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一四章 得了便宜還賣乖

對每支部隊而言,復員或退伍的戰士回老部隊,都不是什麼新鮮事。可對潛水中隊而言,一次性回來這麼多老戰友,估計還是潛水中隊組建以來第一次。

加上這次回來的老戰友,還是給部隊慰問來的,那麼享受的待遇自然也不一樣。一早開始,苗新民便指揮戰士,把中隊營區給打掃的乾乾淨淨。

不出意外,苗新民覺得今天旅部的領導,應該也會來中隊轉轉。雖說中隊也在基地,可旅部的駐地面積,還是比想象當中要大,旅部領導也不會經常來中隊。

剛剛吃完早飯,看着出現在中隊的通勤車,望着從車上走下來的徐輝,苗新民跟中隊領導也趕忙上前道:“徐參謀,你怎麼來了?打前站吧?”

“是啊!看你們的樣子,應該準備好了吧?”

“準備好了!”

“那就好!之前旅部領導已經決定,這次捐贈儀式放在你們中隊,這也算是你們中隊的榮耀。那幫兔崽子,好歹也是咱們中隊出去的。榮耀迴歸,值得慶賀!”

“那等下,旅部領導也會過來嗎?”

“會的!一號他們都會過來!到時讓戰士們,打起精神來。”

“是,保證完成任務!”

聽到旅部領導都會過來,親自出席捐贈儀式,苗新民等中隊幹部也覺得很高興。那怕有些幹部分配到中隊不久,可對於中隊的榮耀,他們還是很看重的。

就在衆人閒聊時,苗新民的手機很快響起,看到顯示的號碼,苗新民也笑着道:“這小子還真不經唸叨,估摸着,他們應該準備過來了。”

“你先接電話,等下我跟你一起到基地門口接一下。等他們到中隊,一號他們也會過來!”

“好!”

接通之後,得知莊海洋一行已經出發,半小時左右就會抵達基地門口,苗新民也笑着道:“行,等下我會跟老連長一起,在門口恭候你們的大駕!”

“老排長,用不着這麼隆重吧?再怎麼說,你們也是老領導呢!”

“你小子,真的很皮啊!行了,等下你們先來中隊駐地,到時旅部領導也會過來。”

“啊!驚動這麼多人,我還真有點受寵若驚啊!”

“誰叫你小子是個大財主呢?一下贈送上百萬的物資,能不驚動旅部領導嗎?”

聊了幾句後,苗新民也沒跟莊海洋廢話太久,掛斷電話後,把中隊的事交給指導員負責,他則坐上徐輝開來的通勤車,兩人一起到營門口,準備等候車隊到來。

負責執勤的戰士,也提前得到基地的通知,知道等下有支車隊要進入營區。只是爲了確保基地安全,車隊進基地之前,肯定也需要接受相應檢查的。

沒過多久,苗新民便笑着道:“來了!老連長快看,這支車隊應該是他們吧?”

“估計是!劉旺,你們也準備一下!”

“是,徐參謀!”

換做是軍車,肯定用不着接受什麼安檢。可對外來車輛,基地還是非常重視的。涉及到基地安全的事,相信任何人都不敢大意,那怕今天是的車隊來送慰問品的。

來的路上,跟莊海洋同坐一車的李鐵,也有告訴進基地所需要接受的檢查。對此,莊海洋也很大度的道:“放心!我雖然離開基地有些年,可軍事重地的意思還是懂的!”

看着等候在基地門口的徐輝跟苗新民,坐在租賃車的汽車上,莊海洋也適時道:“班長,就在前面停車吧!反正車隊還要接受檢查,我們先跟老連長他們聊聊。”

“好!”

隨着車隊停止前進,望着從車上走下來的莊海洋等人,徐輝跟苗新民也紛紛笑着上前,跟這些從車上陸續下來的戰友一一握手,甚至偶爾還給個擁抱。

趁着這個機會,徐輝也跟莊海洋介紹,負責檢查車隊的軍官。對於軍官的抱歉,莊海洋卻笑着道:“劉參謀,言重了!基地門口擺的這幾個字,我還是知道其中份量的!”

“謝謝理解!”

打過招呼後,負責檢查的劉參謀,也開始帶人用儀器,對即將駛入基地的車輛進行檢查。經過一番檢查,確認車隊沒什麼安全問題,劉參謀隨即讓哨兵放行。

看到這一幕,徐輝隨即道:“小莊,等下你們跟着我的車,先去中隊那邊!”

“好!那就麻煩老連長,替我們開次路了!”

“你小子,還真抖起來了啊!行,今天你是貴客,也該你牛一回。”

隨着車隊重新啓動,在哨兵的注意下,運送上百萬慰問品的車隊,也以相對緩慢的速度,最終停靠在潛水中隊的操場上。而此刻,潛水中隊的戰士都集合在旁邊。

當莊海洋一行從車上下來,苗新民也笑着道:“歡迎你們的老班長!”

