

至少他知道一點,在蛙人中隊還真找不到,能負責潛水到三百五十米以下深度的隊員。能潛入這個深度,除非穿特製的潛水裝備。否則,普通潛水裝備很難達到。

到海底,每增加一米水壓都會不斷增加。可他多少知道,軍中確實也有牛人,能夠潛到這個深度。只不過,他們蛙人中隊沒有。那樣的精英,也不可能待在蛙人中隊。

準確的說,蛙人中隊雖然堪稱旅部麾下的特種作戰部隊。可海軍麾下,也有保密級別更高,訓練選拔更爲嚴苛的精英特戰部隊。那些特戰,每一個都堪稱三棲兵王啊!

從徐輝跟蛙人中隊長一唱一和的話中,莊海洋其實也有了一絲懷疑。至少有一點他很清楚,這種所謂的陪訓,也不是一個退伍兵所能享受到的待遇。

只是徐輝不講,那莊海洋也不好挑明。只要在陪訓過程中,顯露出一點實力即可。至於自己真正的實力,他不說不展示,其它人又怎麼可能知道呢?

至於那些戰友,莊海洋還是信的過。世界這麼大,偶爾有個潛水厲害的奇人,應該也不算什麼稀罕事吧?至少莊海洋相信,軍中還是有很多不爲人知的高手!

換上蛙人中隊長找來的水靠緊身衣,這位中隊長也特意找來幾位武裝泅渡厲害的戰士,進行負重二十斤五公里海上泅渡。這種訓練,也屬於蛙人的常規科目。

對其它部隊而言,基本都是三公里,甚至負重的次數也不會太多。準確的說,這個陪訓的標準,比蛙人中隊平時訓練,還是有意識的降低了一些。

即便如此,周隊長還是很鄭重的道:“小莊,這個標準能吃的消嗎?”

“沒事!真要考覈我的其它技能,估計我可能不行。可水裏的考覈項目,我還是沒什麼問題的。如果真吃不消,我會隨時申請喊停的,可以吧?”

“這個當然可以!”

得到允許之後,莊海洋一行先被快艇,送到距離海邊五公里左右的海域。隨船而來的苗新民,也很關切的道:“小莊,量力而行,真要吃不消,隨時喝停!”

“謝謝排長!放心吧!論游泳跟潛水,我現在真不虛誰!”

這話令其它陪訓的蛙人戰士,多少還是有些不服氣。只是當負重包被扔下水,所有人開始往迴游的時候。誰也沒想到,莊海洋竟然會一馬當先。

甚至於,跟在他身後的蛙人戰士,只能眼睜睜看着莊海洋游出自己的視線。推着負重包的莊海洋,游泳的速度堪比陸地上跑步,彷彿根本不知道累一般。

最開始蛙人戰士還道:“這傢伙,一下水就遊這麼快,等下搞不好會抽筋的!”

“是啊!就算是五公里武裝泅渡,一般人怕是都吃不消的。”

“別說話!保持速度,不能讓他甩太遠。還有,忘了先前中隊長說的,不能讓對方出事!”

“是,班長!”

結果游到最後,他們發現根本追不上一馬當先的莊海洋,最令他們驚訝的,還是莊海洋的游泳速度極快。各種姿勢都有,可就是速度絲毫不減。

看到這一幕,很多蛙人戰士都驚駭道:“這傢伙,吃了什麼?怎麼可能一直遊這麼快?”

“別說了!我們也加速吧!不能讓他落下太多,不然太丟人了!”

即便如此,等他們氣喘吁吁抵達岸邊時,莊海洋已然乘座潛水訓練船離開海邊。看到這一幕,幾名戰士也詢問道:“那家夥呢?不會還沒回來吧?”

“人家都走了!真不知道,這傢伙到底那冒出來的?這負重武裝泅渡的速度,已經打破我們中隊的最快紀錄了。最重要的是,人家上岸還顯得一臉輕鬆,牛吧?”

“啊!看來這傢伙,果然是來砸場子的啊!”

在幾名戰士一臉沮喪之時,先前還有所輕視的蛙人中隊長,也真正認可了莊海洋的實力。根據先前開船跟隨的戰士彙報,莊海洋從始至終都表現的很悠閒。

前往潛水訓練水域,這位中隊長也詢問道:“小莊,你這游泳的水平怎麼練出來的?”

“周中隊,我從小在海邊長大,游泳對我而言真沒什麼難度。先前你發給我的作戰背囊,雖然有重量。可實際上,背囊有浮力,只需推着遊就行。

平時在老家,如果不出海的話,我基本都會到附近的海里游上幾圈。碰上浪大的天氣,那速度肯定沒這麼快。可浪小的時候,這負重跟沒負重沒什麼區別。”

事實上,先前考覈的成績,都是他有意放心所遊出來的。真要全力遊的話,還不知道這些人會如何震驚呢?潛水時,他都能遊的比魚快,何況是在水面遊呢?

當這個成績被旅部領導知道時,他們也覺得非常意外。可更多的,他們還是希望知道,莊海洋是不是真能深潛至三百五十米以下。如果能,他們還真有一些想法。

只不過,這種想法肯定不會有太多人知曉。不管怎麼說,莊海洋跟身邊這些戰友,目前雖然是退伍軍人,可根據相應的法律,他們還有一個身份,那就是預備役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