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一三章 怎麼能認慫?

正所謂‘感情深,一口悶。感情鐵,喝吐血’,這種喝酒的俗語,用來形容軍人之間拼酒,或許再合適不過。許久未見的老戰友再聚,不喝醉幾個肯定沒可能。

關於這種情況,帶着戰友回老部隊慰問的莊海洋,似乎也提前預料到。正因如此,他才特意租下兩個連通的包廂。酒菜管夠的情況下,也不怕打擾到其它客人。

只是對受邀而來的周旗而言,看到莊海洋這些戰友喝酒,動不動就吹瓶,很是震驚的道:“漁人,你們當兵的,喝酒都這麼猛嗎?”

“也不全是!關鍵是,戰友之間喝酒,寧願喝醉也不願認慫。”

“那他們,怎麼不找你喝酒呢?”

面對周旗的詢問,莊海洋一臉得瑟的道:“那是因爲他們知道,即便聯手跟我喝,也照樣不是我的對手。事實上,有時我也很鬱悶,酒量太好,少了很多喝酒的樂趣啊!”

如此得瑟的話,令旁邊幾個戰友翻着白眼的同時,也不敢反駁什麼。誰要覺得不服氣,自然可以找莊海洋拼酒。可那樣的結果,除了被擡着出去,沒第二個結果。

爲避免浪費預定的好菜,莊海洋也有意控制喝酒的速度。趁着這個機會,他也不是跟周旗聊些慰問品購買的事。只要有錢,這些物資在城裏還是很容易買到的。

事實上,類似這種大批量的採購,相信任何商家都會積極協調。而周旗在當地,好歹也有點人脈關系,張羅這種事自然沒什麼問題。

等到中途,酒足飯飽的周旗,還是選擇提前離開。臨行時,莊海洋也親自將其送到酒店門口道:“大鳥,抱歉!今晚招待不週,等有機會,下次單獨請你!”

“死鹹魚!這會跟我客氣起來了,真用不着。你若真想感謝,下次給我多寄點生蠔幹,那玩意真心不錯。雖然我們這邊也能買到,可質量真不如你那邊的地道。”

“行啊!你要喜歡,下次我讓人單獨給你寄兩包。只不過,悠着點,別補過頭了。”

“少來!老子才不要補呢!行了,你先回去吧!等有時間,咱們再聚。”

清楚莊海洋能親自送他下來,也算給了很大的面子。做爲公職人員,周旗自然知道駐紮在本地的那支部隊是什麼級別。而莊海洋在這支部隊,想來關係還是很過硬的。

藉着這個機會,周旗今晚不也認識了李鐵這些士官嗎?將來真有什麼需要跟部隊打交道的地方,憑藉一次喝過酒的機會,至少不會連遞話的人都找不到。

返回包廂的莊海洋,看到一個個面紅耳赤的戰友,還有一些已然趴下的戰友,也很無語的道:“怎麼樣?今晚就先到這,還是繼續喝呢?”

“小莊,你小子不夠意思啊!今晚就你偷機最多!”

面對說出此話的老戰友,其它戰友頓時露出看熱鬧的表情,而莊海洋也很直接道:“老丁,看來你今晚,還沒怎麼喝夠啊!怎麼樣?咱們喝一個?”

“不行!你先前偷奸耍滑,現在想偷雞,沒這道理!”

結果莊海洋也很乾脆的道:“行!那這樣,我喝三瓶,你喝一瓶,這樣總公平吧?”

原以爲莊海洋會抵賴,結果卻直接以這種方式回擊。已經喝不少的老戰友,想了想道:“行,那你先喝!記住,不能養魚啊!”

就在衆戰友的見證下,莊海洋連開三瓶啤酒,一口氣一瓶將其全部喝完。望着三個連泡泡都不剩多少的啤酒瓶,挑事的老戰友,確實覺得有些懵。

半響才道:“握了個草,你小子酒量這麼好?那你們先前怎麼不跟他喝?”

此話一出,意識還清醒的戰友,瞬間大笑道:“老丁,那是因爲我們跟這個BT喝過,知道他喝酒比喝水都厲害。跟他拼酒,那純屬找醉啊!”

“啊!這不太可能吧?我記得,當年這小子退伍時,他才喝三瓶就吐了。最後喝了五瓶,還是我們幾個扶他扶宿舍的。幾年不見,他酒量這麼牛了?”

已經喝到連吐兩次的李鐵,一臉苦笑道:“老丁,來的時候我就跟你說了,找誰喝酒就行,就是別找這傢伙。前次出任務,我們一個小隊,都幹不贏他一個啊!”

“KAO,那你不早說!這麼說,我是搬起石頭砸自己腳囉?”

話音落下,一衆戰友再次哈哈大笑起來。看到這些老戰友出糗,似乎都會由衷的高興。好在最後老丁也很乾脆,直接又幹了一瓶,最後舉手道:“海洋,哥們錯了!”

