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一五章 看熱鬧不嫌事大

送走只在中隊短暫停留的旅部領導,潛水中隊的戰士似乎也放鬆了不少。真要有領導在,很多戰士都會覺得不習慣,生怕什麼地方沒做好,會給中隊帶來麻煩。

雖然沒參加與旅部領導的座談,可對重回中隊的林子濤等人而言,看到以前帶過的戰士,他們同樣覺得高興。這些戰士看到老班長歸來,自然也是發自內心的高興。

做爲現任的中隊長,苗新民也笑着道:“小莊,重回中隊,感覺怎麼樣?”

“很親切!雖說我待的時間不長,可在中隊這兩年,還是至今難忘。只是看中隊的營房,似乎跟以前也沒什麼改變。唯一改變的,好像就是宿舍設施好了點。”

“嗯!相比你當兵那會,戰士睡的是高低牀,眼下都改爲單人牀。條件確實好了!”

趁着參觀中隊的機會,那些堆積在操場的水果,也被陸續開來的通勤車,拉到旅部的其它作戰部隊。集中採購的液晶電視,後期也會由旅部統一給各部隊安裝。

在苗新民的帶領下,莊海洋也重溫中隊的記憶,可最後還是道:“苗排,吃完飯能去海訓場看看嗎?相比於中隊,我反倒更懷念在海訓場的日子。”

“摸爬滾打的記憶更深刻吧?行啊!只不過,你確定下午還能行?”

一聽這話,莊海洋也笑着道:“苗排,怎麼着?要找回在我家被喝倒的場子?”

“是啊!先前李鐵他們可跟我抱怨,說你們昨晚圍攻他們呢!”

結果令苗新民等人意外的是,莊海洋很囂張般道:“那你現在,趕緊讓通信員,多採購些啤酒。要不然的話,我估計小賣部的那點存貨,應該是不夠的。”

此話一出,苗新民也笑罵道:“老連長,聽聽,這小子口氣不是一般的囂張啊!”

被拉入戰局的徐輝也笑着道:“那咱們中午,就讓你這小子好好吃點苦頭。”

只是所有人隨行的軍官都沒想到,等中午的酒局開始,他們卻被迅速的打臉。原因是,跟他們同桌的莊海洋,面對數名軍官的‘圍攻’,竟然來者不拒絲毫不落下風。

喝到最後,徐輝只能苦笑道:“老苗,算了!我現在終於知道,王言明這幫傢伙,先前爲何會偷笑。敢情這小子,真有千杯不醉的酒量,再喝咱們真要倒了。”

雖然旅部領導已經允許,讓潛水中隊午餐可以飲酒,可中隊真要喝醉的人太多,終歸還是影響不好。說到底,他們都是軍人,能破例喝酒已經算是很難得了。

反觀莊海洋卻偷笑道:“老連長,要不咱們喝點我特意給你們帶的好酒?”

可徐輝直接搖頭道:“不喝!那酒既然是你送的,那就是我的,那麼好的酒,讓你小子喝了,太浪費!下午還要去海訓場,差不多就行了。”

“也行!只是苗排,是不是讓你的部下悠着點?子濤他們,估計都快撐不住了。”

“你們昨晚圍攻李鐵他們,就不許李鐵他們找回場子啊?”

“那我過去幫個忙,應該沒什麼問題吧?”

“行啊!我沒意見!”

軍官們喝酒,自然還是會適可而止。只是令他們沒想到的是,跟他們已經喝了不少的莊海洋,又開始竄到其它戰友的酒桌上,跟那些老兵還有戰友拼酒。

喝到最後,李鐵等人直接起鬨道:“莊海洋,你給我滾蛋,再也不跟你這傢伙喝酒了!”

聽着李鐵等人的抱怨,其它目睹這場拼酒大戰的中隊戰士也是笑的不行。可內心之中,他們確實很佩服莊海洋的酒量。先前喝酒時,他們都看到莊海洋根本沒作弊。

老兵敬,喝!新兵敬,喝!別人喝多少,他就陪着喝多少,從來不打折扣。令這些戰友不解的是,至少喝了四五箱啤酒的莊海洋,肚子竟然看不到任何漲起。

別人喝多了,還會動不動借尿遁放放水,少喝幾杯。可莊海洋,從始至終都沒離開食堂。以至喝到最後,中隊的軍官也感嘆道:“徐參謀,你這個兵,酒量不得了啊!”

“是啊!所以我先前認慫,很明智的決定吧?”

除了有值班任務的軍官跟戰士沒喝,其它沒安排值班任務的中隊軍官跟戰士,莊海洋一人不落全部敬過喝過。連炊事班的戰士,也覺得幸好準備了足夠的酒。

要真讓莊海洋這樣的人敞開喝,估計他們準備的那點啤酒,到最後還真有可能不夠。最令衆人佩服的,還是喝完酒之後,莊海洋依然面不紅氣不喘。

望着難得喝醉的王言明,還有其它喝多的戰友,莊海洋也笑着道:“難得回趟老部隊,這下終於可以體驗一下,再睡行軍牀的滋味。趕緊去休息,一定別吐啊!”