“老班長,好!”

聽着這些戰士的呼喊,莊海洋卻笑着道:“他們是叫你們吧?很可惜,所有回來的人當中,好像就我沒當過班長吧?這老班長之名,多少有些名不符實啊!”

“少來!難不成,你想讓他們喊你前輩嗎?”

就在苗新民笑罵之時,徐輝卻很快道:“小莊,旅部領導過來了!你陪我迎一下吧!”

“好!明明只是回老部隊探個親,這樣會不會顯得太隆重了?”

“你小子,別得了便宜還賣乖,這種待遇可沒幾個人呢!”

“那是,那是,小子的榮幸!小子的榮幸!”

等到幾輛基地通勤車出現在操場,徐輝也趕緊帶着莊海洋等人走了過去。至於錢雲鵬等人,在王言明的整隊下,也全部以標準的軍人姿態站在操場等候。

旅部領導看到這一幕,也很高興的道:“不錯!退伍不褪色,依然保持軍人本色,難得!”

除了隨行的宣傳幹事拍了幾張相片,在旅部領導的注視下,潛水中隊的戰士,也開始跟錢雲鵬等人,將車上裝運的東西搬下來。沒多久,操場就被堆滿了。

其中數量最多的,無疑還是部隊都會定期採購的水果。這麼多水果,如果只給潛水中隊吃,估計很多水果吃壞了,都未必吃的完。可一個基地,還是吃不了幾頓。

至於那些液晶大彩電,看過之後的旅部領導也很高興道:“小莊,這次真謝謝你們了!”

“領導,你這話我們可真受不起!要沒部隊的教育,也沒今天的我們。做爲娘家人,難得回趟孃家,帶點回門禮,不也是理所應當嗎?”

“嗯!你小子這覺悟,還是可以的!那往後,歡迎你常回家看看!”

一句話,惹來衆人大笑後,徐輝也適時邀請衆人,到潛水中隊的會議室就坐。而潛水中隊的軍官,也已經提前準備好茶水跟水果,讓領導們坐着跟莊海洋聊聊。

“行,那就去會議室坐會,順便也聽聽小莊同學這生意經,到底是怎麼做的!”

隨着有關莊海洋的情況瞭解更多,旅部領導也知道眼前這個年青人,已然是身價過億的年青富豪。雖說這代表不了什麼,可莊海洋的未來值得期待。

最重要的是,隨着莊海洋連續替部隊做了幾件事,其中的功勞,很大一部分也會算在旅部頭上。再怎麼說,莊海洋也是從他們旅退伍的戰士嘛!

對於這樣的座談會,若非跟趙鵬林等人接觸的多,換做以前的莊海洋肯定會虛。反觀現在,他倒覺得很坦然。關於公司的事,他也簡單的介紹了一些。

得知莊海洋已經打撈到兩艘沉船,領導也很好奇道:“目前在公海,能打撈的沉船應該不多吧?看來你們的運氣,還真的不錯啊!”

“還好吧!對我而言,打漁是主業,打撈沉船是副業。每次出海,我都會習慣到附近海里轉上幾圈。如果能碰到沉船,那就是運氣,碰不到就當一次潛水訓練。”

剛說完這話,坐在主位的領導也笑着道:“小莊,之前你說,你現在負重潛水,能潛三百五十米的深度。有實際測試過嗎?”

“這個還真沒有!不過,這個深度,對我而言應該沒什麼問題的。”

“看來你很自信啊!那這次回老部隊,是不是傳授一下經驗呢?另外,我們有專門的測試儀,要不你示範一下,順便也看看自己能達到多大的極限?”

面對這位領導的邀請或者說試探,莊海洋想了想道:“可以啊!只是經驗的話,我估計還真傳授不了什麼。事實上,我潛水的能力不斷增強,跟平時堅持有關係吧!”

“那也沒關係!要是你能打破中隊的深潛紀錄,也能給後面的戰友,樹立更高的標杆嘛!”

話都說到這個份上,莊海洋再拒絕自然也說不過去。雖然不明白,這些領導爲何會提出這樣的要求。可在莊海洋,展露這點實力,應該還是沒什麼問題。

事實上,就他現在的情況,相信部隊也不太可能重招他入伍。而部隊,真有什麼地方需要他時,相信他也不會拒絕。那這種測試,想來還是沒什麼壞處。

甚至於,通過這次的測試,也能給老部隊的領導,留下一個更深刻的印象。將來打撈船遠赴海外,真碰到什麼麻煩,也能尋求老部隊的支援或幫助。

做爲基地曾經的一員,能爲基地做一份貢獻,莊海洋自問還是願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