如此痛快的認慫,令衆戰友也很不滿道:“老丁,怎麼能認慫呢?繼續上啊?”

“滾!鐵子都那樣說了,我還繼續上,真當我傻還是喝醉了?”

“哥幾個,聽到沒,老丁說他沒醉,看來還是服務沒到位,咱們繼續走一個,怎麼着?”

隨着錢雲鵬等人,再次發起對這些還在服役戰友的圍攻,莊海洋也樂的看熱鬧。等到最後,除了聰明的李鐵直接認熊裝醉,其它請假出來的戰友全倒了。

而莊海洋帶來的戰友,同樣有人喝醉了。好到這些戰友喝醉,酒品還是不錯。提前就開好了房間,莊海洋只需讓沒醉的戰友,將喝醉的戰友扶進房間就行。

至於其它的娛樂活動,莊海洋雖然可以組織,卻並未組織。他們無所謂,卻要顧及這些還在服役戰友的聲譽。準確的說,是要維護軍人的形象嘛!

擔心有喝醉的戰友,半夜可能會吐或需要喝水,莊海洋還特意把戰友打亂居住。反正兩人一個標準間,一個喝醉的戰友,搭一個還清醒的戰友,也能確保不出問題。

等所有事情安排好,看到找過來喝茶的王言明,莊海洋也笑着道:“都醒了?”

“只能說,都消停下來了。只不過,有幾個傢伙還是又吐了。”

“沒事!實在不行,明天多給酒店方面加點清理費。這樣的機會,還是很難得的!”

“是啊!明天的事,安排好了嗎?”

“好了!物資的事,先前我已經問過周旗,一早那些商家就會替我們準備好。運送貨物的汽車,也由他們負責。而我們要做的,就是領路帶車隊進基地就行。”

“那就好!你這次,怕是能見到旅部的領導吧?”

“我相信,你們也有機會的。雖說物資是我捐的,可好歹也是以大家的名義。再者說,咱們是一起回來探親的,旅部那些領導,相信也不會厚此薄彼的!”

對此次回老部隊慰問,其它戰友雖然也想表示一下心意。可最終,還是被莊海洋給阻止。原因便是,他們雖然可以捐個幾萬,可真心沒有那個必要。

幾萬對他們而言,也是一次或兩次出海打漁才能賺到的錢。但對莊海洋而言,上百萬的慰問品,一次出海打漁的收入都花不掉。那又何必,增加額外的負擔呢?

有這份心,相信旅部領導就會很欣慰。何況,這些捐贈物資,莊海洋也是以所有戰友的名義,只不過他名字排在最前面而已。對此,其它戰友最後也沒多說什麼。

打起臉來充胖子,又何必呢?

陪着王言明喝了幾壺茶,看到時間差不多,王言明也適時告辭離開。趁着時間還早,莊海洋也給女友打出電話。告知這次慰問結束,也會去學校探望一下她。

順便的話,自然也是陪她過個週末。對於莊海洋的行程安排,李子妃自然沒什麼意見。而這種花錢慰問的事,在李子妃看來也是做好事,也不算胡亂花錢嘛!

“那你這次,會在那邊待幾天?”

“具體的,現在還真不清楚。不過,明天肯定還要在這住一晚。如果沒什麼後續安排,後天晚上我應該會到你那邊。那個時候,你也剛好不用上晚課了吧?”

“嗯!週五晚上,一般都沒有課的。那鵬子會來嗎?”

“你覺得呢?這樣的機會,他肯定不會錯過的!”

清楚錢雲鵬跟林婉,也正處於熱戀階段。有段時間沒見面,難得來一趟嶺南,反正又不用趕着回去出海打漁。那還不如,跟着莊海洋一起去見見女友。

更何況,李子妃那些室友,也跟林婉說過,要錢雲鵬請她們吃大餐呢!

聊了些閒話,莊海洋外放一下精神力,巡視一下其它戰友休息的房間。確認這些戰友,大多都已經進入夢鄉,並無什麼異常,也隨即洗漱準備休息。

雖然精神力,也能探知其它旅客居住的房間。可在莊海洋看來,這種偷窺還是有些不厚道。最重要的是,看到一些不該看的,他也很擔心會長針眼啊!

清晨醒來,那些喝醉的戰友自然顯得沒精神。好在吃過早餐後,這些戰友大多又變得生龍活虎。可想到中午要去中隊,估計還有一頓酒等着,這些戰友也很頭疼。

反觀昨晚被放倒的李鐵等人,這會都琢磨起,等莊海洋一行到中隊,他們也要找回場子,不多放倒幾個,他們肯定不會甘心的。但能否灌醉莊海洋,還真的未嘗可知。

考慮到要先去查看物資,莊海洋也坐上一早過來接人的汽車,跟着周旗先去看貨。等貨物裝車完畢,在酒店等候的戰友,才會乘座大巴在基地外匯合,開始慰問之旅!