至於拉着王言明等人拼酒的中隊戰士,也有不少人喝醉了。唯有莊海洋,顯得跟沒事人一樣,悠閒的回到苗新民的辦公室,陪着徐輝等人喝茶閒聊。

趁着喝茶的功夫,徐輝也好奇詢問道:“小莊,你小子酒量怎麼變得這麼牛?”

結果令衆人氣結的是,莊海洋笑了笑道:“老連長,這是個祕密!今天當着這麼多戰友的面,不好把你們都放倒。等下次去我家,絕對不會輕易放過你們。”

“這小子,口氣還真是越來越囂張啊!不過,你這喝酒的功夫,確實厲害!”

待在辦公室喝了幾杯茶,又閒聊了一會,莊海洋也主動提出去海訓場看看。對此徐輝也沒意見,只是道:“你中午喝了酒,真沒事嗎?”

“老連長,我心中有數的!其實我的酒量會變得這麼好,確實是一個祕密。這個祕密,跟我潛水技能提升,也有很大關係。總之,我現在體質,都酒精幾乎免疫吧!”

“啊!這麼牛?行,那咱們就去海訓場轉轉。今天下午,蛙人中隊也在訓練。”

“那我能不能去看看?當初沒通過選撥,我這心裏老不是滋味了。”

面對莊海洋的吐槽,徐輝卻笑着道:“少來,你小子當初讓你留隊不留,不是覺得丟了面子,而是急着回家跟女友雙宿雙飛吧?說起來,你怎麼還沒結婚?”

對於這樣的個人隱私,換別人肯定不好問。可在老領導面前,莊海洋也沒隱瞞什麼,直接道:“現在的女朋友還在讀書,還有一年多才畢業,結婚還早呢!”

“現在的女友?那你當初的,分了?”

“嗯!其實剛入伍的時候,我就已經有女朋友了。退伍後,去她上學的地方打了四年工,最後還是因爲收入低,給不了她想要的生活,所以最後就分了。”

對很多男人而言,一輩子只談一次戀愛的終歸還是少數。在這種事情上,徐輝等人也沒糾結太多。只是覺得,放棄莊海洋的那個女孩,現在恐怕很後悔吧!

經過請示後,莊海洋也換上一件苗新民準備的無肩章作訓服,坐着徐輝開來的通勤車,抵達封閉的海訓場。這裏是整個旅部,所有作戰部隊的集中訓練場。

當然,這也是一片面朝大海的海訓場,各種綜合作戰演練,都會在這裏進行。曾幾何時,莊海洋也跟此刻的戰士一樣,無論嚴寒還是酷暑,都泡在海訓場埋頭苦練。

聽着戰術演練場,不時傳來的打靶聲,莊海洋也笑着道:“還是這裏親切!”

“很久沒摸槍了吧?有興趣打幾槍嗎?”

“行嗎?要是犯紀律,還是算了吧?”

“沒事!你來海訓場,我先前已經跟旅部領導申請。剛好蛙人中隊在集訓,你不是說自己負重潛水牛嗎?等下就讓你,殺殺蛙人中隊的威風,找回被淘汰的場子,怎麼樣?”

對於徐輝的鼓動,莊海洋苦笑道:“老連長,當初被淘汰,那確實是技不如人。當初真要進了蛙人中隊,估計我現在還在服役呢!你要知道,我還想從他們中隊挖人呢!”

“那不是更要表現點實力嗎?你應該知道,蛙人戰隊那幫人,很牛的!”

“苗排,我覺得你是看熱鬧不嫌事大啊!”

聽着旁邊苗新民的插話,莊海洋也很無奈的回了一句。等徐輝抵達戰術演練場,正在組織訓練的蛙人中隊長,對莊海洋的到來,也表現的很熱情。

等徐輝提出讓莊海洋重新感受一下戰術射擊,這位中隊長也笑着道:“小莊,想試試嗎?”

“如果可以的話,我倒沒什麼意見。不過,有幾年沒摸槍,也不知道行不行啊!”

“既然你參加過蛙人戰隊的選拔,想來這射擊戰術演練,應該還是記得的。實在不行,我讓中隊的戰友,先給你演練一下,這樣應該沒問題吧?”

人家話都說到這個份上,要是再拒絕就顯得太不近人情。只是當裝上實彈的突擊步槍握在手裏,步入射擊演練場的莊海洋,還是感覺到以前在部隊訓練的熟悉感。

而其它正在訓練的蛙人戰士,對於莊海洋這個年齡相仿的退役老兵也充滿好奇。他們也很想看看,這個據說潛水實力比他們還牛的傢伙,是不是真的那麼牛。

唯有徐輝知道,他鼓動莊海洋重溫海訓場的軍旅生活,也是出於旅部領導的授意。或許旅部領導也想知道,莊海洋除了潛水實力據說厲害外,那其它實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